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锦衣 第001章 命案(1)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侯门锦衣小说简介

《侯门锦衣》是作者庄唯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楔子四更的梆子刚敲过,眼前便略去几道黑影。云芷一扣蓑帽,从飞凤楼的窗子跃起而出冲出瓢泼大雨中,紧追不舍黑衣人而去。一起中执行任务的冯魁还没反应时回来,两人了一追一赶走过了两条空空荡荡的街。云芷的轻功极好,别说在她们六扇门,即使在锦衣卫中能与其匹云芷一扣蓑帽,从飞凤楼的窗子飞身而出冲进瓢泼大雨中,紧追黑衣人而去。。...

侯门锦衣小说-第001章 命案(1)全文阅读

楔子

三更的梆子刚刚敲过,眼前便略过一道黑影。

云芷一扣蓑帽,从飞凤楼的窗子飞身而出冲进瓢泼大雨中,紧追黑衣人而去。

一同执行任务的冯魁还没反应过来,两人已经一追一赶跑过了两条空空荡荡的街。

云芷的轻功极好,别说在她们六扇门,就算在锦衣卫中能与其匹敌的也屈指可数,可仍旧难以追上眼前的黑衣人。

这果然是个要案,连灭口都要派上这等高手。云芷心知事关重大,不能马虎,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追赶。

眼瞧着与黑衣人仅一步之遥,正要抽出腰间佩剑,却听耳边嗖嗖几声长箭飞过。

紧接着便觉得后胸一痛,一股巨大的推力将她推向前,她踉跄几步,以剑撑地单膝跪在地上。

低头借着街边几盏灯的微光,瞧见沾血的箭头已经穿透胸膛。

她忍着剧痛抬头,那黑衣人早已经消失在暗夜的雨幕之中。

云芷撑着一口气想要再重新站起来,头却沉的完全抬不起来。

耳边的风声和雨声都开始渐渐变的模糊,她极力挑起沉重的眼皮,却也只能看见蓑帽之下的寸余范围。

她闭眼之前,看见的是一双白底黑缎高靴和一节滚边刺绣的华服锦袍,似乎还有一股极淡雅又特别的香味。

……

在京城中长期默默无闻的定国公府,近日稳居热闻头条。

据说素有大齐第一少年名捕之称的世子爷云逸风被国公爷赏了二十大板子,差点一命呜呼。

但追问起来,却无人知道内里原因。

只隐约有传闻说,是这位除了办案靠谱外处处不靠谱的世子爷带着自己的孪生姐姐去逛了小官馆。

被素来与其有嫌隙的荣国府小公爷逮了个正着,随即告发。

但有知情人透露这完全是无稽之谈,因为传闻云世子被打的这一天,他正在执行一项追捕任务。

逮的正是杀了户部侍郎的那个朝廷重犯。

所以众人揣测,这位不靠谱的世子爷大概是坏了锦衣卫的追捕任务,被他的准姐夫——锦衣卫都指挥使裴明揍了。

六扇门的后院里,众人围坐在小石桌旁闲话,捕快冯魁气的摔碎了手里的茶碗。

瞪溜圆的大眼睛里布满血丝,“云子明明是因公受伤,却叫这帮长舌头的说的这般不堪。锦衣卫抢了咱们的差事,竟还这般污蔑咱们的人!真他娘的……”

骂人的话还没说完,耳边一阵阴风吹过,一枚飞镖擦过他的耳边钉在了身后的门框上。

冯魁倒吸一口凉气,侧头便见一队穿着飞鱼服的锦衣卫威风凛凛的走了进来。

为首的是个小白脸,裴明的心腹,锦衣卫千户——赵俊。

“裴大人素来厌恶被人非议,锦衣卫办案也不容他人质疑。冯捕快若有什么不满,可随在下一同回北镇抚司与裴大人当面说清。”

赵俊人如其名,生的十分伟岸英俊。这狗仗人势的话,从他口中说出来竟分毫没有猥琐之气,反而带了那么几分正义凛然。

冯魁双眼瞪的铜铃般大小,怒气要挡不住从七窍冲出去。

坐在一旁的总铺头李振宏怕他鲁莽,一步上前将他挡在了后面。对赵俊赔了笑脸,“六扇门没有冒犯锦衣卫的意思,只是京城一带治安案件素来由六扇门执管。如今飞凤楼花魁案已有眉目,未经刑部批准我等不敢擅自推卸职责。”

李振宏锦袍玉带,一副书生打扮,清瘦面庞上带着些许笑容。虽然态度谦恭,看似陪着小心,可话里话外却在和赵俊叫板。

李振宏正直壮年,是朝中闻名的神捕。

赵俊虽然孤傲,但却也知道轻重。虽气恼冯魁态度恶劣,但仍耐着性子掏出了令牌。“圣上口谕,此案移交锦衣卫全权处理,六扇门要全力配合。”

李振宏定睛看了看那枚镀金的令牌,心中有些不甘,但也只能吩咐手下把案件前期调查的资料统统移交给锦衣卫。

冯魁不服,“我们为了追查这个案子,付出了多少人力心力!云子更因为这个受了重伤,到现在还生死未卜!”

躲在门口听了半天墙角的云逸风,唯恐再起争端,赶忙冲进来当和事佬。亲昵的搂住冯魁,“魁儿,那点小伤不算什么,兄弟我好着呢!”一面说,一面又拍了拍胸脯,以增加信服度。

冯魁有些懵,李振宏也有些不敢置信。

赵俊眼底闪过一丝惊诧,定睛看了看云逸风。见他面生女相,白净讨喜。虽是个文弱样子,但确实面色红润,体态稳健,毫无重伤迹象。

离出事那日,只过了三日,这云逸风的复原速度真是令人咋舌。

赵俊虽然觉得不可置信,却也懒得多做停留,与六扇门做完交接,又深深看了云逸风一眼后,便带人离开了。

冯魁一直为那天没能救云逸风而感到内疚,今日一看他生龙活虎的样子,竟有些激动,瞬间红了眼眶。

云逸风最受不了他这壮汉柔情,双手抵着他健硕的胸脯以阻挡他来抱自己。

大概是用力过猛,猛的喷出一口鲜血来。

一旁众人俱是一惊。

云逸风一脸痛苦,捂住胸口,对李振宏道,“师父,我这伤,一时半会难以复原,要请个长假修养……今日实在是怕冯魁因我与锦衣卫发生冲突,才奋力前来。”

李振宏心中动容,连忙应允,冯魁难过的要哭了。

云逸风却急忙扶着贴身小厮,溜了。

“少爷,您这演技真是绝了。”回程的马车上,小厮福旺捧着小圆脸,满是崇拜的看着悠然整理仪容的云逸风。

云逸风得意的挑眉,“要不是有些本事,我和姐姐互换身份的事怎么会瞒了这么些年。”

提起姐姐,却又心中十分怅然。云芷伤的很重,太医说药石无医。

云逸风根本无法想象,人生如果没有姐姐的陪伴要怎么过下去。

而此时药石无医的云芷,终于摆脱了一场冗长的梦境,悠悠转醒。

才刚醒来,便隐隐听见门外有人在低声八卦。

丫鬟甲声音中满是忧虑,“下个月姑娘就要和裴大人成亲了,若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没了,以裴大人的性格,只怕我们定国府全无安宁之日了……”

初来乍到,就要替原主嫁人了?

换了芯的云芷忽然很想再昏过去,看看能不能再重新穿越一次,换一个开局自由的人生。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