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汉 009:芳心暗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谋汉小说简介

《谋汉》是作者五恐小生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黄狗,吐着舌头,哈着热气,左右四处张望着,像是在耐心的等待他的主人。一个菜摊前,一个身体肥胖的中年人男子正挑选出着一些瓜果青菜,烈日晒得他抬不他仰,但是他仍是仔细地的挑选出着他所需要的每一种瓜果,青菜。所以他是一家大户人家的伙房师傅。  一位浓妆艳抹的妇人,即便炎日灼灼,大大小小的街道上,来往行商的商贩依然是络绎不绝,街道上叫卖的声音倒是低沉了一些。。...

谋汉小说-009:芳心暗许全文阅读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谋汉》更多支持!

  时值盛夏,烈日灼烧着番禺城大大小小的街道,几日前一场豪雨过后,街道上低洼之处的积水,也都被烈日灼干。街道旁柳树浓荫如盖,成了人们争相争夺的遮荫避凉的场所。

  即便炎日灼灼,大大小小的街道上,来往行商的商贩依然是络绎不绝,街道上叫卖的声音倒是低沉了一些。

  一条胡同前蹲着一条大黄狗,吐着舌头,哈着热气,左右张望着,像是在等待他的主人。一个菜摊前,一个肥胖的中年男子正在挑选着一些瓜果青菜,烈日晒得他抬不起头,可是他仍是仔细的挑选着他所需要的每一种瓜果,青菜。因为他是一家大户人家的伙房师傅。

  一位浓妆艳抹的妇人,打着一把油纸伞,正在给一家廉价的胭脂坊老板讨价还价。那体态瘦小的老板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尽管不耐烦,可还是耐心的给妇人介绍。

  看画的酸书生,算命的独眼龙,弄伙儿的,卖艺的···形形色色,热闹非凡。

  韦朗正拉着丫头蹲在一伙儿卖艺的前面,他们来的最早,占了一个好位置,在他们身后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了。

  现在场内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大汉,袒胸露腹,紫铜色的皮肤,已经被晒得通红。可他仍然是瞪着大眼睛,呵斥着那只瘦弱的小猴子,做出各种各样的动作。

  大汉手中拿着一个圆环,对着那猴子一吹口哨,猴子听到命令,一个窜身,跐溜一下就从那碗口大的圆环里窜了过去。惹来了一通喝彩!

  大汉又拿着一杆旗子,旗子挥舞起来,虎虎生风,对着那猴子甩来甩去,小猴子灵活的上蹦下跳,每当旗子要扫到猴子的时候,猴子一跳,便躲了过去,一连串跳了十几下,更是惹来周围的人强烈的喝彩。他们看的入神,似乎已经忘了头顶的烈日。

  “丫头,我们快走!”

  韦朗见那大汉耍完了旗子,急忙拉这丫头,从人堆缝里挤了出去,他们刚出去,背后就传来了那大汉敦实有力的声音:“各位五湖四海的朋友,兄弟,姐妹,小弟前来贵宝地献丑,为谋生计。希望各位有钱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他的话刚说完,他们就听到有人往场子里面抛铜钱!

  “朗哥哥,为什么每次他们想要钱的时候,你都能看到呢?”丫头好奇的问道。

  “那是你看的太入神了!”韦朗揉了揉她蓬乱的头发。嘿嘿的笑着。

  韦朗来到那个道观已经将近两个月了,这其间日子过的枯燥乏味,每日一早便被马癞子给哄了出来,之后便在番禺街道上,做小乞儿,做小偷儿。他不顾脸面,每日都会在那些老板面前走上一趟。

  即便他们不会给他伙儿做,现在也能混个脸熟,有的老板不耐烦的仍是直接给轰走,有的心肠软的,就给一两个铜板,或者一些吃的就打发了。现在的韦朗在那街头上一走,那些老板还以为是马癞子又培养了一个小癞子呢。

  两个月内,马癞子只是打了他四次,而他只是空手回去过三次!其中有两次是他们二人只是拿到了一文钱,自然是留给了丫头。兄妹二人,如今情深意重,生死相托,相互依赖,已远胜亲生兄妹!

  最后一次挨打的之后,更是加深了对马大棒子他们的仇恨,那是十天前的一个雷雨交加的晚上。

  马癞子抓住了小乞儿当中的一个小姑娘,并将她装进了麻袋里!韦朗知道他是要将这小姑娘卖到酒肆里去。

  他奋不顾身的冲了上去,试图阻拦,可是他的身子很快就被马癞子给踢了回来,他仍不放弃,这个时候马大棒子提着棍子大步走了过去。

  一棍子将他打昏了过去,当他醒来的时候,马癞子已经回来了!那个小姑娘也就不见了!

  还有韦朗十分注意那个俞成,两个月他总共来了六次,每次来,马大棒子、马癞子二人都好酒好肉,热情款待,送走的时候,也都会在暗地里,骂骂咧咧,吐沫唾弃。

  今天的韦朗很幸运,他又弄到了三文钱,是其中一个不耐烦的老板给他的,也不只对他说了一次:“小子,你以后不要再来了。”

  可每次他依然会去,相对于生存,其他的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韦朗拿出一文钱买了两个煎饼,他带着丫头跑出了街道,来到了西城郊!

  西城郊,荷塘边。

  正午时分的烈日,简直就要将大地烧裂,踏着地面上冒出的燥热蒸汽,就像是踩在火上!西郊却有着一片将近五亩田地的荷塘,荷花开的正旺,池塘里的青蛙,也难以忍受灼热,都躲在了荷叶下面,透出半个脑袋。偶尔会发出懒洋洋的叫声!

  荷塘前有几棵垂柳,茂密的柳枝也无精打采弯了下来,垂在了荷塘表面。这里倒是一处不错的避凉场所。只不过这里少有人来,因为这片池塘是有主人的。不过他们并不知道。

  “我们来这里做什么啊?”丫头四下看着,有些紧张的问道。

  “你看看你浑身脏兮兮的,天气又这么热,带你来洗洗啊。”

  丫头脸色一红,低着头,双手捏着衣角,嘤嘤道:“朗哥哥,我···”

  韦朗见她害羞,忍不住的笑了笑,说:“傻妹妹,没事,哥哥在岸边给你看着的,不会有人来的。”

  他哪里知道丫头害羞的原因不是别人,而是他。他当然不会注意到一点,丫头虽然年幼,但她自小就经历世间风霜,见过太多太多她这个年龄不该看到的事情。她的心智已经超出了她的年龄。

  最为重要的是,自从韦朗的出现,他们二人每日相拥而睡,丫头那颗小小的芳心早就为之倾心了。

  在韦朗的心中,她还是一个孩子,自始自终他也只是将她当成一个孩子。

  “好了,傻丫头,喏,那里有一片芦苇,你在里面换衣服,然后入池塘洗澡,我就在这里等着你。”

  “哦!”

  丫头应了一声,那片芦苇就在他们的前面,距离也就四五丈!她低着头,红着脸向着芦苇走去。等她到了芦苇,脸红的发烫,拍了拍自己的小脸,让自己平静一些。

  一个时辰之后,丫头从芦苇荡里走了出来,湿漉漉的头发仍是乱糟糟的垂到身后,小脸仍是黑黑的,不过她的那双又大又亮的眼睛,却格外的动人,清澈。就连韦朗也忍不住的多看了几眼。

  她的身上还是穿着那件衣不遮体的长裙,小脚上穿着的是韦朗为她编制的芦苇草鞋。韦朗笑着走了过去,用手顺了顺她的头发,然后凭着直觉,将她的头发盘了起来,用一根树枝插着。

  他得意的向后退了退,丫头期切的看着他,问道:“朗哥哥,好看吗?”

  “好看,我们家丫头相当的好看,这以后定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听到韦朗的赞赏,丫头也嘿嘿的笑着,露出了刚刚长出的新牙!韦朗赤裸着上身,他解开系在腰间的短衫!在里面竟然拿出了一件东西。

  那是一双布鞋,看起来是用最粗劣的手法,最廉价的丝线做的,可是他当从腰间神奇般的拿出来的时候,丫头的眼睛几乎都要瞪直了。

  “朗哥哥,这是···这是送给我的嘛?”丫头惊喜的看着他问道。

  韦朗蹲下身子,说道:“抬起脚来!”

  丫头扶着他的肩膀,听话的抬起了脚,脸上甜滋滋的笑着!韦朗脱下那双草鞋,将布鞋给她换上。瞧了两眼,笑着说:“正好,合适!”

  丫头高兴的在他面前,转了转,翘着小脚,再次问道:“朗哥哥,好看吗?”

  韦朗说道:“好看,当然好看,什么东西穿在你的身上那就是最好看的!”

  丫头满足的笑着,她笑起来的样子,比这荷塘里最盛开的荷花都要漂亮。丫头突然收住了笑容,满带疑惑的问道:“朗哥哥,你···你是从哪里弄的钱啊?”

  “傻丫头,你忘了,我们得到的钱,我都会留下多余的,放在那个胡同里!等哥哥再攒多点,就给丫头置办一身好看的衣服。”

  丫头当然记得,还记得韦朗来到这里的第一天,他就拿回来了五个铜板,她从来没有拿回来过这么多的钱。那一天他们吃了肉包子,她看见韦朗将一个铜板包了起来埋在了那条腥臭的胡同里。

  这么多天他总是能拿回钱,她也再没有挨过一顿打!在她的心中韦朗已经是最重要的人。可是她知道那些钱韦朗是怎么得到的。他忍受的白眼,拳头,喊骂···这些丫头都暗暗的看在眼里。

  一想起这些,她的鼻子就忍不住的酸了,眼泪也忍不住流出!她弯下腰就要脱下脚上的鞋子。

  韦朗拉住了她的手,说道:“怎么了?”

  丫头哭泣道:“朗哥哥,你得到这些钱不容易,丫头心疼哥哥!丫头觉得哥哥编的草鞋很漂亮,丫头的衣服也是····”

  她一激动起来,上下嘴唇就开始颤抖打架,支支吾吾说了很久。

  韦朗伸手擦了擦她脸上的泪珠,对丫头的温柔细心中纵然动容,他也觉得一股心酸冲上他的头顶。这是他来到这里的第八个半年头。那个富豪之子,洒金如土的人,他自己都已经忘了。

  如今的他却学会了满足,只要每天有饭吃,有地方住,还有一个善解人意,患难与共的妹妹,他觉得自己很幸福。

  “丫头,你记住,哥哥心疼你,你自己也要学会心疼自己。哥哥会一辈子对你好,你要是不接受哥哥的好,那我就生气,以后都不理你了。”

  “不不不,丫头不要哥哥生气,丫头听话,丫头不脱了,不脱了!”

  丫头最害怕的就是韦朗生气!

  “这就好,对了,眼看你越来越大了,每日里丫头丫头的叫,别人听了也会笑话,不如我跟你起个名字如何?”(我的小说《谋汉》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