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鸿归处飞云乱 第三章 离家一夜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断鸿归处飞云乱小说简介

《断鸿归处飞云乱》是作者芸渔歌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周逸云只穿了一件衬衣,被风一吹透透的刮着皮肤的寒意,路灯直接映射下,刚吐芽的树枝在风中吹的左摇右摆。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街上了基本上看不见行人,偶尔会一辆末班车公共汽车或者长途车从街上驶来。他双手相互交叉抱着双臂,冷和后背丝丝萨的疼。此刻他心里...

断鸿归处飞云乱小说-第三章 离家一夜全文阅读

周逸云只穿了一件衬衣,被风一吹透透的刮着皮肤的寒意,路灯映射下,刚刚吐芽的树枝在风中吹的左摇右摆。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街上已经几乎看不到行人,偶尔一辆末班车公共汽车或是长途车从街上驶过。他双手交叉抱着双臂,冷以及后背丝丝拉拉的疼。此刻他心里更疼,从很小父母打架时候他跑过去被推开,他就学会了不哭。后来学会了父母打架的时候他拿着书装作什么都看不到听不到;再大一点他开始懂得了心疼,心疼妈妈于是便学会护着妈妈。然而这并没有让他好受,他开始恨,恨自己!多少次他想夺过爸爸手里的家伙,棍子,扫帚,擀面杖或者其他,然而一次都没有过,他没有勇气。他更恨,恨妈妈,为什么每次爸妈打了架妈妈只会哭,只会抱怨。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爸爸回来大打,之后三五天小打,最后爸爸离开这个家一段时间,周而复始断断续续。而妈妈只会等爸爸走之后哭着骂,却很少看一眼自己。或者,如果没有自己的存在,妈妈早就会和爸爸离婚吧。越想周逸云越觉得自己是没用和多余的人。不知道已经走了多远,他有点累有点乏。眼前已经走到市区中央繁华商业区,此时的商业区两侧的店铺已经全部关了门,繁华落幕之后谁见过这样的孤寂冷清。街中央是一个个一米高的铁皮柜子将街道隔成两条平行道路,由于摊位比店铺的租金低很多,商贩们云集于此,白天罗列布满商品的柜子此刻冰冷的横在街道中央。周逸云一边走着一边无聊的用脚提着铁皮柜子的,咚咚的碰撞声在夜晚格外的刺耳。他发现这些柜子很多竟然是空的没锁上门的,一米高的柜子长度也有一米多,柜子里空荡荡的。他用手搓搓吹的冰凉的胳膊,转头看见不远处有些被遗弃的纸箱子,于是抱了几个纸箱子过来,打开一个柜子将纸箱子铺平在里面,又找了一块转头垫在纸板下面,一个缩身钻了进去。周逸云属于比较瘦的男孩子,虽然个头比孟岩高小半头,但是毕竟还没没到蹿身高的时候,蜷缩着身体刚好可以躺下,从里面关上了柜子门,似乎是暖和了许多。黑漆漆的柜子里隐隐约约透着一丝外面的亮光,没有风,也没有声音,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周逸云这时候才觉得脸颊湿了。————————————————又是一个旭日东升,张伟骑着三轮车装着一车货来到商业街上,今天他到的格外早。“嫂子,来套两个鸡蛋的。”路过煎饼摊张伟朝摊主喊道。“大张,怎么这么早?这才几点?”摊主李大嫂在围裙上擦擦手,从鸡蛋盒子里拿出两个鸡蛋,一边摊上面一边问道。“今天小舅子家盖小房,一会得用我三轮拉砖头去,我先把货锁柜子里送了三轮再回来。”张伟搭着话在自己摊位前,拉住三轮车的刹车杆,跳下车抱起一个大袋子半蹲下拉开铁柜子的门。刚开门,就从柜子里探出个人头,这下给张伟吓得不轻,抱着袋子松了手不说人也踉跄着倒了两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前半夜周逸云根本睡不着,后半夜到是睡的香,猛然听到响动以及人说话的声音,赶紧从柜子里钻出来,刚好碰上张伟打开了柜子门。他忙爬出了柜子看到对面一个大哥正一脸懵圈的坐在地上,于是赶紧伸出手:“对不起,对不起大哥我不是故意的。”“我艹,你吓我一跳。”张伟站起身来拍拍屁股看了一眼打开的柜子门:“纸箱子都铺了,你不是睡这里了吧?”他朝柜子里看了看,说着话把放着服装的袋子放进柜子,一转身看到男孩已经从三轮上抱着袋子正递给他。“真有眼力劲儿。”两个人很快将三轮上的货塞进了柜子里。张伟这才上下打量周逸云,男孩不招人烦,眼睛不大却透着男生该有的气质,有点倔强有点小坏,规规矩矩的学生头,五官挺周正但是深情黯然,白衬衣藏蓝色裤子和一双运动鞋,一看就是学生。他从兜里掏出一包555抽出两根朝周逸云比划:“来一个。”周逸云忙摆手:“我不会”张伟嘿嘿笑了笑放回烟盒一根,自己点上一根。“小兄弟,是不是没写完作业挨打了离家出走了?”“哎!”周逸云叹口气反手双臂一撑坐在铁皮柜台上。“大哥,现在几点了?”张伟看了看手表:“六点半,赶紧走吧,这会儿回去上学还迟到不了。”周逸云沉默了片刻:“我不想上学了,大哥您知道这条街上有没有店铺找售货员吗?”“呵呵呵呵,你多大啊。”张伟笑出声来。“我马上十六岁了。”周逸云忙回答道。“那等你十六岁吧,不够十六都算童工。”摊煎饼的李嫂子捧着煎饼走过来,张伟忙迎过去客客气气的说着谢谢接了过来,转身正看见周逸云看着煎饼咽了一下口水手在裤子里面掏着又抽了出来。“嫂子,麻烦再摊一套,对了还是两个鸡蛋。”张伟说着掏出一张十元的递给煎饼嫂子。“我一会找给你。”李嫂子说着结果钱。“不用别找啊,找钱我可真急。”大张说的虎着眼睛半开玩笑的说道。“德行!”李嫂子甩了她一句便转身走开。“我不白吃你的,赶明我还钱给你。”周逸云一脸的期盼希望张伟答应。“嘿嘿,你怎么知道我要请你吃煎饼,我自己一套不够吃不行啊?!”这个男孩挺有意思,要是自己弟弟还活着差不多也这么大了。怎么看这男孩这么像自己没了兄弟,张伟看着周逸云有点发愣。“您别这么看我,我不是坏孩子。我只是父母打架我不想再家呆着了。”虽然对面是陌生人,但是周逸云对他却莫名的信任,至少刚才提心吊胆以为自己会被打会被吼,这些张伟都没有做,他低着头小声说道。“这样啊!那你想呆着就呆着吧,正好我一会得去送三轮,你帮我看会。你叫什么名字?”“周逸云!”看着眼前这个二十多岁的男子,周逸云回答道。大波浪头,花衬衣,留着小黑胡子,身上穿着黑色大风衣,脖子上戴着项链看上去凶巴巴的,但是说起话来却挺好,看着张伟将最后一口煎饼放进嘴里,然后将装煎饼的纸揉了团扔进垃圾箱,正好煎饼李嫂子给自己也送过来了,白吃人家的周逸云还有点不好意思。张伟见周逸云举着煎饼不好意思吃,于是转身在在三轮上翻了翻,又浑身上下口袋里掏了掏,锁柜子的锁头钥匙又没带来。“我去送三轮,你愿意就留下看着柜子,我不锁柜子了。”说完骑上三轮车走了。看着张伟的背影,风衣一角被风吹起还挺飘逸,什么时候自己也可以这么有钱这么潇洒,周逸云咬了口煎饼羡慕的看着张伟远去的背影。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