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爱(余笙陆霏霏) 盲爱余笙陆霏霏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盲爱(余笙陆霏霏)小说简介

《盲爱(余笙陆霏霏)》是作者天子戏言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盲爱》小说内容新颖独特,文笔逐渐成熟,很值得一看,这里提供更多盲爱余笙陆霏霏小说。盲爱小说精彩的节选:还没等黄毛的人反应时回来,疯牛了抢先放翻黄毛。...

盲爱(余笙陆霏霏)小说-盲爱余笙陆霏霏全文阅读

《盲爱》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这里提供盲爱余笙陆霏霏小说。盲爱小说精彩节选:还没等黄毛的人反应过来,疯牛已经率先撂倒黄毛。

看见白姐受辱,我五脏六腑都要气炸了!后槽牙咬得“格格”响,眼里更是迸发出无法遏制的怒火,像一头被激怒的雄狮,发出阵阵低吼咆哮。我拼尽浑身解数,想要把黄毛的注意力从白姐身上转移到我身上,恨不得用自己的命换她不再受辱。一次次拼尽全力冲过去,一次次被打倒,直到牙齿脱落,浑身是血,丝毫没有要放弃的意思。白姐见状,眼中升起更多的心疼。她趁着黄毛一时大意,猛地抬起膝盖,朝着他要命的子孙根踢了过去!这一下,让黄毛原本膨起的小帐篷迅速萎靡不振。他捂着受伤的地方,像弹簧一样跳来跳去。“臭**!和我玩阴的?咱们就看看谁玩得更狠!老子今天要不艹翻你,就不叫宋天赐!你们给我看好那个小畜生,别让他坏我的好事!”黄毛话一出口,白姐苍白的脸上再次浮现出绝望的神色,她心灰意冷地看了我一眼,嘴角泛起一丝苦涩的笑意,那是濒死之人才会有的悲呛笑容。“宋天赐,求求你,放过白姐!你打我骂我都行!求你别欺负她……”眼中含着的热泪,是对这该死现实最无力的反击!我恨自己的无能,恨自己没办法救出白姐,更恨这些欺负白姐的人!黄毛眯缝着眼睛,视线迅速从我身上扫过,用力揪住白姐的头发,厉声质问我:“你喜欢这小娘们?说实话,我也许会放她一马!”明知道黄毛的话,和他的人一样不可信,我还是抱着极其渺茫的希望,沉默着点头。空气中陡然爆发出一阵哄笑声,黄毛和他的手下们,仿佛听到了这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笑得直不起腰。“连瞎子都知道喜欢美女,你们说,我能放过这娘们吗?”黄毛捏着白姐的脸蛋,伸长**舔了下去。呸!白姐狠狠啐了他一口,极力避开。“可惜了。”黄毛一脸惋惜地摇着头,捏着白姐的下颚,笑嘻嘻地说:“瞎子对你这么深情,你却要被我压在身下……不过没关系,我大方些,让他在旁边听听动静,感受一下,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别的男人艹翻的滋味!”“你敢碰我,我就咬舌自尽,死在你面前!”白姐冰冷的语调中没有一丝感情色彩,她的威胁对黄毛来说毫无用处。“你敢死,我就敢叫瞎子陪葬!在冰城,敢威胁我宋天赐的人,还没出生!”黄毛像是逮到老鼠的野猫,并不急着吃下,反倒很享受这个折磨人的过程。他一点点撕开白姐的外衣,让她白皙的皮肤一寸寸暴露在众人面前。口水吞咽声混合着刺耳的尖叫声,像刀子一样割在我心上。胸口剧烈起伏着,整个人像是快要爆炸了一样。双手死死握成拳头,再次挣扎着爬起来,想要冲过去救白姐。一而再的努力,只换来更无情的拳脚相加。我不顾身体的疼痛,瞅准机会,捡起地上的菜刀,对着空气胡乱挥舞。“滚开!都滚开啊!”行走在疯狂边缘的瞎子,犹如陷阱中的困兽,可怕得让人窒息。黄毛的手下被我喝退,没人敢再靠近我。手起刀落的一刻,毫无防备的黄毛被我砍伤手臂,鲜血汩汩而出,黄毛的惨叫应声而起。“给我弄死他!”黄毛的咆哮响彻耳畔,他的手下再次把我包围。红毛首当其冲,一脚踢飞我手中的菜刀,紧随其来的一脚,把我踹趴在地上。雨点般的拳脚又一次砸了过来,我无力反抗,挣扎着护住要害,眼睛直直地望向白姐所在的方向。黄毛被砍伤手臂,再也没精力去欺负白姐,他现在一心想把我弄死解恨!我用自己这条命,成功替白姐拖延了时间!如果说,此时的我,还有什么幻想的话,那就是盼着疯牛早点回来,尽早把母亲送去医院抢救。只有疯牛,才能从真正意义上帮白姐脱身。如果周围邻居能早点发现并报警的话,便是上天对我最后的眷顾。眼睛肿得睁不开,身体痛得不属于自己。我倒在地上,像条死狗一样承受着黄毛手下的拳打脚踢。渐渐的,连护住要害的力气都耗光了。“余笙!你就是个大傻瓜!”白姐带着哭腔的骂声透过人群,钻到我耳朵里,羽毛一般,轻飘飘的。我扯着嘴角,拼命朝着她笑。多想握着她的手,好生安慰她:“我没事,好着呢!”可我实在没力气了。眼前不断闪过和白姐相识后的点点滴滴,这个傻女人,怎么会这么好?好到让我觉得,哪怕为她死,也心甘情愿呢!“行了!给我留口气儿。”黄毛一声令下,围在我身旁的手下们纷纷后撤。“敢砍我?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你惹不起你的人!”黄毛拎着菜刀,缓缓走过来,对着我胳膊比比划划,似乎在寻找我砍伤他的那个位置。“不要!”白姐泣不成声,颤抖着声音哀求黄毛放过我。黄毛一抹鼻子,笑嘻嘻地说:“美人儿,你求我?是不是得拿出点诚意啊?要是你有本事把我伺候得舒舒服服,我也许会考虑放过你的瞎子情郎!”“别……别信……”我大口喘息着,口中不断涌出血沫。勉强说出这几个字后,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我……答……应你……”白姐的声音里饱含着不甘与屈辱,她低下头,颤抖着声音说:“小哥哥,我们去屋里弄,好不好?”“不好!我就喜欢在外面,天高地阔,人又多。你先叫两声,给我听听。”黄毛的鞋底踩在我脸上,用力地拧着,像要把我踩进泥土里。白姐泪如雨下,大颗大颗的眼泪从她脸上滚落,啪嗒啪嗒落进泥土里。“瞎子还没死,你哭什么丧?怎么?不愿意?”黄毛不耐烦地催促道,“再给你一分钟,赶紧给我叫!要浪要骚,叫的不好,瞎子的命,可就没了!”白姐深吸一口气,忍住眼泪,敛住哭声,闭着眼睛:“啊……哦……呒……嗯……”黄毛的呼吸明显变得急促,那些看热闹的手下们,甚至急不可耐地搔弄起裤裆。一群人兽心大发,恨不得立刻扑过去,把白姐压在身下。我的心像沉入万丈深渊,一阵又一阵绞痛接踵袭来。这个傻女人啊!她都这样了,那些如狼似虎的男人,怎么可能放过她?用自己的清白换我一条贱命,值得吗?白姐又一次被黄毛压在身下,这次她没有挣扎,像具尸体一般,任由黄毛摆弄。就在黄毛拉下裤链的一刻,门外突然传来疯牛兴高采烈的呼喊声。“小余儿,我回来啦!是不是开饭啦?”疯牛走进院子,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母亲,又扫了一眼被人打得不成人形的我,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二话不说,挥起拳头冲向黄毛。“我艹你血妈!敢动我兄弟,老子和你拼了!”疯牛出手,从来不需要武器,他应用得最炉火纯青的武器,就是他那双拳头,还有那副钢筋铁骨。还没等黄毛的人反应过来,疯牛已经率先撂倒黄毛。我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甚至觉得,就是现在挂了,也能彻底安心。刚松了一口气,疯牛就被红毛一棍子撂倒,捂着脑袋半天没站起来。黄毛瘫在地上,龇牙咧嘴地叫嚣着:“给我打!往死里打!打死了我扛着!”红毛等人蜂涌向疯牛,拳头如雨点一般砸下去。疯牛一脚踹飞红毛,捡起刚刚用来打他的棍子,揪住红毛,可他一个人打。直打得红毛脸上身上都是血,丝毫没有要停手的意思。其他人由最初的进攻,迅速改为防守,死命从疯牛手里抢出红毛,扶着黄毛,一行人屁滚尿流地逃了。重获自由的白姐,第一时间冲过来,把我死死搂在怀里,喃声道:“余笙,没事了!我们没事了!你一定不要有事!”我心满意足地笑着,只是没有力气再讲话。现在,我和白姐的全部希望都寄托在疯牛身上,只有他能救疯牛追了几步,便没再去追,掉头背起母亲搀起我,把我们母子送上车。白姐抚着我的脸颊,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滴滴答答地落在我脸上。“余笙……拜托你,睁开眼睛,看我一眼,让我知道你没事……”我用尽全部力气撑起眼皮,扯着嘴角,朝她笑了笑。白姐抹着眼泪,哭了笑,笑了又哭。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