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重生年代文空间在手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三章 雪参是你的谎言

发布时间:2022-09-23 11:16:19

陈济生一向是个正直得近乎古板的人。在他眼中,人与人之间的交往重在真诚,撒谎并不是个好习惯。然而在最近这段时间里,他却连续说了三句谎话。第一句谎言是——他之所以罕见地离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 雪参是你的谎言》精选

陈济生一向是个正直得近乎古板的人。

在他眼中,人与人之间的交往重在真诚,撒谎并不是个好习惯。

然而在最近这段时间里,他却连续说了三句谎话。

第一句谎言是——他之所以罕见地离开沂水衙门,并不是为了外出办事处理公务,而是为了去沂山上采药。

第二句谎言是——盒子里的雪参并不是青州府千户大人送他的,而是他偷偷摸摸潜入沂山禁区亲自摘取的。

第三局谎言是——他之所以会突然咳嗽,并不是因为去饭馆吃辣椒上火,而是因为他在悄悄采摘雪参的时候被沂山雪女麾下的妖兽发现,在战斗的过程中伤及经脉,导致体内气息紊乱。

若非他在危急时刻突破第四境“望乡台”,拥有了御剑飞行的能力,恐怕已经丧命于那巍巍雪山之上。

不过,此时陈济生心头仍有一困惑之处——

他觉得,以雪女“凶神”级别的实力,如果她真的动了杀心,应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他轻松杀死,根本不可能任由他御剑飞走。

“难道沂山雪女现在正处于实力突破的关键时期,不便于对我出手?

“或者,她如传言中所说,只对相貌俊美的少年人感兴趣,根本看不上我这种老骨头?”

陈济生暗暗猜测道。

不过他并没有花太多时间思考这个问题。

“凶神”级别的鬼怪,层次实在太高,陈济生想再多也没有用,把它留给圣人们去头疼就好。

陈济生只希望,这珍贵的雪参能够对顾旭的身体有一定程度的改善。

虽然那小子伤在命脉根基上——就算服用了雪参,也不一定能帮助他延长寿命。

但是,只要能让顾旭变得更健康、更健壮一些,不再像现在这样病恹恹的,他就不枉此行。

而陈济生也清楚,尽管平日里顾旭那家伙脸上总是挂着倜傥不羁的笑容,看上去似乎不会把任何事情放在心上——

但实际上,顾旭骨子里却是个极具自尊心、极为要强的少年。

别人给予他的恩惠,他表面上或许会面不改色欣然笑纳,但实际上他会将这笔账牢牢地记在心底。

倘若这份恩惠太过于沉重,对顾旭来说也许就成了一种负担。

打个比方。

假如一个父亲在休息日带着儿子去饭馆吃了一顿丰盛美味的大餐,儿子吃得津津有味,感到非常开心。

但吃到一半,父亲却告诉儿子,这顿美餐的价格非常昂贵,是他在码头辛辛苦苦搬运货物一个月才换来的——在此期间,他不仅忍受着日晒雨淋,而且还多次扭伤手腕脚踝。

那么这个时候,这顿美餐带给儿子的,将不再是快乐,而是痛苦和愧疚。

以此类推,如果顾旭知道自己为了给他治病,冒着生命危险去沂山采摘雪参,那么以顾旭的性格,其内心深处一定会产生极为强烈的负疚感。

陈济生不希望顾旭背负任何心理压力,更不希望顾旭为他的伤势感到担忧。

所以他才在顾旭面前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并说出了以上三句轻描淡写的谎言。

…………

只可惜,陈济生千算万算,唯独算漏了一点。

那就是,顾旭作为活了两世的穿越者,其心智要比陈济生想象中成熟得多。

陈济生的这些谎言或许骗得过一个普通十七岁少年,却瞒不了顾旭。

此时此刻,顾旭正在自家厨房里,专心致志地用雪参熬汤。

他并不是个矫情之人。

他知道,如果想要回报这份恩惠,最好的方式就是心安理得地吃下这雪参,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活得更久一些,这样今后才能更好地替陈大人分忧。

一个时辰后。

锅里的雪参渐渐被煮化。

药香散逸开来,弥漫在屋子里,气味令人心旷神怡。

顾旭揭开锅盖,给自己舀了一碗参汤,然后坐在餐桌旁边,一勺一勺地慢慢品尝。

这参汤的味道有些苦涩,还带着淡淡的土腥味,根本谈不上好喝。

但顾旭却觉得,这是他这辈子尝到的最美味的食物。

“顾旭,感觉如何?”

时小寒坐在他的对面,双手拄着下巴,好奇地问道。

顾旭笑了笑,回答道:“很好。”

“有多好?”

“感觉自己马上就要飞升成仙了。”

说话的时候,顾旭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雪参的药力在自己的经脉中流动、蔓延。

像是初春时节刚刚消融的雪水,清澈而甘洌,滋润着沿途每一寸干涸的土地。

他的心跳先是加快了速度,随后渐渐趋于平和稳定。

而他那苍白的脸庞上,也渐渐地显现出淡淡的血色。

他缓缓站起身。

此刻在时小寒的眼中,顾旭整个人都变得神采焕发起来。

萧萧肃肃,爽朗清举,龙章凤姿,天质自然。

虽然说一碗参汤不足以从根本上改变顾旭清瘦的体格,更不可能让他瞬间变成肌肉猛男。

但是却大幅度地改善了他的精气神。

至少,从旁人的视角一眼看上去,不会再把他当成一个体虚无力的病秧子。

更不会被街上的江湖郎中一把抓住衣袖,一边推销药物,一边苦口婆心地劝导:“年轻人不要纵欲过度。”

“要不,试试你新学的身法?”时小寒提议道。

今天早上,顾旭那迅捷如闪电的身法,给她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看顾旭再施展一次。

“好呀!”顾旭爽快答应道。

说罢,他施展“流星走月”身法,消失在了房间里。

时小寒东张西望,却没能在这间宅院的任何角落里找到顾旭的身影。

片刻后,顾旭回到了她的面前。

只是这时候,顾旭的手中多出了一束色彩艳红的山茶花。

“这是我刚才在沂水郊区的山丘上摘的,”他嘴角微微上翘,“好看吗?”

“好看!”时小寒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听到她的话,顾旭笑了笑,把山茶花插在了桌上的花瓶里。

此时此刻,他的呼吸略有些急促,但心跳却格外稳定。

“流星走月”身法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不舒服的感觉。

不经意间,他脑海中回响起陈济生的咳嗽声。

他默默地叹了口气。

…………

注释:

(1)“萧萧肃肃,爽朗清举。”——《世说新语》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