三人奇谭 五 本领与兵器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三人奇谭小说简介

《三人奇谭》是作者偏南预章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喊小孩子的名字,接着说快回去吧!当初我妈喊我的魂,吓的我都睡不着。照此推断,二小心肝她娘在水里写名字,被召唤回了自己的魂,但水里回去的魂魄是背朝本人回去的,因为左右相反地,成了左撇子……  我一调头,居然意外发现老三是果睡的,我靠,他那玩意就像是一我一掉头,竟然发现老三是裸睡的,我靠,他那玩意就好像一棵歪脖树,我说:“你穿上裤衩啊!”他嘟囔说:“穿那个太束缚,庭院里练不出千里马,花盆里长不出参天松!”这时候上官飞说:“老三,你是不是有狐臭了?”。...

三人奇谭小说-五 本领与兵器全文阅读

  五本领与兵器

  我们回到老三屋里的大床上睡觉,天气闷热,我一直在想左手右手的事。怎么右撇子会突然变成左撇子?而且这样就平安无事了?左右对称,在水里写……水面,对啦,水里的影子和本人是左右相反的,我突然想起来小时候我也有一次被说是蛰上不干净东西,我妈给我叫魂。如果小孩子老是发烧做恶梦,变得反应迟钝,无精打采,大人们就说是三魂七魄不全,人们说水能通灵,于是家长就把孩子衣服搭在水缸上,朝里面亲切的呼喊小孩子的名字,然后说快回家吧!当年我妈喊我的魂,吓的我都睡不着。照此推测,二肝儿她娘在水里写名字,召唤回了自己的魂,但水里回来的魂魄是面朝本人回来的,所以左右相反,成了左撇子……

  我一掉头,竟然发现老三是裸睡的,我靠,他那玩意就好像一棵歪脖树,我说:“你穿上裤衩啊!”他嘟囔说:“穿那个太束缚,庭院里练不出千里马,花盆里长不出参天松!”这时候上官飞说:“老三,你是不是有狐臭了?”

  老三闭着眼睛,说:“没吧……”还自己闻了闻胳膊。我赶紧说:“我的娘,唔,就是老三,我还以为你家啥菜烂掉了,啊呀,三哥!受不了了!”于是我们就在不断褒贬老三的话中睡着了。

  等我一觉醒来,天已经亮了,发现老三背朝着我,上官飞也安静的睡着,他的睫毛也这么长啊,我还以为就我长呢,刚上高中时,有女生盯着我问:“虎臣,你是不是画眼线了?”我都不知道啥是眼线。

  我也没多想,脑子一下停滞了,手却自动伸过去要拔他的眼睫毛,我觉得从生物学上来说,这就叫“损友反射弧”。就在我的大拇指和食指并成钳状距他睫毛还有两厘米时,他的睫毛微微一抖,接着眼睛防范性的睁开了!我却被下了一跳,问:“靠!你怎么知道的?”

  他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睁了几下眼睛,醒醒神,说:“能感觉到啊,你不知道哥们儿已经开了天眼了?”他直接把我给说傻了,“啥天眼?”

  “第三只眼!”他用擦了口水的手指在自己额头一戳,留下个湿湿的印子,“你也有呀,就在这儿,每个人都有!就是平时不练!”

  “练?怎么练?”

  “就你刚才那样,闭上眼睛,然后用指头慢慢靠近额头,最好是别人的手,但是别挨住,你集中精神,来试试!”

  我闭了眼,等着他的手靠近,但好几秒过去,还没感觉到,我说:“你伸手了没?”“别急,等等!”

  接着我突然感觉到眉间有点痒痒的,但没有东西碰到我,仿佛是一股温热的细小气流在眉头流动,当下眉头一痒,眼睛本能的一睁,他的手正好在我眼前。

  我惊奇又激动地说:“哇,真的啊,真有那种感觉!你咋知道的啊!”他说是工地上有几个腹城人讲的,那边少数民族多,人们自古就有许多本领。这天眼只要平时勤于练习,提高敏感度,小则可察周身之异动,大则可测未来之吉凶!尽管他的“功力”目前只能感觉到眉间异动,我也羡慕的不行!这可是了不起的本领,能识异动,岂不是能见常人之所不能见的东西?

  腹城人告诉他说小孩子眼内有纯净灵光,可以看见很多不净之物,但随着成长,被世俗化,就不会有那么亮晶晶的目光了,原因是灵光从眼转移到眉间,虽然汇聚的更强,却也被隐藏起来,成为埋在眉毛下的宝藏,人们有时候眼皮跳,就是灵光泄露所致,所以用来预凶吉。

  听了这一番解释,我有感而发,我他妈的是不是能成为二郎真君!“哈哈,想不到哥们这平凡的血肉之躯还会有宝藏藏在眉毛里,那人身上有毛的地方是不是都有宝藏了?比如胳肢窝和……”说到这里,我和上官飞邪恶的笑了笑,原来老三也醒了,他补充道:“还有哥们的参天松,女人的……”

  我只能猜到头发下面的宝藏是智慧,**下的是子孙,腋毛下的是老三的狐臭!

  老三的妈妈在那个屋给我们煮方便面,问我们:“几碗?”我说,两碗!上官飞说,三碗!老三也是三碗,从这里可以看出他俩比我力气大。

  我们在老三屋里又捣鼓了一会儿视频,把配乐又换成了班得瑞的《童年》。我在老三眼里是个一流导演,一流配乐师,他在我眼里则是一个好的制片人,而上官飞也在旁边天南海北的骂视频里我的许多同学是二逼。

  吃面的时候,我只吃小菜,对昨天剩下的木耳忌惮三分。老三他爸爸则还是蘸着芥末油美滋滋的吃着。昨天的黑云也不知什么时候消散而去外面只剩下温暖的阳光,看来昨天晚上青木庄也没有下雨,那片乌云也不知道飘到何处去了。风微微拂动着挂着背心的铁丝,还有邻居家时有时断的说话声,老三爸爸说是在还棺材,他妈妈让我们等那家还完棺材再出去玩。

  原来他们这里也有这么缺德的事发生,但这不能让我对他们庄轻视,让人痛恨的事哪里都有,也很容易被容忍,但他们这种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风气确实令我感动,而我们庄呢?除了土地多,靠卖地有许多钱,当然我指的是大队有钱,不指村民。我记得当年地震捐款,我们村就有了一个口号:“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八方有难谁志愿?”于是基本没人捐。

  我和老三说:“咱们去果树厂偷果子吧!”上官飞一听眼睛亮了:“咿呀噗嘶!”老三嘴角挂着笑,故意装正经的皱眉头说:“说甚了!咱们是有素质的人,能去干那种事?”我明白他的意思是说人家看的严,偷不上。上官飞拍着我的肩膀对老三说:“就兄弟们这身手……”老三没等他说完,压着嗓子打断他:“说甚了!”看他这样子,仿佛说完这句话就要咽气了,我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上官飞也乐的明白,估计是打了药了,不能吃,老三这是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

  于是我们取消了行动,我和上官飞成功说服老三到我们村庄去看戏,去找女女,趁她们都没对象,赶紧去她们家蹭饭,要不此生再无机会。老三也骑上电动车,随我们出发。

  他家离村口不远,他们的村口也别有风味,四周都是土丘,长满绿草,坡上还有风马牛,完全是个四十五度的呼伦贝尔,广告里蒙牛的黄金奶源和这里看上去没区别,确实很美。

  但出了村,你又会觉得心惊胆战,因为这一带有一段路与高速公路重合,那些前四后八的大卡车不断呼啸而过,我们三辆小电动车像是三只小羊走在猛虎出没的大道上,还没有草木遮挡。

  躲过几辆大车后,我在飞扬的尘土中发现前面路边蹲了些蓝蓝紫紫的人,我想到了我妈给我说过戏台边人家看到红红绿绿的鬼,心里发紧,差点喘不过气来,连忙镇定下来躲过迎面飞来的前四后八,在喀喀的车厢声中溜近了那些人。

  只见路边奇装异服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每隔五十或一百米蹲一个人,皮肤黝黑,牙口泛黄,脚下放一个布袋,露出好几刀柄,这时我才明白,这是卖刀的少数民族。

  这时身边的上官飞说:“娘呀噗嘶,这么多卖刀的?嗨虎臣,你看那些女的,真他妈丑!”

  老三估计见的多了,没怎么看那些人,而我这儿心痒了,听说把匕首放到枕头下面能辟邪,我也成年了,该有一把自己的专属武器了。我招呼他俩停下来,明显老三有点不情愿,我问一个老头:“这都有什么?”

  他提了提布袋子,里面刷刷响,掏出一把一尺长的片刀,递给我,又掏出一把半米的大砍刀给上官飞看,又拿出一个弩,我长这么大可是第一次看到弩,老头又从腰间拿出一把手枪!吓的我都愣了。他说:“假的,假的。”

  我恢复了神态说:“不要枪,这刀都怎么卖?”他说:“这个长的八十,短的六十,匕首五十。”我一听,心里骂道,你妈的,坑人呢!

  我从包里拿了把匕首看看,做工都不精细,上面还粘着一个坏了的指南针。我放下后,说:“别处看看,你这里太贵了。”

  老三说:“快走吧,卖的都一样,他们是一家子!”那老头收拾东西不说话。

  于是我们上车,又往前走,下一位我看清了,是个皮肤干枯,大约十来岁的小姑娘,我给上官飞使了个眼色,到了她面前,我恼狠狠的打住车,上官飞腰也不弯,用脚踢了包一下,训斥道:“刀咋卖!妈的没开刃了是不?”像是急着要去砍人。我掏出匕首,问:“小妹妹,长得挺吸人啊,这个多少钱,告诉哥哥……”

  小姑娘低下头:“四十。”我说:“刚那个老汉,你看,那边那个,跟我要三十,你这个哥哥(上官飞)给了他个逼斗,我都想捅他!你这好歹是块铁,给你二十块钱吧。咋说?好的话买你两把。”

  老三也开始帮腔:“买她的闹球了?我看这个女女倒不错……”

  我又拿了一把一尺长的给了老三,小姑娘也没作声,让我感觉直接拿了不给钱走人就可以。但我是那种人吗?“这把给老三,阿飞,你要啥?”

  上官飞说:“哥们要这个闹球了?我家有一副双节棍!”

  “嗷对,你专门练过双节棍,老三,就这把刀吧,我要个匕首。总共给她五十块吧,小妹妹行不?恩行啊!”

  我正要掏钱,上官飞早甩出一张一百的,“找钱!”

  我说:“干嘛,哥们儿掏!”他说:“谁掏一样!你也没挣多少,你不是留着给紫霞仙子买裙子了?”我一听就不掏了,和他客气那就真的客气了,和他来那套他也不高兴。于是我和老三一人一把,他大我小,扔进车篮里,上车走人,我回头看看那女孩儿,和那老头一样,在不悲不喜的收拾刀子,难道我们还是吃亏了?

  上官飞松开了紧绷的脸,说:“这群少数民族可奸呢。”

  “这算不算汉族男人欺压少数民族妇女?”我说。

  “不算不算,他们赔不了,不过这个刀别外露,警察查你了。”老三说,“汉人带刀上街,警察就要拿你,少数民族戴刀警察就不管,那是人家的习俗。”

  等我们过了那段惊心动魄的路,心里踏实了一点,虽然没有了前四后八那种雄狮,但接下来全是轿车那种猎豹,尤其是过那个大桥的时候,十字路口连个红绿灯也没有,最危险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