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宗 第四章 草原狼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车宗小说简介

《车宗》是作者love老鸟儿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蓝强见此,而已抿了一小口水,便将水杯塞到蓝沁儿的手里。  “这可如何是好?”原本就对自己修车不太不在行的蓝强这下可遇上了难办的问题,乱成一团一团的线管堆积出来在车里,看出来乱糟糟的。  牧场方圆几十里地渺无人烟,平时大量采购的生活用品都是爬涉上百里到前段时间乖巧懂事的女儿蓝沁儿见状,倒上一杯凉开水给她爸递了过来。。...

车宗小说-第四章 草原狼全文阅读

  第四章草原狼

  蓝强俯身在桑塔纳跟前,正在忙碌着拆卸着桑塔纳的发动机,繁多的零件,让他汗流满面,衣服也被浸出的汗液打湿。

  乖巧懂事的女儿蓝沁儿见状,倒上一杯凉开水给她爸递了过来。

  蓝沁儿刚高考完毕,正在等待出成绩,以她在校的成绩来看,重点大学妥妥的。假期闲来无事,便跟着她爸爸打理牧场的生意。

  “砰”放在车辆前沿儿的发动机,摔倒了地上,巨大的牵扯力直接将那些没有拆掉的油管跟电线硬生生的扯断,蓝强见状,仅仅抿了一小口水,便将水杯塞到蓝沁儿的手里。

  “这可如何是好?”本来就对修车不太在行的蓝强这下可遇到了棘手的问题,乱成一团的线管堆积在车里,看起来乱糟糟的。

  牧场方圆几十里地渺无人烟,平日采购的生活用品都是跋涉上百里到最近的南阳采购的,显然将车再拖到南阳修理不太现实,蓝强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修理起来。

  桑塔纳距离王桦所在的位置有二十米左右。

  神识散出,王桦的神识犹如蝇虫眼上的无数瞳目一般,能准确的辨别出哪根线对哪根线,这对于爱好赛车的王桦来说,简直小菜一碟,只是以他目前的精气水准还帮不到蓝强的忙。

  蓝强找来一根大铁棍,径直走向兰博基尼。

  “咔,咔。”大铁棍别在兰博基尼撞烂的前盖上,使劲的硬掰着,“咚”车盖掀开。

  “哇。”盯着崭新的发动机,还是豪车的发动机,蓝强欣煞不已。

  在蓝强拆卸兰博基尼发动机的一霎那间,王桦才明白蓝强的深意,原来他准备将“他”换到桑塔纳的车辆里,王桦无奈。

  咚咚锵锵的拆卸声让王桦烦躁不已,但是并未有丝毫的疼痛感。

  “还是好车的发动机好卸一点。”蓝强喃喃自语。

  搬着重达百斤的发动机,蓝强三步一停,五步一顿。

  仅仅二十米的距离,他用了半小时的时间。

  神识不断探索着这辆破的不能再破的桑塔纳,想到今后将要与它为伴,王桦郁闷不已。无奈,怎让他寄人篱下。

  “真不知道怎么想的,又不是没钱,不能买辆好车??”虽然王桦不知道蓝强怎么买来这辆报废的兰博基尼,不知道多少钱买的,但是光这个兰博基尼的发动机足以值百万金,以此判断,蓝强绝对很有钱,没钱的话,谁稀罕花这么些钱买一辆报废的车。

  蓝强整个前半身基本全部俯身与前车盖之下,仔细的捋着一根根被崩断的线管,按照颜色的不同,将一根根的线管对接起来。

  兰博基尼发动机上的线管根本不可能跟这老旧的桑塔纳如出一辙,绝大部分还是被蓝强用新的线管替换掉。

  可能这就是兴趣的所在,蓝强竟然醉心于安装发动机达六个小时之久,当他感到全部的线管对接完成之后,才直起腰板,却不料大脑一缺氧,眼前成片的金星四溅,踉踉跄跄的后退几步,蹲坐在地上。

  “爸,你没事吧?”蓝沁儿匆忙跑过来,将蓝强扶起。

  “没事,头晕了一下,你爸还没老呢,身体倍棒!”蓝强用手轻捶了一下胸口,信心满满的对眼前乖巧的女儿说道。

  “修好了?”

  “好了,咱家的老爷车,终于能开了!”蓝强一脸欢喜之情。

  王桦听蓝强言语此,遂,散出神识,围着车辆检查出来。

  “呸呸。”总共六十七根线管和二十个零件,蓝强弄错了二十八处,其中还有一个微妙的故障,江中的泥沙将发动机内的汽油滤清器给堵住了,就算是表面的零件全部装好,车辆也打不着火。

  王桦探测到,虽然车辆的外壳略显陈旧,但是桑塔纳内部重要的零件还是目前比较流行的款型。王桦猜允到,肯定是蓝强经常的更换桑塔纳的部件,才使的如此破旧的一辆车还能开到现在。

  蓝强踩紧离合,手不断的拨弄着插在钥匙口的钥匙,车辆纹丝不动。

  “咦,怎么打不到火啊。”

  蓝强下车,再次打开车前盖,半小时有余,他并没有发现还存在什么故障。

  “噗”蓝沁儿忍不住笑了一声。

  蓝强表情怪异的看着女儿。

  “老爸啊,你又不懂修车,真是的。以前都这样,不是打错这根线,就是换错那个零件,还是叫王伯来修吧!”

  “你啊。”蓝强用手刮了蓝沁儿的鼻子一下,零星的一点黑色油渍沾了她的鼻尖。蓝沁儿用手摸了一下鼻子,油渍又沾到她手上,详怒的神情立马浮现脸畔,追着嘻嘻哈哈逃走的蓝强。

  触景生情。

  王桦内心一顿自责。

  “不知爸妈现在如何?”每每想到宋彦泽霸占了他家的豪宅,不详的预感总是频频来临。

  望着眼前这个婀娜多姿,黑发飘飘,肌白似雪的美少女背影,杨钰莹的身影再次浮现眼帘,王桦恨不得将其扒皮抽筋,凌辱之死。但罪魁祸首还是宋彦泽,王桦决定,终有一日,定当报仇雪恨。

  报仇的欲念,让王桦不得不潜心修炼起《心微经》来。

  夜幕降临,牧场周围一片肃静,王桦周围方圆三十米的距离,并无异样。

  “噌”一束强大的探照灯刹那间划破牧场的静肃,嗡嗡直响。刺耳的警报声不断响起,紧接着蓝强简陋的小屋内亮起了灯,他穿着大裤衩就匆匆忙忙的窜了出来。

  王桦神识散去,区区三十米的距离,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因为没有汽车代步,蓝强瞪着一辆变速自行车驶离居住的小院。

  蓝强的妻子董晴跟蓝沁儿相继出来,眼睛眺望着蓝强离去的背影,面露担忧之情。

  “没事的妈,可能又是那些草原狼来偷羊羔了。”

  草原狼?王桦惊诧不已。

  南阳位于番多林大草原的一侧,距离真正的番多林大草原还有上达几百公里的距离,那里与一般的草原不同,里面有一大片郁郁葱葱的树林,里面物产丰富,足以自产自足,并无人类干涉。蓝沁儿所说的草原狼可能就是番多林草原的狼钟,王桦居住在南阳二十余年了,并未见过草原狼,所以一听这惊诧不已。

  番多林大草原是世界上最大的草原之一,它有它的独到之处,就是原生态。因为那里穷凶险恶,并没有牧民冒险前去饲养牲畜,所以里面的居住的动物与人类并无瓜葛,更无积怨在身。草原狼近来跋涉千里频繁来攻击人类饲养的牲畜,里面绝对发生了什么事情。

  翌日,凌晨。

  蓝强领着将近三十人,挤进原本狭隘的小院内。

  大部分人,全都血淋淋,满身血渍。

  一头头被猎杀的草原狼被仍在王桦身边。

  草原狼虽然个头不大,但是以群居群攻著称,少则几只,动辄上百上千只,所以,草原狼一直雄霸草原。单个的草原狼攻击力也颇为犀利,王桦眼前的草原狼,巨大的獠牙赫然而出,身材魁梧雄壮,锋利的巨爪,狰狞的面容足以令对手胆寒。

  嘈杂的声音,整晚惴惴不安的董晴母子匆忙跑出小屋,诚惶诚恐的望着满身血渍的蓝强,心怵不已,但看到蓝强并未受伤,悬着的心终于着了地。

  十几头死去的壮如藏獒的草原狼,着实吓了未经世面的蓝沁儿一跳。

  “蓝总,今后如何是好,这几个月草原狼频频来袭,我们得想个对策才行,幸亏今天发现的早,要不又得损失百八十只羊羔。”说话的是牧场负责人之一杨旭。

  “嗯......”蓝强不断的点头,打量着眼前这帮血迹斑斑的牧场工人,似乎在想着什么对策。

  “要不在牧场周围围上一圈铁丝网,这样的话技能防止草原狼来袭,又能防止羊羔迷失,两全其美。”张全,小名张二狗,身材矮小,瘦弱,尖嘴猴腮,王桦打量着他,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

  “这......方圆十几里全部围上铁丝网的话,造价是不是太高了点?”董晴插嘴道。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老婆......”张二狗哽咽了一下,最终没有将下半句说出来。

  “就怕赔了夫人又折兵。”杨旭不满张二狗的建议,回驳道。

  “你......”两人一看就不合,“你能啊,你有办法你就说出来听听嘛!”

  “我看还是近期缩减羊羔的数目,牧场的范围尽可能的缩减,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噗,我还以为什么妙法呢?”张二狗大笑起来。

  “别吵了,我也没想到什么好法子,等想出对策,我再通知大家,都忙了一夜了,回去休息一下吧!”

  “蓝总,能不能送我只草原狼,这辈子还没吃过狼肉呢!”张二狗细语道。

  “这些狼你们都弄回去吧,这些皮毛应该挺值钱的,你们分分吧,就当今晚的酬劳了!”

  一头头草原狼被两两抬走,小院内留下阵阵血腥的味道。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