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者之星际探险 第一章梦 境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异能者之星际探险小说简介

《异能者之星际探险》是作者清晨看日落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我眼前的坟墓就膨胀起来、膨胀起来、再膨胀起来……,最后是暴裂,对、所有的坟墓暴裂了。血,所有的坟墓都变为血池,在红色的光与红色的血的互相交相辉映下世界变为了红色,或是说变为了血的世界,在这血的世界当中,我明白该是那“小虫子”出场的时候了。果真在血池中我正在思考着,并且无数次的嘲笑着自己,因为经历了无数次之后,我仍然对将要发生的事情感到无比的恐惧。这时前面的天空已经开始泛起了红光,我知道这恐怖的一幕将要开始了。借着红色的光线我看见自己站在了一个坟场之中,我眼前的坟墓开始膨胀、膨胀、再膨胀……,最后是暴裂,对、所有的坟墓爆裂了。血,所有的坟墓都变成血池,在红色的光与红色的血的相互辉映下世界变成了红色,或者说变成了血的世界,在这血的世界当中,我知道该是那“小虫子”登场的时候了。果然在血池中爬出了第一只全身血红类似甲壳虫,头上还长了一个月芽形状的角的,足有半米大小的虫子,我无法知道他确切的名字,暂时就叫他甲壳虫吧。当那只甲壳虫从血池中爬出之后,像是刚刚睡醒一样抖了抖身子,抬起了头,不,应该说是抬起了它的角四处张望着,与此同时在它的身后又陆续的有许许多多的和他一模一样的甲壳虫爬了出来,也许是几千只,也许是几万只,总之我无法统计它们的数量。。...

异能者之星际探险小说-第一章梦 境全文阅读

  一阵微风吹过,我好像掉进了无底的深渊,黑暗,眼前是无尽的黑暗,我已经是不知多少次来到过这里了。将要发生的事我已经是再清楚不过了。从有记忆的那一天开始,几乎隔一段时间都要经历一次恐怖的考验。

  我正在思考着,并且无数次的嘲笑着自己,因为经历了无数次之后,我仍然对将要发生的事情感到无比的恐惧。这时前面的天空已经开始泛起了红光,我知道这恐怖的一幕将要开始了。借着红色的光线我看见自己站在了一个坟场之中,我眼前的坟墓开始膨胀、膨胀、再膨胀……,最后是暴裂,对、所有的坟墓爆裂了。血,所有的坟墓都变成血池,在红色的光与红色的血的相互辉映下世界变成了红色,或者说变成了血的世界,在这血的世界当中,我知道该是那“小虫子”登场的时候了。果然在血池中爬出了第一只全身血红类似甲壳虫,头上还长了一个月芽形状的角的,足有半米大小的虫子,我无法知道他确切的名字,暂时就叫他甲壳虫吧。当那只甲壳虫从血池中爬出之后,像是刚刚睡醒一样抖了抖身子,抬起了头,不,应该说是抬起了它的角四处张望着,与此同时在它的身后又陆续的有许许多多的和他一模一样的甲壳虫爬了出来,也许是几千只,也许是几万只,总之我无法统计它们的数量。

  吱!……

  随着所有的甲壳虫对这天上那泛着红光的太阳发出了一丝鸣叫,它们好像是接到了统一的命令一样,所有的虫子以绝不低与奔马的速度向我所在的方向冲了过来,当其中一个甲壳虫与我前面10米左右的一棵大树接触的瞬间,那个虫子爆开了化成了一滩血水,而那可大树也消失了,不对,应该说是也化成了一滩血水,与虫子化成的血水溶在了一起,然后在那滩血水中又爬出了几只同样的甲壳虫,而每爬出一只,血水就会少一些,直到血水全部变成了虫子,它们又加入了其他虫子的队伍,就这样它们把除了脚下的大地以外,自己接触到的一切都变成自己的同类。我开始奔跑,或许应该说是逃跑。其实我完全可以不用逃跑的,因为这里我已经来过无数次了,而且我也清楚地知道这是在我的梦里。就算是死亡也是没有什么所谓的,因为在我醒来的那一刻一切都会只存在于我的记忆当中。可是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其他的什么,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开始拼命的逃跑、逃跑、还是逃跑,我不知道跑了多久,而当我不再跑的时候,应该说是我不能再跑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被那无数的虫子围在了中间,这些虫子却没有试图接近与我“接触”,只是将它们的角紧紧的贴在了地面上,并停止了前进。而我也注意到了眼前的景象。恐怖已经不足以形容我眼前的景象了,而修罗地狱也无法形容其万一。

  在这落针可闻的环境中我站在一个城市的中心,眼前那白色的骨与红色的血和黑色的泥土交织的景象已经让我的心里承受能力达到了极限,地上的血水中仍就不断爬出“新生”的甲壳虫,我想喊但却喊不出声音,想哭但同样也无法做到。无助,现在我唯一的感觉就是无助。轰!……一个巨大的声音传来,无助的我循着声音看去,随着一面红色墙面的倒塌,我隐隐的看见一尊佛像,那尊佛像在我的目光刚刚到达之时便放出了万道金光,但很快的被周围的漫天的红光所吞噬,然后我看见佛像的双眼落下了两滴金色的泪珠。悲伤,无尽的悲伤充斥着我的心灵。我再也无法忍受了,就在恐惧、无助、悲伤同时冲进我脑海的瞬间,我拼尽了生命中最后的一点力量。我……。

  啊……秦雪生从床上爬起来。“哎!又做恶梦了,…这个梦到底要陪我到什么时候”想起梦里的情景,秦雪生不禁打了个寒战。就在秦雪生的情绪受到梦里情景的刺激,微微的有一点波动时,他用自己那已经被汗水浸湿右手向床头摸去,突然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消失了。

  秦雪生自嘲的露出了一个很无奈的笑容。他抬起头望了望窗外,为什么自己每次噩梦的醒来都有一些身边的东西消失,自己的情绪不受控制的时候也会这样。或许这也算是一种异能吧?一种自己无法控制的异能。秦雪生站了起来,将手试探的伸向自己的衣服,当他确定自己的衣服不会消失的时候,便拿了起来披到自己的身上。他走到了窗前望向外面那轮皎洁的月亮,心理想道:“自己的这种能力好象是越来越不受控制了,如果有一天自己的这种能力真的失控的话,自己会不会消失呢?”秦雪生不敢再往下想了,因为他觉得再想下去的话,其恐怖程度绝对不逊色自己刚才做的哪个梦。

  梦已经醒了,但是秦雪生的心情还沉浸在那恐怖的梦中。似乎应该找些事做,来调节一下自己的心情了。秦雪生如此的一边想着一边走出了了房间。

  嗒…嗒……,走廊里静的可怕,啼…嗒…的脚步声更加的让人觉得压抑,秦雪生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一直在走着。时间似乎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是一瞬间而已,秦雪生来到了来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里,房间很大,或许是因为没有任何装饰的原因显得有些空旷,房间的中间有一台智能仓和一根用来连接的很粗很黑的线缆。打开、进入不必多说,一阵熟练的操作,周围的环境突的一变,此时秦雪生已经站在一处万丈绝峰之上,微微的闭上双眼,似乎是在享受着那凛冽的寒风带来的感觉,感受着风、云、雪、大地这一切的一切给自己带来的感受。

  【智能仓是现代光脑的一种专业化的应用形式。是光脑根据不同的需要加装了不同的外部设备的一种产物。如多功能智能仓、医疗仓、教学仓、游戏仓等等】

  秦雪生的性格有一点点冷漠、一点点热血、一点点张扬、一点点谦逊、一点点温雅、一点点豪放,总之一切极端的性格在他的身上都能找到一点点痕迹。或许这很矛盾,但事实就是这样。

  秦雪生站在峰顶在感受着或者应该说是在思考着,梦中的景象让秦雪生难以忘怀,无论是那鲜血,还是那小虫;无论是那恐惧、悲伤还是那无助的感觉,梦中一切的一切都另自己无法忘怀。梦中的一切是那么的真实。比虚拟仓虚拟的还要真实。但是为什么呢?为什么自己会做这么恐怖呢梦呢?梦中的一切又预示着什么呢?还有梦醒后因为自己的手碰触而消失的枕头,这又是为什么呢?消失,呵呵……,这已经违背了秦雪生所学的知识,异能么?现在已知的异能好象也没有超出人类的知识范畴。那些移山添海、破碎虚空的异能貌似都是玄幻小说中才会出现的。……无数的思绪在秦雪生的脑中略过,时间也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秦雪生已经不再去想那些自己想不明白的的东西了。虽然秦雪生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但是对于一些超出自己认知的事情也绝对不会钻牛角尖。秦雪生一直闭着双眼站在着绝峰之上,用自己的“心”去感受着。感受着风、云、雪、大地所带来的信息。一动都没有动。

  秦雪生从小没见过自己的母亲,一直是和父亲生活在一起。要说见过也只是间过母亲的影像。很小的时候秦雪生就问过父亲关于母亲的事,但秦山只是略带哀思的说了句:“你妈妈因为工作的原因去了很远的地方”秦雪生那时毕竟是个小孩子,父亲一说也便相信了。直到秦雪生漫漫的长大才逐渐的明白,同时也读懂了当时父亲脸上的那淡淡的哀思。

  秦山对秦雪生的教育一向极其严格,甚至可以说是苛刻。借助虚拟仓的便利秦山为秦雪生制定了数不清的训练项目。古武格斗、内家气功、野外生存,甚至包括私人飞船在内的,各种交通工具的驾驶技术等,甚至连厨艺、音乐、艺术、礼仪等,就算自己都不懂的东西也通过虚拟仓一股脑的为秦雪生制定了训练计划。甚至秦雪生都认为自己的老爸是不是想把自己培养成一个特务。

  秦雪生从小就很董事,看到老爸给自己安排的这些训练项目虽然叫苦连天,甚至还和老爸闹过几回,但是心里却暗暗高兴。自从自己6岁那年第一次为老爸做了一顿早餐后,老爸便说了句:“你也长大了,应该懂得照顾自己了”之后便开始了他那近乎疯狂的探险事业,从此一年到头也便也见不到老爸几面了,也只有在完成老爸给自己制定的这些训练项目时秦雪生才能感觉到老爸似乎一直在身边陪着自己。也正因为秦雪生如此想法,对于这些海量的,近乎是不可能完成的训练项目秦雪生都以近乎完美的成绩完成了。

  在这些项目中要说目前唯一还没有完成的,那就是内家气功了。因为无论秦雪生如何努力,始终是无法产生哪怕是一丝气感。秦雪生对此倒并不在意,以秦雪生现在的身手在虚拟仓中已经可以挑战A++级的异能者,虽然虚拟仓中的格斗与现实中的战斗不同,不过秦雪生自己确信,即使在现实中真的遇到A++级的异能者自保还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这事却成了秦山的一块心病,秦山自己就是位内家高手,又如何不明白内力对于一名武者的重要呢?因此秦山还带着秦雪生去拜访了一位高人。那位高人在对秦雪生的身体检查了一遍之后,说道:“怪哉,怪哉,此子骨骼清俊,经脉宽阔,并且其强韧更胜常人数倍,怎么会无法修炼呢?”之后便把秦雪生当成“小白鼠”一样做了N多尝试,最终得到的结论是,秦雪生虽然无法产生气感却能修炼出“真气”只不过是自己感觉不到罢了,而真正让这两位内家高手抓狂的是秦雪生体内产生的“真气”却不知为何会么明其妙的消失。不同于先天残脉的真气外泄,而是莫名其妙的消失。至此秦山也是毫无办法,不免心中烦躁。秦雪生对此倒是不以为意,见了老爸心情不好便说道:“老爸,我在整理您收集的哪些古董中看到过一本道教典籍,上面有句话说‘大道三千,皆可正混元’其实习武一道又何尝不是如此,为什么一定要追求内力呢?没有内力在武艺上就一定没有成就么?”秦山听了这话先是一愣,又是一怒,瞪着秦雪生张嘴似乎是要对自己的儿子教训几句,但是接着又是一呆,过了一会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而那位高人看着秦雪生的眼神则充满了赞许,不时又赞叹的说道:“小友好高的悟性,好广的胸襟,好大的志气。若非你不能修炼内力,吾到是真想倾囊相授,让你继承吾之衣钵。如今看来小友倒是另有一番造化,我与你父亲却是执着了。哈哈哈……好,好,好呀”秦山此时也将手按在了秦雪生都头上,哈哈大笑的说道:“好志气,不愧是我秦山的儿子。”秦山的情绪似乎也好了起来。之后便带着秦雪生下了山,回到了繁华的都市之中。此时山上房中,一位与秦雪生年龄相仿的小童(此时秦雪生年纪不过15岁)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一位老者,说道:“大道三千,皆可正混元。师傅,何为道,又何为大道,那混元指的又是什么呢?”那老者也就是上面说的那位高人微笑这对那小童说道:“今次也是你的机缘,能得闻“道”之一字。”说着眼神投向了门口,似乎是想再看一眼刚刚离开的秦山父子,又长叹了一声道:“哎!世人只知异能,却不知有“道”大道三千,皆可正混元。这位秦小友若真是有心向道,那他选择的无疑是最艰难的一条路了”正说着话的老者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继续说道:“明心,你今次机缘全因秦小友那句大道三千……,那秦小友今后的路途必定险阻重重,你它日若修行有成必定要救他三次性命,以尝今日之因果,可听得分明了”那小童从未见过老者这般郑重的表情,所以也不得不重视老者的话,于是便跪在老者的面前郑重的说道:“明心明白,今后我若修行有成,必定在秦先生危难之时救其性命,不为偿还因果,只为报今日之恩”老者听的明心这如同誓言般的回答,似是很高兴的说道:“好,你要谨记今日之言。你听仔细了。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老者一边说着一边向屋后走去,虽然声音渐小,但听在明心耳中却分外清晰。

  事情到此便以告一段落了,秦山解开了心结也就不再在意秦雪生是否能够修炼内力的问题了。不过秦雪生却郁闷了,因为父亲给自己制定的训练量足足翻了一倍有余,对于古武的训练量更是翻了N倍不止。用秦山的话说就是:“你不是有志气么?你不是说,不修炼内力也能武艺大成么?那就付出行动,要是只说不做,那就不是我秦山的儿子”无奈,秦雪生也只能“逆来顺受”了。

  身在虚拟仓中的秦雪生一边感受着那种身在万丈绝峰之上白雪飘落,自然轮转的感觉,一边回忆着自己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时间也在秦雪生的这种似是回忆,似是感悟,似是思考的感觉中飞快的流逝着。

  叮……训练时间,是否切换场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