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重生年代文空间在手
首页 > 资讯

第八十九章 独领风骚

发布时间:2022-09-23 11:16:29

“梅花……”看见自己的签子,顾旭心头但是很很庆幸的。所以梅花作为花中四君子之一,前生历朝历代都颇受文人墨客的青睐,留下的了许许多多的传世名作——光是从中学生必背古诗文里,他就能想起不少。假若抽到像“芍药”或者“罂粟”这些相对冷门的,那他便会比因为梅花作为花中四君子之一,前世历朝历代都颇受文人墨客的青睐,留下了许许多多的传世名作——光是从中学生必背古诗文里,他就能想到不少。。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章节目录<<<

《第八十九章 独领风骚》精选

“梅花……”

看到自己的签子,顾旭心头还是比较庆幸的。

因为梅花作为花中四君子之一,前世历朝历代都颇受文人墨客的青睐,留下了许许多多的传世名作——光是从中学生必背古诗文里,他就能想到不少。

倘若抽到像“芍药”或是“罂粟”这些相对冷门的,那他就会比较头疼了。毕竟他前世作为一只理工狗,课本之外的古诗词读过的并不是很多。

不过,在今天的场合下,就算是咏梅诗,他也不能随便抄。

还必须符合“傲霜立雪”的主旨。

像那首被称作“千古咏梅绝唱”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以及那首极具意境的“驿外断桥边”,都没法在这里使用。

除此之外,顾旭还大致能够猜到,如果眼前的一切真是“惊鸿笔”设下的考验,那么他就必须写出令众人眼前一亮的诗作,才能在这“百花诗社”里通关——至少不能逊色于陆诗遥的那首咏芙蕖诗。

顾旭沉默片刻,心头渐渐有了主意。

“夫人,有笔墨么?”他转头望向陆夫人。

“百花诗社”并未要求宾客们一定要口头吟诗。

刚才众人吟诵的那些诗作,也有仆人在一旁记录。

不过,顾旭却是第一个提出要亲自提笔写诗的。

“这小子是想专门做些与众不同的事情来博人眼球吗?”有人在私底下暗暗猜测道。

但事实上,顾旭的想法却很简单。

他只是觉得,第一次在异世界做文化传播,态度总得郑重一些。

“当然有。”陆夫人笑道。

随即她就吩咐仆人把笔墨纸砚递到顾旭的面前。

顾旭提起笔来,在纸上挥毫泼墨。

他的字迹骨骼清秀,点画遒美,疏密相间,布白巧妙。

如他画的符般,端秀清新,却又不乏飘逸美感。

顷刻,诗成。

顾旭将面前的宣纸递给仆人,仆人又将他写的诗展示在众人面前。

只见其上写着:

“墙角数枝梅,

“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

“为有暗香来。”

看到这首诗,众人神情一怔,先前对顾旭的疑虑消失得无影无踪,目光中甚至有了些许赞赏。

此诗语言朴素自然,既没有太过华丽的词藻,也没有丝毫雕琢的痕迹,但却极具画面感,令众人脑海之中不由自主浮现出白梅在墙角孤自绽放的形象。

“夫人,您觉得如何?”陈安之小声问道。

陆夫人思索片刻,回答道:“这个少年是个有真才实学的人。在诗词造诣上,他早已脱离了堆砌修辞、拾人牙慧的阶段,达到了返璞归真、浑然自成的境界。”

陈安之点了点头。

她自己在写那首《牡丹》时,可谓字斟句酌,不仅追求格律工整,还刻意用了许多比喻、对比等修辞。

乍看花团锦簇。

但跟顾旭这首诗比起来,却显得匠气过重,顿时相形失色。

就仿佛一个浓妆艳抹的风尘妇人,遇到了不施粉黛的下凡仙女。

而坐在长桌边缘的陆诗遥也微微点了点头,淡漠的目光中流露出欣赏的情绪。

在她看来,顾旭这诗看似写得朴素随意,但实际上却有着精巧的布局安排,锻字炼句的功底也非同一般。

例如“墙角”、“凌寒”……体现出梅花无人欣赏的境遇,也体现出其傲雪凌霜的风姿;而后两句既描绘出梅花的色彩,也以“遥知”、“暗香”展现出梅花香气含蓄沁人的特点。

“写得好!”唐荟脸上挂着赞赏的微笑,开始带头为顾旭鼓掌。

至于楚凤歌……他并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一首诗是好是坏。

他只觉得这首诗读起来朗朗上口,比在座其他人的诗易懂得多,也舒服得多。

…………

此时此刻,在众人视线之外的墙角处,一株梅树迅速地生根发芽,长出枝叶,含苞欲放。

口味挑剔的“惊鸿笔”,显然也在不知不觉间认同了顾旭的诗作。

…………

写完这首诗后,顾旭并没有立即停笔,仍然在宣纸上奋笔疾书。

他身边的仆人本欲劝阻。

但陆夫人在瞥见纸上的内容后,却摆了摆手:“让他继续写吧!”

很快,顾旭便写完了第二首诗:

“冰雪林中著此身,

“不同桃李混芳尘。

“忽然一夜清香发,

“散作乾坤万里春。”

“此子真是才思敏捷!”

看到这一幕,众人不禁深吸一口气。

在短时间内连续写出两首优秀的咏梅诗,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事情。

因为这需要的不仅是灵感和天赋,还需要足够深厚的文化积累和诗词底蕴。

如果说前一首诗体现的,是几枝梅花独自绽放于僻静墙角的孤独,是无惧他人眼光的傲然。

那么这一首诗,则是白梅齐放,清香四溢,玉宇澄清。

“一首诗凌寒独放,坚守自我;另一首诗迥异流俗,兼济天下,”陆夫人由衷赞赏道,“看来这个年轻人志向不小啊!”

她身边的陈安之也对顾旭充满佩服。

因为在场很多人的诗作都拘泥于一园一舍,都在为了写诗而强行说愁,使得席上充满了矫揉做作的忧郁情绪。

几乎没有人像顾旭这样,写出“散作乾坤万里春”的开阔格局。

…………

这一刻,墙角的白梅尽数开放。

宛若皑皑白雪堆积枝头。

芳香四溢,沁人心脾。

…………

顾旭仍未停笔。

片刻之后,他又在面前的宣纸上写下一首: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虽然说,这是一首词,并不符合百花诗社今日的规矩;

但当看到纸上的内容时,众人皆为其所折服,纷纷自叹不如。

今日,顾旭在须臾之间,以“傲雪凌霜”为题,连续写下三首咏梅佳作,在情绪上层层递进,在情怀上愈发豪迈激昂。

众人显然想不到,在这首诗中,娇嫩柔弱的花朵竟然也能表现得如此风骨铮铮、气势昂扬。

“今日‘百花诗社’,此人当夺魁首!”他们不约而同地心想。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