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重生年代文空间在手
首页 > 资讯

第九十章 诗会魁首

发布时间:2022-09-23 11:16:29

当顾旭写完最后一个字后,他将手中的毛笔放回桌面。此时突然间大雪纷飞。宛若柳絮漫桥,梨花盖舍;少顷积粉,顷刻之间成盐。天地之间一片银装素裹。水榭边的池塘也一瞬间结了冰。在雪的衬托下,众人的视野也变的如云遮雾绕通常迷蒙。而墙角边的梅树却迅速茁壮生长,愈加繁此时忽然大雪纷飞。。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 诗会魁首》精选

当顾旭写完最后一个字后,他将手中的毛笔放回桌面。

此时忽然大雪纷飞。

宛如柳絮漫桥,梨花盖舍;须臾积粉,顷刻成盐。

天地之间一片银装素裹。

水榭边的池塘也瞬间结了冰。

在雪的衬托下,众人的视野也变得如云遮雾绕一般迷离。

而墙角边的梅树却迅速生长,愈发繁茂。

有白的,有红的。

白的素淡,红的鲜妍。

长桌旁边的众人显然都注意到了这番景象。

陈安之低着头,沉默不语。

尽管她平日里一向表现得娴静谦和,但作为襄阳陈氏的嫡女,她骨子里是个自视甚高的人,很少会真正佩服别人。

可是今天,当她看到顾旭笔下的诗作时,她心头却五味陈杂。

一般人在以花为题写咏物诗的时候,除了称赞花开时的艳丽,也常常会慨叹花朵凋零时的凄凉。

但是,几乎从未有人写出过类似“她在丛中笑”这样的句子。

这是多么乐观旷达的气概!

“这少年虽然与我们同席而坐,但他根本上与我们并不是一路人,”陆夫人默默叹了口气,发自内心地感慨道,“我们的诗作中,是矫揉造作的的哀愁,是华丽空洞的词藻。

“但在这少年的诗词里,却是理想与抱负。”

陈安之点了点头,对她的话表示认同。

陆诗遥则依旧神情淡漠,白皙如霜的脸庞上没有丝毫表情。

可她的内心深处,却不禁微起波澜。

尽管她现在是整个大齐公认的才女,可她所写的诗词,多是“风又飘飘,雨又潇潇”、“凄凄惨惨戚戚”。

众人都评价说,她的作品总是氛围冷清,充斥着难以排解的愁绪。

但现在,顾旭的诗作却让她耳目一新。

她只觉得,这个自称“长生公子”的少年心里,似乎对这个世界总有着美好的期待。纵然在冰封雪盖的寒冬,他也坚信“山花烂漫”的春天终究会到来。

“只是……在这个冷漠的世界里,真的会有这样的一天吗?”

唐荟坐在椅子上,为顾旭带头鼓掌。

在他的眼神中,充满了由衷的喜悦。

至于楚凤歌,则依旧定定站在原地。

他不是很懂诗词,并不知道顾旭所写的诗词究竟好在哪里。

但是周围那冰天雪地、梅花盛开的风景,显然证明这些诗词都是极为出色的作品。

“如果我会写诗那该多好啊……”楚凤歌长叹一声。

这一刻的顾旭,简直夺尽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楚凤歌恨不得取而代之。

…………

随后,陆夫人把桌上的骰子递给顾旭,准备叫下一个人抽签作诗。

然而这时,在座的所有人都一律摇头,表示:“长生公子有诗在前头,我们这些人还是不要贻笑大方了。”

他们都认为,就算自己倾尽毕生所学,反复锤炼文字,也无法写出比顾旭更好的诗作。

既然如此,又何必写出来徒增笑柄呢?

总而言之,他们怂了。

陆夫人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他们的决定。

“那好,”她淡淡道,“不过,我们今日结社作诗,总得推个魁首才行。各位心头可有人选?”

“长生公子当居第一!”她话音刚落,唐荟便不假思索地提议道。

陈安之沉思片刻,也跟着说:“长生公子的诗词作品一反常调,借梅言志,论气魄、论胸襟、论格局,皆远胜我等。我愿推他为‘百花诗社’今日魁首!”

又有人说:“长生公子能在顷刻之间写出三首极为优秀诗作,此等才气远超常人——今天这诗社魁首,非他莫属。”

“我也赞同。”楚凤歌指着顾旭,面无表情地附和道。

“素雪仙子可有异议?”陆夫人望向一直保持沉默的陆诗遥。

这时,陆诗遥正出神地望着园中的梅花,心思似乎已经不在此处。

听到陆夫人的话,她愣了一瞬,随即淡淡道:“什么异议?”

“在座众人都认为‘长生公子’的诗作当得第一,你可有异议?”陆夫人又把话重复了一遍。

陆诗遥轻声说道:“我没有意见。”

“那今日之魁,便由‘长生公子’摘得。”陆夫人宣布道。

…………

顾旭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大概能够猜到,自己已经成功通过了“惊鸿笔”设下的第一重考验。

因为在这挑战中他不容有失。

所以他把自己想到的诗词作品一口气写了出来。

结果果然触发了“惊鸿笔”的意象。

而且那梅花盛开的时间,要比陆诗遥的芙蕖更加持久。

于是,他在心头默默感谢前世先辈们留下的文化宝藏,帮助他在这里度过难关。

…………

在宣布魁首之后,今日的“百花诗社”便到此结束。

席上宾客们陆续离去。

顾旭四周那富丽繁华的风景,也在渐渐淡去,仿佛一场虚无缥缈的梦。

而那阴森冷寂、宛若地狱的场景,又重新显现在他的眼前。

这时,坐在长桌一角的陆诗遥忽然起身。

她站在原地,望着逐渐消失的顾旭等人,欲言又止。

…………

当昔日的幻象彻彻底底消失之后,顾旭再一次看到了那个头发蓬乱的小女孩。

她穿着白衣,赤足站在冰雪之上,抬着头望着顾旭。

如果唐荟说的没错,这个六七岁大的小女孩应该就是“惊鸿笔”的器灵。

“恭喜你通过第一个考验。”她把一张新的花笺递到顾旭的手中,用冷漠空灵的声音说道。

“我可以知道总共有几个考验吗?”顾旭接过花笺,礼貌问道。

小女孩伸出三个手指。

“真可惜,你没能跟小姐生活在同一个时代。”她叹了口气,接着说道。

随后她转身离去,很快就绕过高大的影壁,消失在顾旭的视野之中。

“小兄弟的诗才,真是令人佩服!”在小女孩离开之后,唐荟望向顾旭,微笑着赞赏道。

顾旭摇了摇头:“唐大人谬赞了。我不过是读的书比较多,从中借取了先贤的智慧罢了。”

与此同时,他低头望向手中的花笺,发现其正面画着几盏灯笼,旁边用簪花小楷写着——

“元宵灯会邀请函”。

背面内容则是:

“一座小圆城,

“见水不见人。

“日日照人面,

“鱼虾却不生。”

…………

PS:抱歉,今天加班回家太晚了,只有一章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