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重生年代文空间在手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七章 温故壶

发布时间:2022-09-23 11:15:54

楚凤歌在随从们的簇拥下,坐着华美的六抬大轿,朝驱魔司衙门缓缓行来。“徐三,前天集聚在这里的人,怎比前天多了近两倍?”他从轿子里头来半个脑袋,望着离处熙熙攘攘的人群,轻轻皱了眉头。徐三心说:那自然而然是因为前天沂水小吏顾旭崭露锋芒、一举成名,已“徐三,今天聚集在这里的人,怎比昨天多了近两倍?”他从轿子里探出半个脑袋,望着不远处熙熙攘攘的人群,微微皱起眉头。。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温故壶》精选

楚凤歌在随从们的簇拥下,坐着华丽的六抬大轿,朝驱魔司衙门徐徐行来。

“徐三,今天聚集在这里的人,怎比昨天多了近两倍?”他从轿子里探出半个脑袋,望着不远处熙熙攘攘的人群,微微皱起眉头。

徐三心想:那自然是因为昨天沂水小吏顾旭崭露锋芒、一举成名,已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但这话他并不敢说出口。

因为他知道,楚大人很讨厌下属在他面前夸别人优秀。

于是徐三笑着答道:“他们都是专程来瞻仰楚大人您的风采的。”

楚凤歌满意地点了点头,眉毛顿时舒展开来。

那些嘈杂喧闹的人声,似乎也在这一瞬间变得格外动听。

…………

顾旭吃完早餐,把食盒还给时小寒,转身朝衙门大堂走去。

“诶,等等!”时小寒突然叫住了他。

顾旭停下脚步,回过头来。

“你的头巾歪了,我帮你理下。”她犹豫片刻,指着他的脑袋说道。

“那就有劳时大人了。”顾旭微微一笑,弯下腰。

时小寒踮起脚尖,伸手把他的头巾摆弄整齐。

她的动作有些笨拙。

毕竟作为官宦人家的大小姐,她可不常做这事儿。

“好了,”片刻后,她满意地笑了笑,露出一对白生生的小虎牙,“巾帻端正,才是大齐官员该有的模样。”

…………

马钦站在衙门内院里,以地上的积水为镜,默默整理衣冠。

他把头巾严严实实地盖在脑袋上,遮住稀疏的头发。

想到今天即将到来的考核,他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

大齐的后生太过可怕。

也不知自己有生之年,是否还会有机会摘下这破破烂烂的头巾,换成那气派的乌纱帽。

…………

当清晨的钟声敲响之际,顾旭和马钦一齐步入衙门的大堂。

楚凤歌早已在这里等候他们。

他霸占了大堂正中央那把原本属于陈济生的太师椅,翘着二郎腿,手头随意地玩着一只造型精致的白玉壶。

乍一眼望上去,他好像心不在焉,一如既往地目中无人。

但事实上,在顾旭跨过门槛的一瞬间,他眼角的余光就已经牢牢锁定了这个天资卓越的少年人。

这少年身子瘦弱、面容青涩,看似连刀枪都拎不动。

但其眼神却超乎想象的平静——

仿佛冰封的湖面,哪怕是在这关乎前途命运的重要场合下,也不见丝毫波澜。

“是个劲敌。”楚凤歌在心头默默评价道。

沉默良久,楚凤歌拎起手中的白玉壶,用平淡的口吻向两名候选人介绍道:

“这个玉壶,名叫‘温故壶’,是司首大人的一件珍贵法宝。

“它能够把驱魔司历史中的鬼怪案件,以幻境的形式,记录在壶中。

“只要念诵特定的口诀,就能让神识进入壶中某个特定的幻境,重新经历过去的案件。

“驱魔司京城总部的修士就常常在壶中幻境进行实战训练。

“而你们接下来的考核,也将在这‘温故壶’中进行。”

这世间竟有如此神奇的宝物!

听到这话,马钦盯着那小巧玲珑的白玉壶,在心头啧啧称奇。

顾旭则嘴角微微上扬,心里吐槽道:看来陈大人之前说的没错。所谓实战考核,就是去幻境里刷副本。

随后,楚凤歌轻轻挥了挥衣袖,便有两枚玉符从桌上腾跃而起,分别飞到了顾旭和马钦的手中。

“这次考核的要求很简单,”楚凤歌接着介绍道,“只要你们杀光幻境中所有的鬼怪,就算是通过考核。

“进入’温故壶‘的口诀,已经刻在了你们手中的玉符上。

“如果你们在考核中途觉得太过困难,想要放弃,就捏碎玉符——这样你们就可以提前离开幻境。

“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问题吗?”

未等顾旭和马钦开口说话,楚凤歌就自顾自地说道:“既然你们没有问题,那本官就宣布,今天的实战考核正式开始。”

顾旭低头看了眼手中的玉符。

只见上面刻着一行金光闪闪的小篆文字:“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如果楚凤歌说的没错,这句话就是进入“温故壶”幻境的口诀。

“顾贤弟,你准备好了吗?”马钦手中紧紧握着玉符,对身边的顾旭说道。

顾旭点了点头。

随即两人原地盘膝坐下,轻声念诵玉符上的口诀。

剔透玲珑的“温故壶”顿时焕发乳白色的光晕。

两人的耳畔响起若有若无的仙乐奏鸣之声。

顾旭缓缓闭上眼睛。

他的意识渐渐沉入黑暗,仿佛进入酣甜的梦境。

…………

良久之后。

黑暗中显现出点点微光。

随后光芒扩散开来,仿佛湖水中漾起的涟漪,占据了顾旭的全部视野。

他眨了眨眼睛,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景物。

一江烟水照晴岚,两岸人家接画檐。

画船儿天边至,酒旗儿风外飐。

绿柳成荫,桃花灿烂,组成一幅清新秀丽的江南风景画。

仿佛美妙的仙境一般,令人不敢相信它是真实存在的。

这跟顾旭想象中的场景完全不一样。

他本以为,这实战考核的幻境应该跟那闹鬼的王家大宅一样,气氛阴郁,鬼影幢幢,令人毛骨悚然。

没想到竟是一派春和景明!

事出反常必有妖。

顾旭并没有因此放松警惕,反而更加慎重。

他本能地伸手摸向衣兜。

平日里随身携带的各种各样的符篆不见了。

那本随时随地用来做实验记录的小册子不见了。

装丹药的小瓷瓶也不见了。

唯一留下的,只有楚凤歌给他的那枚玉符。

“看来这壶中幻境,只允许神识进入,武器法宝都没法带进来啊。”他暗暗心想。

这无疑意味着,他的很多底牌都没法在这幻境中使用。

不过还好他是个符修。

只要有纸有笔,再加上充足的时间,他就可以源源不断地生产新的符篆。

而与此同时,身边马钦也颇为遗憾地说道:“我的佩刀也没能带进来。”

作为一名刀修,他只觉得自己像失去了一只臂膀似的,浑身难受。

…………

注释:

(1)“凡所有相,皆是虚妄。”——《金刚经》

(2)“一江烟水照晴岚,两岸人家接画檐,芰荷丛一段秋光淡。看沙鸥舞再三,卷香风十里珠帘。画船儿天边至,酒旗儿风外飐。爱杀江南!”——元·张养浩《水仙子·咏江南》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