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重生年代文空间在手
首页 > 资讯

第一百章 认主

发布时间:2022-09-23 11:16:35

“金蛟枪”挟裹着金红二色的光芒,带着如山如海般的气势,朝着顾旭隆隆冲来。在它那锋锐的枪尖,凝结着都属于第五境修士的雄浑真元。虽然说,顾旭是大齐王朝十分罕见的修佛天才,真元比同境界修士要雄浑得多,也拥用着花样破绽百出的对敌手段。虽然眼前的唐荟终归比他高了在它那锋锐的枪尖,凝聚着属于第五境修士的磅礴真元。。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章节目录<<<

《第一百章 认主》精选

“金蛟枪”裹挟着金红二色的光芒,带着如山如海的气势,朝着顾旭隆隆冲来。

在它那锋锐的枪尖,凝聚着属于第五境修士的磅礴真元。

虽然说,顾旭是大齐王朝罕见的修行天才,真元比同境界修士要浑厚得多,也拥有着花样百出的对敌手段。

但是眼前的唐荟终究比他高了整整三个大境界。

他那点微薄的力量,在唐荟的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真是万万没想到,我在进入这陆氏凶宅后遭受到的第一次致命攻击,竟然不是来自于鬼怪,而是来自于我的同类!”这一瞬间,顾旭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非常讽刺的想法。

由于“金蛟枪”来势汹汹、速度极快,符咒根本来不及使用。

另外,顾旭也看得出来,这“金蛟枪”的枪势拥有锁定敌人自行追踪的效果——他那半吊子的“流星走月”身法,也没法帮助他在这种情形下逃命。

至于旁边楚凤歌,则站在原地愣了一瞬——除了通过“神机令牌”喊“司首大人救命”之外,他竟想不出有什么好的办法能够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把顾旭救下来。

“司首大人,您为何要把如此艰难的任务交给我?”

楚凤歌一边欲哭无泪地心想,一边拔出“天魁剑”,朝唐荟狠狠劈去,试图分散唐荟的注意力,延缓其动作。

但唐荟根本没有在意身边的楚凤歌。

他的“钦差令牌”自动生成了一道金光闪闪的屏障,把楚凤歌的攻势挡在了外面。

“看来我那能够抵挡一次致命攻击的‘替身手环’,今天必须得用在这里了。”看到这一幕,顾旭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书桌的抽屉突然“嘎吱”一声自己打开。

紧接着,那些五彩缤纷的花笺以星移电掣般的速度从抽屉里面飞出来。

仿佛化作无数只彩蝶,围绕在顾旭的身边,翩翩起舞。

尽管在“金蛟枪”凌厉的枪势面前,这些彩纸看上去太过于脆弱,似乎不堪一击。

但顾旭却惊讶地发现,唐荟那排山倒海般的致命一击,竟然被这些纤弱的花笺挡住了。

只见那“金蛟枪”骤然停在距离顾旭胸口半尺远的地方。

宛如卡在一堵厚厚的墙壁中,再也无法前进。

至于那汹涌澎湃的枪意,则突然逆转方向,朝着唐荟倒灌而去——就像是重重撞在堤坝上的洪水似的。

唐荟立即踉跄着后退十来步,嘴角渗出一丝鲜血,看上去有些狼狈。

显然,“金蛟枪”枪意的反噬令他受了一些伤。

而与此同时,那些彩色花笺也在这一瞬间化作无数碎片,宛如初冬的细雪,在苍白的星光下悠然飘落,如梦似幻。

当年那个忧郁少女在烛光下悄悄记录的心事,就此烟消云散、化作尘埃。

不留下一丝痕迹。

顾旭望着地上零落的碎纸,面色凝重地开口道:“多谢陆小姐救命之恩。”

他注意到,地上的碎纸表面出现了淡淡的血迹。

显然,刚才陆诗遥的残魂为了救他,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听到他的话,“惊鸿笔”器灵淡淡开口道:“小姐说,你是因为她,才被迫卷入这些恩怨情仇的。如果唐荟伤到你,她会非常愧疚的。”

顾旭沉吟片刻,看了眼盒子里的惊鸿笔,看了眼写在纸上的“霜融”法术,又看了眼被击退到墙角的唐荟,轻声自言自语道:“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因果吧!”

他此行来到陆氏凶宅,本只想替陈济生破解诅咒,不想参与到昔年的纠纷之中。

但现在,唐荟却对他动了杀心。

对于一个想要杀掉自己的敌人,顾旭绝不会心慈手软。

顺带也替陆诗遥了却当年恩怨。

想到这里,他伸手握住了盒子里的“惊鸿笔”。

这支笔细长而光滑,不轻不重,手感恰到好处。

在顾旭取出“惊鸿笔”的刹那,他的视野之中浮现出一副仙气盎然的画面——

一位仙人衣袂飘飘,站在高山绝巅,手中提笔,以天空为纸,正在肆意作画。

从他笔尖流淌而出的,不是墨水,而是朵朵祥云、无数飞鸟。

顾旭曾经在资料上见过这人的画像。

他很快就认出,这是青州陆氏那位号称“诗仙”、“画圣”,曾飞升仙界的老祖宗。

“海到尽头天是岸,山至高处我为峰。”只听见这仙人高声吟诵道。

刹那之间,周围的数座高山轰隆隆坍塌。

仿佛在听到了他的声音后,在他面前俯首臣服。

…………

在这之后,顾旭的眼中浮现出“惊鸿笔”历代主人生前的画面,看到他们凭借诗画意象与敌人作战的场景。

他们的作品有的奔放,有的柔美,有的写意,有的精致。

有“花影乱,莺声碎”的惆怅,也有“吸海垂虹、剑吼西风”的愤慨。

最终,他看见了初春时节在花园中独自漫步的陆诗遥。

少女身姿修长,体格纤瘦,一袭素衣随风飘舞,苍白的脸上几乎没有血色,像是一朵柔弱的小白花。

只见她手持“惊鸿笔”,用空灵清澈的嗓音吟诵:“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

瞬间,大雪纷纷落地,把整个世界染成一片纯净无瑕的素白。

…………

在看到这些画面的同时,顾旭也隐隐约约听到了“惊鸿笔”器灵的声音:

“在你成为‘惊鸿笔’主人后,你想到的第一句诗,将成为你今后一道至关重要的法术。”

“第一句诗啊……”

这一瞬间,顾旭想到了湮灭于历史的青州陆氏,想到了唐荟当年在陆宅中肆意屠杀的惨剧,想到了沂山雪女,想到了陆诗遥写在花笺上的喜怒哀乐,想到她在诗会上吟诵的那句“一世炎凉独风月,四时荣落付烟波”……

他心头有了答案。

…………

他的神思很快回到现实。

尽管他在幻境中经历的漫长的时间,但是在现实之中,不过短短一瞬。

此时此刻,他手中紧握着惊鸿笔,与唐荟遥相对峙。

唐荟则站在墙边,用真元迅速修复自身伤势,准备用“金蛟枪”向顾旭发动第二轮攻击。

“还不够,”顾旭在心里默默计算道,“就算拥有了‘惊鸿笔’,我的实力仍然不足以杀掉他。”

他抬起头,望向器灵,还有那沐浴着星光的碧纱橱:“你们也会出手,对吧?”

器灵微微笑道:“主人的命令,我怎敢不从?”

那碧纱橱也微微晃动,给予顾旭肯定的答复。

随后,顾旭又使用【招灵之体】天赋,尝试沟通陆宅内陆家宅眷们留下的怨魂。

这些怨魂基本上是一些失去意识的残念,只需一张“杀鬼符”就能让它们全部烟消云散。

不过,倘若把它们的力量全部汇聚起来,仍然不容小觑。

很快,它们嗅到了“招灵之体”的气息,纷纷汇聚到顾旭的身边。

“把你们的力量借给我,”他淡淡道,“你们的仇,我帮你们报。”

听到他的话,陆家宅眷的残魂都顺从地汇聚到“惊鸿笔”的笔尖。

顾旭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它们对唐荟的怨愤情绪。

接着,顾旭又望向楚凤歌:“楚大人,您可以把真元借我一用吗?”

楚凤歌愣了一秒,突然想起顾旭拥有通过“请神咒”借用其他修士的真元的能力。

当初在“温故壶”幻境里,顾旭就借用了马钦的真元,杀死了“食梦貘”。

“好呀。”楚凤歌答应道。

他很好奇,顾旭究竟会使出怎样的手段,对付比自己高三个境界的敌人。

只听见顾旭语速极快地念“请神咒”道:

“天清清,地灵灵,焚香拜请楚大人。万星毫光万星明,手按宝剑斩奸邪。若有凶星不伏者,脚踏恶鬼鬼灭亡。千星发起毫光视,万星制法鬼神惊。吾奉上苍新勅赐,降落凡间救万民。神兵急急如律令。”

这“请神咒”用在凡间修士身上,似乎有些尴尬。

但楚凤歌竟丝毫不觉得羞耻。

他甚至觉得听起来特别愉快,比他下属拍他的马屁更令他舒服。

“顾旭这小子一边夸我一边求我的感觉,真是爽啊!”他默默想道。

他心头还冒出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

比如,“如果我不答应,顾旭会不会再开口求我一次”;

比如,“如果我答应了,我的真元会被顾旭那小子全部抽干吗”;

……

然而就在这时候,楚凤歌惊讶地发现,顾旭的“请神咒”,竟不是请求,而是命令!

当顾旭想要借用他的真元时,他只能同意,不能拒绝!

或者说,顾旭根本上就是在“强制征用”他的真元!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当身体内真元迅速流失的时候,楚凤歌惶恐不安地心想,“那小子分明只是个第二境修士,他的‘请神咒’为何会如此霸道?”

…………

顾旭并没有注意到楚凤歌脸色的异常。

他正神色专注地盯着前方的唐荟。

当楚凤歌的真元如澎湃的潮水般朝他源源不断地涌来时,他并不知道是自己强行征用了楚凤歌的真元,只以为是楚凤歌同意了自己的请求。

“区区蝼蚁,你以为这样就能赢我吗?”唐荟眯着眼睛望着顾旭,脸上浮现出一抹疯狂的笑容。

顾旭淡淡一笑,懒得跟他说话。

他提起“惊鸿笔”,轻轻一挥。

…………

与此同时。

洛京,驱魔司总部,观星台。

驱魔司司首洛川盘膝坐在桌案之前。

在他的面前,摆放着一面造型朴素的铜镜。

顾旭和楚凤歌在陆氏凶宅中的一切遭遇,都浮现在他的面前。

当洛川看到顾旭用“请神咒”强行征用了楚凤歌的真元后,他平静如水的双眼中,竟有出现一丝狂热的情绪。

“紫微命格,着实霸道。”他暗暗感叹。

随后,他眼中的狂热一闪而逝,又恢复了往日深如古井的模样。

…………

注释:

“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唐·韩愈《春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