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重生年代文空间在手
首页 > 资讯

第九十八章 诅咒破解之法

发布时间:2022-09-23 11:16:35

“我并不明白诗遥小姐在沂山的山崖底下经历过了什么,”器灵再次用平平淡淡的语气叙述道,“我只明白,晚上之后,她在极致的痛苦之中吸聚了大量的阴死之气,自此化身为沂山雪女,掌控着至寒至冷的冰霜之力。“在那之后,她回青州,意外发现她的亲人、和曾受恩于她“在那之后,她回到青州,发现她的亲人、以及曾经施恩于她的人,都已经饱受虐待、凄惨死去。。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诅咒破解之法》精选

“我并不知道诗遥小姐在沂山的山崖底下经历了什么,”器灵继续用平淡的语气叙述道,“我只知道,一天过后,她在极致的痛苦之中吸纳了大量的阴死之气,从此化身为沂山雪女,掌控着至寒至冷的冰霜之力。

“在那之后,她回到青州,发现她的亲人、以及曾经施恩于她的人,都已经饱受虐待、凄惨死去。

“不知你对神话传说是否有了解——在阳间伤人肢体者、奸盗杀生者、仗势欺人者、见利忘义者、恩将仇报者、冷血残酷者等等,死后都会进入到第二阎罗殿的‘寒冰地狱’,遭受酷寒与冰霜的惩罚。

“于是,小姐怀着愤怒与仇恨,借助‘惊鸿笔’与冰霜之力,把整座陆府变成一座‘寒冰地狱’。她要让那**掳烧杀的恶徒付出代价。

“这就是所谓‘地狱无门休咎自取’。

“而三天之后,小姐的丫鬟书砚,也出于某种不为人知的原因,在死后化身为旱魃,给整个青州府带来三年大旱。

“但是,恶首唐荟和他的一些下属却借着‘钦差令牌’力量,逃脱了寒冰地狱的惩罚。

“虽然他们无法离开陆府的范围,但是他们却在西北角楼建起了一座避难所。

“因为‘钦差令牌’的存在,小姐与我的力量都无法进入那座避难所里面。

“与此同时,随着时间的流逝,诗遥小姐身上属于人类的情绪正在渐渐消失。她变得越来越像一位司掌冰雪的、不食人间烟火的神祇。

“她害怕自己忘记仇恨,最终让那些恶徒逃脱应有的惩罚。

“所以,她把我和她的最后一丝人性留在这座废弃的宅院里,等待着一个能够帮助她实现愿望的有缘人的到来。”

顾旭一边听着器灵的叙述,一边默默分析她的这些话究竟是真是假。

“我有一个疑问,”他沉思片刻,开口道,“为何你家小姐要把你留在这里,而不把你带去沂山?”

器灵叹了口气,神色有些黯然地说道:“一个死去的人,没法再做名器的主人;而没有主人的名器,也没法发挥出真正的力量。小姐不希望我为了帮助她,而被永久地埋没。她希望我今后还能再有绽放光芒的时刻。”

听到这话,顾旭从衣兜里掏出一枚铜币,在手心里转了几圈,同时默念着“上苍”的名讳,接着悄悄瞥了一眼。

正面朝上。

这说明,器灵并没有撒谎。

顾旭接着问:“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陆小姐在化身雪女后,拥有第六境的实力;而你也是大名鼎鼎的‘十二名器’之一。那‘钦差令牌’究竟有何能耐,能够把你们挡在避难所之外?”

器灵回答:“因为那‘钦差令牌’是皇帝用‘泰阿剑’亲自雕刻的。泰阿剑是天下兵器之首,对于亡魂与天下法宝——包括其他无主的名器,都有极大的克制效果。”

“我只是个弱小的第二境修士,在这种事情上,恐怕帮不上你们吧?”顾旭试探性地问道。

“你需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器灵回答,“你只需要成为‘惊鸿笔’的新主人,并跨过避难所的那道屏障。剩下的事情,我和小姐会自己处理。”

“为什么选择我?”顾旭接着问,“我想,在我之前,想必有许许多多修士也能够做到这件事情。”

“名器择主,可不是一件随意的事情,”器灵冷笑一声,“你以为,陆宅里的这三个考验,真是随随便便设置的吗?”

她停顿片刻,接着说道:“比如,‘百花诗社’那个考验,就借助了小姐的‘慧眼’神通——它不仅仅能考察修士的才华,也能考察他们的心性。

“一个表里不一的人,是无法在‘百花诗社’上顺利写出一首诗的。

“就像唐荟,他虽然抽到了‘花中君子’兰花的签条,但是由于他本质上是个卑鄙小人——哪怕他当年考起过进士,才学斐然,他也没法成功写出一首兰花诗。”

难怪。

顾旭心头默默想道。

他之前早就怀疑过,“百花诗社”上的花名签和诗,跟每个人的性格和命运都有极大的关联。

现在器灵的这番话,无疑证实了这个猜测。

随后,顾旭又提出了一个他一直非常好奇的问题:“那么第三个考验又是什么呢?为何我什么都没有做,就直接通过了?”

“因为小姐告诉我,你是所有修士里,唯一一个不是为了自身名利进入这座废弃宅院的,”器灵淡淡回答道,“小姐欣赏纯粹干净的人,我也一样。

“可是在这个世界上,太多人都已经陷身名利的淤泥之中,不能自拔。”

“陆小姐或许看错人了,”顾旭自嘲一笑,“我一向认为自己是个俗人,从不觉得自己有多么高尚。我来到这座宅子里,其实也只是想找陆小姐讨要一下‘霜蚀’诅咒的破解之法。”

“‘霜蚀’诅咒的破解之法?你要那东西做什么?”器灵显然没想到顾旭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并不是因为这个要求很高。

而是因为,相比成为“惊鸿笔”的新主人,这个要求显得太过于微不足道。

顾旭从座位上站起身,清了清嗓子,说道:“我的上司为了替我治病,去沂山上摘了一支雪参。在此过程中,他中了‘霜蚀’诅咒,健康情形每况愈下。

“但不管怎样,他做这件事情,终究是为了我。如果他的行为触怒了陆小姐,我为他深感抱歉。

“我相信,陆小姐是一个单纯善良、品性美好的女子。我恳求陆小姐能高抬贵手,宽恕一位因怜惜后辈而犯下过错的长者,给予他‘霜融’法术,解除他身上的痛苦。”

话音落罢,他便双手抱拳,朝“惊鸿笔”器灵、以及那无风自动的碧纱橱躬身行礼。

器灵沉默地站在原地,似乎拿不定主意。

就在这时候,一张淡紫色的花笺凭空出现在半空中,然后轻轻飘落在顾旭的脚边。

顾旭拾起花笺,仔细阅读。

只见纸上用娟秀的簪花小楷写着:

“抱歉,公子。本体的脾气不太好,一向讨厌擅闯沂山的不速之客,伤到了公子的长辈,还请公子谅解。

“‘霜蚀’法术的破解之法,已经写在这张纸的背面。请公子务必收下。

“陆诗遥,谨上。”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