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春 第二章 怒冲冲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锦衣春小说简介

《锦衣春》是作者江心一羽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这一声喝又尖又利,颇具声震云霄之势,一派登门寻仇不死不息的气派非凡,吓得落英手一抖,刺绣针登时扎进了头皮子里,不由得疼得咝一声,眼见得得几道翠绿的身影冲了进去,忙一把扯下头发里的细针,站起身见状道,“二小姐,您……您怎么这时候回去了?”二小姐韩纭生得韩纭恶狠狠瞪着韩绮道,。...

锦衣春小说-第二章 怒冲冲全文阅读

这一声喝又尖又利,颇有声震云霄之势,一派上门寻仇不死不休的气派,吓得落英手一抖,绣花针立时扎进了头皮子里,不由疼得咝一声,眼见得一道翠绿的身影冲了进来,忙一把扯下头发里的细针,起身上前道,

“二小姐,您……您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二小姐韩纭生得高佻,眉细鼻高,脸形瘦长,此时的韩纭双颊红的异样,双眉倒竖,杏眼圆睁,提着裙子冲进来一把掀开挡路的落英,进到屋子里怒叱道,

“韩老三,你个卑鄙小人!”

韩绮听得外头一声喝,便心知这是事儿来,却是稳稳坐在桌前,手摇着团扇,轻言细语问道,

“二姐姐,这是骂谁呢?”

韩纭见她装傻不由更是气冲斗牛,上前一步手指头差点儿戳到她鼻头上,

“是你!就是你……韩老三,你这个卑鄙小人,背地里告我的黑状!”

说着叉着腰在她向身前打着转儿,鼻子里咻咻喷气,似那被激怒的老牛一般,只差向后蹬蹄子,以头撞人了!

“韩老三啊韩老三,平日里瞧着你老实巴交,伏小做低的,我还当你是个没心计的,没想到竟会背地里,对我使这一手!你说……我哪儿对不住你了!你要这样害我?”

韩绮手中的团扇一停,刚要作势应话,床上的老五韩缦却是被惊醒了,一骨碌翻身坐起来,见着这屋子里剑拔弩张的形势,吓得立时放开嗓子大哭了起来,

“哇哇哇……”

落英见状忙过去抱了她,

“五小姐别哭!别哭!”

韩绮皱了皱眉,

“落英,把老五送到姨娘那里去,就说是醒了要找姨娘!”

“是!”

落英一脸担心的抱着五小姐出去了,只留下韩绮与韩纭在屋子里。

韩纭恶狠狠瞪着韩绮道,

“你说,是不是你将我书里的信给母亲看的?”

韩绮仍是气定神闲,摇着扇子问道,

“二姐姐说的是什么信?”

“就是……屈家四郎写给我的……信!”

“屈家四郎?”

韩绮眉头一挑,

“……原来那写信的人是一位姓屈的男子!”

眉头再皱,

“即是外男的书信,姐姐如何能留下,难道是同他私下往来?”

韩纭咬唇,气势立减了三分,她自然知晓这事儿是做不得的,不过要管也轮不到她韩老三来管呀,当下怒道,

“我与他书信来往,与你有何干系,要你来告黑状!”

韩绮应道,

“书信是我无意之中发现,又……恰好母亲在场……”

说着抬头看她,

“二姐姐这时节应在书院里,大晌午的回来……想来是母亲召唤?”

韩纭气得耳根子通红,气哼哼道,

“母亲叫不叫我与你也没干系,你这个告密贼!”

韩绮不语,此事能被嫡母知晓的确是她暗中动了手脚,韩纭要指责她,她也只能低头默认。

韩绮大病初愈,不耐多动,只能静坐读书,每日嫡母都会到后院来探望她。

今日过来之时,她便假作不经意间将书翻开,里头的一页信纸立时散落于地,王氏先是不疑只指着地上笑道,

“三姐儿写得甚么?”

韩绮伏身捡起随口应道,

“回母亲,这书是女儿在二姐姐枕边寻到的,这信也是二姐姐的!”

说着拿起来一看,却是面色一变,急忙忙要重新塞回书里去,

“原来……是……是二姐姐练得字儿!”

王氏见她神情不对,立时起疑沉声道,

“拿来!”

韩绮还欲遮挡,被王氏一把抢过,展开一看立时大怒!

王氏虽说性子宽厚对子女向来温和,但她同丈夫一般,都是极重礼法之人,最容不得女儿们有丝毫行差踏错之处,今日里见得这一页纸上,满满都是笔力峻逸的好字,一看就不是二女儿所写,再看内容,这前头倒还好,只是说些诗词歌赋一类,但到了结尾时,却有一句,

“红豆有思人有意,望卿不负殷殷情,盼复!”

下头还有一个落款乃是“远亭”二字!

这……这分明就是一个男人的书信!

王氏见了,立时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儿双眼发黑昏将过去,看了看一旁一脸“忐忑”的庶女,只得强压下胸口欲喷的老血,暗自咬着牙对韩绮道,

“此事你万万不可声张,交由母亲来处置就是!”

韩绮状做惶然,低头应道,

“此事正是要母亲拿主意,女儿决不会多说半个字!”

王氏气冲冲拿了书信出去,不多时就派了老仆去接还在书院里进学的二女儿回来,韩纭不明所以,回到家中见得那桌面上摆放的一封书信,立时一张脸变做煞白,王氏端坐上方面沉似水,见二女儿呆立在当堂,黑着一脸问道,

“孽障!你说……这书信是你与何人所写?”

韩纭有心扯谎,只她自幼家教甚严,还未做过当着父母的面撒谎之事,一时支吾不能言,王氏总归比女儿多吃了二十年的饭,那里还看不出来自己女儿的蹊跷,当下一拍桌面,

“砰!”

“孽障!还不老实招来!”

韩纭被吓得身子哆嗦,只得低声应道,

“是……是……是与那屈家……屈祥麟来往的书信!”

王氏一听大怒,

“屈祥麟是甚么混账东西?为何要与你通信!”

说着拿手一指,

“孽障给我跪下!”

韩纭见母亲脸色黑如锅底,心知此事不能善了,也不敢声辩扑通一声跪在当场,当下就被王氏劈头一巴掌打在脸上,骂道,

“父母送你去书院不是让你与人私相授受,暗通款曲的,你女儿家的闺誉还要不要了?”

韩纭忙辩解道,

“母亲,女儿与那屈家四郎乃是志趣相投,书信之间谈些诗词及各处见闻罢了……”

复而又觉母亲骂那句“混账东西”侮辱了心上人,当下壮着胆子为屈祥麟辩解道,

“母亲……那……那屈祥麟乃是书院里有名的才子,满腹的诗书文采,又是刑部员外郎之子……”

她不为那屈祥麟说话还好,如此这般一讲,更将王氏气个倒仰,任那屈祥麟是天上的谪仙人,在她眼里就是个不遵礼教,仗着肚子里有点学问,背后有点子靠山就任意妄为的伪君子!

王氏听得女儿狡辩气得身子乱抖,又一个巴掌呼过去,

“屈家四郎!你倒叫得好!承圣书院枉为圣贤之地,教出来的学生竟是如此不知廉耻吗!”

王氏气极了,连女儿就读的书院也迁怒上了!

韩纭听在耳中却是不服,暗下嘀咕,

“承圣书院乃是京师中有名的书院,女学出众,男学即更加有名,以屈家的门第,屈祥麟的才华,能与自己两情相得,也不知慕煞了书院中多少女儿家!”

韩纭心中虽觉屈祥麟千好万好,但此事她确是做得不对,自然不敢忤逆母亲,只是梗着脖子生受了两巴掌,却听得头顶上王氏冷怒的声音传来,

“从今日起你不许再去书院,给我在家闭门思过!”

“那怎么行!我……”

韩纭如何肯就此不去书院,不去书院她还如何同屈郎见面,抬头刚想再争,见母亲眼角已是气得不断抽搐,那手掌高高举起再有多一言,说不得又是一巴掌,知母亲是气狠了,她性子再直也知不能吃这眼前亏,当下只得低头应道,

“是!女儿知道了!”

韩纭不敢违背王氏,低头进了后院,一路走一路想……

闺房中的书籍几个姐妹都是互相传阅的,只怪自己昨夜里看过信后实在太困,便将信夹在了一本《大庆律》里,本想着如此枯燥乏味的大部头,姐妹们必是不会翻看的,结果谁知偏偏让母亲知晓了!

今日自己是和大姐韩绣一同去的书院,两人共用的丫头芳草也跟着出去了,家里只有韩绮和韩缦在家里,韩缦还小便是要翻书也必是有画儿的书,只有韩绮那书呆子甚么书都看,必是她翻出来的!

想到这处韩纭大呼倒霉,便恨起韩绮来,心中暗骂,

“韩老三真正是可恶之极,那书里的信她看了也就看了,怎得还要去报给母亲,竟敢出卖我!”

王氏让她回闺房反省,她回到后院却是气冲冲来寻韩绮的晦气,只见着韩绮端坐那处,身子不动不摇,一派气定神闲的样儿,不由的心头火更盛,大怒骂道,

“我的事儿与你何干,要你来管!”

韩绮见她气急败坏的样子,神色不变只垂眸应道,

“二姐姐此事本就做得不对,如何还不许人讲?”

韩纭伸手扯了她书桌上墨迹未干的宣纸就向她扔去,

“小人!”

当面不讲背后告密!

韩绮任她将自己书桌上的东西扫到地上,却是神色平静,不发一言,她越是如此韩纭越是愤怒,正待还要大闹,却听得外头王氏沉声道,

“老二,你待要怎样?自己做错了事还要拿妹妹出气,你即不想在闺房里呆着,就给我到祠堂里跪着!”

韩家虽小,但还是挤上一间耳房给祖宗们设了牌位,只那耳房实在矮小憋屈,又正值盛夏季节,若是韩纭进去,只怕要不了半日便要被闷得昏过去。

平日里王氏对女儿多有宠爱轻易不会责罚,今日是铁了心要二女儿受教训,见她不动让下又厉声喝道,

“怎得……我的话,你是不听了么?”

韩纭没想到拿韩绮出气,竟会使自己罪加一等,不由眼圈一红,含恨带怒的狠狠瞪了韩绮一眼,“哇”的一声哭出了声,掩面跺脚冲了出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