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重生年代文空间在手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八章 厕鬼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2-09-23 11:16:06

这天上午,顾旭到达莒县。他两分钟也也没担搁,就盼咐董壮壮驾驶车辆径自前去此行的目的地——范家宅院。根据顾旭之后的了解,这范家世世代代都在莒县做酿酒生意,但是也不是大富大贵,但也算是上是生活滋养的小康之家。而案件中的受害者范舟,则是范家更年轻一代的独他一分钟也没有耽搁,就吩咐董壮壮驾车径直前往此行的目的地——范家宅院。。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厕鬼的故事》精选

这天下午,顾旭抵达莒县。

他一分钟也没有耽搁,就吩咐董壮壮驾车径直前往此行的目的地——范家宅院。

根据顾旭之前的了解,这范家世世代代都在莒县做酿酒生意,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也算得上是生活滋润的小康之家。

而案件中的受害者范舟,则是范家年轻一代的独苗。

他曾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与住在附近的秦家闺女秦香芸定下婚约。

本来,他们将在半个月前,也就是九月二十六日那天举行婚礼。

然而当天晚上喝喜酒的时候,新郎范舟却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范家族人找遍了附近的街区,都没能寻得范舟的踪影。

他们感到无比焦虑,对范舟的生命安危忧心忡忡。

而女方家人则认为范家不讲信用。

他们甚至提出要取消婚约——毕竟范舟消失这么久都没有音信,很可能已经死了。他们可不希望秦香芸因此守寡。

…………

当顾旭的马车停在范家宅院门外的时候,范家和秦家的族人们正站在门口吵架。

男方父母嚷嚷道:“我们儿子失踪了这么久,你们不关心他的生命安危,反而整天来这里喊着‘退婚’、‘退婚’……呵,当初我们真是瞎了眼,才选了你们这种自私自利之人做亲家。”

女方父母也不甘示弱:“说起自私,你们范家才是一窝自私自利的小人!你们只在意自己的儿子,根本就没有考虑过我家香芸的感受。你家儿子最多失去一条命,我家闺女失去的可是她终身的幸福!”

男方父母怒斥道:“你们冷血,你们不讲情分,你们无理取闹!”

女方父母反驳:“我们哪里冷血?哪里无情?哪里无理取闹?这分明就是你家儿子惹出来的事情!”

“……”

听到两家长辈如菜市场骂街般的吵架,顾旭无奈地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候,范家的一个跑腿小厮突然看见了顾旭的黑色马车,以及马车门上形如星象图的驱魔司标志。

“老爷,驱魔司的大人来了!”那小厮激动得大声喊道。

范家和秦家的人齐刷刷地转过头。

刚一望见这辆黑色马车,他们的眼睛都不约而同亮了起来,仿佛是找到了救命稻草。

秦家主母率先上前两步,“扑通”一声跪在这马车前面,用带着哭腔的嗓音倾诉道:“大人,他们范家不守信用,辜负我家香芸的一腔深情,您一定要为我们主持公道啊!”

看到她的举动,范家那对夫妻也不肯落后。

他们也跟着双膝跪地,抱着马车的轮子喊道:“大人,您不要轻信那婆娘的一面之词!她在胡说八道!”

顾旭叹了口气。

他分明是驱魔司里负责斩妖除魔的修行者。

但是此时此刻,置身于这群人面前,他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协调邻里矛盾的居委会大妈。

“报我名字吧!”他对驾车的董壮壮吩咐道。

听到他的话,董壮壮站起身来,扯着嗓子喊道:“沂水驱魔司经历顾大人到——”

范、秦两家亲属终于停止争吵,恭恭敬敬地低头说道:“草民恭迎顾大人!”

顾旭站起身,整理衣冠,然后推开马车车门,从中走了出来。

这一瞬间,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只见这少年头戴乌纱帽,身着七曜服,眉清目朗,器宇轩昂。

“这位沂水驱魔司的大人,看上去好年轻诶!似乎就跟我儿子一样大!”

“驱魔司真是荒唐,竟然让这么小的孩子戴上乌纱帽!他们难道以为斩妖除魔跟过家家一样?”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有人以为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能解决这桩案件吧?”

“……”

围观群众中,有人捂着嘴小声议论。

尽管这些声音轻得像蚊子叫,但顾旭修过《日蚀》,神识感知能力远超常人,自然把这些话语听得一清二楚。

不过他也懒得浪费时间跟这群见识短浅的凡人计较。

这些人估计只是在酸他罢了。

“你们都起来吧!”顾旭扫视了一圈在场众人,淡淡道,“男婚女嫁,邻里纠纷,这种事情你们需要去找县令大人处理。本官作为驱魔司经历,只负责解决涉案鬼怪。”

“鬼怪?”

听到顾旭的话,范氏夫妇大吃一惊。

儿子范舟失踪,竟然跟鬼怪有关?

听说鬼怪们都把人族当做是食物……

那这样一来,他们的宝贝儿子还有机会活着回来吗?

范夫人心头突然一阵绞痛。

她伸出手,紧紧抓着她丈夫的胳膊,只觉得自己随时都有可能突然晕厥过去。

…………

片刻后,顾旭在范家夫妻的带领下,走进了范家宅院。

一路上,他向夫妻两人询问了一些当日案发的细节:比如范舟失踪时间,比如范舟最后一次出现的地点,比如目击证人……

而他了解到的信息是:在新婚酒宴上,范舟喝酒喝到一半,声称要去一趟茅厕;然而在离开大堂之后,他就再也没回来过。

听到这话,顾旭的第一反应是——难道这范舟被传说中喜欢蹲在厕所里害人的厕鬼缠上了?

…………

在《大齐诡异志·厕鬼》中记载了一个故事:

一个姓李的人,在和朋友外出旅行的时候,喜欢上了去茅厕,常常在茅厕里待一两个时辰不出来,需要朋友把他强行拽出来。

但其他时候,他却表现得跟正常人一样。

有一天,大家一起饮酒的时候,友人发现,李某不见了。

于是友人直奔茅厕,寻找李某。

这一次,李某用坐具堵住了厕所门。

友人喊了半天,却无人回应,只能拆毁墙壁进入茅厕。

然后他惊讶地发现,厕坑里露出李某的一双脚——李某的整个身子几乎都被腌臜之物淹没了,早已没有了呼吸。

…………

“范舟在结婚之前,有经常去茅厕的习惯吗?”顾旭向范家夫妻问道。

“没有。”

“那天晚上,有人在茅厕里见到他吗?”

“没有。”

“你们有在粪坑里找过他的尸体吗?”

“找过,不在里面。”

“好的。”

顾旭点了点头,排除了第一个错误猜测。

…………

注释:

(1)厕鬼的故事参考《柳宗元集·李赤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