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汉 008:官爷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谋汉小说简介

《谋汉》是作者五恐小生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正的很聪明人,面对自己事情的时候,所选择的方式必定也不是逃跑。  一路上丫头在前面蹦来蹦去,她出乎意料发现自遇上韦朗后,她一天天都很高兴。昨天还出乎意料的吃到了梦想中的肉包子。对韦朗是赞不绝口。  走入道观,她就变的老实出来,韦朗几眼就能可以看出她脸上的惊慌失措。韦朗带着丫头踏着小道,又回到了这里。这里虽然不是他所喜欢的,可是他知道这里他暂时还离不开。。...

谋汉小说-008:官爷全文阅读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谋汉》更多支持!

  夕阳照在道观上,发着淡淡的光辉。晚风吹动,道观前杂草随风摆舞。

  韦朗带着丫头踏着小道,又回到了这里。这里虽然不是他所喜欢的,可是他知道这里他暂时还离不开。

  马癞子既然能让那几条街的老板不收留他们,当然他们要是一日不归,只要不出番禹城,韦朗也相信马癞子能找到他们。

  一个真正的聪明人,面对事情的时候,所选择的方式必然不是逃走。

  一路上丫头在前面蹦来蹦去,她发现自遇到韦朗之后,她一天天都很开心。今天还意外的吃到了梦想中的肉包子。对韦朗是赞不绝口。

  走进道观,她就变得老实起来,韦朗一眼就能看出她脸上的惊慌。

  韦朗上前拉着她的小手,笑着说道:“不用怕,有哥哥在呢,他们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丫头点了点头,露出了笑容,夕阳照在她的小脸上,红彤彤的。那双又大又亮的眸子变得越来越有神。

  “朗哥哥,我知道你本事最大了,要不是有哥哥在,今天恐怕···”

  若不是韦朗,今天的她可能又会空手而归,到时不知要忍受多少打骂,现在有了他,她便有了安全感。

  韦朗揉了揉她蓬乱的头发,笑着说:“好了,以后不要说跟哥哥客气的话了。走!”

  他们向着道观走去,临近了道观,他们隐约听到有杯盏相碰的声音。韦朗感觉奇怪,带着丫头进去。里面已经有不少小乞儿陆陆续续的回来了。

  而在那处所谓干净的地方,正坐着三个人!

  马大棒子,马癞子,还有一个青衣汉子,仔细一看,那汉子年有三十出头,鹰眼钩鼻,谈话间瞪着眼珠子,一副高高在上之感。

  他三人在稻草上盘膝而坐,中间摆着两只烧鸡,两碟下酒菜,还有一两坛烧酒!韦朗进来的时候,他们喝的正欢。那青衣汉子嗓门很大,说话的声音回荡在整座主殿里。

  “棒子啊,你这小日子是越过越舒服了,哎,我们这当差的是越来越难做了。”青衣汉子叹息的摇了摇头,端起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马大棒子陪着笑脸,说道:“俞大哥,这年头哪里还有你们当差的幸福啊?您这可就寒酸小弟了。”

  马癞子在一旁给两人倒酒,脸几乎都要笑僵了,只是他笑起来脸上的那道伤疤如活蛇一般,显得狰狞恐怖。

  马大棒子给马癞子使了一个眼色,马癞子急忙从怀里拿出一个钱袋,捧在手中,递给青衣汉子,恭敬的说道:“大哥,这是我们兄弟这月孝敬您的,这以后有麻烦的地方,还得多请俞大哥关照啊。”

  青衣汉子假意推脱一下,接下了钱袋,方才脸上的无奈,一扫而空,笑着说道:“哎,见外了不是,我们几兄弟这么多年的交情了,再说这些就是不拿我俞成做自家兄弟了啊。”

  此言一出,马大棒子跟马癞子,急忙说道:“哪里,哪里,是口误,口误,大哥不要见怪,来来来,我们继续喝酒,继续喝酒!”

  他们相互寒暄,举杯高歌,而那些小乞儿却一个个蜷缩在墙角,干巴巴的看着他们。这不大的道观,确是两个相差悬殊的世界。

  韦朗带着丫头也回到了属于他们的墙角,马大棒子他们的对话,他都听得清楚!也能大致猜出其中的门道。

  他低声对丫头问道:“丫头,那个穿青色长衫的人,是什么人啊?”

  “是官爷。”

  “这我已经听出来了,他是做什么官的啊?”韦朗好奇的问道。

  “好像是景巷令,就是他管着我们白天去的那几条街,有他管着,我们在那街上行乞的时候,才不会有其他的乞丐来抢地盘。”

  “他经常来这里吗?”

  “不是的,有时候他一月来一次,有时候一月来三四次,每次来大爷二爷都要陪他喝酒吃饭。还要上缴钱财。”

  韦朗的目光一直都在马大棒子三人身上,看着马大棒子,马癞子对俞成毕恭毕敬,溜须拍马的样子,他似乎看到了自己离开这里的希望!

  “朗哥哥,你怎么笑了?”丫头看着韦朗突然露出了笑容,那种笑容令人感到一丝恐惧。

  韦朗低头看着她,说道:“没事。来,今天累了一天了,你好好的睡会!”

  丫头没有多想什么,乖乖的躺下就休息了,只要是俞成前来,马大棒子他们就会喝到很晚,今天要收的钱,也都会在次日早晨收。

  入夜,繁星璀璨,明月皎洁。碰撞的酒杯,恭维的对话都在这个破旧的道观里回荡!韦朗一直看着他们,看了很久很久,周围的小乞儿一个个都陆续睡了。今天晚上当然不会有吃的。

  丫头饿醒了两次了,韦朗便哄着她睡着了。他在想,在想如何离开这里?在想如何活着?

  现在的生活绝非他想要的!他不知为何,他看到俞成的时候,就有一种直觉,这个人就是他离开这座牢笼的钥匙。唯一的钥匙!

  打更的更夫敲响了第二遍更鼓,夜色已经到了二更!马大棒子与马癞子扶着俞成走出了道观,大概是去送他们了。

  出去了不到一个时辰,韦朗就听到道观外骂咧咧的声音:“他娘的,俞成这王八蛋现在是越来越狠了,这一个月竟然宰了老子三次了!”

  声音是马大棒子的,他恶狠狠的骂着,骂完之后,另外一个声音就接道:“大哥,您消消气,咱不跟那王八蛋一般见识,等过两日,我挑选几个丫头卖了,这不就又是一笔了嘛!”

  马大棒子跟马癞子的对话,韦朗听得一清二楚,他看了一眼身边的丫头,又看了看蜷缩在旁边的小乞儿。他们中间有四五个小女孩。

  她们的命运便是被马癞子卖到酒肆去,倘若不是他来,丫头的命运也是这样!

  韦朗的脑海中突然现出了那个夜晚,寂静的街道上,一辆奔腾的马车出现在街道上,里面的人看见了一个酒鬼将一个女人的腿打断!是因为那个女人不愿被卖到酒肆里!

  他在这一刻突然想起了林宛秀,如今他就在这个林宛秀待了五年,忍受各种欺骗,冷眼的地方。他不想再看到另外一个林宛秀!更加不愿意身边的丫头,也走上了那条路,即便是那些与他不相干的小姑娘。他也不忍看见被马癞子卖到酒肆。

  马大棒子是被马癞子搀扶进来的,他们进来之后,马癞子将马大棒子扶到了稻草上,仰头便睡了。

  马癞子揉了揉肩,看着鼾声顿起的马大棒子,他眼神里的那份尊敬消弭殆尽!换做的确是一种厌恶,憎恨的眼神。

  他向墙角哪里瞧了两眼,看着一个个小乞儿都睡的很沉!他也倒在了稻草上,渐渐的便睡去了。

  韦朗又坐了起来,他在他们进来的时候,故意倒在地上装睡!此刻的他也露出了跟刚才马癞子一样的眼神。

  他对他们也是充满了憎恨,厌恶!他甚至想现在冲过去拿起一把剑将这两个人都给杀了!他看着他们,越来越能想起,那个将林宛秀打断腿的酒鬼!

  可是他忍住了!他手里没有剑,最主要的是,马癞子每天睡觉的时候他的手里都会握着一根棍子!那棍子看起来很结实,虽然没有一把剑锋利。可是韦朗知道,他要是冲过去的话,那棍子很有可能会打破他的脑袋。

  到时候他改变不了什么!丫头还是会被卖到酒肆去陪酒,很有可能也会被人打断一条腿,甚至会更惨!

  如果他不认识丫头,没有了这个妹妹,他完全可以放手一搏。现在他不是一个人,没有绝对的把握,他是不会去做的。

  本就没有身价还看重生命的人,是不会去碰赌博的!

  一直到三更的更鼓响起,韦朗才沉沉入睡!寂静的夜色笼罩着番禹城西郊的一座破道观里,至少这一晚,道观里也有着跟夜色一样的寂静。

  次日清晨,观外有雾,氤氲的雾气随着晨日的东升,渐渐散去,不知飘向何处,直到消失不见。

  马癞子很早就起了床,他还是挨个的收着昨日的成果,韦朗初来咋到便能给他们带来效益,得到了马大棒子跟马癞子的赞赏,丫头也随着高兴。自然也有几个小乞儿受到了打骂,其中倒是没有那个可怜的小虎。

  韦朗特意注意了他一眼,光着膀子的他又多了不少淤青,看来他跟昨日的自己一样,为了那可怜的一个铜板,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马大棒子倒是好心了一次,昨晚没发的晚餐今早倒是发了!韦朗与丫头一人拿着一个煎饼,走出了道观,开始了他们新的一天。

  出了道观,丫头就像是一只飞出笼子的小鸟,围绕着韦朗飞来飞去!看着这么天真无邪的丫头,韦朗的心里的决定更加坚定了。

  (各位看官,故事已经渐入佳境,希望能留下您的票票对小生支持,感谢!)(我的小说《谋汉》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