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宗 第一章 重生为车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车宗小说简介

《车宗》是作者love老鸟儿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手匆匆忙忙的解开我她酥胸上缠的罗带结,酥胸白似银,玉体混如雪,啊:  粉香湿透瑶琴轸,  春逗酥融赤练膏;  浴罢檀郎扪农处,  露花凉沁紫葡萄。  王桦体内的荷尔蒙激素正高速的分泌着,眼前令人垂涎的胴体,让他内心早以零乱,匆匆忙忙的扒掉全身的衣在南阳城市的边郊,有一片浩渺无垠的蒲苇荡,瑟瑟的秋风拂过,总能惊起里面藏匿的鸟儿扑棱棱的飞向天际,景象颇为壮观。。...

车宗小说-第一章 重生为车全文阅读

  第一章重生为车

  枫叶的凋落,不知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南阳的秋,烈风瑟瑟。

  在南阳城市的边郊,有一片浩渺无垠的蒲苇荡,瑟瑟的秋风拂过,总能惊起里面藏匿的鸟儿扑棱棱的飞向天际,景象颇为壮观。

  一辆崭新黑的发亮的兰博基尼停在蒲苇荡延伸出的小路上。

  车,顶窗开启。

  王桦正搂着他娇滴滴的女友杨钰彤在车上亲热,手隔着衣服在她身上胡乱的摸索着,浑身血脉喷张,急忍难耐。王桦允吸着杨钰彤的软舌,手匆忙的解开她酥胸上缠绕的罗带结,酥胸白似银,玉体混如雪,真是:

  粉香汗湿瑶琴轸,

  春逗酥融白凤膏;

  浴罢檀郎扪农处,

  露花凉沁紫葡萄。

  王桦体内的荷尔蒙激素正在高速的分泌着,眼前诱人的胴体,让他内心早已凌乱,匆忙的扒掉全身的衣服,赤裸的蜷缩在狭隘的空间内与女友缠绵。

  王桦已达精气线的神识,早已被失调分泌的荷尔蒙击溃,他没有注意到远处正有几十个人手握砍刀脚步轻缓的靠近。

  神识是王桦无意中从一本名叫《心微经》上习得,初入其境,便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神识犹如一双双脱离眼眶的眼睛,可以无形的观察到周围的事物,其范围视你修炼的等级而定。神识最奇妙的地方不仅仅是观察质体的存在,它还可以洞察周围一切的信息,例如气味、声音等。

  据《心微经》所载,神识共分为四境界,精气点,精气线,精气面,精气体,每一境界神识的功效都有质的提升。由点成线,线聚面,面合体,环环相扣,精气输给神识源源不断的动力。

  以王桦神识精气线的水准,方圆十几里的情况本该悉数而知,但是荷尔蒙激素却与神识生生相克,抑制了王桦的神识。

  国术境界与其大致相同,只是一个主内,一个主外。国术讲究的重塑金身,拳可断木,掌可劈石,飞檐走壁,而神识讲究的无所无欲。但是同级别国术境界的人,能感应出同级别神识的存在。

  Lee紧身牛仔裤紧紧包裹着杨钰莹修长的大腿,纤细而不失风雅,王桦渐失理智,疯狂的蹂躏着杨钰莹。

  蹂躏?对,杨钰彤其实并不是王桦的真正女友,只是一个富家公子哥对外宣称的她的一个身份。王桦特别喜爱飙车,也更加喜爱各种各样的车辆,杨钰彤就是在飙车的时候认识的,王桦没有真正的把她当做自己的女友,玩够了,当然像以前一样将其甩掉。

  正在王桦想进一步侵占杨钰莹时,一直顺从的杨钰彤却有了极大的反映,强烈的扭动的身躯,拒不顺从王桦。但是狭隘的空间内,岂是一个弱女子能反抗的,王桦按压着杨钰彤的双手,准备强行霸占她的玉体。

  无意间,透过车子的反光镜,王桦发现了已经近靠车辆的杀手。

  不过,为时已晚。

  一把闪着余光的砍刀从开启的车窗捅进来,直逼王桦的后背,王桦紧闭双眼,意念一动,精气在体内飞速的运转,千万缕细丝状的神识不断的凝结在一起,疯狂的扭动着,结成了手指般粗细的质体,一下洞穿拿刀捅向王桦的杀手,霎间,王桦赤身裸体的跳出车辆,却被几十名杀手紧紧包围。

  杨钰莹趁这间隙,急忙抓起衣服遮住身体,她可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春光外泄。

  杀手们伺机而动。

  王桦先下手为强,巨大的神识在杀手们面前编织成一道道阻隔的网墙,青光流动,华而不实,这是王桦体内过多的荷尔蒙激素所致。杀手们挥舞着砍刀,劈向被围困的王桦,却被一道道无形的网墙所阻隔。

  “铛,铛”一把把锋利的砍刀砍在王桦编织的网墙上,青光黯淡,尽皆散去,王桦再次催动神识,却发现精气早已枯竭。

  王桦不知何时得罪了这些人,他想在南阳能一次派出几十名杀手的幕后首脑他应该认识。

  寒光四溅的砍刀劈来,容不得王桦思考,只好用身体去招架。不过以王桦现在的国术水准,绝对抵挡不住眼前几十名彪悍的杀手,渐渐地,王桦体力不支。

  经过几分钟的打斗,王桦已经多处身受重伤,撕裂的伤口正在向外涌着鲜血。

  王桦已经斩杀九人,全都躺在血泊里,血腥味弥漫全场,他单膝着地,狰狞的目光虎视眈眈的注视着周围的杀手。

  王桦的目光无意的撇向正在车上用衣服遮掩自己的杨钰彤,目光相对,一丝狡诈的神情言于表。

  “难不成......”王桦略懂了几分,怪不得她非要来这个地方,而不跟他去开房。

  萧瑟的秋风拂过,全身赤裸的王桦顿感一丝凉意,身体不自觉的抖了几下。

  王桦全身战战兢兢的站立起来,鲜血顺着身体流淌下来,怒目而视周围的人。

  “砰”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毫不犹豫的从背后洞穿了王桦的身体。

  王桦刹那间感觉身体轻飘飘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一个身影掠过双瞳,冥冥中他能感觉出来那个掠影他十分的熟悉。

  *********************************************************************

  尘世的宣泄早已渐离脑海,在一片漆黑的空间内,王桦飘忽不定,压根没有落脚的地方,犹如一个脱离母体的蒲公英种子,随风远逝,只是这里王桦感觉不到一丝的痛楚。

  许久许久,像一场梦,王桦在这一片浩渺的空间内根本不晓得时间的概念。

  不知哪个临界点,王桦渐渐的有了感知,劈淋淋的雨点打在身上,他感到了雨水的温度,瑟瑟的,凉凉的。

  “我死了?”王桦喃喃自语道,他想掐一把自己看看是不是应经死了,那一瞬间,他惊恐万分,因为他感觉肢体已经不再受控制。

  “植物人?”

  世间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明明活着,却如死一般。

  王桦再次陷入死亡的恐惧中,只不过这次陷得更深一点。

  王桦昏聩过去,他宁愿相信自己已经死去,也不愿接受他变成植物人的现实。

  时间是一枚很好的工具,粉刷着赤裸裸的现实。

  半个多月的时间里,王桦终于意识到他重生了,而不是变成植物人。

  不过,重生并没有给王桦带来一丝的喜悦之情,因为他重生为一辆车,一辆任人载驶的汽车,前世的富家公子哥,今生却沦为他人的脚下之踏,王桦不甘。

  以前王桦也曾看过不少穿越重生的小说,虽说重生为王者之侯颇有难度,但是重生为人几率还是很大的,没想到他竟然重生为一辆车。

  又是几个月的时间,王桦渐渐的适应了宿身与车的感觉,庆幸的是,他前世修得的神识还尚在,并没有因为身体的泯灭而消失。

  青光流动,神识散去,一圈一圈的无形光华围绕着车辆旋转,虽说车辆经过一定的改造,但是王桦还是能辨别出它就是前世最喜爱的那辆爱车———兰博基尼。

  王桦一丝细微的神识散出,方圆十几里的地方尽知,没错就是这片土地,王桦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他(它)现在所在的地方就是以前居住地别墅的地下停车场,不过现在却滴滴答答的漏起雨来。

  “狗男女,害我的竟然是你们。”王桦愤懑不已!

  (情节应编辑要求,已经酌情删改)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