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重生年代文空间在手
首页 > 资讯

第十章 抓迷藏(上)

发布时间:2022-09-23 12:40:48

“死!骗!子!啊啊啊啊啊!”杨晓宇拉宽声音的吼叫声强烈冲击着尔凤的鼓膜。“行啊,你闹吧,杨晓宇!你是也不是永远是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会慢慢长大。”“你也不是姐姐,你是魔鬼,你是被白衣服附身的魔鬼,只要你穿起白衣服,就都要变为魔鬼。”杨晓宇站了出来,对着尔凤“行啊,你闹吧,杨晓宇!你是不是永远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会长大。”。

>>>《失异行》章节目录<<<

《第十章 抓迷藏(上)》精选

“死!骗!子!啊啊啊啊啊!”杨晓宇拉长声音的吼叫声冲击着尔凤的鼓膜。

“行啊,你闹吧,杨晓宇!你是不是永远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会长大。”

“你不是姐姐,你是魔鬼,你是被白衣服附身的魔鬼,只要穿上白衣服,就都会变成魔鬼。”杨晓宇站了起来,对着尔凤的腿部使劲捶打,又觉得这点攻击力太弱了,就大张起嘴准备咬上一口,尔凤赶紧躲开,倒不是怕被咬这一小口,而是她那条裙子上说不准被病人咳上了多少唾沫。

“杨晓宇,我现在不管你鬼不鬼的!你认认真真地给我听好了!回你的屋里待着去!不准你再去打扰病人!”,说完这些狠话,尔凤手插兜里转身就走。

杨晓宇扑通一下趴到地上,唔呀呀的咧嘴大哭了起来,整个人跟烙饼一样,先正躺着,后背躺着,手脚并用的在地上滑动,脚上的鞋子也踹得老远,不关心丢不丢人,只怕动静闹得不够响亮。

尔凤走远了一段距离后,还是忍不住扭头看看,只见杨晓宇孤零零地打翻在地上,犹豫着不知道如何是好。

高护士听见了这么尖锐的小孩哭声,也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她站到尔凤的身边直摇头,说着:“这要是我小孩,我指定请他吃最爱的大嘴巴子”,接着拐住尔凤的手臂,拉着走了。

高护士劝导着尔凤:“年纪轻轻的,干嘛想不通急着吃老妈子的这碗饭,更何况杨医生忙起来自己都没空管这个小子。”

杨晓宇天崩地裂的哭声从远处近到了身后,他猛地抱住尔凤的大腿,头埋在尔凤腿后,一边哭一边蹭着说:“我们拉过勾的,你答应过我不会成为医生的,你说会陪我玩捉迷藏的,你说妈妈会来找我的,你说过的,你说过....”,尔凤能感觉得到杨晓宇拿着力度掐她的腿。

她拉开杨晓宇的手,同时两边钳住,蹲下来一脸威严的看着杨晓宇还能耍什么花招。

“杨晓宇,姐姐是答应过你,可是你也看见了,那些叔叔阿姨病得那么厉害,现在是先玩游戏重要,还是先照顾他们重要?”

杨晓宇的一根食指逃出束缚,笔直地指着尔凤,伴着满脸的泪水,他大声质问尔凤:“你总是骗我...你明明就是大骗子,你根本就不会跟我玩,我妈妈根本就不会来找我,我妈妈早就死了”。说时激动不已,连同整个身子都在用力抽动,濞涕泡混着泪水耷拉着流到下巴。

晓宇的妈妈...死了?...而且杨晓宇知道...这件事...杨晓宇的话让尔凤发了慌,她很疑惑这都是谁告诉他的,杨医生?不可能!他不会告诉晓宇的,至少现在绝对不会。

她就是想不通这个道理,便硬着语气说:“你听谁胡说呢?杨晓宇,是谁说你妈妈死了?他们在骗你,你跟我说谁告诉你的,我带你找她去。”

高护士也帮腔:“别哭了晓宇,你告诉我们,我帮你揍他。”

“没人告诉我,我自己知道,我妈妈就是病死的。”杨晓宇委屈地嚎啕大哭,晶莹的泪珠一颗一颗滚落,稚嫩的脸颊憋得通红。

尔凤茫然地跟高护士对视一眼,高护士暗地里摆摆手,表明自己也不清楚这件事。

“晓宇....”尔凤伪装的硬气又软和了下来,她轻声地问:“晓宇...那你为什么还一直说要找妈妈呀”。

“因为..”他抽泣了两下,拧着一股气继续说:“因为我知道....爸爸不想让我知道这件事,所以我就假装不知道。可是我真的好想妈妈...我想爸爸陪我玩,我不喜欢医院...”。杨晓宇后面的话被哭泣搅乱了,他扑在尔凤怀里哭着。

“护士长”,来了一个护士急急忙忙的要把高护士叫走。

病人的事情,高护士实在脱不开身,便不得已先回去了。

但临走前她交代尔凤:“你安心陪陪晓宇吧,他现在很需要你在他身边,手上的事情我来安排。”

“谢谢你,护士长,那边就麻烦您了。”

尔凤抱着嚎啕大哭的杨晓宇上到五楼,一边安抚的摸摸他的小脑袋,一边轻声的安慰着。在进到杨医生的宿舍前,她先敲了敲门,屋内一直没有动静,尔凤便试着去转门把,轻易的门开了。

尔凤进屋后,一边唤着:“杨医生?杨医生?...杨医生?”

“...”依旧无人应答,看样子杨医生真的没在屋子里。

“晓宇,乖,别哭了”尔凤把啜泣不停的杨晓宇放在椅子上坐着,然后去找杯子倒水,在厕所冲洗水杯的时候,尔凤注意到门边的垃圾桶里丢着满满当当的一袋废弃手套。

倒也不能说尔凤敏感,只是她实在不相信杨医生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将使用过的医疗手套戴到宿舍才丢掉,如果不是,那他又为什么需要用掉这么多双手套呢。

尔凤倒了一杯温水拿到晓宇嘴边,“来,晓宇,喝一口”。一小口一小口地喂着,拿起纸巾擦拭去晓宇脸上的泪水,心疼的抱在怀里,静静的陪在晓宇的身旁。等到晓宇逐渐缓和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开始打起瞌睡了,小孩子就是这样,虽然精力旺盛但也是最容易疲倦的,玩累了困,哭累了也困。

看杨晓宇的眼皮一开一合地翻出不聚焦的眼白,身体也不受控制的左右倾斜,尔凤抱着他去开卧室的门。

“咔嗒”一声,尔凤以为是自己没转好。“咔嗒”又一声,这次尔凤确定门是上锁的。她的心压了一下,眉头皱紧,一堆乱七八糟的想法涌上脑海。她望了一圈屋子,跟第一次来的时候相比,陈设没有太大的改变,甚至有几把不需要用到的椅子还摆在一开始的位置,墙上的字画摘得一干二净,储物间的门上多出了一把链条锁,如果不是长久无人居住,稀少会有人用到这种极不简便的锁头。粗布窗帘把外面的阳光死死挡住,房间内充斥着一种未知名的阴郁,别说是杨晓宇喜欢往外跑了,尔凤一个大人也不会想在这种环境下多待。

尔凤只能抱起晓宇回到自己的宿舍,阳光透过窗子正好照在书桌上,她解开窗帘拉了下来,然后轻轻的把晓宇放到床上,尔凤枕着自己的手臂趴在书桌上看着晓宇的脸,轻轻的抚摸着,慢慢的也合上了眼睛。

梦里,尔凤再次来到了幼小的孩童身躯内,视角里的自己询问着祈祷的小女孩:“你在做什么呀?”音乐盒也藏在了身后。

小女孩双手合十的闭着眼睛回答:“祈祷”。

“祈祷是什么呢?”

“嘘!”女孩很严肃的让她不要讲话。

她赶紧捂上嘴巴,望向了神龛,却发现上面什么都没有,又禁不住问:“里面住着神仙吗?”

这次女孩子不回应她了。

神龛的底座太高了,她看不清只能跳起来看,一跳一望一跳一望,动作的声音扰乱了旁边的女孩子。

“嘘”女孩对于被打断的事情,很不愉快,烦躁的说:“只有虔诚祈祷的人,才可能看见神明”。

视角里的自己对于这样的回答并不满意,就踮起脚丫攀上神龛台,想要爬上去看看里头到底有没有神仙,而神龛台承受不住这样的重力开始倾斜,就在快要连着台子一起摔倒的时候,尔凤惊醒了过来,她忽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赶紧看向床上,杨晓宇不见了,转头发现宿舍的门大敞开着。

尔凤赶紧起身,要出去找找。

“哇!”杨晓宇张牙舞爪地从门外冒了出来,正面撞了尔凤个心惊胆战。

“啊!你吓死我了,杨晓宇!”尔凤搓搓胸膛,安抚自己狂跳不停的心脏。

“哈哈哈”杨晓宇乐得是前仰后合,看着尔凤又气又急的样子,他明白自己的恶作剧很成功。一觉醒来,他又恢复成那个活力十足的杨晓宇了,他搞怪着做鬼脸:“略略略”。

尔凤可不会轻易饶了他,杨晓宇见状拔腿就跑,尔凤走出宿舍门,远远就看着杨晓宇到了双开门外,他既没有往左边下楼梯,也没有往前面去到男生宿舍,而是往右边去了,那边可只有一扇紧锁多年的门。

尔凤认定他是侧着躲在墙边,在心里想着:‘好你个杨晓宇,跟我耍炸呢,想骗我去楼下找你是不是,等下看我不把你挠求饶了。’

尔凤得意地窃笑着快走过去,还想着要反吓杨晓宇一遭。

接着她站住了脚,呆愣了神。

漆黑的走道深处传来了晓宇的呼喊声:“姐姐,快来抓我啊。”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