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重生年代文空间在手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章 京城来人

发布时间:2022-09-23 11:15:50

马钦立刻扭过头,朝汪阳所指的方向望去。他十分很好奇,那位神秘的的符道大师,到底长什么模样。抬头一看在漫长的旅程逼仄走廊的尽头,一对少男少女有说有笑,朝他们迎面而来走过来。那少女身材娇小玲珑,黑发高束,腮凝新荔,鼻腻鹅脂;而那一身黑色的“玄冥服”,又给她娇俏可人的外表增他非常好奇,那位神秘的符道大师,究竟长什么模样。。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京城来人》精选

马钦立即转过头,朝汪阳所指的方向望去。

他非常好奇,那位神秘的符道大师,究竟长什么模样。

只见在漫长逼仄走廊的尽头,一对少男少女有说有笑,朝他们迎面走来。

那少女身材娇小,黑发高束,腮凝新荔,鼻腻鹅脂;而那一身黑色的“七曜服”,又给她娇俏的外表增添了几分英气。

那少年则身着青布衫,头戴逍遥巾,身形瘦长,面色白皙,修眉朗目,气质出尘;嘴角天然上翘,就算不笑时也带有三分笑意。

还未等马钦反应过来,汪阳便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那青衫少年的面前,嘿嘿笑着说:

“顾兄,你终于来啦!咱们衙门来了个新人,他说他很想认识你呢!”

听到这话,马钦目不转睛盯着那青衫少年,眉头紧皱。

沂水衙门的符道大师,竟然如此年轻?

他只觉难以置信。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的竞争对手顾旭,好像就是个尚未加冠的少年。

难道修炼天才顾旭,跟符道大师“顾兄”,真的是同一个人?

难道这家伙在修炼和做任务之余,还把符道也修到炉火纯青的境界了?

他哪来的这么多时间?

不过最让马钦嫉妒的是,这混蛋不仅能把艰深难懂的符道知识学明白,而且还长得俊朗清逸,一路跟漂亮姑娘谈笑风生——

跟自己想象中不吃不睡邋里邋遢的苦行僧模样截然不同。

想到自己快要三十五岁还没娶到媳妇,马钦突然难受得想哭。

这见鬼的世道,也太不公平了吧!

不过出于大齐官场的基本礼节,他还是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保持平静,主动上前跟那对年轻男女打招呼。

首先,他双手抱拳,朝有官位在身的黑袍少女躬身行礼:“小吏马钦见过大人!”

然后他脸上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望向那容貌俊朗的青衫少年:“在下青州府马钦,敢问这位兄台如何称呼?”

青衫少年微微一笑,回答道:“在下沂水顾旭。”

顾旭!竟然真是顾旭!

马钦握紧拳头,努力克制着自己骂脏话的冲动。

与此同时,旁边的汪阳还不忘补上一刀:“顾兄,这位新来的马兄说他看过一些符道方面的书,最佩服精通符道的修士了。如果你有空闲的话,或许可以跟他交流下心得。”

“马兄也学过符道?”顾旭笑着问。

“略知一二。”马钦硬着头皮回答。

“我也一样,”顾旭谦逊地回答,“我三个月前开始学符道,目前也只会些皮毛。以后还要向马兄多多讨教。”

说话时,顾旭目光澄澈,笑容真诚,并没有那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虚伪。

看得出来,他说的并不是客套话,而是事实。

然而,正是这份真诚的态度,令马钦仿佛受到了一万点暴击,痛苦得难以呼吸。

他双腿一软,身子一歪,无力地靠在走廊的柱子上。

“马兄,你还好吗?”顾旭关切地问道。

“我……我还好,”马钦扭过头去,不想再看见他那张清俊的脸,“我只是没吃早餐,现在脑子有点晕。”

其实马钦是吃过早餐才出门的。

但为了保住面子,他只能临时瞎编个借口。

这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时小寒终于开口了:“这好办。咱们衙门公厨的油条和烧饼可好吃了。汪阳,要不你带这位马兄去公厨一趟?他待会儿还要参加考核,饿着肚子可不行。”

“遵命,时大人!”汪阳笑嘻嘻地点头答应。

…………

当清晨的太阳爬上屋檐的时候,洛京考官的仪仗队终于沿着宽阔的“正气街”,朝着驱魔司衙门徐徐行来。

这位考官名叫楚凤歌,第四境修士,在大齐驱魔司京城总部担任“郎中”一职,官秩五品。

“郎中”并不是医生,而是指随从、佐辅的官员。

这位楚郎中的职务,可以理解为驱魔司司首的秘书。

按常理来说,把一位五品官员派到沂水这种偏僻的小县城做考官,似乎有些大材小用。

但不知为何,驱魔司现任司首的洛司首却对这场微不足道的考核异常重视,以克扣俸禄逼迫楚凤歌提前结束休假,专程赶来沂水。

“两个低境界的蝼蚁,争夺一个九品官职,也配本官亲自跑一趟?”楚凤歌心头对此不以为然。

但是司首大人有令,他不敢不从。

而沂水县的百姓显然也没见过这么大的官。

在大齐王朝,官员的出行仪仗是有严格的规章制度的。

比如抬轿夫役的人数,是由坐轿官员的级别决定的。官越大,轿夫越多,有四人、六人、八人抬的区别。

再比如说,官员出行,需要有人在前面鸣锣开道——七品官员鸣锣七下,五品官员鸣锣九下,三品以上鸣锣十一下。

听到鸣锣声,平民需要自觉退让。如果退让不及时冲撞了仪仗,就是藐视朝廷,需要严重处罚。

此时此刻,楚凤歌头戴乌纱帽,身穿七曜服,懒洋洋地坐在六抬大轿上。

轿子前后,有仪仗队敲锣打鼓,高举着“肃静”、“回避”两块牌子。

看到这样的阵仗,沂水的百姓们纷纷恭顺地退让到道路两侧,低头行礼;眼角的余光却忍不住瞟向那台装饰华丽的轿子,敬畏之余又有几分好奇。

而陈济生也早已带着顾旭和马钦,站在衙门门口,迎接这位远道而来的楚郎中。

“有生之年,如果我能体验一回这样的仪仗,那我死而无憾了!”马钦望着那六抬大轿,心中充满了羡慕。

“万恶的封建社会。”顾旭则脸上波澜不惊,心头默默吐槽了一句。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第四境及以上的修士是可以御剑飞行的——又快又方便的交通方式不用,却偏偏要搞这么大阵仗来凸显自己身份,简直就是劳民伤财、自找麻烦。

至于陈济生,则腰背挺直,面色平静,双眸深如古井,看不出丝毫情绪。

片刻后,轿子停在了驱魔司门前。

一位侍从上前几步,恭恭敬敬地掀开轿帘。

轿帘底下首先露出一只青缎粉底朝靴。

随后,一个不到三十岁、容貌秀美的青年从轿子中走了出来。

此人面如敷粉,唇若施脂,一双桃花眼顾盼多情,嘴角挂着一丝慵懒的笑容,整个人精致得像是宫廷画师精心描摹的工笔画。

正是驱魔司郎中楚凤歌。

如果说,顾旭的容貌是少年人的清俊疏朗,英气中尚有几分稚嫩;

那么楚凤歌的长相完全可以用漂亮乃至于妖冶来形容。

顾旭甚至觉得,如果给这人换上一身女装,恐怕将艳压群芳,成为祸国殃民的存在。

只见这楚凤歌背负双手,抬头望天,用鼻孔对着在场众人,似乎对世间万物都不屑一顾,同时口中低声吟诵:

“平生进退如飙风,一睨人才天下空。独向苍天横冷剑,何必生我惭英雄。”

没想到世间竟有如此狂妄自恋之人!

听到这话,顾旭心头啧啧感叹。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