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重生年代文空间在手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六章 黑化的惊鸿笔

发布时间:2022-09-23 11:16:27

藏头诗是是杂体诗的一种。将每句的第一个字连出来读,也可以传递特定的信息。“南门影壁”,就是花笺上这首诗中掩藏的谜底。而一首不合格的藏头诗,绝不能够而已而已简单的地嵌字,还其要求诗句本身不具备自己的意蕴——这样如此一来,读诗的人便会被诗句意蕴被吸引,不不经意间就将每句的第一个字连起来读,可以传达特定的信息。。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章节目录<<<

《第八十六章 黑化的惊鸿笔》精选

藏头诗是是杂体诗的一种。

将每句的第一个字连起来读,可以传达特定的信息。

“南门影壁”,便是花笺上这首诗中隐藏的谜底。

而一首合格的藏头诗,绝不能仅仅只是简单地嵌字,还要求诗句本身具备自己的意蕴——这样一来,读诗的人就会被诗句意蕴吸引,不经意间就忽略了句首的嵌字。

比如明朝文人徐渭在游西湖时面对平湖秋月胜景时写下一首诗:

“平湖一色万顷秋,湖光渺渺水长流。秋月圆圆世间少,月好四时最宜秋。”

就算忽略它的嵌字,它也是一首优秀的写景诗作。

…………

“我真讨厌这些酸腐文人!”

当楚凤歌想明白后,他又忍不住骂道。

他宁愿拎着宝剑去跟上百只恶鬼车轮战,也不想在这里玩该死的文字游戏。

顾旭笑了笑:“既然知道了地址,那我们就赶快过去吧!如果我们一刻钟后无法抵达那南门影壁,恐怕那些可怕的怪物就会出现了。”

“走吧!”楚凤歌点了点头。

凶宅里的鬼怪给他留下了太深的心理阴影。他实在不愿意再看到它们。

…………

于是,两人又沿着来时走过的路,穿过垂花门,重新回到了影壁处。

此时此刻,陆宅大门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院落的围墙也早已变成冰雕,闪烁着凛冽的寒光。

顾旭在墙角边见到两具被冰封冻的尸体——看尸体那狰狞绝望的表情,应该是之前试图翻墙逃出这宅院,却又没能成功。

随后顾旭转过头,仔细观察这“南门影壁”。

只见在它正面的壁画上,一群衣着鲜妍的显贵们围坐在花园里的长桌旁边,一边举杯饮酒,一边谈笑风生,看上去其乐融融。

而顾旭也认出了其中一些人的身份——

坐在正中那个身材丰腴、妆容艳丽、怀有身孕的美妇人,是陆家主母、“百花诗社”社长陆夫人;

她身边那个衣着朴素、朱唇皓齿、笑容温婉的年轻女子,是来自门阀襄阳陈氏的小姐,名叫陈安之——别看她在这画像上并不出众,她现在的身份可是大齐王朝的皇后、四皇子和昭宁公主的生母;

……

不过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坐在长桌边缘的陆诗遥。

其黑发如墨、素衣如雪,清丽绝伦,宛若出水芙蓉。

仿佛由黑白水墨勾勒而成,在这浓墨重彩的壁画上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而她眼神疏离,脸上没有丝毫笑容,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

正当顾旭凝神琢磨要如何进入壁画世界的时候,他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你们也是来参加‘百花诗会’的吗?”

顾旭立即回过头。

只见一个身穿锦袍、蓄有短须、鬓角微白、儒雅清俊的中年男人大步流星地朝他们走来。

这个中年男人脸上挂着爽朗的笑容,能让人不由自主对他心生好感。

在看清这人的面容后,顾旭不禁微微眯起了眼睛。

如果资料上写得没错,这个人在十五年前的抄家过程中就应该已经死了。

可现在,他不仅出现在了顾旭面前,而且身上还有着真元波动的气息。

另外,他面对顾旭的【招灵之体】,也没有任何诡异的反应。

“这家伙是人是鬼?”

顾旭悄悄掏出一枚铜钱,尝试占卜。

随后他展开手心。

铜钱正面朝上。

这显然说明,眼前这个中年男子是人,不是鬼。

“真是诡异,”顾旭默默心想,“没想到时隔十五年,这人居然还在这陆氏凶宅里活得好好的。”

“你是谁?”这时候,旁边的楚凤歌开口问道。

“在下大齐驱魔司前镇抚使唐荟,”中年男人微微颔首,礼貌说道,“两位应该也是咱大齐驱魔司的修士吧?”

他显然注意到了楚凤歌穿在身上“七曜服”。

“唐荟……你不是已经在抄家的过程中死了吗?”楚凤歌皱起眉头。

自称“唐荟”的中年男人微微笑道:“当初我确实差一点就死了。还好我当初带着皇上给我的‘钦差令牌’,让我勉强保住一条性命。只可惜,我被困在了这凶宅里,没法脱身。”

楚凤歌将信将疑。

唐荟停顿片刻,又开口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应该是刚刚进入这凶宅吧?我在这凶宅里待了十多年,对它挺了解,或许能够给你们提供一些有用的信息。”

楚凤歌没有说话。

顾旭却上前一步,笑着说道:“那就多谢唐大人了!”

他知道,唐荟给他们的信息并不一定是真的。

甚至,眼前这人并不一定是真正的唐荟。

但就算是虚假的信息,其中也可能隐藏着真实的线索——总好过像他们现在这样闭着眼睛瞎摸索。

…………

于是唐荟清了清嗓子,开始介绍道:

“你们应该知道,陆氏的传家之宝‘惊鸿笔’,拥有把诗画意境具现出来的能力。

“真正的陆宅,早在十五年前就已经被一场大火摧毁。

“我们身处的这座凶宅,其实就是‘惊鸿笔’的画作。

“这幅画的正面,是陆家族人多年前嬉戏娱乐的美好画面;但是如果你绕到影壁背面,就会看到一副恐怖残忍的‘寒冰地狱’的图画。

“每当洞箫声响起的时候,这两幅画的内容就会发生切换,整个陆宅的环境随之发生变化。”

听到他的话,顾旭便走到影壁背后,果然看到了唐荟所说的“寒冰地狱”图。

画中冰山环抱、白雪皑皑。

而画中人物赤身裸体,须眉挂霜,唇白齿颤,双手抱膝,挺缩一团,冻得肌肉骨头都在收缩。

在他们旁边,还有不少面目狰狞、手持锁链和鞭子的鬼差。

此时此刻,顾旭想起上个月参加晋职考核时,陈济生对楚凤歌说过的那段话:

“这座凶宅无人居住,但却会发出奇怪的声音——白天会传来丝竹管弦声,晚上则会传来鬼哭狼嚎声。”

“难怪。”顾旭暗暗道。

然后他向唐荟问道:“唐大人,那‘惊鸿笔’为何会在此地留下这样的画作?”

唐荟回答:“因为在它的前任主人陆诗遥死后,它现在已经是无主之物。它以这两幅画作设下重重考验,从而寻找新的主人。

“你应该知道,名器择主,都有一套自己的标准。像‘泰阿剑’会在皇室成员中寻找最强之人,而‘惊鸿笔’择会通过一系列考验,找到最具才华的人。

“刚才你们应该见到了一个穿白衣的小女孩——她就是‘惊鸿笔’的器灵。当她把诗社请柬递给你们时,就意味着考验已经开始。

“‘百花诗社’,就是你们将要参与的第一道关卡。

“如果你们在‘百花诗社’中顺利通关,你们将会得到关于下一个考验的线索。

“如果你们挑战失败,则会被永远困在‘寒冰地狱’之中,遭受折磨。”

“听上去真是可怕,”顾旭吐槽道,“这‘惊鸿笔’器灵的戾气有些重啊!”

他终于知道之前在陆宅中失踪的修士去哪里了了。

估计都是因为没有通过那些考验,被困在‘寒冰地狱’里出不去了。

听到他的话,唐荟也叹了口气:“唉,主要是它前任主人死得很凄惨,让它产生了一些报复欲望……

“你要知道,在‘十二名器’中,‘惊鸿笔’应该是最挑剔的一个。它宁可不要主人,被长期束之高阁,也绝不会随意地择主。

“但是,凡是它认定的主人,它都会忠心耿耿、死心塌地。主人倘若遇害,它还会想方设法帮主人报仇。”

“原来是黑化了。”顾旭瞥了眼残忍可怖的“寒冰地狱”壁画,得出结论。

“不过你们也不必太担心,”唐荟接着说道,“我借助皇上给我的‘钦差令牌’,在这凶宅的西北角楼构建了一处避难所,寒气与恶鬼均无法入内。

“之前就有很多挑战失败的修士在那里避难。

“如果你们挑战失败,也同样可以去那里——我虽然不能把你们送出凶宅,但至少可以保障你们性命无虞。”

“那么到时候就得麻烦唐大人了!”顾旭客客气气地说道,“另外,还想问问唐大人,我们应该如何参与这‘百花诗社’?”

唐荟回答:“很简单。用你们的花笺轻轻触碰这面墙壁即可。”

顾旭照做。

虽然这个自称“唐荟”的人所说的话并不一定是真话,或者说不一定全部是真话。

但是顾旭很清楚,参加“百花诗社”是他目前能做的唯一选择。

这时候,凄婉的洞箫声再次响起。

陆氏凶宅内的环境再一次发生变化。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