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重生年代文空间在手
首页 > 资讯

第九十九章 惊鸿笔现世

发布时间:2022-09-23 11:16:35

在读了这段话后,顾旭把花笺翻到背面,果真看见一段言简意赅的咒文。“这是真的‘霜融’之术吗?”他再度摸出银币,去尝试通过卜卦的方式,验证结果这段咒文的真假。银币正面朝上。这表明,陆诗遥并也没骗他。他回到这陆氏凶宅最最重要的的目的,此刻了已达成。但顾旭依然在“这是真的‘霜融’之术吗?”。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章节目录<<<

《第九十九章 惊鸿笔现世》精选

在读完这段话后,顾旭把花笺翻到背面,果然看到一段简短的咒文。

“这是真的‘霜融’之术吗?”

他再次掏出铜币,尝试通过占卜的方式,验证这段咒文的真假。

铜币正面朝上。

这说明,陆诗遥并没有骗他。

他来到这陆氏凶宅最重要的目的,此刻已经达成。

但顾旭仍然在犹豫。

他仍然在心头默默地权衡着利弊得失。

如果他选择帮助陆诗遥完成复仇的愿望,那么他将成为“惊鸿笔”的新主人;但与此同时,他也将与唐荟正面为敌。

资料里曾经记录过,唐荟十五年前是一个初入第五境的修士。

这么多年过去了,想必他的修为又提高了不少。

另外,唐荟的手中还握着一块大齐皇帝亲自雕刻“钦差令牌”——倘若对唐荟出手,说不定会被皇帝察觉到。

尽管在情感上,顾旭很同情陆诗遥和陆家宅眷当年的悲惨遭遇。

但理智告诉他,他此刻的最佳选择,是利用“破空珠”尽快离开这片是非之地,不要掺和到陆家和皇室的恩怨情仇之中。

成为名器的新主人,固然令人向往。

不过对于像他这样实力低微的第二境修士来说,不一定是一件好事。

毕竟这“惊鸿笔”实在是牵扯了太多的因果。

“公子似乎还不太相信我们的诚意,”见顾旭久久不语,“惊鸿笔”器灵再次开口道,“或许,我们可以先让你看看‘惊鸿笔’,你再来做决定。”

未等顾旭回答,器灵再次消失在原地。

眨眼之间,她出现在房间的最遥远的一个角落,蹲下身子,用手在一块毫不起眼地砖上轻敲三下,地砖便悄无声息地渐渐下沉,显露出一个狭小的地下暗格。

器灵从地下暗格里取出一个金属盒子。

这个金属盒子外表有着复杂的机关组件——当器灵触碰到它的时候,盒子上的齿轮便开始自行转动,随后弹簧松开,盒子“啪”地一声打开了。

“虽然我有着将诗画意象具现的强大力量,但是我的本体是非常脆弱的,”器灵一边语气平淡地说着,一边把盒子递到顾旭的面前,“就算是一个凡人,在发现了我的本体后,也能轻而易举地将其握在手中,甚至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将其折断。我对此毫无反抗之力。

“所以,当我处在无主状态的时候,我必须想尽办法藏好我的本体,不能被任何人发现。

“你眼前的这个盒子,只有我自己能打开。

“倘若其他人把它强行拆开,只会发现它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顾旭接过盒子。

只见在盒子的正中央,端端正正地摆放着一支细长的毛笔。

它以黑竹为管,以紫色山兔之毫为料,笔锋尖如锥状,笔头圆润饱满,笔尖还残留着淡淡的磨痕。

乍一眼看上去,这支笔陈旧朴素,跟顾旭平日里用来写字画符的毛笔根本没什么区别。

倘若把它随意地插在笔筒里,恐怕根本没有人会认得出它是闻名大荒的“十二名器”之一。

“既然你的本体如此脆弱,那你为什么会这么信任我呢?”顾旭盯着盒子里的“惊鸿笔”,对器灵问道。

器灵回答道:“你能够顺利通过那三个考验,就证明你是个品行端正、不慕名利的人,不会做出恶意破坏这样的事情。我对我自己的眼光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确实。”顾旭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

然而,正当顾旭低头观察“惊鸿笔”的时候,变故突然发生了。

顾旭的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尖锐刺耳的呼啸声。

紧接着,他眼前的空间仿佛一张画卷,被一双无形的手“嚓”地一下骤然撕开。

“有人在用‘破空珠’!”站在门口发呆的楚凤歌突然惊呼道。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个身穿锦袍、蓄有短须、鬓角微白的中年男子从那空间裂缝中走了出来。

不过此刻在他的脸上,并没有之前那儒雅随和的笑容。

取而代之的,则是阴鸷而疯狂的表情。

正是驱魔司前镇抚使、在陆氏凶宅蛰伏十五年的唐荟!

此时此刻,唐荟的右手中凭空出现一杆长枪,闪烁着凛冽的寒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顾旭的胸口刺来。

这是唐荟的本命物——“金蛟枪”。

它是很多年前陆桓赠给唐荟的礼物,其表面雕刻着精致的水纹和蛟龙图案,象征“蛟龙入海”,有着“飞黄腾达、大显身手”的寓意,是一位老师对自己学生的美好祝愿。

这“金蛟枪”威力强大,号称削铁如泥,曾经有无数鬼怪与敌人倒在了这杆枪下。

而在唐荟的左手之中,则出现了一条由真元凝聚而成的金色锁链,朝着“惊鸿笔”所在的盒子延伸而去,试图夺走那支纤细朴素的毛笔。

…………

为了这一天,唐荟已经筹谋了很久。

他被沂山雪女和“惊鸿笔”器灵联手关押在这座冰雪覆盖的凶宅之中,已有十五年。

虽然依靠“钦差令牌”,他能够把黑暗与寒冷阻挡在避难所之外。

但是,他终究不愿意被永远地囚禁在这可怕的牢狱里。

他还渴望着走出凶宅,重见天日。

他还渴望着在大齐朝廷里大展鸿图。

若要达成这一目的,他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找到“惊鸿笔”的本体,摧毁它。

他知道,“惊鸿笔”的能力在于制造幻象、具现真实。

它的威力固然强大——甚至落在圣人强者的手中,还能够从虚无之中凭空构建出小世界。

但是它的本体,却是“十二名器”中最脆弱的。

尤其是在无主的状态下,一个普通人都拥有折断它的能力。

所以它一直被青州陆氏当做宝贝,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青州陆氏也考虑过用法术和符文对它进行加固,避免它被意外损坏。

但后来他们发现,他们根本无法在“惊鸿笔”上添加任何额外的法术或符文——这支外表朴素的毛笔,就像是一位出身高贵、性格冷傲的大小姐,一直骄傲地昂着脑袋,拒绝一切外来之物。

于是他们得出结论:“脆弱”,或许是“惊鸿笔”本身自带的属性。

更有人猜测:这“惊鸿笔”脆弱的本体,说不定是仙人老祖宗试图传达给后代的某种大道真意。

也正因为太过脆弱,所以当没有主人的时候,“惊鸿笔”的器灵也会想方设法把自己的本体隐藏起来,避免被人找到。

唐荟花了很长时间,都没能在陆氏凶宅里找到它的踪影。

所以,他只能够寄希望于那些进入陆氏凶宅试图通过考验的修士,希望他们能够帮助自己找到“惊鸿笔”本体所在的位置。

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在“惊鸿笔”尚未来得及认主的瞬间,将其摧毁。

…………

唐荟在晋入第三境时,觉醒的神通叫做“洞察”。

它与神话传说中的“千里眼”有些相似。

当唐荟在启用这个神通的时候,方圆百里内的一切动静都无法逃过他的感知。

正因为拥有这样的神通,所以当之前顾旭和楚凤歌抵达南门影壁的时候,唐荟就能恰到好处地赶到他们身边,为他们提供亦真亦假的信息,利用他们达成自己的目的。

另外,他也一直在利用“洞察”神通,关注着顾旭参与考验的整个过程。

所以当“惊鸿笔”本体现身的刹那,他就立即捏碎一枚“破空珠”,赶到“素雪苑”。

“曾经名震大荒的惊鸿笔,马上就要默默无闻地湮灭于历史了,听起来真是可惜啊,”唐荟在心头感叹道,“还有这两个年轻人,看上去倒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材,只可惜他们知道了太多不该知道的东西,我就不得不含泪送他们去死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