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重生年代文空间在手
首页 > 资讯

第九十三章 对联

发布时间:2022-09-23 11:16:31

除此之外,还也可以根据文字词性再度通过删选——比如“寂寞孤独”二字就要一一对应二字来词,而“窗”就要一一对应名词。如是如此一来,就能大幅度增加计算方法量。顾旭环视四周,望着这孤寂破落的小院,想起消失了在历史长河中的青州陆氏,心头突然间闪现出出一个答案。他从衣兜里摸出如是一来,就能大幅度减少计算量。。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章节目录<<<

《第九十三章 对联》精选

除此之外,还可以根据文字词性再次进行筛选——例如“寂寞”二字就必须对应形容词,而“窗”就必须对应名词。

如是一来,就能大幅度减少计算量。

顾旭环顾四周,望着这寂寥破败的小院,想到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青州陆氏,心头忽然浮现出一个答案。

他从衣兜里掏出随身携带的炭笔,在纸上写下一行字——

“今凄凉冷况净凋凌。”

在他写完最后一个字后,他手中这张纸瞬间化作金色的光屑,像是夏夜的萤火虫一般,在飒飒寒风中翩翩起舞,然后消失不见。

看到这样一幕,他身边的楚凤歌愣了两秒,没想到顾旭竟然这么轻松就解决了这副对联。

楚凤歌不禁暗暗在心头吐槽:我那些下属真是太没用了,一句诗号都要花好几天才能写出来——如果他们都有顾旭这般敏捷的才思,我又何愁不能成为洛京城最耀眼的天才?

…………

与此同时,在小院里一个难以被人察觉的角落里,“惊鸿笔”的器灵正藏在一根柱子背后,悄悄地偷看顾旭对对联。

虽然她与顾旭的距离相隔很远,但是顾旭写在纸上的内容,都能够清晰地映入她的眼中。

“古寂寞寒窗空守寡”,这是陆诗遥很多年前出的上联。

而当年书砚对的下联是“今俊俏佳人伴伶仃”。

书砚这联,在意蕴上很是对称,但字词上稍逊工整——“空守寡”对“伴伶仃”,就显得有些牵强。

而顾旭这联却相反,在格律平仄上更工整,但整体含义上的对称性却要差一些。

倒也能勉强通关。

“凄凉冷况……他这说的是如今的青州陆氏吗?”头发蓬乱的小女孩双手抱着膝盖,出神地心想。

传说中,“十二名器”的器灵在认主之后,会与主人变得越来越相似。

而这个小女孩,显然也继承了陆诗遥当年喜欢发呆神游的习惯。

…………

随后,顾旭从另一个灯笼上摘下第二张纸条。

纸条上依旧写着一句上联:“凤落梧桐梧落凤”。

楚凤歌默默瞥了眼纸条上的内容,一声不吭。

写对联显然也不是他擅长的事情。

为了防止再一次在顾旭的面前丢人现眼,他决定保持沉默。

顾旭也在静静沉思。

他早就一眼看出,这句对联也不简单。

因为它是一句“回文联”,既可以顺读,也可以倒读,且内容含义保持不变。

“当年陆家小姐和她丫鬟玩的文字游戏,可真是花里胡哨啊!”顾旭在心头默默感叹。

随后他提起笔,在纸上写下答案:

“珠联璧合璧联珠。”

这张纸条很快也化作零碎的光点,消散在这昏暗的小院里。

“惊鸿笔”器灵在柱子背后眨了眨眼睛。

她没想到顾旭的速度竟然这么快。

…………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顾旭将挂在灯笼上的纸条依次摘下来,用炭笔在上头写出一句又一句下联。

尽管他平日里忙于修行,鲜少玩这些舞弄文墨的游戏。

但对对子这种东西,终究考验的是文化积累。

只要脑子里装着足够多的素材,就算写不出那种灵光一闪的绝对,也能硬凑出一句中规中矩的下联。

拥有【博闻强记】天赋的顾旭,最不缺的东西,就是知识积累。

看见上联“大木森森,松柏梧桐杨柳”,顾旭提笔写出下联“细水淼淼,溪流江河湖泊”;

看见上联“重重叠叠山,曲曲环环路”,顾旭提笔写出下联“高高下下树,叮叮咚咚泉”;

看见上联“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顾旭提笔写出下联“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

……

楚凤歌站在旁边,看着顾旭写出一句又一句下联,心情格外复杂。

此时此刻,他心头竟不由自主冒出一个的念头:他想请顾旭帮他写几句诗号,以供他在今后战斗的时候使用。

顾旭这家伙的文采,可比他手下那群整天混吃混喝的下属强多了——他写的诗号,肯定能让他在拔剑之前气势拉满。

不过楚凤歌很快就把这个荒诞的念头驱赶出脑海。

毕竟,他楚凤歌今后可是要做天下第一的人物,而顾旭将会是他不可忽视的对手。

若让竞争对手帮忙写诗号,那岂不是意味着向对方认输?

楚凤歌就算死,就算被人一剑砍掉脑袋,也绝对不会做出这种倒戈卸甲的事情。

…………

时间过得飞快。

转眼之间,挂在树上的灯笼只剩下一盏。

顾旭深吸一口气,从这盏灯笼上取下最后一张纸条。

“让我来看看这压轴的一联是什么。”

他展开纸条,只见上面简洁地写了五个字:

“烟锁池塘柳。”

楚凤歌也凑过脑袋看了一眼,感觉有些意外。

他以为这,压轴的对联应该是最复杂最难对的。

没想到竟然如此容易。

“顾贤弟,你觉得‘雾笼远山花’怎么样?”他忍不住开口道。

难得有机会能在顾旭面前露一手。楚凤歌可不会轻易放过。

但顾旭却轻轻摇了摇头。

“楚大人,其实这对联,远远没有您想的那么简单,”顾旭微微笑道,“在我看来,它应该是今天所有对联中最难的。”

“最难的?”楚凤歌有些不太相信。

“您或许没有发现,这五个字中,分别含有五行‘金’、‘木’、‘水’、‘火’、‘土’。我们对出的下联,也同样符合这样的要求。”

楚凤歌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顾旭也同样陷入沉思。

在他的脑海中,迅速浮现出上百个包含“金”、“木”、“水”、“火”、“土”的常用字,并根据词性要求,迅速排列组合。

然后他又果断排除了作为理工科学生最容易想到的“钾沾烧杯壁”、“钠沾烧杯壁”等等。

不知不觉间,他感觉自己晋入了某种玄妙的状态,仿佛灵魂飘出躯壳,行走于文字的殿堂中,看到文字勾勒出画面,画面中又显现出文字……

最终他提笔在纸上写道:

“泪销枯坟灰。”

白纸化作点点荧光,消散于黑暗之中。

…………

“惊鸿笔”器灵从柱子背后缓缓起身。

顾旭在纸上写出的每一句下联,她都看在眼里。

这句“烟锁池塘柳”,是很多年前她给修行者们设下的难题,整个大齐王朝无数青年才俊都对它束手无策。

陆诗遥当年给出的下联,是“秋镶涧壁枫”。

上下联一春一秋,虚实结合,前者清幽淡雅,后者醇厚深雅。

可谓对仗工整,意境相谐,极具才气。

而顾旭这句“泪销枯坟灰”,意境与上联简直相去甚远。

但当看到这句话时,器灵却不禁想起那片埋葬陆家人尸骸的荒凉坟地,眼角泛起晶莹的泪光。

PS:“烟锁池塘柳”目前已经有很多版本的下联。本文提到的“秋镶涧壁枫”是邓曦泽所写;“泪销枯坟灰”则是布丁原创的——这句意境和文采远远比不上像“桃燃锦江堤”、“灯镌河坝松”这些经典名对,不过个人感觉在本书剧情里,却应该比较贴切。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