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重生年代文空间在手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二章 皇子

发布时间:2022-09-23 11:16:24

在大荒,人们经常用下品、中品、上品来划分法宝的等级。下品、中品法宝一般具有独特起码一种特效或是属性,能相同程度上提高修佛者的战斗力。上品法宝不但有非常特殊功效,并且还通常蕴涵大道真意,对于修士平时里的修炼和悟道都有非常大的帮助。而在此之上,除了“名下品、中品法宝通常具有至少一种特效或者属性,能够不同程度上提升修行者的战斗力。。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章节目录<<<

《第八十二章 皇子》精选

在大荒,人们常常用下品、中品、上品来区分法宝的等级。

下品、中品法宝通常具有至少一种特效或者属性,能够不同程度上提升修行者的战斗力。

上品法宝不仅有特殊功效,而且还往往蕴含大道真意,对于修士平日里的修炼和悟道都有极大的帮助。

而在此之上,还有“名器”。

大荒共有十二名器。

传说中,它们都曾经是飞升仙人遗留在人间的本命物——在仙人们长期的温养锤炼之下,它们都具备了自身的灵智和强大的力量,每一件都威力绝伦,都拥有着影响大荒局势的能力。

千百年来,众多修士和势力对它们趋之若鹜,为了争夺它们发生了不计其数的明争暗斗。

大齐太祖皇帝留下的“泰阿剑”,便是十二名器之一。

它不仅拥有震慑众生的威力,还能够聚集举国气运为己所用。

而大齐王朝也曾围绕这“泰阿剑”定下了一条皇位继承的规矩——

皇子皇女中,谁能够得到“泰阿剑”的认可,谁就将成为大齐王朝的下一任皇帝。

听上去似乎有些简单粗暴。

但是并不难理解。

毕竟“泰阿剑”曾经是太祖皇帝的本命物,它的器灵就相当于太祖皇帝留在人间的化身。

而“泰阿剑”选择主人的逻辑也非常简单粗暴。

那就是——“选择最强的人”。

当然,这里的“强大”不仅仅指修为,也包括胆识、智慧、战功、追随者等诸多方面。

正因如此,为了成为“泰阿”剑的下一任主人,大齐王朝每一个皇子皇女都热衷于修炼和杀鬼。

唯有毫无修行天赋的昭宁公主,成了大齐当前执掌世俗朝政之人。

…………

青州驱魔司衙门外的这位被称作“殿下”的青年,名字叫做萧尚元,真实身份是大齐王朝的皇长子。

而他身边这位被称作“樊伯伯”的白发老者,则是大齐皇室的供奉,名字叫做樊诚。

他们此番来到青州府,便是为了对付沂山雪女。

在他们得到的情报里,沂山雪女现在的实力相当于第六境巅峰的修士,距离第七境圣人层次还有不小的差距。

樊诚是一位货真价实的第六境修士。

萧尚元虽然只有第五境修为,但因为他修炼的是皇室祖传功法《天龙心经》,拥有着越境作战的能力,与第六境修士交战也从不落下风。

正因如此,他们才拥有敢于闯入沂山禁区的勇气。

“樊伯伯,您说,如果我这回能够成功杀死沂山雪女,替胶东百姓解决这个祸害,我那些弟弟妹妹们应该很难再在战功上超越我了吧!”此时此刻,萧尚元忍不住向身边的老者樊诚问道。

“或许吧,”白发老者樊诚思索片刻,回答道,“但是,殿……少爷,请恕我直言,您现在之所以能够领先于他们,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您出生得比他们更早、修行得比他们更久。一旦您有所松懈,他们随时可能后来居上。”

听到他的话,萧尚元微微一笑,认真道:“我明白。”

他知道樊伯伯一向是个心直口快的人。

但是相比皇宫中那群整天阿谀奉承从不说真话的家伙,他更愿意更跟樊伯伯这样的人交流。

因为跟他交谈不费脑子,不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去分辨每一句话的言外之意。

无疑令人轻松自在。

而就在这时候,萧尚元突然感到身边有一阵异样的真元波动。

这种程度的真元气息趋近于无,就算是第六境修士都不一定察觉得到。

但是萧尚元以前曾经专门经过反刺杀的训练,对于真元的微小波动远远比一般人敏感得多。

“难道这附近还有别人?”

他立即眯起眼睛,环顾四周。

然后他的目光落在了衙门大门口处的废物篓处。

他很清晰地感觉到,这个废物篓,就是真元波动的源头。

“真是奇怪!”他暗暗在心头道。

想到这里,他朝着废纸篓,轻轻挥了挥手。

一张皱巴巴的黄纸从废物篓中飞了出来,稳稳地落在他的手中。

竟是一张被人用过的符纸!

“少爷,这是什么东西?”樊诚询问道。

“我看看……这应该是一张被人用过的‘风行符’,但看上去又跟一般的‘风行符’不太一样。”萧尚元眉头微皱,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中的符纸递给樊诚。

樊诚接过符纸,仔细观察。

他虽然不是符师,但作为第六境的修士,他的见识非同一般,再加上他与大齐国师也有不浅的交情,所以他对于符篆之术也有一定的了解。

眼前这张符纸确确实实是“风行符”,但它的符文图案却比樊诚以前见过的“风行符”更加复杂,也蕴含了更加强大的力量。

而且,它的每一笔每一画,看上去都流畅飘逸,没有丝毫的拘谨和滞顿。

看得出来,那位符师在画符的时候非常自信——因为只有成竹在胸,才能画得出这种宛如行云流水般的笔触。

而这种游刃有余的姿态,樊诚曾经在大齐国师身上见到过。

樊诚沉吟片刻,开口说道:“这确实是一张‘风行符’。只是它被人改进过,生效时间要比之前更持久。”

“被人改进过?”萧尚元有些诧异。

在他的认知里,改进符篆,那是符道大师才能做得到的事情。

难道这青州府驱魔司衙门里,隐藏着一位符道大师?

“这青州府衙门里有没有擅长符道的修士?”他的语气稍稍变得有些急促。

“据我所知,这里好像确实有一位姓陶的客卿,专修符道,”樊诚想了想,回答道,“只是因为他名气不大,我并不知道他的符道水准究竟有多高……

“但如果这张符真是他画的,那无疑说明,他的符道水准以前一直被外界低估了。”

“樊伯伯,待我们从沂山回来后,一定要想办法见见这位陶先生!”萧尚元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激动,“你应该明白,一位符道大师对于我今后争夺继承权而言,会是多么强大的助力!”

他一边说着,一边从樊诚手里夺回废弃的“风行符”符纸,将其紧紧地攥在手心。

“少爷,您的想法很不错,但您也要明白,大齐王朝给符师们的待遇都很不错,他们完全可以安安静静地画符,没必要参与到这些纷争之中——”

“——我会尽可能给出他满意的条件的!”萧尚元深吸一口气,语气坚定地说道。

…………

与此同时,衙门内。

“魏大人,快带我们去陆氏凶宅吧!我们不想再耽搁时间了!”

“现在就去?不稍稍在此歇息片刻?”

“没错,就是现在。”楚凤歌用不耐烦的口吻催促道。

魏九思点了点头,正要答应。

“等等!”就在这时候,顾旭突然开口对魏九思说道,“魏大人,您可以把您知道的跟陆氏凶宅有关的情报告诉我们吗?”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