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城回忆录之龙山劫 第三章 石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龙城回忆录之龙山劫小说简介

《龙城回忆录之龙山劫》是作者六雅斋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对手的实力千里之外你之上,你被对手的气场所影响,也会被镇静。  他拿过了我手中的手电,从井口一跃而下。这可是一个房的高度!  我和刀把儿顺着梯子一直这样,紧跟而后。抬头一看他出门时后,向囚室的反方向走去,两边全是房间。在通道的顶头是几道门,再打开后,凉“你就是老三?”声音很干脆,“等你好久了。”。...

龙城回忆录之龙山劫小说-第三章 石头全文阅读

  对方把匕首在手里翻了几个跟头,缓缓站了起来。个头比我想象的要高很多,但在这地道里也直不起来,很瘦,一脸的冷峻,嘴角还泛着冷笑。

  “你就是老三?”声音很干脆,“等你好久了。”

  “你是哪位?”听他口气,我预感到情况并不是那么糟糕,至少,他对目前的情况比较有把握。这样,总比一上来就拼个你死我活要好。有时候就是这样,如果对手的实力远不如你,你会很从容;如果对手的实力和你势均力敌,你可能会紧张;如果对手的实力远在你之上,你被对手的气场所影响,也会被镇定。

  他拿过了我手中的手电,从井口一跃而下。这可是一个房的高度!

  我和刀把儿顺着梯子下去,紧随其后。只见他出门后,向囚室的反方向走去,两边全是房间。在通道的顶头是一道门,打开之后,凉风呼的一下就吹了过来,冻得我打了一个冷颤。电筒所到之处,我发现竟然是一个岩洞。难道我们在村子的后山下面?

  村子的后山属于中条山一脉,头起黄河尾入太行山,是山西的一条地龙,人杰地灵,风水殊胜,历史上英雄辈出。我在这里找到过不少大墓。

  这个岩洞并不开阔,有些岩石上有硝璜的痕迹,显然是用炸药炸开的,脚下的路全是小碎石,隔的脚生疼。

  三个人就这么沉默地在岩洞里走了一个多小时,五六公里的路程,随后就被一条地下河拦住了。河水静静地流淌,河面也就十几米的宽度,并不宽阔,说明不深。

  眼前这个人站在河边楞了半天,随后说:“咱们还得回去。”

  “你什么意思?说明白再走。”刀把儿发难了。

  “这儿应该有两条船,现在都不在了。没有船我们出不去。”

  “你怎么知道?”刀把儿的尖嗓子,在这个山洞的作用下好像浑厚了一些。

  那个人并没有回答,而是把匕首还给了刀把儿,然后说,往回走吧。

  “朋友,至少报个名字。”我问。

  “石头。”从他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感情。

  一个小时之后,我们又回到了地道。

  石头带着我和刀把儿进入了第四层的一个房间。我一眼就看出,这个房间其实是一个中转站,墙壁上都是门,应该是通向不同的地层和出口。

  石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地图铺在地上。这让我和刀把儿都非常震惊!

  他果然有展厅的地图。他居然有展厅的地图!

  他究竟是什么人?

  显然现在不是让他摊牌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先出去。要不等上面的人下来之后,我和刀把儿就会被自然推定为石头的同伙。我自知,以我的身份,曹爷的死债我俩是背不起的。

  虽然来过这个地道很多次,但一看这个地图,我才发现我对这个展厅的了解太少了。其通道之多,用错综复杂,眼花缭乱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石头选择了最近的一条通道,直接通向地面。出口是在进入这个村子的桥下面。

  我们沿着坑道开始走,有些地方只能爬着过去,旁边还有一些小方格子,想必是机关,可能是没电的缘故,并没有遇到什么机关暗器。

  走到出口处,从里面看是一块方形的木板。石头先把耳朵贴上去听。

  其实用不着这样贴着,就从外面传来了声音。

  “你说究竟是谁干的,这么大胆子。”

  “管他呢,反正逮住就知道了。”

  声音不太大,但显然不止一两个人。看来早有防备,又是守株待兔的!看来所有的出口都已经有人把守了。

  又重新查看地图,我指着其中的一个出口说,我走过这个通道,这个外面是一片树林,这个出口就在树的顶端,上面盖着一个大鸟巢。因为是在树林里,即使有人把守,我们也可以利用黑夜找机会下去。

  返回中转站后,我们沿着另一个通道走到了大树的下面。这个通道设计的非常巧妙,应该就是一条逃生通道,需要人手脚并用,撑着树的内壁上到树顶。石头先贴着树听了听,随后一跃,就撑架在了半中间,然后又听了听,外面没有动静,又是一跃。反复两三次,就到了树顶。

  当他支起鸟巢的一刹那,我真替他捏了一把汗。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心里已经把他当做了自己人。

  石头移开了鸟巢,站在旁边的树枝上,冲我俩摆手,叫我们上去。

  在树底仰望,我看到了六颗星星,本该松口气的我,心头突然一紧。

  我身在木中,木属震,头顶六星,六是坎,在八八六十四卦里,下震上坎,这是屯卦,震代表雷,坎代表雨,上面下雨,底下打雷,雷雨并作,环境险恶啊。《易经》曰,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这是凶卦。

  可迫于眼前情形,只有上面才是出路,而且石头就在上面,此时此刻,卦象再凶也得上,先出去再说。

  事实证明,卦象的显示准确无误。

  我们三个刚一落地,六七只手电筒就从不同的方向照向了我们。

  不知道对方手里有什么武器,我们不敢轻举妄动,于是举起了双手,靠在一起。

  他们逐渐缩小了包围圈,等走到三四米的时候,发现他们手里只是拿着一些农具,有镰刀,斧子,还有锄头,最有杀伤力的也只是几把菜刀,根本没有一件像样的家伙,都还不如我手中提着的汉剑。我和刀把儿顿时把举起的手放下了。

  刀把儿从我手中拿过汉剑,冲过去就是一剑,只见那个人手里的锄头立刻断成了两截,手里就剩下一根短棍儿了。

  见此情形,包围圈开始扩散,撤向了一个方向。随后有人喊了一嗓子,“他们在这儿!”

  “跑!”石头一声令下,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向着他们的反方向跑开了。

  只看到后面光线大亮,不停的有手电从四面八方射向我们,追赶之声从不同的方向出现,偶尔夹杂着枪声。

  看来阻截我们人并不都是些村民,人家是有枪的,只是没把这棵树当成蹲守重点,让我们给钻了空子。

  以我和刀把儿的行当,跑是基本功,岂非常人可比。可是石头跑的比我俩还快,不一会儿就把我俩甩下了一截。幸亏这是在树林里,又是黑夜,渐渐的枪声没有了,追赶声也听不到了。我和刀把儿扶着树大口大口的喘气。石头折了回来。

  “朋友,你走你的阳关道,我们走自己的独木桥。曹爷的事我们自己解决。咱就此告别吧。”我对石头说。

  “老三,想请你帮个忙。”石头的呼吸比我平静多了。

  我看了他一眼,并未搭话。

  石头接着说:“他们正在追杀咱们,你俩进去的时候许多人都看见了,曹爷的事你们是脱不了干系的。你们知道,在这行里,谋财害命,见利犯义,是最大的忌讳。就算你家老大也未必能保全你。”

  “究竟是不是你干的?”刀把儿问道。

  “炸药是我放的,但人不是我杀的。”

  “你把古董柜都打开,但什么都不拿。为什么?”

  “我在找一样东西。”

  “找什么东西?”

  石头吁了口气说,这里的事情太复杂了,你俩先跟我走,换个地方再说。

  我和刀把儿对视了一下,虽然这是黑夜,但凭我和他多年的交往,彼此也清楚,这就叫上了贼船,目前也只能先跟这个人走了。

  我对这里比较熟悉,凭方向,我知道他是要往北边的一个县城走了。一路无话,等进到县城里,天已经放亮。

  在一个毫不起眼的招待所门外,停着一辆黑色的吉普车。石头让我和刀把儿坐在了后排,他自己坐在了副驾驶位置。司机是一个穿着一身迷彩的小伙子,看不清正面,但凭这个人的驾驶水平来看,相当不赖。经过了这一夜的折腾,随着车的晃动,我和刀把儿都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经到了中午。司机不见了,石头正在翻阅资料。我叫醒了刀把儿。

  这是在什么地方?看太阳已经是中午了,这五六个小时的车程,完全可能离开晋南五六百公里了。我们跟石头下了车。

  四面一看,到处都是穿着迷彩的军人。这是一个军区!我快速翻阅着大脑中的记忆,可这个军区跟记忆怎么也对不上号。

  午餐过后,我们被安排到一个房间休息。

  “看来这次不是那么简单,军方都出手了,难道是发现了什么大墓?”刀把儿说,

  “有可能,让我先找生门,然后由你探路。咱俩的作用也只能这样。”

  “但我们可以选择不合作。”

  “如果不合作,就凭咱俩以前干过的事,后半辈子能把牢底坐穿。而且外面可能并不太平,曹爷的手下肯定正在找咱俩。和军方在一起反倒更安全。”

  “和军方在一起,以后怎么和兄弟们解释?”刀把儿有点急了。

  “咱们现在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看看情况再说吧,估计也由不得咱们。我占一卦看看。”

  今天是x年,x月,x日,上卦是兑,现在是13点,下卦是艮,上兑下艮,《易经》说,。这个卦有意思,看来咱俩的情况还不错。

  我俩正说着,石头进来了。

  “咱们赶紧走吧。”石头总是一本正经,和很不正经的刀把儿截然相反。

  这次上了一辆军用移动房车,里面有许多电子设备,还有一些轻武器和食品。

  驾驶室里有五名士兵,我们三个坐在后面。

  我知道,关键时刻来了。

  “情况是这样的,你们现在正在某军某师特战队的野战车上。在上个月的上旬,也就是七月初,有渔民和水文站陆续报告,长江和黄河中都出现了体积较大的不明水生物。经生物学家确认,这是地球上早已灭绝的史前生物。生物学界对此事高度重视,因为这直接涉及到两河生态安全,所以上报了国家安全部门。

  “后经查证,这种生物来源于三江源头。于是,国家地质部门派人与几位生物学家一起前往考察事件的原因。这个过程,由我们特战队全程参与并负责保护工作。

  “到了,,之后,我们发现,事情远非我们设想的那么简单,原以为,是由于温室效应,冰川融化过快,将冰川中的史前生物释放了出来。事实却是源头的温度并没有显著增高,但冰川却在以超自然的融化速度融化着。而且这些史前生物也并不是由冰川中释放的。它们全部出自于一个沸腾的水池。这个水池正在从内部给冰川加温,加速了冰川的融化。而且这个水池随着冰川的融化儿正在不断的扩大着自己的面积。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经地质学家计算,以现在的速度融化下去,在八月中旬将融化完百分之三十的冰川。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听完石头的讲诉,尽管现在是三伏天气,可我全身都是冷汗!我扭头看了一下刀把儿,他面色很难看,汗水顺着下巴直流。

  三江源头,在一个月内将融化百分之三十的冰川!这意味着什么?

  正常情况下,每年的冰川融化量是不会发生洪灾的,现在,一个月内将融掉百分之三十!这不需要任何地理常识就可以判断,一个月后,三江中下游的大部分陆地将成为一片汪洋!

  “生物学家的进一步研究发现,这些远古生物的出现并不是偶然的,它们是这次灾难的罪魁祸首。它们体内含有有惊人的热量,而且繁殖的非常迅速。初步推断,水池的热量就是来自于它们。于是我们试图去消灭它们。

  “结果是,这些生物根本无法消灭,因为它们只是一种能量形式,除非动用核武器,否则以现有技术,我们无能为力。”

  “什么叫能量形式?它们是什么样的?”刀把儿问。

  “看完录像你们就明白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