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汉 010:韦巧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谋汉小说简介

《谋汉》是作者五恐小生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些。  韦朗想了一会,地说:“你我了兄妹平辈,不分彼此,你也跟我像姓韦好好?”  丫头点了点点头,地说:“好!”  “至于名字?”韦朗学着教书先生,摸了摸本无胡须的下巴,又想了一会,缓缓地的地说:“螓首蛾眉,巧笑嫣然倩兮,美目盼兮。哎···有韦朗笑了笑说道:“好歹我也读过几年私塾。起个名字还难不倒我。”。...

谋汉小说-010:韦巧儿全文阅读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谋汉》更多支持!

  “哥哥还会起名字?”丫头欣喜若狂的看着他。

  韦朗笑了笑说道:“好歹我也读过几年私塾。起个名字还难不倒我。”

  “好呀,好呀,哥哥要给丫头起一个好听的名字!”她微笑着,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韦朗在现代倒是没有好好的学习过,倒是在大塘村内的几年里,为了林宛秀真就仔仔细细的学了一些。

  韦朗想了一会,说道:“你我已经兄妹相称,不分彼此,你也跟我一样姓韦好不好?”

  丫头点了点头,说道:“好!”

  “至于名字?”韦朗学着教书先生,摸着本无胡须的下巴,又想了一会,缓缓的说道:“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哎···有了!”韦朗激动的瞧着丫头,丫头也期待的看着他,韦朗继续说道:“就叫韦巧儿如何?”

  他刚才所念的几句,乃是《诗经》里几句形容女子美艳无双的字句,丫头自然听不懂,不过对于韦巧儿这个名字倒是喜欢。

  她笑着说道:“嗯,好听,好听,朗哥哥你真厉害,还能说书,那丫头以后就叫韦巧儿怎么样?”

  “你喜欢就好!”韦朗溺爱的揉了揉她的脑袋。

  突然,在荷塘上传来一声喝叫:“喂,哪里来的野孩子,竟然跑到这里来了。”

  二人举目看去,池塘内游过一叶扁舟,距离他们有十几丈远,茂盛的荷叶挡住了小船,只露出了那喊话人的半个身子,喊话的人是一个五旬上下的老汉,头戴斗笠,只能看见他的寸长胡须飘舞。

  应当是这荷塘主人家的下人,乘着扁舟,采莲藕的。

  韦朗急忙拉着丫头,冲着那老汉叫了一声:“这就走,这就走!”

  二人直奔道观而去,荷塘地处西郊,距离道观不远,不多时就到了道观,一路上二人欢声笑语,好不快乐。

  金乌西坠,晚霞在西方划出了最后一丝红韵,就被夜色淹没了。月自东升,刮起了微微的东南风,燥热的感觉也渐渐消退,清爽的晚风吹在脸上,令人心清气爽。

  韦朗拉着韦巧儿到了门口,就听到了里面推杯换盏的声音!他知道俞成来了。

  走进去,那些小乞儿跟往常一样,一个个蜷缩在墙角里,眼巴巴的看着那些鸡鸭鱼肉!

  他们已经喝了一会了,三人的脸上都已经红了,他们之间仍是说着那些虚伪的客套话,马大棒子、马癞子一唱一和的恭维着俞成。

  只是说的他浑身飘飘然,眼睛都享受的迷成一条线。

  韦朗低声对韦巧儿说道:“你待在这里不要乱动,知道了嘛。”他的语气中带有一丝命令的口吻,韦巧儿虽不知他要做什么,却不敢反驳的点了点头。

  韦朗突然站起了身子,他长长的吐了口气。韦巧儿抬着头,很是疑惑的瞧着他,他这副模样像是要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事实上也是如此!今天对他来说一个机会!

  韦朗慢慢的露出了笑容,他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是那么的迎合,那么的虚假,就跟现在马大棒子与马癞子他们脸上的笑容迥然相同。

  韦朗向着他们走了过去。

  “三位爷!”韦朗到了跟前,做了一个弯腰长揖。

  马癞子立刻就瞪了他一眼,喝道:“干什么啊?去一边老老实实的待着去!”

  “二爷,您看看您三位喝酒尽兴,谈古说今,我听了很多次了,屡受启发,心中对三位大爷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每日您三位的涛涛言论,都在我脑海中萦绕不断。尤其是俞爷,您看看您,不仅是出口成章,心怀大志。

  而且丰神俊朗,英明神武,我更是对您拜服,今日您又来我们这小地儿,我实在忍不住对三位爷的敬仰,就前来冒昧,您看看您三位喝酒,这周边也不能让二爷斟酒伺候做下人不是,这也不合礼数对不对?

  我就是做下人的料,三位爷能否给我一次机会,让我给您们斟酒,也好近距离的瞻仰一下三位爷的风采啊?”

  韦朗一通言论,将自己贬低的一塌糊涂,将他们三人拍的是一通舒服。尤其是那马癞子,每次来他都做这些倒酒伺候的下人作活。心中早就憋屈,今日被韦朗这么一说,心里面倒是舒服了一些。

  不过他还是瞪着眼珠子,喝道:“滚一边去,这给俞大哥倒酒是我的荣幸,怎么到你这小子嘴里就成了什么下人的作活了?”

  他故作怒容,间接的又抬高了俞成,韦朗自然瞧得出来,刚才说话的时,他的眼角暗自侧睨了他们三人脸上的神色!

  韦朗伸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陪着不是,说道:“二爷别见怪,是我一时口误,没说对话,可是我对三位爷的这番敬仰都是发自肺腑的。”

  俞成瞥了他一眼,突地嘴角微扬,又瞧着马大棒子,笑着说:“棒子啊,这小子不错,机灵的很。以后跟着你可是有前途啊。”

  马大棒子爽朗大笑,刚才他一直闷声不言,以他对俞成的了解,此人轻浮自傲,也是出了名的喜怒无常。他正当担心韦朗的一番言论,溜须拍马不成,反而会惹他不快。

  此刻见状,心下放宽,急忙点头,含笑道:“俞大哥,这小子平日里一个老实人,这突然说这些,那就证明是对的,真的是被俞大哥您的气度所吸引!”他突然看着韦朗,呵斥一声:“还傻愣着干嘛,还不快给俞大哥倒酒。”

  “是是是!”韦朗哈着腰,急忙端起酒坛,给三人轮番倒酒。

  “小子啊,你跟着棒子多少年了啊?”俞成随口问了一句。

  “只是两个月,那个时候我流浪街头,顿餐不饱的,要不是大爷,二爷收留了我,赏口饭吃,我早就饿死在街头上了。”韦朗给他倒了一杯,弯着腰又到了马大棒子那里,继续给他倒酒。

  “小子,有前途,跟着棒子好好做,这以后说不定你也跟这癞子一样,也能成为一号人物啊!”俞成酒意上头,越来是越看好韦朗似的。

  马癞子的脸上也堆着笑容,可是韦朗已经暗自察觉到他笑容里的不快。

  他急忙回道:“俞大爷抬举我了,二爷是何等的人物,这几个月我都是靠着二爷的名号在外面活的,我跟二爷之间相差十万八千里的。”

  韦朗这么多天已经彻底了解了马癞子的性格,马癞子混混出身,今日能有名号,自然是对他现在的地位相当看重,一旦有人要威胁到他的地位!那这个人的日子自然不会好过。

  韦朗一个圆场,马癞子倒是欣然的笑了。

  他们三人继续畅饮,偶尔也会牵扯到韦朗身上一两句,都被韦朗一一的应付过去。当他再次要走到俞成跟前,给他倒酒的时候,他无意间向那墙角瞧了一眼。

  他的目光触及到韦巧儿的目光!那双又大又亮的眸子,此刻竟然晶莹满眶。

  韦巧儿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韦朗!

  她担心,她害怕!她从来没有见过韦朗这个样子,在她的记忆中,韦朗的倔强,韦朗的坚韧,韦朗的不屈,韦朗的···他的一切切都是她所喜欢的。她所熟悉的。可是今天的韦朗跟那马大棒子、马癞子简直是一样的人。

  她害怕,她害怕韦朗真的会成为那样的人,想到这里,眼眶里的泪水,终于还是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韦朗看着她哭了!他的脸上不得不带着笑容!他狠下了心,不去再看韦巧儿那双令他会自责的眼睛。

  这也是他们相识以来,韦巧儿哭,他第一次置若罔闻。

  三更的更鼓响起,酒席才结束,韦朗跟着马大棒子、马癞子一同将俞成送出了道观!将他送到了家。

  一个时辰,他们才陆陆续续的回来。韦朗又扶着马大棒子、马癞子睡在稻草上。

  一切都忙完了,他才搓了搓手回到了那处墙角,韦巧儿还没有睡,她瞪着眼睛瞧着韦朗,她再次擦掉她脸上的泪珠。

  “怎么还不休息啊?”韦朗坐在了她的身边。

  韦巧儿没有理她,而是转过身子,向一旁挪了挪!将自己抱成了一团,头埋进双膝里,低声的哭泣起来。

  韦朗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声的安慰道:“生气了?”

  韦巧儿耸了耸肩,让他不要碰她!看她生气的模样韦朗忍不住的笑了笑,他将她拉了回来。

  捧着她的小脸,伸手擦了一下她的眼泪,说道:“好了,不要生气了,看看你,小脸都哭花了,就不漂亮了。”

  “朗哥哥,你为什么要做那些呢?”韦巧儿抽泣着问道。

  韦朗长长的舒了口气,将她抱在怀里,他依靠在墙壁上,透过屋顶的窟窿,瞧着阴冷的弯月。

  “巧儿!我无论做什么,都不会伤害你。”

  “我知道,可是我不想看见朗哥哥,在他们面前低三下四的,那样···那样就不是我认识的朗哥哥了。”

  韦朗听到此言,欣慰的笑了笑,他抚摸着她的秀发,心中却想:“明天你就知道原因了。”(小说《谋汉》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