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汉 006:我陪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谋汉小说简介

《谋汉》是作者五恐小生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小乞儿都为“小雏儿”,看见“生意”,马大棒子立马就来了精神,冲着韦朗二人招招手,笑着说:“来来来,让大爷看一看。”  韦朗也没想起这里面居然有这么多小乞儿,看这架势,倒像是被拐卖儿童的。他是第一次见过这等场面,心里面难免会有些犯怵。  丫头紧紧地的马大棒子瞧了瞧手中的铜钱,看着马癞子问道:“还差谁啊?”。...

谋汉小说-006:我陪你全文阅读

  (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谋汉》更多支持!)

  小虎感恩涕零,爬着回到了小乞儿群中。

  马大棒子瞧了瞧手中的铜钱,看着马癞子问道:“还差谁啊?”

  “还有那个!”马癞子恶狠狠的指着道观门口的韦朗、丫头。

  “那小子是谁啊?”马大棒子盯着韦朗问道。

  “哦,大哥,那小子是丫头今天带来的,也是一个小雏儿!”

  他们称呼一些新来的小乞儿都为“小雏儿”,看到“生意”,马大棒子立刻就来了精神,冲着韦朗二人招手,笑着说:“来来来,让大爷看看。”

  韦朗没有想到这里面竟然有这么多小乞儿,看这架势,倒像是拐卖儿童的。他是第一次见过这等场面,心里面难免有些犯怵。

  丫头紧紧的抓住他的手,低声的安慰道:“朗哥哥,不用怕。”,她自己浑身都在颤抖,却还安慰韦朗,韦朗心中动容,心想:我不能再软弱无能,胆小怕事,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

  想到大塘村惨烈的一晚,韦朗心中胆怯顿消,他鼓起勇气,大步向着马大棒子跟前走去。

  “哟,这小子不错啊。”马大棒子满意的瞧着韦朗,他已经很久没有从一个小乞儿的眼里瞧见那种倔强了。

  “丫头,今天你有没有让大爷我失望啊!”

  丫头见他瞧着自己,心中一惊,吓得低下了头,浑身又不住的颤抖着。马癞子站在一旁,立刻就吼道:“你个死丫头,今天又空手而归,看二爷我不打断你的腿。”

  他话没说完,一脚就向丫头踹去,韦朗急忙将她拉到身后,他无力反抗马癞子愤怒一脚,只好硬生生的接了下来。

  一脚踢在了他的小腹上,顿觉腹中剧痛,疼的他捂着肚子,跪在了地上,满肚子的苦水都被踢了出来。

  丫头吓的面如死灰,哭着扶着韦朗:“朗哥哥,你怎么这么傻啊,我都说了,不让你再救我了。”她一哭起来,梨花带雨,一想起这么多年,都是一人撑过,这突然有一人这般保护自己,心中感动,哭的更厉害了。

  韦朗大口的吐着气,他轻轻的拍了拍丫头的手,抬头看着马癞子,他的脸上突然笑了!那不是一种冷笑,也不是一种傻笑,而是一种会令人觉得恐惧的笑容。

  马癞子心中也是一惊!他突然觉得跪在自己面前的小乞儿,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匹狼!一匹将要发狂的狼。他的直觉让他放下了又举起来的拳头。

  “哎哎哎,老二,消消火,这都是我们的小弟弟,小妹妹,你说你这把他们打坏了,我可是会心疼的。”马大棒子急忙阻止了他。

  他虚情的好言,假意的笑容,他的每一副嘴脸,每一句话,都会让韦朗感觉到无比的厌恶。

  “小子,站起来!让大爷看看。”马大棒子似乎对这个小乞儿很有兴趣。

  韦朗撑着自己的身子,站了起来!丫头在一旁担心的扶着。

  “叫什么啊?”

  “韦朗!”

  “哪里人啊?”马大棒子懒懒的问道。

  这个简单的问题对韦朗来说却不简单,对马大棒子这种小人嘴脸的人,他根本不愿意回答,他很清楚自己,现在不能不回答。他还要活着,现在的他不仅要自己活着,还需要身边的丫头好好的活着。

  他想回答,可是他该如何回答?他家住北京,可到了这里谁也听不懂!

  “布山县人。”韦朗答道。

  这个他生活至今已近九年的地方,在他心里已经算是一个家了!

  “哟?这倒是挺远啊?有爹有娘嘛?”马大棒子略带惊讶的问道。

  “没有!”韦朗摇了摇头。

  “虽然瘦了点,看起来也像是病怏怏的,不过大爷很喜欢你小子身上的这股倔强劲儿,怎么样?要不要跟着大爷混啊?”马大棒子将韦朗仔仔细细的瞧了个便。满意的点着头。

  丫头一旁拽了拽他的手,高兴的说道:“朗哥哥,还不快谢谢大爷。”

  他心中有一千一万个不愿,然此刻他毫无选择,他弯下腰,说道:“多谢大爷收留!”

  马大棒子面露得意,说道:“小子,你可要知道,跟着大爷混,大爷能让你每日都吃饱饭,你看看这里!大爷也要活着,所以呢,这里的每一个人,一天至少要交上一个铜板!知道了嘛?”说规矩的时候,马大棒子郑重肃穆!

  “知道了。”

  马大棒子对马癞子说道:“老二,发吃的吧。”

  一听到吃的,那些小乞丐都抬起了头,脸上的那种渴望,看起来是多么的可悲!马癞子走到了墙角拿起来一个小麻袋!

  这道观里面倒是干净,里面的供桌,供台都不知哪里去了,就连供奉的神像也不知所踪,整个道观里面,平平坦坦,只有一些凌乱的稻草,瓦块。

  小麻袋里面装着的是一块块煎饼!马癞子蹲在了地上,对那些小乞丐说道:“来!”

  那些小乞丐一股脑的涌了过去,到了他的跟前,自觉的拍好了长队,丫头却不敢动,韦朗也不动。

  马大棒子笑着说:“丫头,今天你给大爷带回来了这小子,也算是功劳一件,今天你没拿回来什么,也就算了。明天你就带着这小子一同出去,倘若明天还是空手,就不用回来了。”

  丫头如释重负,感激道:“多谢大爷,多谢大爷!”

  马大棒子不睬他,满意的数着手中的铜钱。韦朗从来没有因为食物跟谁争抢过,他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愣在原地,不知道该不该过去?

  丫头以为刚才马癞子一脚将他踹伤了,扶着韦朗到了墙角,说道:“朗哥哥,你现在这里待着,我去给你拿饼吃。”

  她冲着韦朗笑了笑,急忙就去排队了。很快她拿了两块饼回来,二人狼吞虎咽的吃着!

  夜幕降临,番禹城内万家灯火,一片蒸腾。

  而在西郊的一座破旧道观里,晚风透过了墙壁上一个个窟窿。吹着里面的人!十几个小乞儿紧紧的挤在了一起。他们相互抱着,希望能从彼此的身上取的一点可悲的温暖。他们在这里经常会睡不着觉。可他们还是要这里,因为在其他的地方,他们是一定睡不着觉!

  马大棒子与马癞子当然是在道观里唯一一处还算可以睡觉的地方!他们躺在一尺多高的稻草上,身上还能盖着一张破烂的被子,他们也偶尔会被冻醒,但相比之下,那里已经是天堂了。

  在韦朗没有来之前,丫头也会跟那些小乞儿挤挤!不过现在她是最高兴的,因为她可以跟韦朗睡在一起,还能紧紧的抱着他。即便他们之间的所产生的温暖也是可悲的!她已经知足了。

  对于韦朗来说,他的心智已经到了懂得男女有别了,可是在这种情况下,那些东西更是微不足道。

  他们头顶的屋瓦已经掉了,月光从上面照了下来,照在了他的脸上,身上!他感受不到月光的温暖,而是觉得更加的冷了。

  这是他来到道观的第一天,他怎么样也睡不着!巨大的变化,完全超出了他的承受能力。他在这里看见了太多人性在死亡面前的弱点。

  一些他曾经感到不齿的事情,他现在竟然就在做!

  丫头也没有睡着,她依偎在韦朗的怀里,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她抬起头,看着韦朗。月光照在他的脸上,他坚韧而又哀伤的眼神,浓重的眉毛,高挺的鼻梁···都在无形的吸引着这个小女孩。

  “朗哥哥,你怎么还不睡啊?”丫头低声的问道。

  韦朗一低头,正看见她那双又大又亮的眸子,他忍不住的伸手擦了擦丫头脸上的灰,柔声道:“我还睡不着,你先睡吧。”

  “朗哥哥,我陪你,你不睡,我就陪你说话。”丫头将声音压得很低。她担心惊动到这里的每一个人。

  丫头的善解人意,温柔细心,是这寒冷的深夜里,唯一能让他感到的温暖。

  “你在这里多久了?”韦朗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了,可能有三年了吧。”丫头颦眉,思索道。

  三年?韦朗略带惊讶的看着她,在这个地方待上一天都是煎熬,可她一个弱小姑娘,却待了三年了。这其中所受的欺凌令韦朗难以想象。

  韦朗紧紧的搂着她瘦小柔弱的身子,心疼的说道:“以后哥哥不会再让你挨打,再让你受苦了。”

  丫头眼眶一红,微笑道:“朗哥哥,丫头有了朗哥哥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丫头已经很满足了,丫头不让朗哥哥做什么的。”

  韦朗抱她抱得更紧了,两名孤儿在深夜里互吐衷肠,互相安慰。这么多天,他自被那船队带上郁水之后,第一次发自肺腑的笑了。

  而就在这个夜晚,韦朗在心中已经暗暗的发誓,他一定要带着丫头逃离这个地方!

  (小生又冒出来了,希望看官们留下您的票票与收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