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重生年代文空间在手
首页 > 资讯

第七章 父子

发布时间:2022-09-23 12:40:47

杨嵩手里拿着男孩上次砸远了的玩具小球,站在门框下,是个人都能看见了他脸上紧绷的严肃认真,尔凤也立马联想起到眼前的男孩,实际上是杨医生的儿子。杨晓宇一脸淡漠的背过身去,直接忽略父亲的威仪神情,接着自顾自自的玩起了地上的玩具小车,看得出他并不畏惧自己的父杨晓宇一脸冷漠的背过身去,直接忽视父亲的威严神情,然后自顾自的玩起了地上的玩具小车,看得出来他并不惧怕自己的父亲。。

>>>《失异行》章节目录<<<

《第七章 父子》精选

杨嵩手里拿着男孩刚才砸远了的玩具小球,站在门框下,是个人都能看见他脸上紧绷的严肃,尔凤也立刻联想到眼前的男孩,其实是杨医生的儿子。

杨晓宇一脸冷漠的背过身去,直接忽视父亲的威严神情,然后自顾自的玩起了地上的玩具小车,看得出来他并不惧怕自己的父亲。

杨嵩再喊一声“杨晓宇”,这一声依旧没有得到儿子的回应,同时他也一眼扫到了那个交由儿子保管,却被遗弃在一旁的蓝色小小拉杆箱,里面的玩具散乱在地,他走到儿子的身旁,尔凤也知趣的起身让开。

他轻声细语的询问儿子:“晓宇,你为什么没有在桥上等爸爸?我们把玩具都装起来好吗”。

杨晓宇仍旧视而不见的背过身,一心把弄着手上的玩具车。

看杨晓宇这副态度,杨嵩动手把他抬转身来,强迫着儿子面对自己,可晓宇一点都不乐意:“我不要”,说完,又再次扭回身去。

杨嵩夺走儿子手中的玩具小车说:“来,爸爸帮你把玩具收进箱子里。”

“我不要!”

杨晓宇大声的拒绝后,随即死赖的躺在地上,另拿了旁边的小布偶玩。

杨嵩只能先去把满地的玩具捡起来,尔凤也帮着去捡那些个丢得太远的,在尔凤把玩具放进箱子里的时候,杨医生注意到了她身上的伤痕,她的脚腕部有被割破的出血口,而手腕上有着一道作为多年医生也不忍直视的伤痕。

他眉头紧皱地看着尔凤,正打算说些什么,一个玩具就砸到了他的脚边,杨晓宇又在把装好的玩具一个一个的从箱子里丢出来。

杨嵩立马过去制止儿子的行为,他并没有发火,而是保持耐心的笑着对他说:“晓宇,听话,爸爸带你去看我们的新宿舍,我们有一个新的住的地方,走吧”语气虽然轻快欢愉,可也掩饰不了那几份勉强笑意。

“我不要!我不喜欢这里,我不要!我不要新的住的地方,我不要这里!我要回家,我要妈妈,我不要你!”晓宇随即躺在地上撒泼起来。

“晓宇,男子汉可是不会无理取闹的。”

杨嵩去拉拽儿子的时候,杨晓宇是又哭又闹,连踢带打的反抗着,那双脏脚更是不留情面的直往父亲的脸上踩。

正午的太阳炙烤得火辣,尔凤看得见杨医生脸上的为难,和一滴滴从他鬓角处垂下来的汗水,尔凤站了一会,还是插了嘴:“晓宇,如果你听你爸爸的话,我就跟你玩捉迷藏好不好,你看这里好大的地方啊,我们可以随便玩,能藏好久呢”。虽然她并不清楚杨晓宇的妈妈在哪里,却还是说出:“我们还能一边玩一边等你的妈妈呀,你妈妈肯定很快就来找你的”。

既然都说到这了,尔凤怕这些话不够好使,又插着腰,换成威胁的口气说:“你也可以不起来,反正我走了,也没人陪你玩了”。

杨晓宇自己哭着坐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抹着,嘟嘟囔囔的:“不许走,要陪我玩”。

杨嵩趁儿子同意赶紧说:“那我们走吧。”一手拉起小杆箱一手牵着晓宇,往回走去。

晓宇当真是不胡闹了,乖乖地跟着杨医生走,路过尔凤旁边时,他伸手拽住尔凤的裙角说:“和我们走,不许逃跑”。

杨医生也像是想起了某事,对尔凤说:“姑娘,你跟我来吧,你身上的伤口要赶紧处理一下,再不治疗会感染的”然后示意着尔凤的伤口处。

尔凤低头发觉自己被血染红的双脚,还有一直搁置的右手伤痕,毫不拖延的同意了。

医生宿舍在五楼,上了楼道路分左右,男生宿舍在左边,女生宿舍在右边,两边入口各有一扇双开门。

杨医生的宿舍在从里往外数出来的第二间,杨晓宇一进门就把玩具倒在了地上,挨个的摆弄起来。小熊玩偶,小兔子宝宝,几把模拟厨具,一整套的玩具车,一盒子的积木,箱子里应有尽有,可以称得上是玩具界里的土豪玩家。

杨医生让尔凤坐在书桌旁的椅子上,接着拿来了纱布,还有一盆杀菌消毒用的清洗药水,一提箱的涂抹药剂。

他卷起衬衣的袖口,蹲下身来拿起尔凤的脚,这让尔凤有些难为情,脸都微微的红了起来,杨医生那双宽大的手掌拿捏有度,清洗包扎的全程动作都很轻柔,同时顾及着尔凤的情绪,擦拭到可能触动痛觉的地方,便会先告知一声。

在他认真包扎的时刻,尔凤从他身上看到了一种漫长的宁静,是一种特别的能力,一种在一件小事上也融入专注的态度。

“好了”,杨医生轻轻地放下尔凤的脚,接着端起尔凤的右手,认真地研究了一番,说:“你先在这里坐一下吧,我等会去找架轮椅来,手上的伤口需要一个打麻药的手术”。

“好的,谢谢你,杨医生”。

“不用谢,你也帮了我一个大忙”两个人相视一笑,杨嵩就去收拾东西了,他把丢在主厅的大小包拽到房间内。

尔凤便勘察起房间来,宿舍算不上小,入门的主厅有两桌五椅,在另一张桌上有个小炉子,墙上有日历和地图,字画,左边第一间小间是储物的,第二间是厕所,尔凤再往背后看去,后面那间大概就是主卧了。

这时杨晓宇突发奇想地对她说:“姐姐,我画个恐龙给你看”。

尔凤笑眯眯的说:“好啊”,这可是杨晓宇第一次喊姐姐,而不是丑女人或者死变态。

杨晓宇踮起脚尖,急着要拿书桌上笔筒内的笔,一下把桌面上的书册全扫到了地上,拿到笔后就心满意足的趴在地上涂了起来,对造成的残局不管不顾。尔凤缓缓的曲身去捡,在一堆账单中,有本精致皮面的笔记本实在太引人注目,整面张开的盖在地上,翻过来正巧开在其中一页。

那些账单的明细条款,尔凤着实是看不懂,但是末尾的数字是能够明白的,合起来七七八八也得十万起步,有的还包在信封中,她有些疑惑杨医生需要这么多钱做什么呢?

顺手捡起那本自己翻开的笔记,从书写的样式来看是日记,笔迹工整,字体遒劲,严谨肃穆而又自然丰润。

尔凤观察了一下杨医生,看他暂且不会把手上的事情忙完,便偷偷浏览起来。

一九八X年,八月三十日,傍晚,雨。

雅春,明天我就要带晓宇回到我们成长起来的故乡去了,希望你不会怪我没办法让晓宇继续留在这里生活,儿子还是时不时哭闹着要找你,不过也比刚开始的日子好多了,我相信未来会好起来的,知岚乡现在有了一座知岚医院,我可以留在知岚医院继续当医生,实验的事情还在继续,关于...

做贼心虚的尔凤来不及看完就仓促的盖上本子,因为她听到了杨医生走动的皮鞋声。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