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氏虎子 第273章:十月(二)【二合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赵氏虎子小说简介

《赵氏虎子》是作者贱宗首席弟子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本网提供更多了贱宗首席弟子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张氏虎子》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273章:九月(二)【二合一】在线深度阅读。回到昆阳之后,荀异立刻直奔县衙,求见县尉马盖,想了解一下南阳军偏将纪荣围剿黑虎贼的状况。。...

赵氏虎子小说- 第273章:十月(二)【二合一】全文阅读

PS:感谢“喜欢喝茶的男人”大佬打赏一万币!~』

————以下正文————

次日,北部督邮荀异带着王尚德亲笔所书的手令立即返回昆阳县,在赶了将近九日的路程后,终于在十月十五日这一天回到了昆阳县。

回到昆阳之后,荀异立刻直奔县衙,求见县尉马盖,想了解一下南阳军偏将纪荣围剿黑虎贼的状况。

而此时,马盖已经妥当了运输给纪荣的粮草,正准备按照黑虎贼的指示联手演一场戏,断了纪荣的粮草,借此拖延纪荣对黑虎主寨的进攻,瞧见荀异风尘仆仆地归来,他也有些意外。

意外之余,马盖亦向荀异讲述了纪荣麾下南阳军当前的剿贼进展,听得荀异简直难以置信。

平心而论,荀异倒是也不认为黑虎贼会被纪荣麾下的南阳军彻底剿灭,原因自然还是因为兄弟会的存在,但他万万没有想到,人数远远少于那两千南阳军的黑虎贼,截止当前居然还能占据上风,甚至于让那两千南阳军出现了近五百人的阵亡。

近五百人呐……

荀异的心砰砰直跳,心中大骂周虎沉不住气。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荀异顾不得在县城歇息,立刻又直奔县北,来到了偏将纪荣的驻营。

此时纪荣因为连日攻山未见明显成效而窝火,忽然得到士卒通禀:“偏将,颍川郡北部督邮荀异求见。”

对于荀异,纪荣当然是有印象的,在得知此事后忍不住嘀咕:“莫非他真讨来了将军的命令?”

略一犹豫后,纪荣还是接见了荀异。

事实证明纪荣猜的没错,在见到他之后,荀异立刻就出示了他向王尚德讨来的手令,不亢不卑地对纪荣说道:“荀某已前赴宛城见过了王将军,王将军命偏将立刻撤兵!……这是手令。”

纪荣接过手令瞧了瞧,发现上面确实盖着王尚德的将印。

尽管他恨黑虎贼恨地要死,却也不敢违抗王尚德的命令,立刻就唤来一名传令兵,吩咐道:“将军有令,命我等立刻返回宛城,传我令,全军收拾辎重,撤往昆阳县城,待补足粮草后,立刻返回宛城!”

纪荣如此果断,着实有些出乎荀异的预料。

他原以为纪荣在黑虎贼这边折损了近五百名士卒,或有可能因为出于对黑虎贼的愤慨而抗命不从。

但就眼下看来,王尚德治军还是相当严的。

在亲眼看到纪荣下令撤兵之后,荀异亦告辞离开。

虽然他很着急要与黑虎贼的首领周虎见一面,但考虑到某些原因,他还是作罢了,准备先返回昆阳县城,然后让城南兄弟会工坊的大管事陈才代为安排。

很快,仅仅只是半个时刻,在应山上监视山下南阳军营寨的黑虎贼,便发现了南阳军军营的异常,立刻将这件事禀告了赵虞:“首领,山下的军营,不知什么缘故正在拆除兵帐。”

赵虞听了很是惊讶,待转念一想后,就猜到了原因。

肯定是北部督邮荀异前往宛城说服了王尚德,向王尚德讨来了令纪荣撤兵的命令。

算算日子,荀异也确实应该回来了。

不过,为了防止纪荣军使诈,赵虞还是让寨里的弟兄保持警惕。

但事实证明,纪荣军并没有使诈,因为当日下午,纪荣便率领他麾下的约一千五百名南阳军撤离了,撤往了昆阳县城的方向。

见此,赵虞差不多也就能肯定了:看来果然是荀异回来了。

在确定这一点后,他着实松了口气。

毕竟在有选择的情况下,他也不想对纪荣麾下的南阳军下狠手,免得遭到王尚德的报复——在他的印象中,那位王将军对这类事的报复心是非常强的,否则当年也不会传出南阳军屠灭宛南一个村落的传言。

次日,陈才便派人向主寨传递了一个消息,即荀异想见赵虞。

于是,赵虞便将寨内的庆功一事交给了郭达等人,带着静女、牛横以及几名黑虎贼,来到了昆阳县城。

当他们来到昆阳县城时,纪荣麾下的南阳军还未撤往宛城,在进城时,赵虞看到有县卒押送着一辆辆装满粮草的马车出城,显然是在给这支南阳军提供返回宛城所需的粮草。

赵虞微微点了点头。

也是,这种暂时招惹不起的大爷,还是能送走就送走为好,叫他们与荆楚叛军去打个痛快。

进入城内,赵虞再次落脚于他常住的白记客栈,然后派两名黑虎贼给陈才送了个口讯。

大概傍晚前后,陈才就带着荀异来到了这间白记客栈。

在见到赵虞后,荀异劈头盖脸地就斥责道:“周虎,你怎么敢杀害近五百名南阳军卒?那都是我大晋驻守边域的健儿!”

赵虞当时心说:要不是你回来地及时,纪荣剩下的一千五百名军卒也未必保得住。

当然,想归想,说那肯定不能这么说,于是赵虞摊了摊手说道:“那纪荣率南阳军来围剿我黑虎寨,我总不能让弟兄们引颈受戮吧?从始至终我方只动过一次手,还是为了打击南阳军的士气,拖延那纪荣下令攻山的日期,我已经很克制了。”

听到这话,荀异也无法反驳,在皱起眉头盯着赵虞脸上的面具看了半晌后,他叹了口气,说道:“纪荣已经撤兵,你不得再节外生枝。”

这话就跟没说一样,赵虞自然乐得承诺:“当然,若不是被逼无奈,周某又岂敢与军队对抗?”

听到‘岂敢’二字,荀异冷哼了一下,大概是不怎么相信赵虞的话。

对此赵虞也不见怪,招呼着荀异入座,口中笑着说道:“此番荀督邮千里迢迢前往宛城劝说那位王将军,周某感激不尽,我已准备了酒菜,权当为督邮接风洗尘。”

说罢,赵虞便吩咐静女叫客栈的庖厨上菜。

因为酒菜是客栈提前准备的,因此很快就端了上来,摆了满满一桌。

看了眼这丰盛的酒菜,荀异平淡地说道:“你也不必谢我,我不过是代郡守大人送了一封信而已,王将军答应撤兵,也不是因为被我劝说……”

『这位荀督邮,还真一个坦率之人……』

见荀异丝毫没有趁机居功的意思,赵虞暗笑着摇了摇头,一边拿起酒壶给荀异斟酒,一边笑着说道:“哦?我以为是督邮与那王将军据理力争,把那位王将军逼得没法……”

“呵。”

荀异听得很是顺耳,但耿直的他还是道出了真正的原因:“算你走运吧,当日我在劝说王将军时,正巧王将军查到了有关于荆楚叛军的阴谋……”

“哦?”

赵虞正在为荀异斟酒的动作微微一顿。

他不动声色地问荀异道:“荆楚叛军……周某倒也有所耳闻,这帮人在南阳郡做了什么么?”

从旁,作为陪客的陈才见荀异提到荆楚叛军也是一愣,待看了一眼赵虞后赶紧低下头假装喝酒,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

至于牛横,此刻正提着酒勺往嘴里灌酒,估计是真没在意什么荆楚叛军。

荀异哪里晓得他所谈论的荆楚叛军早已跟他面前那个黑虎贼的头头接触过,皱着眉头解释道:“具体我亦不清楚,据我当时所听到的,起因似乎是今年五六月的时候,江夏将军韩晫在下邳一带败于江东的叛军,此举助长了大江以南各路叛军的气焰,其他地方我并不知晓,但荆楚的叛军,据说是准备反攻南阳郡,好在王将军早有预料,早早就在南阳郡内散布了人手,追查叛军的踪迹……这一追查,还真追查到了一股潜入南阳郡的反贼,为首一人自称‘张翟’,号‘南阳渠使’,此人原本有意突袭王将军的军屯田,不知因为什么缘故走漏了消息,非但仓促取消了行动,还被王将军抓到一批反贼的奸细,严加拷问……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说着,他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端起赵虞为他斟满的酒碗抿了一口。

『这可真是……』

听着荀异的讲述,赵虞百无聊赖地用手指抹着酒碗的边沿。

当日听张翟讲述他义军准备突袭南阳军的军屯田却被他黑虎贼破坏了行动,赵虞当时还以为是张翟故意夸大事实,没想到这件事居然是真的。

『我算是无意间帮了王尚德一把么?』

赵虞失笑着摇了摇头。

而就在这时,荀异好似想到了什么,严肃说道:“对了,有一件事我忘了说。……当日王将军在答应撤兵时提出了一个条件,他要求我颍川郡确保鲁叶共济会的商队日后不会再遭到黑……也就是你等的抢掠,否则,他说他日后还会派兵!”

“唔?”赵虞微微一愣。

“我没有吓唬你。”见赵虞似乎不信,荀异压低声音补充道:“我观那位王将军,似乎对鲁叶共济会有什么特殊的感情,你若不想再招惹到南阳军,最好管住你的手下。”

“……”

手指把玩着酒碗的边沿,赵虞那张面具下的脸上,露出几许不可思议。

王尚德?

对鲁叶共济会有什么特殊的感情?

是因为吕匡?

还是因为……

『……不会是因为我吧?』

想到这个可能性,赵虞的表情忽然变得十分古怪,好在他带着面具,在场谁也没有看出什么端倪。

不得不说,赵虞起初就对这件事感到奇怪。

他至今都无法理解,吕匡究竟是怎么说服王尚德,说服后者跨郡派兵,冒着得罪颍川郡守李旻的风险来围剿他黑虎众。

你说是王尚德看重吕匡吧,自打吕匡接手鲁叶共济会后,王尚德就默许军市的主簿孔俭收回了当初鲁叶共济会的价格特权。

你说王尚德看重鲁叶共济会对他宛城军市的作用吧,当年吕匡与魏普二人闹分家的时候,还有后来吕匡辖下的鲁叶共济会遭到他黑虎众的抢掠,又有以黄氏兄弟为首的许多叶县商贾脱离,王尚德都没有派人干预——赵虞也正因为这些事,才认为鲁叶共济会在王尚德眼中只不过是一个趁手的工具。

而现如今,在鲁叶共济会即将被他黑虎众、兄弟会、昆叶互利会等三股势力逼得即将覆亡时,王尚德却突然诡异地出手干预了,直接就派了两千名南阳郡跨郡剿贼……

感觉就好像……

『……是想保护住‘鲁叶共济会’这个商会么?』

心中嘀咕了一句,赵虞忽然间有些受宠若惊。

想想也是,倘若王尚德既不是看重吕匡,也不是看重鲁叶共济会,那么他摆明态度庇护鲁叶共济会的原因,那或许就只有一个了——怀念他。

受宠若惊!

赵虞着实有些受宠若惊!

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位乍一看就感觉霸道、冷酷的王将军,特么居然是一个重感情的人。

这特么谁想得到啊!

但凡是见过王尚德的人,都不会是那样觉得的好吧!

受宠若惊之余,赵虞亦不由得暗自叹了口气。

前段时间,莫名其妙引来了‘陈门五虎’的章靖,被人家打地逃入鲁阳县,后来一打听,人章靖堂堂当朝大将,是为了亲自追查他鲁阳赵氏当年那桩案子,才特地撇下军队来到了这边。

感情这特么是一友军!

而这次又被王尚德盯上,结果王尚德是看在旧日与他赵虞的情分上,想要保鲁叶共济会一手……

你说这叫什么事嘛!

这边赵虞摇头苦笑着,那边荀异却会错了意,他见赵虞摇头,当即面色一紧,压低声音警告道:“周虎,你可要想清楚了,我观那位王将军,他连我颍川郡的李旻大人都不放在眼里,你若是无视他的警告,继续对鲁叶共济会下手,他日后必然会再次派兵!……介时别说你黑虎寨,兄弟会也未必保得住!”

见荀异有所误会,赵虞当即解释道:“不,督邮误会了,我只是惊讶那位王将军为何垂青鲁叶共济会而已。……既然那位王将军做出了此等警告,我自然会收手。督邮可以放心,其实周某一直在努力回归正道,倘若有选择,谁愿意去当一个见不得光的贼呢?只不过当初要钱没钱、要粮没粮,为了养活诸多弟兄,才不得已而为之。现如今,兄弟会已在县内立足,昆叶互利会也逐渐发展发展起来了,周某也愿意趁着这个契机,尝试舍弃旧日的营生,率领弟兄做一个安分守己的良民。”

“当、当真?”荀异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他简直难以想象这番话会从一个山贼头头嘴里说出来,更没想到这个山贼头头居然有率领其手下回归正道的想法。

“督邮不信周某么?”赵虞笑了笑,说道:“事实上周某一直在努力回归正道呀,这一点总不能否认吧?”

“唔……”

荀异捋着胡须回忆着黑虎贼近阶段的所作所为。

说实话,除了抢掠过往的商队外,黑虎贼倒也确实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相反,这伙山贼还在县城内开设了义舍,开设了工坊,帮助了许许多多的昆阳百姓。

但话说回来,仅凭这些,却也不能打消荀异对黑虎贼的警惕。

他点点头说道:“倘若周首领能悬崖勒马,弃暗投明,那真可谓是昆阳之福,但愿周首领日后莫要违背今日的话,恪守初心……”

“当然。”

赵虞举起酒碗笑着说道:“有像您这样正直的督邮监视着周某,周某哪敢做什么出格的事呢?”

好听的话,谁都高兴听,荀异也不例外,再加上赵虞表现出想要弃暗投明的态度,荀异颇为高兴,难得地多喝了两碗酒。

待等有了五六分醉意,荀异起身告辞道:“时候也不早了,荀某就先告辞了。”

听到这话,赵虞立刻起身喊住荀异:“荀督邮且慢。”

荀异不解地看向赵虞,问道:“首领还有什么事么?”

只见赵虞笑着说道:“此番督邮千里迢迢前往宛城,车马劳顿,甚是辛苦,哪能用一顿寻常酒菜就把督邮打发了?督邮且莫急着回去,晚上周某还有别的……慰劳。”

说着,他朝着陈才勾勾手指,待陈才凑近后,对他低语了几句。

“噢。”

陈才恍然大悟,表情有些古怪地看了一眼荀异。

“好好安排,明白么?”拍了拍陈才的臂膀,赵虞笑着说道:“考虑到督邮连日辛苦,这次就别找那么多了,找督邮中意的两位就是了。”

“首领放心,我一定给督邮安排妥当。”陈才笑着回道。

此时荀异也反应过来了,也不知是喝了酒还是怎么着,老脸通红,连连摆手说道:“不必了不必了,荀某要回去了……”

说着,他赶忙想要离席。

在赵虞的手势示意下,陈才一把抓住荀异的手,笑着说道:“都是自己人,督邮何必见外呢?”

“真的不必了……”

荀异老脸涨红地挣扎着,连声说道:“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驿馆里还有我的护卫在等着我回去呢……”

“那怕什么?我派人送个讯就是了。”陈才抓着荀异的手便往屋外走:“来来来,我给督邮安排……”

“真的不必了,我……哎……”

直到二人走出屋外,赵虞还能听到荀异那委婉的拒绝。

然后,突然就没声了。

“呵。”

在赵虞轻笑之余,静女跑去将屋门给关上了。

此时,他这才将脸上的面具摘下,旋即,他的脑海中不禁再次回想起他当初与王尚德几次见面的情景。

“真没想到,王尚德居然是一个念旧的人……”

从旁,牛横摸了摸嘴角的酒渍,压低声音说道:“阿虎,那你报仇的事,那个姓王的会帮你么?”

“诶?”赵虞有些意外地看了眼牛横,笑着说道:“牛大哥,原来你在听啊?”

“我又不是聋子。”牛横一脸嫌弃地说道:“只不过我嘴笨,怕说错话,所以我才不说话。……那荀异提到张翟跟荆楚叛军的时候也是。”

赵虞笑而不语。

从旁,走回酒桌旁坐下的静女笑着打趣道:“不是因为抢着喝酒么?”

“怎么会?”牛横瞪大着眼睛辩解道:“酒虽然是好兄弟,但肯定是俺兄弟的事更重要,阿虎,你相信俺说的吧?”

他拍拍赵虞的肩膀,把赵虞拍地肩膀生疼,连连点头:“是是,那肯定的。寨里最重义气的,那肯定就是牛大哥,郭达大哥都得往后排。”

“哈哈。”牛横心满意足,哈哈大笑。

一番玩笑过后,静女收起了笑容,正色问赵虞道:“少主,倘若那王将军果真顾念旧情的话,那咱们报仇的事,能不能找他相助呢?”

此时赵虞亦收起了笑容,思忖着说道:“人活着时念旧,与人过世后念旧,这是两回事,王尚德这次念旧,不见得他就会帮我。现在咱们已掌控了昆阳,即将把势力扩展到周边邻县,对于这个成绩我很满意,没必要硬把王尚德牵扯进来……他是朝廷里的重臣,未必不认识那童谚以及童谚背后的人,万一他倒戈,出卖咱们,咱们数年的辛苦就化为了泡影。……相比之下,我更相信寨里的弟兄。”

“阿虎你放心。”牛横抓住赵虞的肩膀,郑重地说道:“只要你一声令下,不管你的仇人是谁,就算是大晋的皇帝,我也定会替你宰了他,帮你一家报仇!”

听到牛横如此‘憨’的一番话,赵虞苦笑之余,心中亦颇为感动。

感动之余,赵虞当即又想到了荀异今日所讲述的,有关于荆楚叛军的情报。

荀异的情报碰到在王尚德那边听到的,自然不可能有假,换而言之,最迟明年,大江以南的各地叛军,确实有可能对晋国发动一次大规模的反攻。

想到这里,赵虞立刻就又想到了他新欠张翟、新欠荆楚叛军的那个人情。

关于这个人情,当日那张翟便对他说,倘若他日后不肯加入叛军,就必须为叛军做一件事来偿还人情。

这句话赵虞当日就很在意,如今再仔细想想,他愈发感觉这个人情不好偿还。

搞不好他黑虎众都要搭进去。

但同时,叛军这次的反攻,或许也能为他提供一定的助益。

首先,战乱肯定会出现大量的难民潮,而一旦难民潮涌入昆阳县一带,就意味着他黑虎众可以迅速扩大人数。

有意思的是,在叛军的步步紧逼下,颍川郡还未必有闲情管他。

其次,倘若叛军再给力点,能一路攻到梁郡……

一想到这里,赵虞就不禁有些振奋。

『……我当应备万全,以待时机!』

他暗暗想道。

仅数日后,在赵虞的授意下,昆阳县开始囤积粮食,而与兄弟会相关的工坊,也开始暗中制造甲胄、兵器、箭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