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奇谭 六 云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三人奇谭小说简介

《三人奇谭》是作者偏南预章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  黑云粘稠的像皮鞋油在搅,我们也真纳闷儿,下午醒过来但是晴空万里,怎么突然筹备工作了这么多云,么是前天的阴云又回去了?放眼中国望去,四周山外一片明媚阳光,仅有我们这个盆地范围里像是盖上了锅盖,但再仔细仔细一看,那些像驴打滚的乌云放佛镶着几道淡淡的红边。在我们全神贯注四处瞅有没有车的时候,上官飞突然来了一句:“草,什么时候天阴啦?”我这才分出神,抬头一看,发现头顶已是乌云翻滚。。...

三人奇谭小说-六 云图全文阅读

  六云图

  路两旁不再是黄金奶源,而是及人高的玉米地,我曾对明霭说,我最喜欢两样东西,裙子及膝和庄稼及膝,因为穿超短的女的表露出了轻浮,而玉米及膝,一望无际,宛如绿色的浅浅的海洋,很好看,并且高考完那时正好是玉米及膝,可惜上回她走的匆匆,没有领她来站在这海水里听**风。

  在我们全神贯注四处瞅有没有车的时候,上官飞突然来了一句:“草,什么时候天阴啦?”我这才分出神,抬头一看,发现头顶已是乌云翻滚。

  黑云浓稠的像鞋油在搅,我们着实纳闷,上午醒来还是晴空万里,怎么突然筹备了这么多云,难道是昨天的阴云又回来了?放眼望去,四周山外一片明媚,只有我们这个盆地范围里像是盖上了锅盖,但再仔细一看,那些像驴打滚的乌云仿佛镶着一道淡淡的红边。

  “我日,是‘吃云’娘呀噗嘶!完了!”

  张三也沉重的看着前后左右,预防有快车撞过来,嘴里说:“舔了(坏了)!”我也知道问题严重起来了。

  “吃云”其实是口头叫出来的,它的真名应该是“赤云”。自古以来,星象师,占卜家总结出三种云:青云,赤云,紫云。

  青云,即绿色的云,乃地理大灾难的预兆,传说几十年前我们大家都知道的那次大地震,当夜晴空浮有绿云。我在上高中时,有一次天降暴雨,上空呈绿,我赶忙跑到办公室给家里打电话,提醒我妈断开电源不要出门,预防地震,班主任见了在一旁夸我孝顺,后来庆幸没有灾祸发生,她又在课上嘲讽我迷信。

  紫云,主风调雨顺,我们国家最喜欢的云,也称祥云,我们的祥云火炬不就是这么来的嘛。“紫气东来”即指紫云,也有地域没有紫云,却有紫霞,反正和紫沾边就不错。我也只是在高中一次放假时在田野里见到过一回。我们西洪市地处中原盆地,应该算是中国的鼻子地带,天然的风水吞吐优势让我们这里饱览云图异象。盆地西北西南各有一口,乃两鼻孔,初冬时来自西伯利亚的新鲜冷空气,又必须通过我们的西北山口才能灌输至全国内陆。有人说当年傅作义因为看到西洪市一片紫云盖顶,呈祥和之意向,更坚定了他放弃抵抗的决心,当然,传言而已,大家只当无稽之谈。

  赤云,和青云属一类,都是凶云,赤云发沉,形成后压下来紧逼地面,所以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一说。传说赤云中藏有麒麟,古时候每次黑云压城时,狂风卷地,“风吹草低见牛羊”,云过之后,坝上草原总会丢牛羊,说是被云给“吃”了,所以又叫“吃云”。现在说丢牛羊的少了,说了也没人信了。总之,赤云带来的不止人们胡乱传说中的麒麟,更实际的是大暴雨,兴许还有冰雹。而我们就要被截在半道上,进退两难了。

  这可真是舔了!冰雹打下来可不是玩的,脑袋壳这么脆,打翘(傻)了怎么办?

  在这里,我不得不佩服上官飞见多识广,反应敏捷,原来他突然看见前方不远处路上从左边玉米地刷的窜出一群黄鼠狼,我们都吃了一惊,要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女走着走着,脚下刷的跑过一群黄鼠狼,不吓晕才怪。

  “快,把车打在路边,跟上那群小黄鼠狼!”上官飞说。

  “车丢不了吧?”

  “冰雹他妈就要打下来了,谁偷你个烂车……把钥匙拔了。”

  我和老三一拧电动车的电:“那他妈也叫‘小’黄鼠狼?都比驴球大了,跟着它们干嘛?”老三说话已经开始喘气,因为空气稀薄,加上雨点已经打在脸上,嘴都不敢长大。

  我们一个翻身下车,推着车小跑几步,停下来打住车,都来不及锁了,倾盆大雨瓢泼而下,我感到冰雹已经打在我的肩膀上又弹到我脸上,这时我才理解为什么上官飞要我们跟着黄鼠狼了,许多人都看过电影《泰坦尼克号》,船灌进水后,就有人跟着老鼠逃窜,如果不是剧情需要,我想最后活下来的人中一定有他们。

  脚刚落地我立刻察觉积水已经很深,凉皮鞋全湿透了,很不舒服,跑了几步我又得跑回去拿我的匕首,还有老三的片刀,多挨了几百下冰雹击打,然后迅速钻进玉米地,张三和上官飞已经在我前面好远了,我忙拨开玉米秸秆,时不时还撞上一根,根本无暇去细瞅他们,只能凭前方的声音判断他们的位置,虽然头顶有玉米叶子帮我挡着,但还有不少雨点冰雹如豆子一般打住我。少顷打击密度又提高一倍,叶子都左摇右晃,穗也左摇右摆,我大喊:“嗨!你们慢点!等等哥们儿!”

  我还保持惯性扒拉玉米呢,突然眼前一亮,扑了个空,闪进了一片空地。老三和上官飞已经坐在这圈空地里,这是一块没有长出庄稼的地方,种地的人都知道,如果贪图省力,用机器播种,总会有的地方漏种。

  可奇怪的是,我扑进这个小空间,发现雨瞬间停了,他俩坐的土壤都是干的,上空依然乌云翻滚。我也坐下:“这他妈跑的,”我把刀往老三身边的土地上一插,“白跑了,雨停了……咦,不对,这……”

  我侧耳一听,周围的玉米还在叭叭的挨着打,敲打声乱糟糟的,“这是甚的意思?”

  只见老三皱着眉,又笑嘻嘻的说:“我也不知道!”表情和他爹异曲同工。

  这下轮到上官飞装逼了:“唉,这都不知道哇,反正跟着哥们儿走就错不了,跟着哥们儿能学东西。”

  我不耐烦了,问:“嗨嗨嗨跟着这个黄鼠狼就没事了?”上官飞抹了一把脸,抖抖湿透的背心,说:“天机不可泄露。”

  老三则嘿嘿笑起来:“估计他也不知道个因为甚。”我见得不到答案,就环顾了一下四周,在一片绝未下过雨的地方思考。

  外面的雨还在打叶子,说明雨没有停,可这里风景独好,好像孙悟空给唐僧画了个圈,这可稀奇了啊。

  “哎对了,黄鼠狼了?”我又抓住一条线索。

  老三指了指前边不远处一个拳头大的洞。

  “为啥这里不下雨?快快快谁知道?”

  老三睁着圆溜溜的眼说:“谁知道!”上官飞这时神气的开口了:“哥们儿告给你们,咱们估计是噗嘶穿越了!”他还做了个穿梭的手势。

  现在我们处于另一个时间中?不,头顶的乌云还在,说明还在此刻;还有个可能是我们已经转移到十几里之外?因为雨的覆盖范围有限,跳出这个范围就没有雨了,可是耳边的越来越猛烈的冰雹声又提醒我我们处在原地。

  这真是个解释不了的难题,哪个说法都说不通啊,算了吧,哥们也不想去闹明白了,老三家邻居家那个女人可以解释为发了疯模仿别人,但此时此地的现象,我们只能推给超自然力那方面,让别人去弄个水落石出吧。

  上官飞等头发里的水流的差不多了,用手按了按头发,挤出水来说:“哥们告给你们听,这些黄鼠狼真是算小的,哥们在工地上开钩机的时候,有一回见那儿有一伙人围着一条死了的大黄狗,旁边一个工人说那是黄鼠狼,我说娘呀噗嘶,哪有这么大的黄鼠狼了!下去看了看,腿可短了,尾巴跟个扫帚一样,嘴也可长了,可不就是个黄鼠狼吗!人们说它属于‘黄大仙’,都快成精了,让铲车给挖死了,妈的,啧啧……”

  说着说着,话题从转移时空变成了畜生修炼,老三说他们那里有一次打雷劈开一棵树,跑出一条长毛的蟒蛇,我说我们村有人在田里见过红色的蛤蟆,后来纯属卖逼了,上官飞说见过戴墨镜的狗,我说我见过穿裤衩的毛驴呢,老三说见过没屁眼的骆驼,我说那是你儿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