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鸿归处飞云乱 第四章 旷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断鸿归处飞云乱小说简介

《断鸿归处飞云乱》是作者芸渔歌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张伟送了三轮车,骑着一辆二六自行选择车回去,回去的时候街面上了陆陆续续有店铺开了门,中间的摊位的摊主们也忙着朝摊上摆挂着货品。自己的摊位前他捏住闸,看见周逸云了把挂衣服的展架篦子支好,站着柜台上将衣服挂在上面。“哎呦,这个造型有意思啊。”张伟绕...

断鸿归处飞云乱小说-第四章 旷课全文阅读

张伟送了三轮车,骑着一辆二六自行车回来,回来的时候街面上已经陆续有店铺开了门,中间的摊位的摊主们也忙着朝摊上摆挂着货品。自己的摊位前他捏住闸,看到周逸云已经把挂衣服的展架篦子支好,站着柜台上将衣服挂在上面。“哎呦,这个造型有意思啊。”张伟绕到摊位前端详着。平时都是一排挂不同款式的衣服裤子,一列挂同款不同颜色。周逸云的挂法大不相同,他把能配成系列的套装挂成了造型,上面还搭配了帽子或者是鞋子,包包。“这鞋不是咱家的吧。”张伟拿起一只鞋子问道。“旁边武婶家的,包包是153柜台借来的。如果卖了咱们给她们进价就行了。”周逸云把最后一件挂好从柜台上跳了下来:“不好意思大哥,我自作主张了,您看看货少不少。”他用手臂带了一下额头的汗。“不用看我信你,对了你上学是不是迟到了?”“今天不上课。您要是管午饭,我今天给您帮摊行不行?”近乎哀求的口气。“小子得寸进尺是不是啊,哈哈哈,行,午饭晚饭都管!”张伟真是越看越喜欢周逸云。虽然明知道他撒谎,但是还真有点不舍得这小子就这么走了。这一天,是周逸云感觉有生以来最开心的一天,中午张伟请他盒饭,晚上带着他去下馆子。更让他高兴的事,虽然不是周末但是今天张伟的摊子卖的特别火,往常单件单件的卖,今天成套成套的卖还帮着隔壁和153柜的阿姨卖了包包和鞋子。张伟可是乐坏了,一边吃饭一边夸周逸云能干。“哥,你要是觉得行就留下我呗。”周逸云给张伟倒满了啤酒。“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至少你得先初中毕业,毕业以后你要是真不想继续上学了我这随时欢迎你。”张伟夹着菜边吃边说。“太好了,一言为定!”像个孩子一样周逸云眼睛里闪着光,但随即光芒也和窗外的夜色一样暗淡了。他还是不想回家,张伟似乎看出来他的心事:“怎么,今天晚上还想睡柜子里?”“我不想回家。”周逸云低下头,头低到碰到了桌子。“怕回家挨打?怕的话我送你回去。”张伟一扬脖,将杯子里的酒喝光,周逸云又忙给他斟满。“哥,就您这打扮,您不送我回去我还挨不了打了。”撇着嘴周逸云说道。“哎,这小子怎么说话呢,我这打扮怎么了,这也就天黑,赶明我给你带个蛤蟆镜,你看看我往那一站,谁还敢碰你。”“呵呵呵,我信,今天我都看见了,他们都叫您二哥,还有前面几个铺子的老板都跟您特客气。”“别老您您的,给你这个!”张伟说着拿出一个塑料袋扔到周逸云眼前的桌面上。周逸云接过来打开,里面是一件崭新的牛仔夹克上衣和一条牛仔裤。“这是给我的?”周逸云拿在手里,摸着这衣服好像看到了宝贝,现在最流行的就是牛仔夹克和牛仔裤,他一直喜欢但是学校不许穿妈妈也不会给自己买。“这个我不能要,太贵了。”周逸云把衣服又放在桌子上推了过去。“不贵,今天你赚出来的。大哥送你的!我本来想给你提成,但是啊怕你不回家乱花乱跑。衣服不值钱,你要是不收以后不要来找我了。”张伟断然说这又把衣服推了过来。周逸云忽然忍不住,抱起衣服眼泪噗哧噗哧的。“这么大的小伙子了,哭什么哭,快别哭了一会我送你回家,快吃快吃待会菜凉了。”张伟给周逸云的碗里夹着菜。————————————————刘阳看着孟岩睡下,轻手轻脚的上了二楼,孟福生正靠着床头看书。关好门钻进被子“老孟,刚才云子回来了。”“回来了好。”孟福生的眼睛没离开书,低着头说道。“你猜我看到什么?”“看到什么?”孟福生看了一眼刘阳,年近四十的女人皮肤依然保养的白皙光滑,他放下书本伸出胳膊揽住刘阳抱在怀里。“一个二十多岁男的送他回来的,送他回来那个看样子不像什么好人,穿的花里胡哨的,你说云子要是在外面遇到坏人怎么办?”刘阳担心的说道。“坏人?再坏能有他爸坏?别管别人的事的,昨天说好的事还没办呢。”“什么事?”刘阳明知故问眼睛里却带着笑。“装傻吧你”孟福生说着反手关上了墙壁上的灯————————————————小院似乎恢复了平静,各家也过着各家鸡毛蒜皮的日子。似乎没人太关心那一晚周逸云都去了哪里。“云子,快点!”孟岩穿好运动服外套,斜背着书包走出家门的时候喊了一声。周逸云家的门开了,一身牛仔服的周逸云从屋里走了出来。牛仔夹克还没系上扣子,牛仔裤白色球鞋,显得利落帅气。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院子,和往常一样向学校方向走去。出了胡同周逸云拿出零钱买了两个豆包,递给孟岩一个。“我吃过早饭了,你自己吃吧。”孟岩好像有点生气,并没有伸手去接。周逸云一边走一边吃着:“还是你美,早饭有的吃,午饭有热乎的。你不吃我留一个当午饭。”“就一个豆包,那哪够啊,要不你中午还来我家?”“不去!中午不回来,你没看见我爸在家吗。”周逸云把一个裹着纸的豆包放进书包,三口两口把另一个一个豆包就吃完了,用手指摸了摸嘴角。“你爸在家正好能给你做饭。”“就他?他有那空还坐那看电视喝酒呢。”“搞不懂你们家怎么回事。”“对了,我昨天没在家,我爸妈没又打架吧?!”周逸云踢着路上的石头子边踢边走。“我哪知道,我又没在家,不过应该是没打,因为晚上吃饭的时候听我爸妈聊天没提起。”“三天!我跟你说,绝对过不了三天。”周逸云比出三个手指头胸有成竹的说道。“对了,你昨天没来上课,我跟老师说你病了,回头别忘记补假条啊。”孟岩嘱咐周逸云。比孟岩高出半头的周逸云把胳膊搭在孟岩肩膀上:“还得说是好哥们,就你惦记我的事,我估计我爸妈连我旷课都未必知道。”孟岩嗯了一声:“幸好你平时学习好,班主任没怎么问。你昨天去哪了?还有,你今天穿这个进的去学校吗。”“混进去就进,混不进去再说。”过了两条街就来到学校门口,孟岩故意走在前面想挡着身后的周逸云,结果还是校门口值班的教务处主任叫住:“这个同学,你哪个班的?学生不能穿牛仔服不知道吗?回家换衣服去。”“孟岩,接着!”周逸云说着把书本扔给孟岩朝他摆摆手。“哎,我刚才就说来着,你快点回来啊!”看着孟岩朝教学楼走去,周逸云咬了咬嘴唇,转身朝着回家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