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爱(余笙陆霏霏) 盲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盲爱(余笙陆霏霏)小说简介

《盲爱(余笙陆霏霏)》是作者天子戏言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余笙陆霏霏小说《盲爱》,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独特,我的推荐深度阅读,这里提供更多盲爱余笙陆霏霏小说深度阅读。盲爱小说精彩的节选:接着,我俩就像逃难的难民像,拎着大包小包上了楼。她就要拎东西,就要照料我脚下,忙得不亦乐乎。...

盲爱(余笙陆霏霏)小说-盲爱全文阅读

余笙陆霏霏小说《盲爱》,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这里提供盲爱余笙陆霏霏小说阅读。盲爱小说精彩节选:然后,我俩就像逃荒的难民一样,拎着大包小包上了楼。她又要拎东西,又要照顾我脚下,忙得不亦乐乎。

白姐听说我要和她提条件,当即就有些不乐意。嘴上虽然没说,脸上写得一清二楚。换个角度想想,确实是我有点过份了。她好心收留我,我推三阻四不说,还敢提条件,这得多没自知之明的人才能搬出来的事?但是,这个条件我必须提。“姐,田强哥不会同意我搬进你家住,他是你未婚夫,有权利干涉这事。换做我是他,也不会放心一个大男人住进自己自己未婚妻家里。”“他都不让我管他,凭什么跑来管我?我让你住你就住,管他做什么?房子是我的,家是我的,和他没关系!”“可我不想你俩为了我的事不愉快!”“你说这些话,已经让我很不高兴了!姐又不是傻子,做事之前也会考虑、权衡利弊,你以为你说的这些我没想过吗?我都想过!可我还是执意要你过来住,你有想过为什么吗?”“因为……因为我穷!你可怜我!”“你混蛋!”白姐猛地踩下刹车,粉拳用力砸在方向盘上,连看都不愿多看我一眼,开口撵我:“下车,爱去哪儿去哪儿!”她气得浑身颤抖,嘴唇泛白,指甲一直抠着方向盘上的布套。我摸索着想要开车门下车,她竟然把窗锁按了下去。“你把门打开。”“我不!有本事你砸窗户出去!”“你别不讲理!”“我就是不讲理,怎么了?你说我可怜你?我凭什么可怜你?你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长得又不差,哪里需要人可怜了?我才没那么圣母,见谁都想着去可怜一番!”我别过脑子,两手死死攥紧拳头,心里直泛酸。她对我的好,我都清楚都明白,可就不想这么白白伸手去接受。她是女人,应该是我照顾她才是啊!可我穷,没本事,不但帮不了她,还要去麻烦她,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啊!车里静极了。尽管白姐一再忍着,不让我发现她在哭,可我还是全看见了。心头像被人插了一把刀子,越扎越深,痛得我无法呼吸。我没想惹她哭,只想和她平心静气地把事情说清楚,谁知道说着说着又翻了脸。沉默片刻,她再度开口道:“刚毕业那会儿,霏霏和我一起住,她会做饭,我爱吃饭,我俩的日子过得特别开心。后来,她和你一样,说不想做电灯泡,死活都要搬出去。她这一走,我快孤单死了……这次叫你过去住,就想有个伴儿……我哪有你想得那么无私!”听她这么一说,我态度立刻软了下来,向她赔礼道歉,检讨自己:“对不起!我不该那么敏感自卑,我错了。”白姐深吸一口气,戳着我脑袋说:“你呀!这小脑袋瓜子就爱胡思乱想!我拿你当弟弟,叫你过去住怎么了?不用去管别人怎么想,咱们自己问心无愧就好了!”我点点头,“嗯”了一声,继续说:“不过,我有一个条件。”白姐气得柳眉倒竖,挥起小拳头,狠狠怼了我一下,瞪着眼睛问我:“你要气死我啊!我叫你过去住,你还和我提条件?太欺负人了!”我强忍着笑,继续说道:“反正你不答应,我就去睡街道。”“好!好!你……你说!”“我要付房租!”“不行!当初说好了的,你教我按摩,我免你房租,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那好吧!伙食费我出!”“好!你出就你出!”白姐抿着嘴,再次发动车子,一边开车一边哼着歌。看得出来,她特别高兴,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抛开别的不说,我其实也挺想和她住一块,尽自己能力照顾她。她这人表面大大咧咧,看着什么都不在乎,其实和我一样,特别敏感脆弱。还有,她虽然没说,但我知道,她胃不太口,一起吃饭的时候,见她吃过胃药。而我,眼下能为她做的,就只有做饭这种小事。只要她能开心,我就跟着开心。至于别的,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和她一起同住,我心里还是挺没底的。稍有一点儿不慎,装瞎的事就会败露,后果简直不敢想象!从我租住的地方,到白姐的公寓,大概十几分钟的路程。车子进了小区,在停车场停好,一边抱怨我不该什么都拿,一边帮忙从车里往下卸东西。然后,我俩就像逃荒的难民一样,拎着大包小包上了楼。她又要拎东西,又要照顾我脚下,忙得不亦乐乎。“我自己能行,你不用管我。”“姐不管你谁管你?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亲弟弟,走哪儿我都护着你。”“这里我来过一次,早就摸熟了地方,你不管我,我一样能行。”“少逞能!我才不信!”“你别不信啊!从停车场到大门,一共728步,之后是小区楼门,再右拐15步,左转三步半,就是电梯入口。从电梯出来,左转17步,再诱拐半步,就是家门!”“真的假的?我不信!”白姐捂着嘴巴,一脸震惊。片刻后,她决定亲自实践一下。她就是这样的性格,像小孩子似的,什么事情都要自己亲自试一试,才会服软。她一本正经地查着脚下的步数,生怕数错了。我强忍着笑,跟在她身后,眼睛一刻也没从她身上离开。这个傻女人,简直可爱死了。五分钟后,到了家门口,白姐掐着腰,理直气壮地说:“大骗子!你撒谎!我数了,和你说的不一样!我无奈地摇摇头,回应道:“你步子小,我步子大,当然不一样!”白姐低头,先看了看自己的腿,又看了看我的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你腿比我长,步子应该比我大。哎呀!姐真是笨死了!”和白姐在一起,她不像我姐,倒像是我的小妹妹,傻里傻气,看让既好气又好笑。我刚认识她时,她还是高冷白富美的形象,哪像现在,就是个小傻子!进了房间,白姐把我领进她的卧室,说这里离着卫生间比较近,方便我晚上起夜,坚持让我住这里。。我不想占她的房间,连忙说自己喜欢右手边那间客房,住着不会转向。白姐没继续和我争,手忙脚乱地帮我把东西扔进卧室,立刻瘫在沙发上啃起苹果,一边吃一边模仿着宫里那些妃嫔娘娘,翘着兰花指,故意拿腔作调地说:“小余儿,过来给哀家舒舒筋骨!”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