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重生年代文空间在手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五章 司首

发布时间:2022-09-23 11:15:53

驱魔司总部衙门坐落于大齐首都洛京城西北郊的一座山丘上。这里视野极佳,抬起头可窥得整片星空,低下头能俯瞰整座城市。在衙门的观星台上,有一人身穿鹤氅,披头散发,依栏而坐,燃香抚琴。此人身相清瘦,丰姿隽爽,颇具谪仙般翩然出尘的气质。恰恰驱魔司现任司首,这里视野极佳,抬头可窥见整片星空,低头能鸟瞰整座城市。。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司首》精选

驱魔司总部衙门位于大齐首都洛京城西北郊的一座山丘上。

这里视野极佳,抬头可窥见整片星空,低头能鸟瞰整座城市。

在衙门的观星台上,有一人身着鹤氅,披头散发,凭栏而坐,焚香抚琴。

此人形相清癯,丰姿隽爽,颇有谪仙般飘然出尘的气质。

正是驱魔司现任司首,洛川。

此时此刻,他似乎完完全全沉浸在古琴的音律之中——不论是洛京城的灯火喧嚣,还是衙门里的繁杂琐事,都未曾使他分心。

片刻后。

不远处的楼梯传来一阵噔噔噔的脚步声。

一个身穿浅绿色长裙的少女迈着轻快的小碎步来到他的身边。

这少女身材长挑,腰肢纤细,有一张尖俏的瓜子脸;虽然不是特别漂亮,但却眉清目朗,楚楚动人,颇有小家碧玉的气质。

“司首大人,楚师兄刚刚用传讯玉符给您发来了一条消息,”少女举手加额,朝洛川躬身行礼,“他说他在沂水县遇到了一点儿小麻烦,急需您的帮助。”

这少女名叫上官槿。

她跟楚凤歌一样,也在驱魔司总部担任郎中一职。

由于这两人都是驱魔司司首洛川一手带大的,算得上是洛川有实无名的弟子,所以私底下都以“师兄”、“师妹”互相称呼。

“楚凤歌那家伙,这么大了,还不成气候,只会给我添麻烦,”驱魔司司首洛川轻轻叹息一声,但并未停止弹琴,“小槿,你先坐下,跟我仔细说说,那小子又闯了什么祸,需要我帮他擦屁股?”

上官槿整顿衣裳,在洛川身边端正跪坐,双手置膝,乖巧说道:“楚师兄说,我们驱魔司传承百年、意义非凡的天衍石,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竟然裂成了无数碎片,今后再也无法使用了。”

听到这话,洛川仍然低头操琴,面色淡然,没有立即回答。

只是那原本柔和婉转的琴声,却突如银瓶乍破,震贯夜空,随即化为十万铁骑,踏破冰河。

显然,洛川的心情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平静。

见洛川迟迟没有说话,上官槿提起桌上的茶壶,给他斟了一杯芬芳馥郁的热茶,柔声道:“司首大人,您莫要生楚师兄的气。楚师兄他天资卓绝,修为了得,有时难免会太过自信,忘记您的嘱托,惹出祸端。

“不像我,因为实力不济,只能静静待在这驱魔司总部衙门里,聆听司首大人您的教诲。”

她这话明褒实贬——看似夸奖楚凤歌道行精深、卓绝群伦,实际上暗讽楚凤歌狂妄自大,不听从洛司首的管教。

洛川呵呵一笑,终于停止奏琴。

他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说道:“小槿啊,这回天衍石破裂,还真不是楚凤歌的错——他可没那本事儿。”

上官槿睁大眼睛。

她与楚凤歌一起在洛川手下工作,不免常常明争暗斗,凡事都要争个高低上下。

她本以为,这回天衍石坏了,可以趁机让楚凤歌那家伙挨司首大人一顿臭骂,甚至可以关他几天禁闭……

没想到竟然另有缘由。

想到这里,她立即向洛川拱手道:“还请司首大人指教。”

只听见洛川淡淡道:“天衍石,乃推衍天机的法器。它若破裂,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不该看的东西?”上官槿有些困惑。

按照楚凤歌的描述,这回沂水县确实出现了一个拥有三品资质的天才。

不过,在驱魔司上百年的历史中,三品资质的天才虽然难得一见,但并非绝无仅有——甚至连二品资质的天骄,都曾出过两个。

也没见他们把天衍石玩坏。

“小槿,你从开始修行,到第一境圆满,花了多少时间?”

“三年,大人。”

“楚凤歌呢?”

“两年半。”

对于楚凤歌当年的修行速度比自己快,上官槿一直耿耿于怀。

“沂水县参加考核的那个叫顾旭的少年,只用了不到一年。”驱魔司司首洛川语气平淡地说道。

“不到一年?”上官槿震惊不已。

如果楚凤歌的描述没有错,那个叫顾旭的少年只是个寒门出身、且父母双亡的普通小吏。

他的家庭显然无法给他提供昂贵的修行资源。

倘若他想修炼,就必须花费大量时间在驱魔司做杀鬼任务,用功勋兑换修行必需的丹药。

可即便如此,顾旭也能以令众多天骄自愧弗如的速度,成为第一境圆满的修士。

这真的是正常人类该有的天分吗?

洛川脸上露出一丝高深莫测的微笑,接着说道:

“三品‘炽阳之光’只是一个假象,并不是顾旭真正的资质。

“在我看来,顾旭那小子的潜力,或许在二品之上,已经超出天衍石能够推算的上限。天衍石内部的法阵,也因此发生了崩溃。

“这让我很好奇,他将来会在大齐这个舞台上绽放出怎样的光彩。”

二品之上?

是那仅存在于传说中的一品吗?

上官槿的脑子里完全没有概念。

但与此同时,她心头也有些暗暗窃喜:终于有人能在天赋上压楚凤歌一头了——那姓楚的混蛋,今后应该不敢随便嘚瑟了吧!

“司首大人,我们需要重新想办法给顾旭进行资质测评吗?”

“不必了,”洛司首摇了摇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们按照天衍石的测算结果对外公布就好。这是对顾旭的保护,也能防止他太过骄傲。

“至于今天我对你说的话,小槿,请你当成是只有我们两人知道的秘密,让它永远烂在肚子里。”

”遵命,“上官槿乖巧地点了点头,接着问,“还有,司首大人,楚师兄已经把这次晋职考核的理论考卷用阵法送来了总部。您有兴趣亲自看看吗?”

“把它送到公主府去吧!”洛司首闭目沉思几秒,然后回答道,“我想,昭宁公主殿下既是出题人,又是重建‘神机营’计划的倡导者,她应该会对顾旭的答卷很感兴趣的。

“另外,你去跟楚凤歌说一声,我想给顾旭明天的实战考核稍稍增加一点点难度。如今长夜将至,我可不希望大齐的天骄都是经不住风吹雨打的娇嫩花朵。”

“是,大人。”

听到这话,上官槿心头突然对那个叫顾旭的少年萌生出一丝同情——司首大人说的“一点点难度”,是足以使无数天之骄子黯然落泪、怀疑人生的。

也不知顾旭能否在这艰难的挑战中挺过去。

随后上官槿起身告退。

离开观星台的途中,她不经意地抬头瞥了眼浩瀚的星空。

银河横亘天穹,疏星淡月,断云微度。

唯有那坐落天极的紫微星,灼灼耀眼。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