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重生年代文空间在手
首页 > 资讯

第八章 以前还是未来

发布时间:2022-09-23 12:40:47

那轮镶金落日,散着橙黄光芒融于天空,赏心悦目卷,宁如幻影,好不真实的。夕阳的余辉撞着窗框,企图网住每一个从走道路过此地的人,尔凤坐在轮椅上望着窗外的场景,怅惘着无数个也没学术性质的问题。有痛觉的痛是真实的的吗?有炙热感的阳光是真实的的吗?亲眼见到所见的夕阳的余辉撞着窗框,试图网住每一个从走道路过的人,尔凤坐在轮椅上看着窗外的场景,惆怅着无数个没有学术性质的问题。。

>>>《失异行》章节目录<<<

《第八章 以前还是未来》精选

那轮镶金落日,散着橙黄光芒融于天空,美如画卷,宁如幻影,好不真实。

夕阳的余辉撞着窗框,试图网住每一个从走道路过的人,尔凤坐在轮椅上看着窗外的场景,惆怅着无数个没有学术性质的问题。

有痛觉的痛就是真实的吗?

有炽热感的阳光就是真实的吗?

亲眼所见的感官不会存在欺诈吗?

我真的叫李尔凤吗?

许恩霞真的存在吗?

霍海达真的出现过吗?

现在坐着的这把轮椅又是真实的吗?

她觉得自己总是反复的从一个时空到了另一个毫无关联的时空,就像霍海达告诉她的,这里只有一个是真实世界。

而她属于哪里的答案没有人能够告诉她。

在几个小时前,杨医生推着轮椅把她送到王主任面前,以他现在的身份还不便于使用医院内的物品,因而是王主任为她做的这场手术。

尔凤看着捆有一团纱布的手臂,对于外行的人来说手术成不成功,取决于手术期间痛不痛苦,所以尔凤认为这场手术是完美的。

一个人影走到她的身后,双手握住推把:“凤妹妹,我推你回病房里休息吧”,声音是高护士的。

“嗯,谢谢你”。

轮子的翻滚平稳缓慢,尔凤的病房在护士值班室的隔壁,高护士搀着尔凤坐到床上,尔凤一抬头就可以看见她那条光滑的脖颈。

“姐姐,姐姐,我们来玩捉迷藏吧”杨晓宇活蹦乱跳的从门外直接冲到床上,鞋子都来不及脱。

“尔凤姐姐,需要休息,我陪你玩好不好?”高护士哄着。

“我才不要和穿白衣服的人玩,你们玩到一半就会被别人叫走”。

看到尔凤被纱布裹成橄榄球的手臂,杨晓宇是左看看右看看,然后问:“姐姐,你受伤啦?”

“是呀,所以得晚两天再陪你玩捉迷藏了,不过我们也可以先玩玩别的呀。”

“阿?那我要在姐姐的绷带上画画,画好多好多的变形侠”,一说到要画,杨晓宇就立刻把高护士正在写记录的笔抽过来,隔得老远都可以听见本子划出一道的声音。

高护士急嚷着:“喂!杨晓宇!”

杨晓宇耍着一副大人样说:“哎呀,别那么小气嘛,高姐姐,漂亮的女孩子发起火来就不好看了”。

高护士拿他没办法地转怒为笑,取胸袋夹着的另一只笔继续写起来,见高护士停笔了,尔凤问道:“我可以看看吗?”

“可以呀。”高护士直接将文档递给尔凤。

尔凤接过,看着上面的内容:

建档日期:198X/09/01

住院日期:198X/09/01

姓名:李尔凤

病人年龄:21

性别:女

责任医师:王智渊主任,高藜护士

药物过敏史:暂无

症状:右手臂处有一道锐器反复割裂伤,深度1cm,最长度14.2cm,最宽度5.1cm,皮肉层有订书针,白色织线,钢丝线穿孔,表面涂黏胶水。

诊治:已经手术摘除异物,重新洗净伤口,做缝合处理,主要观察后续有无感染现象。

病因:人为未知。

高护士在离开前,把本子挂在门右侧的墙面上,原来她并不会拿走。

“你画的是什么呀?我看看?”

“等会等会,我还没画好呢。”杨晓宇说着还把尔凤的眼睛捂上了:“不许偷看!”

“好好好,我不偷看,晓宇,你有告诉爸爸你到这里来了吗?”

杨晓宇又装聋作哑起来了,尔凤猜八成是没有,便叮嘱一句:“你要告诉你爸爸哦,要不然他会到处找你的”。

杨晓宇不耐烦的说着:“知道了知道了。”

尔凤发觉杨晓宇在画画的时候,有着如他父亲一样的宁静和认真,还真像个听话的好孩子。

尔凤的视线忽然变得模糊,疲乏的眨巴了两下眼睛,画面才再次刷新。

刚才护士还从门外走过,屋内的灯光还敞亮着,杨晓宇正坐在她的身边画画,而现在全都消失不见了。

尔凤自言自语的问着:“这是怎么回事,晓..晓宇?”

她还是躺在那个房间,一样的角度一样的床位,她看着自己手腕上缠着的绷带,脚底裹着的纱布,她没办法告诉自己刚才的那些是在做梦,亦或是不真实的。

她把自己的眼睛捂上,倒数了三个数,再重新睁开,而一切还是没有改变。

尔凤赶紧起来看看周围,天花板上挂着成片的蜘蛛网,病床靠着的那面墙皮已经掉得所剩无几,地上的砖块和上次把她割破的地板,是同样的残破,床也烂得不成样子,床下有一双干净的护士鞋,那是高护士留给她的。

她穿上那双鞋子,走到病房门口,再次取下那本档案,吹拂去上面的灰尘,掀开第一片硬皮夹页,档案录展现眼前,可上面保存的资料已经所剩无几了。

建档日期:205X/09/01

住院日期:205X/09/01

病人年龄:21

性别:女

诊治:已经将五个月的胎儿取出。

最重要的姓名被污渍抹去,责任医师,药物过敏史,病因,症状,残存着根本拼凑不起来的只语片字。

尔凤丢下这本起不到任何作用的档案,她走出屋子,绕着整层楼找寻,前台背面的桌椅已经倒成一片,有些病房的的隔墙已经从两间塌成一间,各科室的挂牌尽数丢失,到处都是一副破败的景象。

但是格局不会骗人,楼梯上到平台之后,通道各分左右,窗户,前台,体检室,诊断室,值班室,病房...尔凤在脑海里把她见过的原样一点点复原。

‘对,没错,是同一家医院,就是知岚医院,198x年,205x年,一个是过去,一个是未来’,尔凤如此断定。

可知道了这些还不够,并不足以让尔凤明白自己应该属于哪里,是198x,还是205x,是不小心进入过去,还是不经意逃到未来。

又为什么相隔一代人的时间,就让知岚医院变成了这副模样。

尔凤又找到了那个窗口,这次没有夕阳,只有月光。

不过,她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提醒着自己应该尽快的离开这里,她记得在值班室里有医院的全景地图。

不需要大费周章的寻找,即便没有门牌,她也记得病房的隔壁就是值班室,圆形的门把已经生锈腐烂,轻轻拧动就得以推开,浓厚的发霉粉尘味直呛尔凤的鼻腔,一进门她就看到了那张挂在墙上的地图,地图夹在一个相框内,玻璃片上停满灰尘,也不厚重,轻易就可以将它托取,拿下来的同时不知哪来的几页纸片跟着散落下来。

尔凤抖抖玻璃片上的灰尘,再把地图夹在臂间,最后才去捡那三页纸片,她蹲下身来寻找,却发觉地上掉着许多的头发,一束一束的像是在理发店里被人修剪下来的。

其中有两页纸已经失了字迹,唯有最后一页还可以模糊看清,屋子里太暗,尔凤便头冲着门外,借着月光,倚在门框上看着。

:‘09 23

刚吃了两片胃药,最近得流感的人太多了,每天加班加点也顾不过来,真想早点回家休息,希望过一段时间流感病期过去,能有个几天假期。

还是得向王主任和李医生学习。打起精神来呀,老高同志!’

‘这很像是高护士写的’。

此时尔凤觉得肩膀处痒痒,背后有一股阴凉,她歪头蹭了蹭,一侧脸:“阿——!!”大叫一声,脚步接连地往外退。

一个独眼却显露凶光的恶鬼,正对着她的脸。它长长的头发垂到了地上,全身的皮肤是一种血肉糊掉的焦黑色,它没有下肢,身体胶拧成一坨,行动起来是蠕动着的,一想到怪物刚才跟自己靠得那么近,尔凤整个身子都竖起了寒毛,怪物发出刺耳的嘶叫,步步逼近而来。

愣了半秒,尔凤终于使唤得动自己的四肢,僵硬地跑动起来,这个怪物比疯医生还要可怕,它的蠕动速度很快,长得也不成人样,摆动着藤条一样厚重的长发扫开身边的障碍物。

每有重物擦过尔凤的身旁,她都以为自己的生命将要由此终结。

从四楼一直逃到了三楼,卡着转楼梯的视角差,尔凤窜的一下趴到了护士台的下面,她双臂压着地面,支撑着上身,手术时在手上打的麻药也开始失效,疼得她咬牙切齿,刚才围着四楼一圈圈的绕,到现在她已经累得实在跑不动了。

脚上包着的纱布松散开,随着冒出的冷汗褪下,重新长起来的浅层皮肤也都挤破了,白色鞋子的前端染成了渐变的红色,可尔凤还是万分感激着上天没让她误入死胡同里。

怪物蠕动着下了楼梯,尔凤突然从它的眼前消失,它便减缓了前进速度,环顾四周左右翻看,仔细的寻找着丢失的猎物。

怪物的行为让尔凤很是煎熬,她屏住呼吸,脸贴着地板,通过桌脚的间隙,瞄着怪物现在正走到了哪里。

装在胸腔里的心脏疯狂跳动,平时从未如此嫌弃过自己的心跳声音,此刻又多么的希望它跳动得小声一点,再小声一点。

偏偏百密一疏,那块接近十五厘米大小的地图,因为并不沉重,导致尔凤在慌乱中一直紧捏在手里,现在又忘记一齐缩了进来,有半边伸在柜台外面。

怪物瞧见那半块以后,眼睛动了动,好像得到了确认,身子拉成一长条往柜台内面伸去,一直弯一直弯,弯到把头倒着顶在地上,让那只独眼和尔凤对视着。

尔凤一直关注着间隙的外面,看那怪物不动位置了。

她心生疑惑,一扭过头,一团黑色中一只铜铃大眼盯着她看,尔凤惊恐着睁大眼睛,怪物的头发开始往台下蔓延,一甩,桌台立刻飞远了,尔凤慌慌张张的在地上爬起来,横冲直撞的跑动着,她没有一次敢回头去看。

一个拐弯口,又一个拐弯口,再一个拐弯口.....

尔凤抓住距离的间隙,哆哆嗦嗦地躲进了第二间门开着的屋子里,紧接着迅速地将门锁按上,里面没有灯光,在一片浓墨的漆黑中,尔凤不断地磕碰到无法看清的硬物。

最后一次她终于摸索到了一个柜子,她打开柜门,一窝老鼠塌了出来,尔凤顾不得那么多,她先一脚放进去站稳,然后牵动全身,整个人缩了进去,不发出一点声响地将柜门关上。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