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鸿归处飞云乱 第五章 倒打一耙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断鸿归处飞云乱小说简介

《断鸿归处飞云乱》是作者芸渔歌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都了第二节课了,课间短暂休息短暂休息的时候孟岩叫他到班主任的办公室。“孟岩,周逸云怎么还没来上课时?”班主任是个和自己妈妈年纪差不多的女老师,边老师批改作业头也不抬的问他。“他,他低烧还没好”孟岩红着脸说谎着。“低烧?”班主任抬眼皮望着孟岩:“孟岩,你...

断鸿归处飞云乱小说-第五章 倒打一耙全文阅读

都已经第二节课了,课间休息的时候孟岩被叫到班主任的办公室。“孟岩,周逸云怎么还没来上课?”班主任是个和自己妈妈年纪差不多的女老师,一边批改作业头也不抬的问他。“他,他发烧还没好”孟岩红着脸撒谎着。“发烧?”班主任抬起眼皮看着孟岩:“孟岩,你们两个都是班上的尖子生,不过我听其他同学说早上看是看到周逸云了。你可不能撒谎哦。”“他,他服装不合乎规范,教导主任让他回家换衣服去了。”纸里包不住火孟岩只能说了实话。班主任放下手里的笔坐直身体看着孟岩:“他家的情况我也了解一些,这样吧,中午我去做个家访,顺便你和你母亲说一声,也去你家坐一会哈。行了,你去上课吧。”回到教室孟岩看看周逸云的座位,座位还是空空的。中午放学铃声终于响了,孟岩冲出教室跑下楼,几乎百米冲刺速度朝家里跑去。走到家门口翘着脚尖朝周逸云家里看去,正巧张洁开开门手里端着一盆湿漉漉的衣服。“周婶,云子在家不?”孟岩擦着头上的汗问道。“不是早上和你一起上学去了吗?”说着朝孟岩身后看了看,见只有孟岩一个人回来。“哦,嗯。是一起去的。”“哦,那就好,小岩帮我开下你家门,我上楼去晾几件衣服。”孟岩答应着掏出脖子上挂的钥匙绳,打开自己家的门锁。推开门看着张洁上楼,支支吾吾的问道“周婶,您今天怎么没上班去?”“哦,我今天倒休。”这下完了,孟岩心里七上八下的。“丑末寅初日转扶桑。我猛抬头见天上星,星共斗,斗和辰,它渺渺茫茫,恍恍忽忽,密密匝匝,直冲霄汉哪”周伯涛一手捏着纸包的炒果仁,一手拎着一瓶二锅头,嘴里哼着京韵大鼓晃着肩膀进了院子。一抬头看见张洁从老孟家出来,心里就老大的不高兴。他用脚尖带开门进了屋,看见本来就不大的屋子中间摆着三个水盆,他用脚踢开碍事的,把酒和纸包放在桌子上,从角柜上拿出一个玻璃杯倒上酒坐在床边开始喝起来。张洁跟在后面进了屋,白了一眼周伯涛,接着又从盆里捞出几件衣服挨个拧干放在一个干净的盆子里端着要往外走。“干嘛去?!”周伯涛忽然问道。“晾衣服!”“你站住!”孟福生吧唧一口酒,然后捏了个炒花生仁放在嘴里。“你又要干啥?”张洁抱着盆子站住转身看着周伯涛。“你天天的往那屋跑什么?衣服晾哪不行,非得晾人家去?”“什么人家,老孟在咱家屋了两家都能用。”“我说你这个娘们是不是缺心眼,那两口子什么人,人精里的人精,说在咱家,咱家头顶让人踩着。你倒好,巴巴的没事就往他们家去,是看他们家比咱过得好给人当小去啊?”“你,你混蛋!”张洁气的端着盆的胳膊都发抖。“我混蛋,我就混蛋怎么了,就许你勾搭人,我还告诉你,李文慧的事我还管定了,你今天就得给我答复,要不然咱们就得好好掰哧掰哧。”周伯涛咚的将酒杯蹲在桌子上。“掰哧吧!”张洁愤愤的将水盆扔在地上:“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初人家李文慧家不同意你们两,嫌弃你家庭情况说你没教养,人家说的没错,我瞎了眼才跟你,那孩子要是不你的,你干嘛死活非得要收养。你在外面跟狐狸精鬼混还回来倒打一耙。”两个人的争吵声很大,院子里听得清清楚楚,赶回家做饭的刘阳已经伸出去要敲门的手缩了回来。幸好白天院子里大多数人家都上班,院子门口住的李奶奶一边通着煤球炉子一边仰着头支着耳朵听着。刘阳心里这个气,这两口子没有一个是懂事理的,索性也不管他家的事一转身开开自己家门进了屋。刘阳所在的小学离家也很近,每天中午她都回家给孟岩做午饭,两个小时的午休时间虽然不算宽裕,但也足可以让儿子吃上热乎饭。进屋换了衣服鞋子戴上围裙,把馒头放进蒸锅热上,上楼洗菜切菜一顿忙。听着上楼梯的脚步声,回头一看是孟岩。“这不用你,你看会书去吧。”“妈,我们班主任说一会儿来。”孟岩好像犯了错。“我知道的,昨天我碰到她去给他儿子开家长会,你说巧不巧,她儿子今年小学毕业在我的班。”“她儿子?我们班主任可和您年纪差不多,怎么她儿子这么小?”“我们两个是师范学校同学,那会儿她就有男朋友了,结果男的当了知青上山下乡的时候病了,那边医疗不行就没活着回来。她心里放不下,就耽误了结婚。”“知青?上山下乡是什么啥意思?”孟岩咬了一口窗台上放的苹果。“小孩子问那么多干什么,别吃苹果了,饿了一会就吃饭。”刘洋将大白菜切成块,又从柜子里拿出昨天炖好的肉。煤气罐子接着一个灶眼,馒头已经热了,刘洋把热馒头端出来,接着拿出炒菜锅,把肉放进锅里等着肉热了冒出香气将白菜放了进去。一回头看孟岩还在举着苹果发愣:“怎么还在这,把馒头端下去等着吃饭。”“妈,昨天云子就旷课了,今天上午也没上课。”刘阳楞了一下,随即想起刚才听到对话没好气的说道:“不关你的事,等你爸回来我也得告诉你爸,他家的事以后少管。”下午放学的时候,孟岩背着自己书本,手里拎着周逸云的书本走出校门,没几步就觉得肩头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周逸云正笑嘻嘻的看着他:“够哥们,就知道你得帮我拿着。”说着话他拎起自己的包。“哎,告诉你个坏消息,今天班主任去家访了。”“什么?不会是你打小报告了吧?”周逸云心里一惊但又觉得不应该他摇摇头。“这都不是最坏的消息?”“还有什么?”“班主任去的时候你爸妈刚吵了架,你爸正要走,结果听说你旷课两天了又不走了。”“完了”周逸云站住脚步,后背旧伤还没好,这是要添新伤啊。看着周逸云要跑,孟岩忙拉住他:“你还是回家看看吧,你不回去你爸就会一直在那等你,而且你爸妈好像和我爸妈也闹不愉快了,老师走了以后你爸站院子里骂了我家半天,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我真怕他们打闹起来,那样咱俩都不能在一起玩了。”周逸云本来确实想跑,看着孟岩委屈为难的样子,于是像拍兄弟的样子拍拍孟岩的肩膀:“我爸那人就是那样,他这次有目的而回来,肯定会找各种理由最后逼着我妈答应他。我猜啊,肯定是因为我旷课我爸的事我爸迁怒你们家了。算了,我跟你回去,大不了再挨几棍子。”说着话揽起孟岩肩膀两个人朝家的方向走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