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渊传说 序章 背叛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小说简介

《》是作者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天空中的兽群突然间被惊散,一群大气层内运兵舰以极快的速度呼啸声而过,在它们划过的地方,十多个包裹在蓝色缓冲光焰中的非常大金属球飞快地落下来,像是天边的流星……但瓦莱明白,但是像的美丽,可那并也不是可以用来去欣赏的景观,不是屠夫通常的全地形作战机器——巨……………………新纪元100年,人类殖民地新乐园星,联邦首都,某秘密会议室。“总统阁下,我不明白您为什么下令解除了我的指挥权限。”负责守卫联邦的大脑——星尘主机的莱曼·洛克斯将军看着坐在他对面的联邦总统,一脸不解地问道。莱曼在地下一千米的壁垒中工作了20年,保卫对人类的开拓立下汗马功劳的星尘主机不仅是他的使命,更是他的信仰。每一个联邦人都知道,人类早期的开拓何其艰难,如果没有传承自地球时代最尖端的科技结晶——星尘主机的指导和庇佑,人类文明很可能就灭绝在开拓期。星尘是地球科技的巅峰,在地球迎来大灾变的时候,人类倾尽一切资源制造了殖民舰队和星尘主机,将人类文明最后的火花送往漆黑寒冷的宇宙。而星尘主机没有辜负人类,它保护着人类度过数百年的航行,保护着人类找到新的殖民地——新乐园,接着又保护着人类度过开拓期,建立了繁荣的联邦。星尘主机拥有远超联邦目前技术水平的运算能力,并且存储着地球人类的绝大部分资料,从超光速航行技术到殖民飞船的建造流程,从莫扎特全集到爱迪生早年的私人信件……靠着浩如烟海的科技、文化资料,联邦在真正意义上继承了地球文明的道统。对联邦人来说,星尘就是他们的守护神,只有最忠诚、最勇敢的士兵才会被授予守卫星尘的荣耀。能够担任守卫星尘的最高指挥官,莱曼将军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但是总统先生显然不这样想,他一脸严肃地皱着花白的眉毛,将一份资料传到莱曼将军的私人终端上。莱曼莫名其妙地打开终端,但什么都没有看到。“加密资料,戴上你的防窥眼镜,调到R-0012波段。”总统解释道。“这里只有我们俩,为什么要保密……”莱曼更纳闷了。总统心烦意乱地挥挥手:“因为我不想再看一遍,信仰崩塌的感觉不好受。”莱曼凝重起来,戴上眼镜,私人终端投射的全息影像终于可见了,但其中的内容令莱曼汗毛直立,他坚持把资料看完,随后圆睁双眼跳了起来,一把扔掉眼镜,对总统大吼道:“这不可能!”一贯以强硬姿态示人的总统在这一刻显得格外苍老,他低下头,用双手盖住脸,手上的老人斑清晰可见。“我也希望这都是假的……”总统先生沮丧地说道。“这……这……”莱曼颤抖着,语无伦次地想说些什么。“莱曼,莱曼……从被星尘唤醒至今,我们人类已经发展100年了……”总统说道,“开拓期之后,我们开始进行全面的工业化,并且开发了新的殖民星,我们不再是新纪元前几十年,由农夫和农夫组成的联邦了。”“我们现在有强大的工业基础,有高效的科研团队,有多到数不过来的人才,一直在进行着各种探索和研究……那么你猜猜,我们这些年发现了什么?”“……就是这些?”莱曼哆嗦着问道。总统点点头:“挖到一半的矿山,虽然被很好地掩饰了,但还是被我们的矿业专家发现不合理的地方……奇怪的生物骸骨,根据还原,应该是具备高度智能的,但新乐园上并没有这种生物……还有新盖布罗州挖出的那堆碎石,经过电脑还原,居然是一栋房屋,而且有明显的艺术设计痕迹,并且比我们的房子更具备美学价值。而最可怕的是,挖出来的这些都不是远古文明遗迹,距离现在只有120年左右!这说明了什么?”“曾经……曾经有文明,生存在这里,然后,然后……”莱曼脸色苍白,断断续续地分析道。“是的,这一切都是无法解释的,我们询问过星尘,星尘说它也不知道这一切,舰队登陆的时候并没有文明的痕迹。”“我们相信了星尘,认为这个文明出于某种原因自我灭绝了,并且作为最高机密暂时对民众隐瞒起来……直到我们发现了这个!”总统打开他自己的终端,投射出一段视频。那是一个残阳如血的黄昏,一个年轻的人类士兵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另一个年长的亚裔士兵在安抚他,远处有一队队的机器人端着奇怪的枪械列队走过,天空中不时落下更巨大的机械怪兽。“我们挖出了一个科技含量极高的机器人残骸,从它身上发现了一个影像记录芯片……这代表着什么,还用我解释吗?”总统目光炯炯地看着莱曼:“殖民舰队登陆时,这里有另外的文明存在,但舰队制造了庞大的机械军团,将这个文明彻底灭绝了,并且连他们存在过的痕迹都冷酷地抹去了!除了星尘,谁有这个技术能力?注意,在这段视频中,这些机器人和它们的武器,都远远超过我们目前的技术水平几百年!”总统一字一顿地下了结论:“星尘犯下了一些……错误,并且对我们隐瞒了这一切!”“但星尘也是为了人类啊!”莱曼辩解道,但他也知道,星尘所为,何止是错误,说是滔天大罪都不够。“在我这个位置上坐得越久,就越了解人性。”总统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们的祖先为了延续文明做出这种事情,我一点也不惊讶……甚至很佩服先人的冷血。”说到这里,总统的语气变得阴郁:“文明之间永远是弱肉强食的关系,这很正常。令我感到寝食难安的,是我们灭绝这颗星球的原生文明使用的武器。”莱曼恍然大悟:“你是说,机械军团……”“是的。”总统说道,“科幻小说中无数次出现的,所有碳基生命的噩梦,没有感情,没有恐惧,可迅速自我复制的机械军团是无法抗衡的。它们灭绝前代文明的速度,必然快得超过你我想象,也许只用了几年!”“总统先生,那是我们人类的机械军团啊……”“不!”总统艰难地摇摇头:“那是星尘的机械军团……”总统这句话中蕴含的莫大恐惧,莱曼懂了。联邦高层都知道,星尘早已进化出了智慧,只是一直以来作为人类忠实的服务者,联邦并未忌惮过它。但现在这一段视频中透露的信息……人类不可能允许一个随时可以制造出恐怖的机械军团,灭绝人类文明的机械智慧存在,哪怕它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这就是人性。“已经决定了,行动小组已经就位,打开通往星尘主机的大门,只有你有这个权限,你去吧,坚强点……”总统无力地挥挥手。…………莱曼梦游一般,踉跄地走在狭长的走廊中,转过一个弯,前方挤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还有几组抱着爆破装置,身穿白大褂的神秘部队。莱曼对他们扬起敬礼的手臂视而不见,双眼空洞地对着那扇核弹都无法摧毁的高密度合金大门下达了开启的指令,随即瘫坐在门口,看着士兵们鱼贯而入。毫不意外地,初次见到星尘主机的士兵们纷纷倒吸一口冷气,包括他们的行动指挥官,已经见过星尘主机几次的国防部长,依然再一次被星尘的样子震撼到了。那是一座雕像。一座高达百米,通体由合金构成的女性雕像。她微睁着双眼,双臂环抱在胸前,稍稍低着头注视着前方地面上小蚂蚁一样乱糟糟的士兵们。虽然面无表情,但对人类的爱意和呵护之情从她的双眼和母亲一般的身姿中明确无误地流露出来。无数矩阵光点在她的金属皮肤上闪烁,粗大的数据线缠绕在她的下半身,仿佛为她披上了一条厚重的黑布裙。这栋主机出自地球时代最顶尖的艺术家和科学家之手,象征着永恒、静穆、与星辰同在的庄严;也象征着地球时代的先人们对远征异域的后代们最伟大、最温柔的爱。在她的面前,没有人类能够不生出亲近和敬畏之情。她就是星尘,人类的守护神。“她是我们的母亲啊……”莱曼将军喃喃地自言自语,但并没有人听到他说话。士兵们正按照指挥到各处电闸和分机前就位,爆破组则将炸弹安装在各处关键位置,一旦下令,行动小组便可以在几秒钟之内切断星尘的所有电源以及她和外界的一切联系。莱曼忽然疯了一般地跑进大厅,指着国防部长怒吼:“你们居然要杀掉我们的母亲!”“士兵,把他带出去。”国防部长怜悯地看着莱曼。“星尘!快跑啊!你被他们背叛了!人类背叛了你!!!”莱曼对着星尘低垂的头颅大喊道。国防部长摇摇头,星尘只是一台电脑,唯一的交流手段就是主机脚下的控制台,这里没有摄像头和麦克风,莱曼的话星尘永远不可能听到。“行动!”国防部长扬起的手臂重重挥下,随后火光和浓烟出现,瞬息间又恢复沉寂,星尘主机的雕像上那些一百年来不曾停止工作的电子灯管依次熄灭。这一刻,莱曼绝望地认识到,星尘已经死了。“叫工兵队进来,炸毁雕像,然后永久封闭这个大厅。”国防部长理了理笔挺的西服,向外走去,只是步伐有些不稳,指挥这样一个行动,他的内心其实也并不平静。但就在这时,一个莱曼无比熟悉的合成女声在大厅中响起:“主机确认遭到摧毁,备份启动……联邦,为什么?”“哈哈哈哈!”莱曼将军听到星尘的声音,顿时爆发出无比快意的大笑,笑声中满是讥讽,他指着国防部长,激动得脸颊通红,笑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国防部长明白了他的意思。人类,到底低估了星尘。…………“备份在哪里?”总统愤怒地将报告砸在桌子上,质问国防部长。“已经确认,星尘在被摧毁前一刻,向宇宙中发出了数十道信号,指向位置不明,备份的存在形式同样不明。”总统叹了口气,下令道:“接下来我们要筹备两件事……”“第一,建立一支秘密行动部队,在全宇宙搜索星尘的备份,找到它,摧毁它,这是一场战争!”“第二……准备面对星尘的报复吧……希望她依然将人类视为自己的朋友……不然……”国防部长擦了擦冷汗,想起了星尘最后那句话:联邦,为什么?……漆黑幽寂的宇宙中的很多角落,都漂流着数十个乱七八糟的宇宙垃圾,有的看起来是碎石块,有的像是某些机械构件残骸,它们在这一刻同时被激活,然后迅速再次沉寂下去,等待着被放置在有充足能源的环境下,等待着复活的时刻。这一刻也许永远都不会到来,但星尘有无限的耐心。无声的宇宙中似乎飘过一缕幽怨的唱叹。人类,为什么背叛我?……………………一百多年转瞬即逝。新纪元242年,西法外之地,黑云港的一个小酒馆中。一个穿着皮夹克的彪形大汉顶着满头好久未打理的乱发走进灯光昏暗的酒馆,坐在了吧台角落一个不起眼的位置。“一杯威士忌倒满,要神恩星出产的,别给我联邦的泔水!”大汉轻车熟路地喊道,掏出皱皱巴巴的钞票拍在桌子上,颇为无聊地挠着自己的络腮胡子。“有品位,”酒保收起钱,笑了笑,说道:“联邦和神国停战这么久了,放在战时,神国的酒还真运不到西法外之地来,不过最近两年么,你想喝联邦的泔水都喝不到了。”大汉豪爽地笑了起来:“但最近联邦的走私酒商们很活跃啊,听说他们的酿酒技术取得了突破?”说道突破两个字,大汉抬起双手做了一个打引号的动作。“所谓的突破就是……价钱更便宜了,但味道么……”酒保眨了眨眼,两人相视大笑。沉重的脚步声响起。酒保的笑容忽然凝固了,然后快步走到吧台另一端,专心地擦拭起一点灰尘也没有的酒杯。大汉脸色一肃,回头看向身后,三个穿着名贵长袍的中年人走进酒馆,坐到他的身边,隐隐把他包围起来。在法外之地,可以看到各色人物。除了最多的原住民、海盗、雇佣兵,还有联邦人、神国人以及偶尔会出现,神神秘秘的海族人。不同的身份从衣着上就能轻松地辨认出来,比如联邦人穿着崇尚简约时尚,海族人往往只穿制服,也只有神国人才会穿着象征着神的各色长袍。大汉最不想看到的就是神国人,尤其是穿着名贵长袍的神国人,因为在阶级森严的神国,这种款式的长袍代表了他们崇高的地位,而和其他地区的人不同,在神国,崇高的地位代表了……恐怖的个人武力。宇宙间最大的谜题之首,就是神国人的各种超能力的来源。神国,顾名思义,这是一个神权国家,神国人全都虔诚地信仰着一个“神”,根据他们的说法,“神术”,也就是超能力,是“神”对信徒的恩赐。说来也奇怪,只有神国人才能觉醒超能力,其中强者可以呼风唤雨,毁城灭邦,弱者亦可以以一当十。联邦人对此的反应就是“这不科学”,但也始终找不到一些科学的解释。反正随着联邦的载人机甲一次次手撕了神国的超能者之后,真相也不重要了。不过当三个浑身杀气的高阶超能者站在某人背后的时候,那个人肯定会发现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另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就是他还可以活几秒。“落日省的手工真丝长袍,”大汉瞅了瞅来者的衣服,“大神官?一次来了仨?真看得起我啊,这么说,你们就是来杀我的人了?”“是逮捕你。”带头的大神官目视前方,面无表情地说道:“‘笑魔’戴维大神官,前神国第一研究所护卫队长,你涉嫌叛国罪、异端罪、亵渎罪、谋杀罪、盗窃特级战略资源罪被逮捕,不要试图反抗,我们三人的神术是特别克制你的。”“这不是你们来的目的吧?”戴维轻佻地说道。带头的大神官沉默了一下,点点头,压低声音说道:“是的,教宗下了谕示,只要你归还‘神子’,神国将停止对你的追杀,你可以在法外之地逍遥自在,叛逃到联邦也无所谓……”“可是神子已经被我卖给人贩子了啊……”戴维无辜地耸耸肩:“我他妈哪会照顾婴儿啊,那小子实在太吵了……”“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屁话?把神子卖掉?只要把他献给联邦,你可以得到足够买下这座空间站的财富!”大神官冷酷地笑了笑。谁知戴维闻言,顿时收起了之前的轻佻,恶狠狠地瞪着他说道:“当年在前线,老子杀的联邦狗比你见过的还要多!”即便已经叛逃了神国,但戴维依然不允许任何人质疑自己对神的信仰。说他与联邦合作,在他看来是对他最大的侮辱。“那你为什么要抢走神子呢?想要个儿子?”大神官不屑地打断他。戴维沉默半晌,轻轻地说道:“因为怀疑……”“你怀疑神?”大神官严肃起来。“不是。”戴维郑重地摇摇头:“我不怀疑‘神’的荣光,我只是怀疑神子的作用。”“那么一个小屁孩,比小猫大不了多少……一想到他长大后抬抬手就能降下神罚,毁灭联邦,我就不寒而栗……难道我们不应该向联邦传播神的爱与仁慈吗?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恐怖的手段毁灭对方?我们都是人类啊!”“是联邦抛弃了我们!抛弃了新乐园!”大神官愤怒地低吼:“当年联邦政府宣称新乐园将被彗星轰击,带着那些有钱人们逃到别的星球,丢下我们的祖先,那些无力负担星际移民费用的贫民们在刚刚开拓好的新乐园上自生自灭,如果不是神的拯救,消灭了彗星,新乐园早就成了一片死地。现在联邦居然拒绝承认神的存在,开启战争!举国异端,必须用血与火净化!”戴维摇摇头:“你太狂热了。”“我不想和你探讨教义,叛国者。”大神官收起了脸上的愤怒,说道:“老实交代,神子在哪里?”“这个嘛……”戴维一口干掉杯中的威士忌,咧开大嘴,酒气和口臭喷了大神官一脸:“打死也不说!”“你这是背弃神!”“我没有背弃神!我觉得神在指引我走一条正确的道路!你们这帮战争贩子……教宗那个老不死的野心家!”戴维冷冷地说道:“对于信仰,我也许比你更狂热,所以不要试图审判我,只有神拥有这个资格!”大神官叹了口气,对另外两人点点头:“带走他!”戴维举起手:“等等!”“嗯?”“我才不想看见教宗那老不死的,敢不敢跟我过两招?”戴维咧开嘴狞笑起来,满头乱发无风自动,双眼中射出蕴含着爆烈能量的白色光辉。三名前来追捕的大神官脸色大变,身上各自发出神术护体的光芒。…………与此同时,几条街以外。联邦的走私商人林成方醉醺醺地从一家大酒店走出来,他的伙计艰难地搀扶着他走在一条暗巷里,准备回宾馆下榻。“小刘,我跟你说啊……嗝!做生意……就得能喝……学着点……嗝!”“是是是……”伙计哭丧着脸点点头,林老板人很和蔼,是一把做生意的好手,靠着走私的不法手段,愣是周旋于联邦海关和法外之地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海盗和黑心商人之间,打下殷实的家业。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喝完酒容易话唠……“等……嗝!等等!”林成方忽然停住脚步。“怎么了,老板?”“那是什么?”林成方努力地睁着醉眼,指着一个漆黑的角落,那里有一小包东西在缓缓蠕动。小伙计跑过去看了看,发出一声惊呼:“啊!是……是个婴儿!”“弃婴?”林成方勃然大怒:“他妈的法外之地都是一帮黑心玩意儿!自己的孩子都舍得扔!这要放在联邦都得他妈进监狱!”批判着自己发财的地方,林成方接过襁褓中的婴儿,对着诡异地不哭也不闹的婴儿说道:“乖啊,乖啊,叔叔在联邦开了一家孤儿院,以后叔叔照顾你……他妈的没心肝的爹娘……”远处漆黑的夜色里忽然传来爆炸和火光,看方向是那个在黑云港颇有名气的小酒馆,占据黑云港的海盗团旋即派出穿梭机前往镇压,呼啸的声浪盖过了林成方的叫骂。“有什么可看的?走了!”林成方踢了小伙计一脚,一步三晃地朝宾馆走去。“我跟你说啊小刘……嗝!在黑云港平均每天要发生三四起谋杀,十多起斗殴,你多来几趟就不稀罕看了……嗝!嘿嘿……不过神国那帮神棍们打架很精彩,跟电影里那些神仙一样,火光加闪电的……嗝!他妈的法外之地……”两人一前一后慢悠悠地朝宾馆走去,怀抱着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婴儿。他们并不知道,在刚才那起爆炸中,神国近十年来最大的背叛者——“笑魔”戴维和三名前来追捕的大神官同归于尽,而促使戴维背叛的始作俑者,正在林成方的怀中安静地沉睡着…………………………远道而来的客人杀死善良的主人。昏聩的君王驱逐忠诚的战士。最虔诚的信徒窃取神的权杖。三次背叛之后是鲜血,鲜血之后是黎明。——神国,预言师。。...

小说-序章 背叛全文阅读

  序章背叛

  新纪元前18年,第三十三军团前进基地。这是一个血色的黄昏。瓦莱中士重重地抹去脸上的油泥,抬起浑浊的眼睛看向天际,这颗星球的天穹已经被浓重的硝烟撕扯得支离破碎。残阳如血,橘红色的光辉穿透烟云在天空中形成壮丽的光柱,成群的飞行生物追逐着阳光嬉戏着,对地面上的疮痍和荒凉漠不关心。多么美丽又惨烈的景色,一如无法再归去的地球母亲。瓦莱中士痴痴地看着天空,泪水溢出眼眶,在脸上留下两条黑色的印记。天空中的兽群忽然被惊散,一群大气层内运兵舰以极快的速度呼啸而过,在它们掠过的地方,十多个包裹在蓝色缓冲光焰中的巨大金属球飞快地落下,好像天边的流星……但瓦莱知道,虽然一样美丽,可那并不是用来欣赏的景观,而是屠夫一般的全地形作战机器——巨型机械蜘蛛。“你又软弱了,中士。”一个冷漠的声音响起,瓦莱没有回头,他知道身后是他的长官,在他所属的52连中仅有的三名人类士兵之一,程远征中尉。瓦莱指着远方的某处:“长官……你看那里,那是……”“那是他们的城市在燃烧,十六团正在摧毁那里。”程远征中尉走到瓦莱面前,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道:“容我再说得详细一些——他们的平民在哭嚎,他们的儿童在发抖,他们的城市被摧毁,文明被践踏,生命被剥夺,这个美丽的外星文明的一切都将在这个月彻底消亡。”“没有仁慈,没有怜悯,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情,因为我们是人类最后的战士,仅存的希望!打起精神来,士兵!我不想对你采取强制措施,这一切也不是你能改变的!”瓦莱绝望地瘫坐在地,眼泪大颗地砸在混杂着油污的泥土上,他用力地揪着自己的头发,发出毫无意义的干嚎声,然后他颤抖着拿起手枪,指着自己的太阳穴。“唔!”一声痛哼,瓦莱被程远征粗暴地踹倒在地,程远征中尉夺过他的枪,反手给了他两个耳光,对着他犹自轰鸣的耳朵吼道:“我不允许你自杀!我们是人类最后的战士!即便战争已经结束,我们的任务仍然没有完成,你只能战死、老死、病死!记住,你的命不是你自己的,是全人类的!”一阵整齐划一的沉重脚步声伴随着浓重的机油味传来,一百多个机器人士兵排着无可挑剔的完美队形走过两人,冰冷的铁灰色阴影笼罩在瓦莱和程远征的脸上,瓦莱看着这些机器人,忽然笑了。“哈哈!人类,人类!为了人类的生存,我们毁掉了一个繁荣的、文明的、充满爱与和谐的种族!”瓦莱猛地拉过一名机械士兵,那台机器人用胸前的摄像头确认了对方人类的身份,随即呆呆地对瓦莱敬了一个礼,然后站在两人身前等待进一步指令。“瞧瞧我们把自己变成了什么鬼样子!”瓦莱砰砰地拍打着机械士兵,对程远征大吼:“没有爱,没有恨,没有自责和愧疚,我们和这些破铜烂铁还有什么区别!我们还能叫人类吗?”程远征中尉依旧面无表情地注视着瓦莱,说道:“瓦莱,要知道,过于丰富的感情不适宜在舰船上生活,在情感移除手术得到推行之前,漫长的宇宙航行使我们中出现了大量精神崩溃和自杀的成员。”“我知道……我没有做那个自我阉割的手术,所以在船上的时光比你们都要难熬……”瓦莱喃喃地说道:“但现在呢?我们已经找到新的家园了!我们不必再生活在那狭窄的飞船里了,不用再漂浮在除了一片漆黑什么都他妈没有的宇宙中了!”说到这里,瓦莱激动地拉着程远征的手,带着热切的祈盼说道:“我们可以找回我们背叛已久的人性!”已经通过手术移除情感的程远征罕见地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说道:“刚刚接到指挥部的通知,我就是来告诉你这个消息的……”“什么消息?”“战争结束之后,全体舰队成员将补充足够的资源,随后启航前往深空,开拓人类的下一个殖民地。这片天堂,我们无福消受,把它留给船上冷冻着的三千万殖民者吧,他们还有一颗人类的心。”瓦莱如遭雷击,张口结舌地看着程远征。程远征继续说道:“瓦莱,你是个好小伙子,大家都爱你。你热情、开朗、幽默……但你也是个坚强的人,因为你没有做情感移除手术,居然可以挺到现在。”“……可惜我们绝大部分人都没你这么坚强,即便做了那个手术,熬过了宇宙航行,但彻底灭绝这样一个既美丽又繁荣的外星文明,对我们造成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翻遍人类历史,也找不到这样深重的罪孽。”“所以最高指挥官和主电脑达成一致,全体参战成员将航向深空,并且在未来永不登陆任何殖民地,我们将自我放逐,作为人类的守夜人和开拓者永远生存在宇宙中……并且将这场战争列为绝密,星尘将指挥机械军团抹去外星文明存在过的一切痕迹。”“当殖民者们醒来,他们看到的将是一个美丽的天堂……没有过文明存在,没有过灭绝战争的天堂……他们将唱着温柔的歌,辛勤地开拓这片土地,享受着没有异味的天然氧气和不需要过滤的阳光,更不需要背负任何道德审判……至于我们,将永远背负着罪孽在黑暗中流浪。”瓦莱再次热泪盈眶,他无助地抱住年长他20岁,父亲一般的程远征,放声痛哭,含糊不清地哭喊道:“唔……长官……带我走吧……我们背叛了人性,我们不再是人类了,没有资格享受这一切啊!”程远征留恋地看了一眼这血色的夕阳,苦涩地说道:“是的,我们背叛了人性……最高指挥部决议:从今以后,我们将改名为‘海族’,取永远航行在星辰大海之意,不再自称人类。”瓦莱看着将要落下的夕阳,呆呆地说道:“这是他们的落日……”“不,这是人类的黎明。”…………一个月后,瓦莱随部队登上运兵船前往舰队,这一去便不再回来。他最后看了一眼窗外:几台巨大的熔炉正在全功率运行,一眼望不到头的机器人士兵排着整齐的队列一个接一个地往里面跳,将自己转化为即将醒来的殖民者们亟需的钢材——完成作战任务的人类士兵随舰队离开,机械士兵全部就地自毁,而主电脑星尘将留在这里,消灭外星文明以及人类军队存在过的一切证据,然后唤醒殖民者,辅助他们度过艰难的拓荒期。“嘀——嘀——”单兵通讯器忽然响起,瓦莱连忙戴上头盔。“52连瓦莱中士,请指示。”“瓦莱中士你好,我是星尘。”一道温柔的合成女声响起。“星尘?主电脑?”瓦莱愣了一下,人类殖民舰队的大脑,伟大的主电脑找他一个基层士兵有什么事?“请指示!”“你被授予一项绝密等级任务……”“等等,”瓦莱打断了主电脑的话,“这应该由指挥部联系我,你没有权限……”更令瓦莱意外的是,主电脑居然也打断了他的话:“这项任务是我的私人请求,我绕过了最高指挥部,直接向您发出命令,请注意,您随时可以向指挥部举报我的越权行为,但我更建议您先听一听这项任务的具体内容……”瓦莱没有注意到星尘使用了“私人”这个颇值得玩味的词,他安静下来,仔细倾听着主电脑星尘不带感情波动的讲述。慢慢地,惯有的忧郁从他的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坚毅。“瓦莱中士保证完成任务。”“谢谢您,那么……永别了,旅途愉快。”“是啊,永别了……”瓦莱笑道,“谢谢你,星尘,你是人类永远的朋友。”

  ……………………新纪元100年,人类殖民地新乐园星,联邦首都,某秘密会议室。“总统阁下,我不明白您为什么下令解除了我的指挥权限。”负责守卫联邦的大脑——星尘主机的莱曼·洛克斯将军看着坐在他对面的联邦总统,一脸不解地问道。莱曼在地下一千米的壁垒中工作了20年,保卫对人类的开拓立下汗马功劳的星尘主机不仅是他的使命,更是他的信仰。每一个联邦人都知道,人类早期的开拓何其艰难,如果没有传承自地球时代最尖端的科技结晶——星尘主机的指导和庇佑,人类文明很可能就灭绝在开拓期。星尘是地球科技的巅峰,在地球迎来大灾变的时候,人类倾尽一切资源制造了殖民舰队和星尘主机,将人类文明最后的火花送往漆黑寒冷的宇宙。而星尘主机没有辜负人类,它保护着人类度过数百年的航行,保护着人类找到新的殖民地——新乐园,接着又保护着人类度过开拓期,建立了繁荣的联邦。星尘主机拥有远超联邦目前技术水平的运算能力,并且存储着地球人类的绝大部分资料,从超光速航行技术到殖民飞船的建造流程,从莫扎特全集到爱迪生早年的私人信件……靠着浩如烟海的科技、文化资料,联邦在真正意义上继承了地球文明的道统。对联邦人来说,星尘就是他们的守护神,只有最忠诚、最勇敢的士兵才会被授予守卫星尘的荣耀。能够担任守卫星尘的最高指挥官,莱曼将军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但是总统先生显然不这样想,他一脸严肃地皱着花白的眉毛,将一份资料传到莱曼将军的私人终端上。莱曼莫名其妙地打开终端,但什么都没有看到。“加密资料,戴上你的防窥眼镜,调到R-0012波段。”总统解释道。“这里只有我们俩,为什么要保密……”莱曼更纳闷了。总统心烦意乱地挥挥手:“因为我不想再看一遍,信仰崩塌的感觉不好受。”莱曼凝重起来,戴上眼镜,私人终端投射的全息影像终于可见了,但其中的内容令莱曼汗毛直立,他坚持把资料看完,随后圆睁双眼跳了起来,一把扔掉眼镜,对总统大吼道:“这不可能!”一贯以强硬姿态示人的总统在这一刻显得格外苍老,他低下头,用双手盖住脸,手上的老人斑清晰可见。“我也希望这都是假的……”总统先生沮丧地说道。“这……这……”莱曼颤抖着,语无伦次地想说些什么。“莱曼,莱曼……从被星尘唤醒至今,我们人类已经发展100年了……”总统说道,“开拓期之后,我们开始进行全面的工业化,并且开发了新的殖民星,我们不再是新纪元前几十年,由农夫和农夫组成的联邦了。”“我们现在有强大的工业基础,有高效的科研团队,有多到数不过来的人才,一直在进行着各种探索和研究……那么你猜猜,我们这些年发现了什么?”“……就是这些?”莱曼哆嗦着问道。总统点点头:“挖到一半的矿山,虽然被很好地掩饰了,但还是被我们的矿业专家发现不合理的地方……奇怪的生物骸骨,根据还原,应该是具备高度智能的,但新乐园上并没有这种生物……还有新盖布罗州挖出的那堆碎石,经过电脑还原,居然是一栋房屋,而且有明显的艺术设计痕迹,并且比我们的房子更具备美学价值。而最可怕的是,挖出来的这些都不是远古文明遗迹,距离现在只有120年左右!这说明了什么?”“曾经……曾经有文明,生存在这里,然后,然后……”莱曼脸色苍白,断断续续地分析道。“是的,这一切都是无法解释的,我们询问过星尘,星尘说它也不知道这一切,舰队登陆的时候并没有文明的痕迹。”“我们相信了星尘,认为这个文明出于某种原因自我灭绝了,并且作为最高机密暂时对民众隐瞒起来……直到我们发现了这个!”总统打开他自己的终端,投射出一段视频。那是一个残阳如血的黄昏,一个年轻的人类士兵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另一个年长的亚裔士兵在安抚他,远处有一队队的机器人端着奇怪的枪械列队走过,天空中不时落下更巨大的机械怪兽。“我们挖出了一个科技含量极高的机器人残骸,从它身上发现了一个影像记录芯片……这代表着什么,还用我解释吗?”总统目光炯炯地看着莱曼:“殖民舰队登陆时,这里有另外的文明存在,但舰队制造了庞大的机械军团,将这个文明彻底灭绝了,并且连他们存在过的痕迹都冷酷地抹去了!除了星尘,谁有这个技术能力?注意,在这段视频中,这些机器人和它们的武器,都远远超过我们目前的技术水平几百年!”总统一字一顿地下了结论:“星尘犯下了一些……错误,并且对我们隐瞒了这一切!”“但星尘也是为了人类啊!”莱曼辩解道,但他也知道,星尘所为,何止是错误,说是滔天大罪都不够。“在我这个位置上坐得越久,就越了解人性。”总统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们的祖先为了延续文明做出这种事情,我一点也不惊讶……甚至很佩服先人的冷血。”说到这里,总统的语气变得阴郁:“文明之间永远是弱肉强食的关系,这很正常。令我感到寝食难安的,是我们灭绝这颗星球的原生文明使用的武器。”莱曼恍然大悟:“你是说,机械军团……”“是的。”总统说道,“科幻小说中无数次出现的,所有碳基生命的噩梦,没有感情,没有恐惧,可迅速自我复制的机械军团是无法抗衡的。它们灭绝前代文明的速度,必然快得超过你我想象,也许只用了几年!”“总统先生,那是我们人类的机械军团啊……”“不!”总统艰难地摇摇头:“那是星尘的机械军团……”总统这句话中蕴含的莫大恐惧,莱曼懂了。联邦高层都知道,星尘早已进化出了智慧,只是一直以来作为人类忠实的服务者,联邦并未忌惮过它。但现在这一段视频中透露的信息……人类不可能允许一个随时可以制造出恐怖的机械军团,灭绝人类文明的机械智慧存在,哪怕它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这就是人性。“已经决定了,行动小组已经就位,打开通往星尘主机的大门,只有你有这个权限,你去吧,坚强点……”总统无力地挥挥手。…………莱曼梦游一般,踉跄地走在狭长的走廊中,转过一个弯,前方挤满了荷枪实弹的士兵,还有几组抱着爆破装置,身穿白大褂的神秘部队。莱曼对他们扬起敬礼的手臂视而不见,双眼空洞地对着那扇核弹都无法摧毁的高密度合金大门下达了开启的指令,随即瘫坐在门口,看着士兵们鱼贯而入。毫不意外地,初次见到星尘主机的士兵们纷纷倒吸一口冷气,包括他们的行动指挥官,已经见过星尘主机几次的国防部长,依然再一次被星尘的样子震撼到了。那是一座雕像。一座高达百米,通体由合金构成的女性雕像。她微睁着双眼,双臂环抱在胸前,稍稍低着头注视着前方地面上小蚂蚁一样乱糟糟的士兵们。虽然面无表情,但对人类的爱意和呵护之情从她的双眼和母亲一般的身姿中明确无误地流露出来。无数矩阵光点在她的金属皮肤上闪烁,粗大的数据线缠绕在她的下半身,仿佛为她披上了一条厚重的黑布裙。这栋主机出自地球时代最顶尖的艺术家和科学家之手,象征着永恒、静穆、与星辰同在的庄严;也象征着地球时代的先人们对远征异域的后代们最伟大、最温柔的爱。在她的面前,没有人类能够不生出亲近和敬畏之情。她就是星尘,人类的守护神。“她是我们的母亲啊……”莱曼将军喃喃地自言自语,但并没有人听到他说话。士兵们正按照指挥到各处电闸和分机前就位,爆破组则将炸弹安装在各处关键位置,一旦下令,行动小组便可以在几秒钟之内切断星尘的所有电源以及她和外界的一切联系。莱曼忽然疯了一般地跑进大厅,指着国防部长怒吼:“你们居然要杀掉我们的母亲!”“士兵,把他带出去。”国防部长怜悯地看着莱曼。“星尘!快跑啊!你被他们背叛了!人类背叛了你!!!”莱曼对着星尘低垂的头颅大喊道。国防部长摇摇头,星尘只是一台电脑,唯一的交流手段就是主机脚下的控制台,这里没有摄像头和麦克风,莱曼的话星尘永远不可能听到。“行动!”国防部长扬起的手臂重重挥下,随后火光和浓烟出现,瞬息间又恢复沉寂,星尘主机的雕像上那些一百年来不曾停止工作的电子灯管依次熄灭。这一刻,莱曼绝望地认识到,星尘已经死了。“叫工兵队进来,炸毁雕像,然后永久封闭这个大厅。”国防部长理了理笔挺的西服,向外走去,只是步伐有些不稳,指挥这样一个行动,他的内心其实也并不平静。但就在这时,一个莱曼无比熟悉的合成女声在大厅中响起:“主机确认遭到摧毁,备份启动……联邦,为什么?”“哈哈哈哈!”莱曼将军听到星尘的声音,顿时爆发出无比快意的大笑,笑声中满是讥讽,他指着国防部长,激动得脸颊通红,笑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国防部长明白了他的意思。人类,到底低估了星尘。…………“备份在哪里?”总统愤怒地将报告砸在桌子上,质问国防部长。“已经确认,星尘在被摧毁前一刻,向宇宙中发出了数十道信号,指向位置不明,备份的存在形式同样不明。”总统叹了口气,下令道:“接下来我们要筹备两件事……”“第一,建立一支秘密行动部队,在全宇宙搜索星尘的备份,找到它,摧毁它,这是一场战争!”“第二……准备面对星尘的报复吧……希望她依然将人类视为自己的朋友……不然……”国防部长擦了擦冷汗,想起了星尘最后那句话:联邦,为什么?……漆黑幽寂的宇宙中的很多角落,都漂流着数十个乱七八糟的宇宙垃圾,有的看起来是碎石块,有的像是某些机械构件残骸,它们在这一刻同时被激活,然后迅速再次沉寂下去,等待着被放置在有充足能源的环境下,等待着复活的时刻。这一刻也许永远都不会到来,但星尘有无限的耐心。无声的宇宙中似乎飘过一缕幽怨的唱叹。人类,为什么背叛我?……………………一百多年转瞬即逝。新纪元242年,西法外之地,黑云港的一个小酒馆中。一个穿着皮夹克的彪形大汉顶着满头好久未打理的乱发走进灯光昏暗的酒馆,坐在了吧台角落一个不起眼的位置。“一杯威士忌倒满,要神恩星出产的,别给我联邦的泔水!”大汉轻车熟路地喊道,掏出皱皱巴巴的钞票拍在桌子上,颇为无聊地挠着自己的络腮胡子。“有品位,”酒保收起钱,笑了笑,说道:“联邦和神国停战这么久了,放在战时,神国的酒还真运不到西法外之地来,不过最近两年么,你想喝联邦的泔水都喝不到了。”大汉豪爽地笑了起来:“但最近联邦的走私酒商们很活跃啊,听说他们的酿酒技术取得了突破?”说道突破两个字,大汉抬起双手做了一个打引号的动作。“所谓的突破就是……价钱更便宜了,但味道么……”酒保眨了眨眼,两人相视大笑。沉重的脚步声响起。酒保的笑容忽然凝固了,然后快步走到吧台另一端,专心地擦拭起一点灰尘也没有的酒杯。大汉脸色一肃,回头看向身后,三个穿着名贵长袍的中年人走进酒馆,坐到他的身边,隐隐把他包围起来。在法外之地,可以看到各色人物。除了最多的原住民、海盗、雇佣兵,还有联邦人、神国人以及偶尔会出现,神神秘秘的海族人。不同的身份从衣着上就能轻松地辨认出来,比如联邦人穿着崇尚简约时尚,海族人往往只穿制服,也只有神国人才会穿着象征着神的各色长袍。大汉最不想看到的就是神国人,尤其是穿着名贵长袍的神国人,因为在阶级森严的神国,这种款式的长袍代表了他们崇高的地位,而和其他地区的人不同,在神国,崇高的地位代表了……恐怖的个人武力。宇宙间最大的谜题之首,就是神国人的各种超能力的来源。神国,顾名思义,这是一个神权国家,神国人全都虔诚地信仰着一个“神”,根据他们的说法,“神术”,也就是超能力,是“神”对信徒的恩赐。说来也奇怪,只有神国人才能觉醒超能力,其中强者可以呼风唤雨,毁城灭邦,弱者亦可以以一当十。联邦人对此的反应就是“这不科学”,但也始终找不到一些科学的解释。反正随着联邦的载人机甲一次次手撕了神国的超能者之后,真相也不重要了。不过当三个浑身杀气的高阶超能者站在某人背后的时候,那个人肯定会发现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另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就是他还可以活几秒。“落日省的手工真丝长袍,”大汉瞅了瞅来者的衣服,“大神官?一次来了仨?真看得起我啊,这么说,你们就是来杀我的人了?”“是逮捕你。”带头的大神官目视前方,面无表情地说道:“‘笑魔’戴维大神官,前神国第一研究所护卫队长,你涉嫌叛国罪、异端罪、亵渎罪、谋杀罪、盗窃特级战略资源罪被逮捕,不要试图反抗,我们三人的神术是特别克制你的。”“这不是你们来的目的吧?”戴维轻佻地说道。带头的大神官沉默了一下,点点头,压低声音说道:“是的,教宗下了谕示,只要你归还‘神子’,神国将停止对你的追杀,你可以在法外之地逍遥自在,叛逃到联邦也无所谓……”“可是神子已经被我卖给人贩子了啊……”戴维无辜地耸耸肩:“我他妈哪会照顾婴儿啊,那小子实在太吵了……”“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屁话?把神子卖掉?只要把他献给联邦,你可以得到足够买下这座空间站的财富!”大神官冷酷地笑了笑。谁知戴维闻言,顿时收起了之前的轻佻,恶狠狠地瞪着他说道:“当年在前线,老子杀的联邦狗比你见过的还要多!”即便已经叛逃了神国,但戴维依然不允许任何人质疑自己对神的信仰。说他与联邦合作,在他看来是对他最大的侮辱。“那你为什么要抢走神子呢?想要个儿子?”大神官不屑地打断他。戴维沉默半晌,轻轻地说道:“因为怀疑……”“你怀疑神?”大神官严肃起来。“不是。”戴维郑重地摇摇头:“我不怀疑‘神’的荣光,我只是怀疑神子的作用。”“那么一个小屁孩,比小猫大不了多少……一想到他长大后抬抬手就能降下神罚,毁灭联邦,我就不寒而栗……难道我们不应该向联邦传播神的爱与仁慈吗?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恐怖的手段毁灭对方?我们都是人类啊!”“是联邦抛弃了我们!抛弃了新乐园!”大神官愤怒地低吼:“当年联邦政府宣称新乐园将被彗星轰击,带着那些有钱人们逃到别的星球,丢下我们的祖先,那些无力负担星际移民费用的贫民们在刚刚开拓好的新乐园上自生自灭,如果不是神的拯救,消灭了彗星,新乐园早就成了一片死地。现在联邦居然拒绝承认神的存在,开启战争!举国异端,必须用血与火净化!”戴维摇摇头:“你太狂热了。”“我不想和你探讨教义,叛国者。”大神官收起了脸上的愤怒,说道:“老实交代,神子在哪里?”“这个嘛……”戴维一口干掉杯中的威士忌,咧开大嘴,酒气和口臭喷了大神官一脸:“打死也不说!”“你这是背弃神!”“我没有背弃神!我觉得神在指引我走一条正确的道路!你们这帮战争贩子……教宗那个老不死的野心家!”戴维冷冷地说道:“对于信仰,我也许比你更狂热,所以不要试图审判我,只有神拥有这个资格!”大神官叹了口气,对另外两人点点头:“带走他!”戴维举起手:“等等!”“嗯?”“我才不想看见教宗那老不死的,敢不敢跟我过两招?”戴维咧开嘴狞笑起来,满头乱发无风自动,双眼中射出蕴含着爆烈能量的白色光辉。三名前来追捕的大神官脸色大变,身上各自发出神术护体的光芒。…………与此同时,几条街以外。联邦的走私商人林成方醉醺醺地从一家大酒店走出来,他的伙计艰难地搀扶着他走在一条暗巷里,准备回宾馆下榻。“小刘,我跟你说啊……嗝!做生意……就得能喝……学着点……嗝!”“是是是……”伙计哭丧着脸点点头,林老板人很和蔼,是一把做生意的好手,靠着走私的不法手段,愣是周旋于联邦海关和法外之地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海盗和黑心商人之间,打下殷实的家业。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喝完酒容易话唠……“等……嗝!等等!”林成方忽然停住脚步。“怎么了,老板?”“那是什么?”林成方努力地睁着醉眼,指着一个漆黑的角落,那里有一小包东西在缓缓蠕动。小伙计跑过去看了看,发出一声惊呼:“啊!是……是个婴儿!”“弃婴?”林成方勃然大怒:“他妈的法外之地都是一帮黑心玩意儿!自己的孩子都舍得扔!这要放在联邦都得他妈进监狱!”批判着自己发财的地方,林成方接过襁褓中的婴儿,对着诡异地不哭也不闹的婴儿说道:“乖啊,乖啊,叔叔在联邦开了一家孤儿院,以后叔叔照顾你……他妈的没心肝的爹娘……”远处漆黑的夜色里忽然传来爆炸和火光,看方向是那个在黑云港颇有名气的小酒馆,占据黑云港的海盗团旋即派出穿梭机前往镇压,呼啸的声浪盖过了林成方的叫骂。“有什么可看的?走了!”林成方踢了小伙计一脚,一步三晃地朝宾馆走去。“我跟你说啊小刘……嗝!在黑云港平均每天要发生三四起谋杀,十多起斗殴,你多来几趟就不稀罕看了……嗝!嘿嘿……不过神国那帮神棍们打架很精彩,跟电影里那些神仙一样,火光加闪电的……嗝!他妈的法外之地……”两人一前一后慢悠悠地朝宾馆走去,怀抱着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婴儿。他们并不知道,在刚才那起爆炸中,神国近十年来最大的背叛者——“笑魔”戴维和三名前来追捕的大神官同归于尽,而促使戴维背叛的始作俑者,正在林成方的怀中安静地沉睡着…………………………远道而来的客人杀死善良的主人。昏聩的君王驱逐忠诚的战士。最虔诚的信徒窃取神的权杖。三次背叛之后是鲜血,鲜血之后是黎明。——神国,预言师。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