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城回忆录之龙山劫 第二章 地下第四层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龙城回忆录之龙山劫小说简介

《龙城回忆录之龙山劫》是作者六雅斋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里墙有个投影幕。  和地上窑洞相同的是,它里面有几根水泥柱子撑着,别看仅有五十平米,可在地下这种全土结构,这个面积了是很大了。展厅周围有几个带门的小窑洞,具体干什么用的,我也不太很清楚。  拍卖会会上午五点才就,我是被本行一个老骨提早约来“你也不打个招呼。”。...

龙城回忆录之龙山劫小说-第二章 地下第四层全文阅读

  “一见你进庙门,我就跟上你了。”刀把儿一阵坏笑。

  “你也不打个招呼。”

  “打过招呼,还有什么玩儿的?不过老三,这么多年你这功夫也没长进。”

  “我就是有长进,那也得看落在谁手里。你这两下子,我这辈子估计是没戏了!你这可是童子功。”

  “那倒是!”刀把儿嘴角开花了。

  他就喜欢别人夸他功夫好。

  正说着,就来到了展厅。所谓展厅,也就是一个地下大窑洞,不规则,也就六十平米左右,摆着几张桌椅,顶里墙有个投影幕。

  和地上窑洞不同的是,它里面有几根水泥柱子撑着,别看只有六十平米,可在地下这种全土结构,这个面积已经是很大了。展厅四周有几个带门的小窑洞,具体干什么用的,我也不太清楚。

  拍卖会下午五点才开始,我是被本行一个老骨提前约来的,说有要事商量。

  此刻展厅还没有人,灯光也非常昏暗,就像一个大墓。

  一个小兄弟把我和刀把儿带到了一个小窑洞里,说老骨让在这里等着。

  这个小洞和外面的展厅不同,高度差不多,但面积也就十来平米的样子。屋门是木头的,关上的时候还有“吱扭”的声音。正对着屋门的墙上横挂着一把汉剑,在这幽暗的窑洞里显得格外严肃。简单的一套桌椅,上面摆着一套茶具。这种地方还有心情喝茶,这道行可真不一般。

  正和刀把儿随便唠着,展厅里有一些动静,看看表是四点,时间也不早了。

  “要不咱别坐着了,出去看看。”刀把儿说,

  “还是等等吧,在这儿最好是听话点儿。”

  “告你老三,我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别人让我听话,让我听话的时候准没好事!我出去看看。”说完刀把儿就起身往外走。

  就在他把门拉开的一瞬间,只听“砰、砰”的两声,剧烈的摇晃从地下传来。

  接着,灯灭了。

  “快过来拉我,我被土埋了。”刀把儿的尖嗓门此时格外的刺耳。

  “怎么了这是?”刀把儿被我拉着从土里爬了出来,大声问。

  被土埋了还很镇定,我虽然看不清楚,但能想到他已经是个兵马俑了。

  紧接着他就开骂了。等他骂完了,我问,现在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刚才肯定是有地方爆炸了,而且看情况,展厅给塌了。说明这炸弹的威力不小。现在的问题是,咱怎么出去。”刀把儿有点急了,还补了一句“这儿可是没氧!”

  他说的我都知道,我心里也急了,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爆炸损坏度有多大?我们距离地面有多深?有没有人来营救我们?就算有人营救,等他们挖开土的时候,看到的已经是两具憋死的尸首了。

  这些想法一闪而过,我冷静不了了。

  “凭你倒斗的经验,该怎么办?”我问,

  “只能挖!”刀把儿一边说着,已经在门口动手了。我也扑了过去。

  挖着挖着,我觉得不对了。虽然门口这土很松,但毕竟土方量太大了,如果整个展厅全塌了,那就是几百立方土!就凭我俩这四只手,即使缝隙里有空气,估计不憋死也得累死,何况,这土总得有个可以转移的地方啊,这里哪有空间容得下几百立方土?

  我俩又不是穿山甲!

  这时候刀把儿也不挖了,往那儿一坐。

  “咱们得冷静一下。刚才的爆炸应该是两次,而且在完全不同的地方。第一次应该是在咱们下面,第二次才应该是展厅方向。”我分析道,

  “接着说。”此时,只能听见他的声音。

  “为什么要炸展厅?难道就是为埋了咱俩?要那样的话,太小题大做了,完全不用这么麻烦。而且,老骨约我来商量事,这绝不是假的。所以,炸展厅的人肯定不是老骨的人,也就是说,这一定是个外人。”

  “第二,连续的两次爆炸,一个在第一层,一个在下面,至少说明,这是他最想破坏的两个地方。”

  “第三,老骨约我说事,却迟迟不来,说明他和这次爆炸一定有关系。”

  “你能不能说点有用的?现在该怎么办?”刀把儿急了。

  “你别急,不管是谁,炸展厅的人一定是想毁了这个地方,应该包括这个小窑洞,他肯定想到了爆炸之后的效果是会堵死这里,所以咱往外挖肯定是没戏的。

  “往上挖,咱够不着,往左右挖,最好的可能就是进入别的窑洞,但弄不好就只是土层,这对咱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咱俩往下挖,进入第二层。”我分析完了,等刀把儿的回应。

  “那万一下面也只是土层呢?”刀把儿问,

  “应该不是,刚才爆炸的时候,地面上下颤动的很厉害,下面应该是空的!而且土层应该不会太厚。”

  “好,挖!”刀把儿立马动手了。

  我沿着墙摸过去,抽出了那把汉剑。

  一转身,看见了一个人拿着一把匕首使劲向下凿着,这突然的光线和这挥动着匕首的土人吓我一跳!

  “刚才把我砸蒙了,手电都忘了。”这尖嗓子一出现,我才反应过来是刀把儿。

  想想也对,倒斗的肯定手电不离手。我也加入了挖地的行列。这汉剑可真是锋利!一剑下去,就是一个坑。

  还真是如我所料,不一会儿,汉剑突然穿土而过,刺空了。

  开了个直径一尺多的洞,我俩毫不犹豫的下去了,这感觉就像进墓一样,不过此时可来不及算生门、死门,况且手里也没罗盘,根本辨不清东南西北。

  下面是二层的通道,刀把儿和我就凭着手电的光亮在里面找出口。两个人就像困兽一样,见到路口就进,结果,发现了一个令人绝望的事实,所有向上的出口,都被堵死了。难道,一层地道已经全部被毁了?

  如果真是这样,这次爆炸就不简单了。能做到这多路口同时爆破,绝不简单!

  我突然明白爆破声为什么是两声。

  这不是两次爆炸,而是一次,全部来自二层通向一层的入口,爆炸的目的就是为了炸毁所有的入口。

  我们听到来自展厅的第二次爆炸声,是第一次爆炸后的回声。展厅起了音箱的作用。

  也就是说,炸药早就安好了。

  也就是说,我们被困在这里,只是一个偶然。

  也许,那个放炸药的人,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不想让人跟出来,炸掉出口走了。

  可是,现在已经明确,二层根本没有人。所以,炸路口不是不让人出来。

  “他的目的是不想让人下来!那个人一定还在这里面。”刀把儿深沉的说出了这句话。

  “抓住这个人,才能出去。”我和刀把儿达成了共识。

  我俩屏着呼吸下到了第三层。第三层比上面两层低矮了许多,基本上都得猫着腰。

  现在不明对方情况,对方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组织?但在这样的通道里,一队人并不比一个人有什么优势。就这样冒然搜索,等于将自己置于明处,而对方则在暗处。

  谁在明处谁先死,这是常识一样的死亡规则。

  手电已经不能再开了,这样会暴露自己。支起耳朵侦查了半天,异常的安静。倒是上面好像有动静,显然是有人开始清理第一层了。这更加印证了我们的判断是正确的。

  “这里房间很多。”刀把儿压低声音说,

  “第三层主要是存放古的,而且都是老骨们收藏的宝贝,随便一件,都是国家特级文物。”我跟在刀把儿后面耳语,“进一个房间看一下情况。”

  手电筒快速的闪了一下,就这一下,我俩都蒙了。

  所有的古董柜都被打开了,但所有的古董都完好无损。连续进了几个房间都是如此,这样的情况大大超出我们的预想。

  古董柜岂是那么轻易能打开的?而且什么古董都不拿。

  “这只能有一个解释,”我低声说,“他们在找一个特定的东西。”

  半天没吭声的刀把儿突然小声说了一句:“好像没有通向第四层的路口!”

  这句话让我后背顿生凉意!

  是的,第一层通向第二层的路口随处可见,第二层通向第三层的路口也有好几处。可这第三层,已经摸着走了半天,却没有发现一处路口。难道这就是底层?可是行里人都知道,这个地下展厅有四层。难道我们错过了整整一层?

  如果这第三层就是底层,那么,就意味着我们和对方在同一层!

  “先找路口。”我知道,对自己判断力的怀疑,是最让人心底发虚的。我们必须先判定这到底是第几层。能找到向下的路口,就一切都得以肯定了。

  在更加漆黑的第三层,氧气明显稀薄多了,还透着阵阵的凉意。我俩屏着呼吸猫着腰,手摸着墙壁,尽量轻声地加紧了脚步。

  并不多久,向右转过一个弯,眼前顿时一亮!

  只见两个人手里拿着东西正对着我们!

  刀把儿条件反射,猛地向后一跳,直接撞在了我身上。我把手中的汉剑指向了那两个人。

  “妈的,是一面铜镜!”刀把儿骂了一句。

  他刚一骂完,我就知道完了!

  既然正对的是一面铜镜,说明光是从我们后面射过来的,那么——对方就在我们背后!

  那一刹那,我俩都怔住了。

  还是刀把儿艺高人胆大,他猛地向后一躺,顺势就把匕首甩向了后面,并立马转正了身子。

  空空荡荡。

  只在地面有一个井口,泛出了橘黄色的光。

  “你留在上面,我下去看看。”说完后,我顺着井边的梯子下去了。

  这是一个很小的房间,地上竖着一个手电,光就是它发出的。这显然是有人故意这么放的。我也没多想,右手提着剑,左手拾起了手电,突然闻到了一股奇怪的气味。

  有人在焚尸!

  我捂住鼻子走入了第四层通道。第四层很小,只有几个房间,其中一间还亮着灯,看来就要找到炸展厅的人了,心底不由的一阵兴奋。

  我轻轻的走过去,在门外蹲下来,侧着头往里看去。出乎意料的,这竟是一间囚室!

  中间放着几件刑具,墙上挂着镣铐,一个人正挂在上面。但已经是具被烧焦的尸体了,看来气味就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仔细一看,心头不由的一惊,这具尸体正是约我谈事的老骨——曹爷。

  曹爷死了!

  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曹爷可不是普通人,他的级别就相当于倒古界的厅级干部。

  曹爷死了,意味着什么?

  这也许就意味着在晋中南地界,倒古这一行得重新洗牌!

  这还意味着,在这个空无一人的展厅里,我和刀把儿是曹爷死亡的第一目击者!

  谁能给证明,不是我和刀把儿炸了展厅又谋财害命?

  曹爷的手下准把我俩五马分尸不可,除非——抓住真凶!

  “麻烦了,曹爷死了!”我一爬到井口就对刀把儿说。

  我看到黑暗中静坐的刀把儿突然瞪大了眼睛,不过并不是看着我,而是向我的后面望去。

  我扭头一看,在通道深处也有一个人盘腿坐着。

  “是不是铜镜?”我问,

  “不是,你照一下就知道了,他手里面拿着我的匕首。”

  刀把儿的镇静,让我感到如临大敌。手电光的尽头,一个中年男人正在冲我们冷笑。

  原来他一直在守株待兔。

  “必须弄住他。不然,曹爷的死债就得咱俩背着了。”我恢复了正常音量,为的是也让那个人听到。

  “不用了。他在我对面这么久,我都没有觉察到,而且他手里还拿着我投的匕首。他的身手,远在我之上。今天,咱俩也得留在这儿了。”

  “他要动手,应该不用等我出来吧。看来对面的应该是位朋友!”我故意说给对方听。

  “我是龙城老三,这是我兄弟刀把儿。敢问尊姓大名?”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