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重生年代文空间在手
首页 > 资讯

第五十八章 不讲武德上官槿

发布时间:2022-09-23 11:16:11

这时此时此刻,顾旭站在擂台的另边,也在静静地仔细观察着周围的一切。他也从擂台侧壁上看见了自己对手的代号——“灵狐”。“看这代号,对面说没准是个十分狡诈的家伙,”顾旭在心里暗自道,“我可千万不能够大意。”在“谈经论道之境”里,对手的面孔和身形都被迷雾所笼他也从擂台侧壁上看到了自己对手的代号——“灵狐”。。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不讲武德上官槿》精选

此时此刻,顾旭站在擂台的另一边,也在静静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他也从擂台侧壁上看到了自己对手的代号——“灵狐”。

“看这代号,对面说不定是个非常狡猾的家伙,”顾旭在心里暗暗道,“我可千万不能大意。”

在“论道之境”里,对手的面孔和身形都被迷雾所笼罩,就跟打了马赛克似的,看不清楚相貌,甚至连性别都难以分辨。

由于“神机营”的成员既有王公贵族,又有平民百姓。

打造“论道之境”的三位圣人一致觉得,身份这种东西,或许会让年轻修士们在比试的过程中束手束脚、有所顾忌。

只有抛开身份,把对手当怪打,才能让每个年轻人都放开自我,发挥出真实实力。

当然,如果有人想要自爆身份,那圣人们就管不着了。

随后,顾旭走到擂台旁边的台阶上,开始给自己挑选武器。

他的目光只在黄色符纸上随意扫了一眼,就迅速移开。

今天这番比试,他并不打算用符篆之术。

虽然他确实很想赢,也很馋驱魔司总部的奖励。

但他明白,“论道之境”最根本的意义,在于帮助他提升实战技巧,提升他今后遭遇鬼怪的生还概率。

与同境界修士切磋,机会难得。

他不能本末倒置。

于是,他弯下腰,从地上捡起数十片形如柳叶、薄如纸张的无柄飞刀。

因为这些刀刃太过于锋利,他特意用真元裹住双手,以避免被其划伤。

他的动作自然落在了对面上官槿的眼里。

“这届神机营里有谁是用飞刀的?我怎么想不起来?”上官槿微微皱眉,心头暗暗道。

她作为驱魔司五品郎中,曾陪司首大人一起考核过大多数“神机营”的预备成员——但在她的印象里,这些人中并没有使用飞刀的第二境修士。

这让上官槿心头有些小小的不愉快。

在战斗中,她喜欢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感觉。

她喜欢去了解每一个潜在的对手,搜集他们的资料;她喜欢研究对手们在战斗过程中每一个微小的习惯,并从中寻找破绽;她喜欢去计算对手的行动轨迹,预测他们下一步会如何出招……

几乎每一个跟上官槿战斗过的修士,都曾不约而同地抱怨过:“我感觉我成了这个女人手中的提线木偶。她总能预判到我的每一个招式。”

但现在,上官槿的眼前却出现了一个难以预判的变数。

她并不喜欢变数。

好在她的对手只有第二境修为,战斗经验和技巧应该远远逊色于她。

就算对方真能掏出一些出乎意料的绝活,她觉得自己应该也能轻松应对。

想到这里,她面带微笑走上擂台,没有选择任何武器。

“这个对手……看上去似乎很自信啊!”顾旭在心头评价了一句,也跟着走上擂台。

漫无边际的黑暗中响起阵阵鼓声。

“论道之境”的气氛骤然变得热血起来。

顾旭与上官槿一齐向对方拱手行礼,宣告比试正式开始。

但就在两人重新站直身子的刹那,顾旭突然感觉背后传来一阵强烈的寒意。

这是来自他神识的危险预警!

自从修炼了《日蚀》之后,顾旭的神识力量变得空前强大,不仅能用于攻伐,还能够感知到附近的敌意。

他不假思索地向侧边闪避。

就在这一刹那,上官槿的身影宛若鬼魅一般,出现在顾旭刚才的位置。

她的手中握着一把由真元凝聚而成的碧色短剑。

青烟缭绕,锋芒逼人。

顾旭知道,如果自己的反应只要稍稍慢一拍,就会被那柄短剑从背后刺中心脏,宣告比试失败。

“对面这人,真是不讲武德,一上来就搞偷袭,”顾旭在心里暗暗吐槽道,“难怪代号是狐狸精。”

对于顾旭刚才的反应,上官槿也颇感意外。

她刚才使用的身法,名叫“流星走月”——

它由驱魔司司首洛川所创,是大齐王朝境内公认最为玄妙莫测的身法之一。

有诗云:“流星透疏木,走月逆行云。”

凭借这种身法,她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来去无形,像是树林间划过的流星、云层间穿梭的月亮,令人难以估摸她下一秒钟会出现在何处。

可她没想到,对方竟然预判了自己的必杀一击,并及时做出躲避。

区区第二境修士,竟然能破解“流星走月”?

这说出去应该不会有人相信吧!

“或许这只是一个巧合。”上官槿暗暗猜测道。

但她并没有因此轻敌,反而心头多了几分警惕,显然已经把这个代号“朱雀”的年轻修士当成了一个值得正视的对手。

…………

顾旭也出手了。

他心念一动,手中那些薄如蝉翼的刀片便在真元的包裹下,齐刷刷地向上官槿飞去。

像是在飒飒秋风中翻卷的落叶,又像是自天穹中纷纷落地的雨点。

这番景象看上去似乎颇具诗情画意。

但上官槿却能窥见其中的万分凶险。

一方面,那些纸片般的无柄飞刀太过于锋利——只要轻轻碰到一下,就会划破皮肤,割开血肉,瞬间血如泉涌。

另一方面,对手那磅礴的精神力量、以及细致入微的真元掌控力,令上官槿深感震撼。

隔空控物确实是修行者基本操作。

但大部分修士只能做到控制一个质量不大的物体——比如用意念偷走别人衣兜里的铜钱,或是控制弹珠砸树上的麻雀。

对面那个修士能够做到同时控制数十片刀刃在空中翩翩起舞,不仅能拐弯,还能改变飞行速度,在上官槿看来简直不可思议。

“这人的神识力量,应该已经接近第四境的水平了吧!”她眯起眼睛,在脑海中默默地评价道,“咱们神机营,还真是藏龙卧虎呢!”

但她并不以为惧。

飞刃虽多,但终究有规律可循。

只要有章法,那就有破解的可能性。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上官槿一直使用“流星走月”,在漫天刀雨之间从容漫步。

那些无柄飞刀总是贴着她的皮肤有惊无险地擦过,却又无法对她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而在上官槿的视野之中,这些飞行的刀刃统统化作成千上万的数字——这些数字描述了刀刃的质量、长度、宽度、厚度、飞行速度,等等。

凭借这些数字,她可以瞬间计算出刀刃后续的飞行轨迹,从而提前利用身法进行躲避。

这是她在突破第三境时获得的神通——“天算”。

虽然用第三境的神通来对付第二境修士有些不讲武德……

但这“论道之境”只要求她自封真元,没有限制她使用神通。她用“天算”来预判对手的攻击,并不算违规。

上官槿一向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她从不重视道德,也从不在意别人的眼光。

她擅长钻规则的漏洞,不介意使用类如“偷袭”这种被认为卑鄙无耻的战术,也不反感用好听的言语来取悦上位者。

或许正因如此,出身微末的她才能一步步崛起,成为驱魔司司首身边的大红人。

…………

注释:

(1)“流星透疏木,走月逆行云。”——唐·贾岛《宿山寺》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