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重生年代文空间在手
首页 > 资讯

第九十五章 素雪苑

发布时间:2022-09-23 11:16:33

素雪苑坐落于陆氏大宅西侧。从东北角的仆役小院前去那里,需横穿过大半个宅院,途径众多亭台楼阁、庭院廊桥。万幸顾旭拥用“博闻强记”的天赋。在他深度阅读陆氏旧宅相关资料的时候,就早以把它的平面图完完全全地印刻在脑子里,使他能在这迷宫像的建筑群中轻从东北角的仆役小院前往那里,需要穿过大半个宅院,途径众多亭台楼阁、庭院廊桥。。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章节目录<<<

《第九十五章 素雪苑》精选

素雪苑位于陆氏大宅西侧。

从东北角的仆役小院前往那里,需要穿过大半个宅院,途径众多亭台楼阁、庭院廊桥。

所幸顾旭拥有“博闻强记”的天赋。

在他阅读陆氏旧宅相关资料的时候,就早已把它的平面图完完全全地印刻在脑子里,使得他能够在这迷宫一样的建筑群中轻松地辨识方向。

楚凤歌则糊里糊涂地跟在他身后,根本记不住自己拐过几道弯,走过几道门。

按照他的习惯,只要有别人带路,他就不会自己记路。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天空中一片昏暗,不见星月。

顾旭一边走着,一边用脉搏和呼吸估算着时间。

现在陆宅中寂静无声,看不见任何人影或是鬼影。

但是,如果他无法在一刻钟的时间内赶到目的地,很可能就会遭遇楚凤歌所说的那些体型庞大、鬼差模样的恶鬼。

大约十分钟后,顾旭和楚凤歌抵达了“素雪苑”所在的位置。

根据资料里的描述,顾旭记得这“素雪苑”位于池塘之畔,是一座由水榭、小亭子、曲廊和石桥所构成的建筑群。

每逢夏季,塘中荷花盛开,清香沁人;到了冬季,则是水面结冰,雪落长桥,一片银装素裹。

但现在,昔日的美景早已不复存在。

整座建筑物都被染血的寒霜所覆盖。

在顾旭的脚边,时常会出现被封冻在冰霜里的骸骨,看上去令人毛骨悚然。

“现在我们已经提前抵达了目的地,”顾旭默默心想,“接下来,需要进入这破败的建筑,寻找到‘惊鸿笔’的器灵。”

他取出衣兜里的符篆,将其检查了一遍,确认一张没少,便带头踏上九曲石桥,带头朝着“素雪苑”走去。

楚凤歌紧随其后。

不过,刚走几步,顾旭心头产生了一种不对劲的感觉。

他隐隐听到自己身边有轻微的呼吸声,还有冰凉的气息吹拂着他的发丝,就好像他在与人并肩行走一样。

然而他的侧边空无一人。

楚凤歌在他身后五步远的位置。

按照顾旭过往的习惯,当他遇到这种诡异的情况的时候,通常会二话不说先扔一沓杀鬼符。

但是今天的情况要比以往复杂得多。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顾旭决定先不动声色,谨慎观察。

两人很快走到长桥尽头。

素雪苑的主体建筑有一半架设在池中,四面有窗,亦有抄手游廊,门外有山石点缀。

在它的门上,挂着一块摇摇欲坠的牌匾,上头写着“素雪冰心”四个清秀隽雅的字。

而就在这时候,顾旭的脚上再度传来一阵异样的感觉——他的右脚仿佛被绳索缚住,无法再往前行进半步。

他低下头,发现自己的脚边竟然趴着一个肢体残缺不全的人。

这人面朝下倒在雪地里,早已失去了双腿;其躯干被冰锥贯穿,脖子上还拴着一条冰霜凝固而成的锁链。

他伸出一只像骷髅一样干瘦的手,抓住顾旭的脚踝,口中喃喃道:“救救我……救救我……”

顾旭没有理会他。

他提起脚,轻松挣脱,然后继续前行。

随后顾旭和楚凤歌终于踏上台阶,来到“素雪苑”主体建筑的大门前。

顾旭注意到,这座建筑的大门已经被寒冰制成的锁链紧紧锁住。

“我们需要如何进去呢?”

他一边想着,一边伸出手,尝试敲门。

就在他的手接触到大门的一瞬间,寒冰锁链突然融化了,化作了冰冷的雪水,沿着台阶徐徐淌下。

随后,大门发出“嘎吱”的响声,缓缓敞开。

屋内一片昏暗,什么也看不清楚。

正当顾旭尝试用真元的光芒照亮视野的时候,凄婉的洞箫声再一次响起。

这声音深沉忧郁,像是一条泪水汇成的小溪,在黑夜里孤寂地流淌。

顾旭微微眯起眼睛。

此时此刻,他清晰地感觉到,箫声的源头离自己非常近。

就好像正是这座建筑里面传出来一样。

…………

就在几分钟前,唐荟也借助自己的“钦差令牌”,安然无恙地抵达了西北角楼的那处避难所。

这座角楼被一个金色的光罩覆盖。

外边的冰雪、寒风、黑暗,都无法侵入其中。

偶尔有几只身形庞大、面目狰狞的鬼怪从角楼旁边路过。

但是,当它们看到这座金光耀眼的角楼时,它们立即会掉头就走,选择远远地避开。

唐荟穿过光罩,推开大门,径直走入角楼之中。

“唐大人,您回来啦!”

唐荟刚一进门,就有很多人围上来,跟他热情地打招呼。

这些人中,既有他当年带来抄家的下属,也有很多后来尝试破案、却在考验中失败的驱魔司修士。

他们为了躲避鬼怪的追杀和寒风的侵袭,纷纷来到了西北角楼的这座避难所。

唐荟作为避难所的创建者,显然在这群人中间拥有极高的威望。

众人都把唐荟视作救命恩人。

而唐荟勤俭谦恭的君子作风,也令他们深深敬佩。

只见唐荟脸上挂着无可挑剔的笑容,毫无架子地跟这些人嘘寒问暖。

“我想,或许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离开这座可怕的大宅了。”他不经意地说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重磅消息。

“离开这里?”众人瞪大眼睛,“唐大人,您没有开玩笑吧?”

“你们觉得我会像拿这种大事情开玩笑的人吗?”唐荟的笑容和蔼而自信,似乎有一种令人不由自主地相信他的魔力。

这时候,洞箫声忽然响起。

这声音从黑暗中飘来,宛若女子的哭泣。

在场众人都已经在这陆氏凶宅了待了很长时间,自然明白这是凶宅场景即将发生变化的征兆。

“我有点累,先上去休息了。”唐荟对众人说道。

随后,他便沿着楼梯朝楼顶走去。

因为唐荟在避难所里地位和威望最高,所以在这楼顶,他有一件独属于自己的房间。

这房间里的一切物品都摆放得整整齐齐,没有半点儿灰尘,充满了强迫症的气息。

唐荟深吸一口气,缓缓在一把陈旧的木椅上坐下。

现在,他的计划已经进行到了最关键的时刻,绝不容许有丝毫的失误。

就在这时候,他忽然看到自己对面的墙壁上,有一只蜘蛛正在结网。

他胸腔中顿时涌起一阵烦躁的心情。

他挥了挥手。

那蜘蛛瞬间落到了他的手中。

“有没有人教过你,擅自闯入别人的房间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他对蜘蛛说道。

蜘蛛在他手中无助地挣扎。

“现在知道错,也没用了,”唐荟呵呵笑道,“做错事,就应该受到惩罚。”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蜘蛛的八条腿依次扯了下来,然后把它捏成了糨糊。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