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宗 第五章 修车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车宗小说简介

《车宗》是作者love老鸟儿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了也不是丁点半点,但现在的却有了自保的能力。  由于最近草原狼不断地进袭牧场,唯一的代步工具工具还被蓝强维修坏了,他今日了去请王伯,迄今还未归来时。  王伯,自己修车二十多年,在南阳外围有不小的名气,许多大大小小的牧场代步工具工具出了问题都要客客套气的请王意境每突破一阶段,都是非常难的,但是结果却是十分理想,像王桦在精气线初级的水平,神识范围不过区区三十米,瞬息三百转每分钟而已,一旦突破精气线中级,神识范围可达三千米,瞬息三千转每分钟,虽然与以前相比,差了不是一丁半点,但现在却有了自保的能力。。...

车宗小说-第五章 修车全文阅读

  第五章修车

  在王桦意境突破精气线之后,暮然感觉意境提升的非常困难,又是接连几日,王桦意境已经达到精气线初级大圆满的境界,突破精气线中期指日可待,但是这个瓶颈王桦始终无法逾越,不知如何是好。

  意境每突破一阶段,都是非常难的,但是结果却是十分理想,像王桦在精气线初级的水平,神识范围不过区区三十米,瞬息三百转每分钟而已,一旦突破精气线中级,神识范围可达三千米,瞬息三千转每分钟,虽然与以前相比,差了不是一丁半点,但现在却有了自保的能力。

  由于近期草原狼不断攻袭牧场,唯一的代步工具还被蓝强修理坏了,他昨日已经去请王伯,至今还未归来。

  王伯,修车二十多年,在南阳外围有不小的名气,许多大大小小的牧场代步工具出了问题都会客客气气的请王伯来修理。

  刚过午时。

  蓝强骑着车子带着王伯姗姗来迟。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还没有动手,王伯已经看出十几处故障。别看王伯年老体迈,但手脚利索的很,错综缠绕的麻线被一一归位,王桦神识散去果然对接的准确无误。

  因为事前蓝强都准备好了,王伯从接手到修理完,仅仅十分钟的功夫。

  “坏了,汽车发动机上的汽油滤清器上还被堵塞着,该如何是好?就算王伯手艺再高,也肯定发现不了!”当时刚刚重生于车时,杨钰莹开车的一瞬间,王桦体内的那种精纯的精气流动记忆犹新,不知道什么原因,但他肯定的是绝对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于情于理他都该帮着把车修好,他可不想一辈子呆在这个地方纹丝不动。

  要是以前,王桦一缕缕的神识可以聚合在一起,打穿堵塞的发动机汽油滤清器轻而易举。但现在被王桦改造的神识与以前迥然不同,根本没法聚合,只能不断的改变神识的瞬息频率。

  “频率?”王桦想到了共震。

  共震,就是频率相同的两个事物相碰在一起,引发的强烈感应。王桦记忆中有几例新华社报道的共震例子:三年前,南墙北郊一座桥岌岌可危,随时都有崩塌的危险,两名相对路过的行人因脚步声与桥本身的震动频率一致,导致共震,桥毁人亡。还有一例,同在三年前,南阳西郊卧龙山上,一牧民上山仅仅大声叫嚷了一声,声波的频率与雪的震动相同,引发雪崩。

  想到这,王桦神识散去,以瞬息一百转每分钟的频率试探着堵塞汽油滤清器上的泥沙,没有丝毫的反映。王桦以瞬息二十转的频率不断增加着,直到滤清器内的泥沙发生了一点震动,王桦欣喜若狂,与他猜允的相同,在瞬息二百八十转每分钟的频率下,神识将泥沙震掉。

  神识检测到,汽车故障排除,足以正常行驶。

  “这可是个好发动机啊,你是怎么弄到的。”王伯凭借几十年的修车经验,立马将此发动机的好坏看穿。

  “在他身上卸的。”蓝强指着晾在旁边的报废的兰博基尼说道。

  “绝版兰博基尼?”王伯哽咽了。

  “不知道,反正花了不少钱,当时看着这辆车不孬,就买回来了。”

  “多少钱?”

  “三十七万那!”

  “......”

  蓝强坐上桑塔纳,钥匙一掰,车子顺利被打着火,以前那种嘈杂的嗡嗡声全然没有,取而代之的轻微的发动声,舒坦、悦耳,这一切的功劳取决于价值几百万的兰博基尼的发动机。

  霎间,王桦感觉为之一震。

  那种感觉就像穿梭在沙漠中脱水的人,突然遇到一汪清泉,纵身而入,原本枯竭的细胞经过清水的润洗,立马饱满圆润。

  王桦冥冥中能感应到,周围的精气正在不断的在王桦体内汇集,精气汇成的无形的巨大螺旋状正在以王桦为中心不断凝聚,酷似刚刚登陆的台风。片刻,王桦感觉无意间突破了精气线初级的瓶颈,进入到精气线中级,神识的范围也拓展到三百米,瞬息频率更是达到三千转每分钟。

  “谢谢了王伯,沁儿给王伯打点水洗洗手,再泡上杯茶水。”

  “王伯,洗下手吧。”

  “越来越乖了,沁儿。”王伯对乖巧的蓝沁儿赞道。

  王伯经常来蓝强家里给蓝强修理那辆“老爷车”桑塔纳,久来久往,变得十分熟悉。两人在小院内一棵石榴树下喝茶,王桦身下的血渍依稀可见,引起了王伯的注意。

  “草原狼又来偷袭羊羔了?”

  “对啊,近期草原狼频频不断来袭,前几天晚上来了黑压压一片,起码有个六七十头,哎,牧场内进来损失不小啊!”

  “没想出什么对策来?”

  “想到是想了,方圆十几里的牧场要是全修上铁丝网造价太高了,现在唯一可行的就是先缩减牧场的范围,减少牲畜的饲养。”

  “减少饲养数量?不可行,一来收入会退减,二来会助长草原狼的势头,这些畜生都是有灵性的。老朽倒是有个法子......”

  “啥法子?”原本焉苍的蓝强顿时来了精神,起身给王伯斟上一杯茶水。

  “俗话说,擒贼先擒王,抓住头狼,当然是活的,然后用铁链子将其拴在通往牧场的路口,这样足以给群狼大的威震力,没有头狼的号召,它们定不敢再次偷袭牧场!”

  “对啊,擒贼先擒王,王伯高见!只是这头狼怎么辨认?怎么抓?”

  王伯贴近蓝强轻声细语了几句,蓝强茅塞顿开,欣喜之情言于表。

  “不过,要是抓住那只勃颈下有朵白毛的草原狼,必须交给我处置!”王伯抿了一口茶,口气生硬道,一副怒发冲冠的神情。

  “好!”

  蓝强对于王伯的不幸遭遇还是颇为同情的,儿子不幸病逝,白发人送黑发人不说,就连唯一的孙子也被那头勃颈下有朵白毛的草原来抓走,凶多吉少。王伯现在孤零零一人,靠修修车养家糊口。

  “王伯这点钱你拿着,等我抓到那头狼,必亲自登门造访,交予您老!”蓝强将五张大红钞票递给王伯。

  “一百足够了,真谢谢你这些年的照顾了!”王伯抽了一张,愧疚道。

  “瞧你说的,给我出个这么好的法子,真要抓住这狼群的头狼,牧场内的损失将大大减少,这五百块钱就当酬劳了!”蓝强没经过王伯的同意,将钱直接塞进他的口袋里。

  “那.....只好恭谨不如从命。”王伯拜谢,离去。

  王桦闲来无事,神识散去,三千米的范围虽说不能将牧场一览无余,但大部分已经尽皆知晓。数千只羊羔正在牧场工人的驱赶下,秩序井然的啃食着牧草。

  霎间。

  距离羊群几百米之外的密草内,潜藏着的一头草原狼,引起了王桦的注意。它正趴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珠子却滴溜溜的转个不停,似乎在打探着什么。

  “难不成是来群狼派来窥探的探子?”王桦顿感不妙。

  狼群每次行动前都会派出探子探寻是否存在危险,确保狼群的行动万无一失。

  “今晚绝对有大的行动,该如何是好?”王桦的神识又探测到周围还有三只潜伏的草原狼,才意识到事情比他想的还要糟糕。狼群一次派出四只狼来探寻,今晚的牧场绝对腥风血雨。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