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锦衣 第002章 命案(2)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侯门锦衣小说简介

《侯门锦衣》是作者庄唯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云芷醒过来后,断断续续听着外面小丫头的八卦,再相结合原主的记忆,差不多拼凑在一起比较完整了自己时下所处境地,也摸清楚了自己混账孪生弟弟的底细。国公国公府三公子云逸风,是贵胄中的才俊,十二岁入六扇门起,破要案、疑案无数,圣上曾亲赐御剑已示褒奖,是大齐最具盛名定国公府三公子云逸风,是贵胄中的才俊,十三岁入六扇门起,破要案、奇案无数,圣上曾经亲赐御剑以示褒奖,是大齐最具盛名的少年神捕。。...

侯门锦衣小说-第002章 命案(2)全文阅读

云芷醒来后,断断续续听着外面小丫头的八卦,再结合原主的记忆,差不多拼凑完整了自己当下所处境地,也摸清了自己混账孪生弟弟的底细。

定国公府三公子云逸风,是贵胄中的才俊,十三岁入六扇门起,破要案、奇案无数,圣上曾经亲赐御剑以示褒奖,是大齐最具盛名的少年神捕。

然而这神捕名头,却是孪生姐姐假扮他得来的。这位公子,实际是纨绔中的翘楚,吃货中的极品。

本来调换身份的事情瞒的好好的,可偏偏云芷在追查案子过程中受了重伤,浑身是血的被同伴冯魁背回了定国府。

定国公慌里慌张请太医来看,一下暴露了云芷的女儿身。

定国公震怒,砸了重金封太医的嘴,但消息还是不胫而走。

此时此刻,整个国公府正因为这件荒唐事炸着锅。

定国公府老太太最好面子,一时半会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气的三天粒米未进。

原本红润的脸色眼见着罩上了一层铁灰。人吊着半口气倚在贵妃榻上,完全不理会跪了一屋子的丫鬟仆妇。

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三天不吃饭,无异于慢性自杀。

定国公一个头两个大,跪在母亲床前尽孝子本分。奈何是个锯嘴葫芦,哄人的话一句不会说。

老太太瞧他这幅窝囊样子也是心烦,提了手边的引枕砸在了儿子身边,“别在我面前做这幅样子,你养的一双好儿女,真是丢尽了我云家的脸。”

从前云逸风是名捕,老太太天天心肝肉的叫着,说老云家祖坟冒青烟了才得这么聪明的孙儿。如今聪明的孙儿变成了聪明的孙女就不行了。

孙子是为家争光,孙女就是败坏门风。

真是大型双标现场。

老实人定国公任凭母亲打骂,也说不出什么为儿女辩解的话。

一旁的国公夫人委实有些压不住心里的怒火,提着裙摆就要站起来理论,身边徐妈妈眼疾手快按住她肩膀。

忍,是内宅第一神功,也是婆媳斗法第一回合要领。

一旁看戏看了好久的三太太苏氏,瞧见国公夫人的异动,准备添把新柴,燃一燃这婆媳之间蠢蠢欲动的小火苗。

假扮一副善解人意,温柔如水的样子,挤到老太太跟前。“母亲,您就算是看在故去的父亲面上,多少也要吃些东西的。您忘了,他老人家临走的时候嘱咐您,要长长久久的活着,把他未来得及享受的福分都享受了。”

提起亡夫,老太太眸中有微光晃动。旋即更觉得气恼,“养出这样不知好歹的小辈,我真是没有脸面去见老公爷!”

“虽然芷姐儿扮成风哥儿的样子去六扇门当差,确实有伤风化,有辱门楣。可她也是个有出息的,曾得了圣上的赞誉和封赏,也算是为我们云家争光啊。”三太太苏氏细眉微微蹙起,一副十分诚恳的样子。

“弟妹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定国公夫人实在是忍耐不了,拨开许妈妈按着自己肩膀的手,拔高了声音。

“便是那送了芷儿回来的官差,也并不知道她是个女儿身,全当她是风哥儿。怎么就有伤风化,有辱门楣了?

老爷一发现有差错,便封了太医的嘴。芷儿院子里的下人,都是精挑细选的忠仆。她们姐弟两个互换身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从前不走漏风声,偏偏出了事就张着嘴四处宣扬了?

芷儿那胸口的箭还没取出来呢,怎么满京城的就在传我们府上的世子爷带着孪生姐姐逛小官馆儿,让老爷打了个半死了?

怎么就我的一双儿女德行有亏了?这谣言到底从何而起!?”

定国公夫人生的珠圆玉润,面容讨喜,可字字珠玑却透着一股凌厉之气。身上的钗环耳饰随着身体微微浮动而叮当作响,更带了几分贵气逼人。

三太太苏氏内心是有些慌的,嘴唇微微有些颤抖,眉间蹙的更紧,样子更柔弱可怜起来。“是我言语不当,二嫂快快息怒。我原也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想替哥儿、姐儿说几句好话。”

定国公夫人看她这副嘴脸,真是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刚才为什么啰嗦那么多,直接说一句,是你这个不要脸的长舌妇搬弄是非,直击她要害就完了。

这下让她四两拨千斤,变成了自己的不是。

果然,老太太铁青的脸直接变黑色。“你虽是郡主出身,可到底也是我云家的媳妇儿,这么当众质问你的妯娌,当我是死的不成?”

老太太关上门的时候,向来是不要什么颜面、不讲什么和气的。

她也确实是十分看不上郡主出身的二儿媳,毕竟在她眼里,郡主不管做什么都是在摆架子。

草根出身的老太太,看不上郡主的一身贵气。反而她的嫡亲侄女三太太,很投她的脾气。

定国公夫人想要顶嘴,却见定国公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袖,对她摇摇头。

定国公委屈巴巴,“娘,朝阳她是性子急了些,并不是自持身份如何。这谣言,确实起的蹊跷。”

老太太真是要被儿子气的归西了,就这么明晃晃的偏袒媳妇儿。

“你的意思是我冤枉她了?她入府多年只给云家添了一双儿女,还彪悍善妒将原在你屋里伺候的人都赶了出去,更不准你纳妾,若不是仗着郡主身份,哪家的媳妇敢做这样的事?”

“娘……娘,”定国公微晒,“咱们现下说的是府内无端起了谣言,并广散京中,您别扯远了啊。”

当着一屋子的下人,说起儿子房里事,这老太太可真是太没有修养、没有见识、没有脸皮了!

朝阳郡主被气的胸口直疼,干脆也不跪着了,扶着一旁许妈妈的手站起身。

老太太见她这般不尊重自己,惊呼出声,“混账、混账!都是你这般跋扈,才带坏了我的一对孙子孙女。”

朝阳郡主冷笑,“母亲眼下应该庆幸两个孩子互换了身份,否则可能即将丧命的就是我定国公府的世子爷!”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