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重生年代文空间在手
首页 > 资讯

第十一章 抓迷藏(下)

发布时间:2022-09-23 12:40:49

“杨晓宇!!!”尔凤心急如焚地站在门外叫喊着。整个住院部b栋,她也算混得轻车熟路了,可五楼的这扇门后通向哪里,尔凤是一点儿也不很清楚。“杨晓宇,快出!”幽暗把她的声音给弹了回去。自从尔凤住入五楼宿舍,每日都要经过这里,却从来没有看见了这扇铁门几时整个住院部b栋,她也算是混得轻车熟路了,可五楼的这扇门后通往哪里,尔凤是一点也不清楚。。

>>>《失异行》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抓迷藏(下)》精选

“杨晓宇!!!”尔凤心急如焚地站在门外呼喊着。

整个住院部b栋,她也算是混得轻车熟路了,可五楼的这扇门后通往哪里,尔凤是一点也不清楚。

“杨晓宇,快出来!”

黑暗把她的声音给弹了回来。

自从尔凤住进五楼宿舍,每天都要经过这里,却从未看见这扇铁门几时打开过,门上的探视窗也用钢丝蓬紧紧封住,其他护士早就习以为常,尔凤自然也没多想,可....今天怎么就突然打开了。

尔凤探身往里张望,杨晓宇晚了一会才回答:“我不要!高姐姐也要你陪我玩的”,这声音来源于内部的黑暗,却分辨不出具体在哪个位置。

李尔凤壮着胆子往里喊着:“晓宇,我陪你玩,你快出来吧,里面太黑了,我们不在里面玩。”

“我不要,我知道你想把我骗出去,哼”接着是杨晓宇越跑越远的脚步声。

“晓宇,快回来呀!”尔凤往里面喊去,却发觉声音可以传得很远,里面的空间比想象的还要大得多。

尔凤慌乱着要进去追他,一只脚踩过门线又退了出来,她犹豫地看着里面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潮湿的霉味,以及不停往身体里钻的冷意,她搞不懂一个小孩子怎么敢走进这种地方,隐隐约约的只够看清最靠外的墙面。

尔凤转而回到屋内,从抽屉中找到一把手电筒,再重新走进这个地方,手电筒的明亮照着四周。

尔凤一边走一边呼唤着:“晓宇!晓宇!快出来。”

“晓宇,我没开玩笑,不要闹了!快出来!”

“杨晓宇,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

笔直的走道窄得让人有去无回,两侧墙壁刷着半层绿漆,已经退化得一块深一块浅,地面还未铺盖瓷砖,仅是灰黑色的混泥土坯。

尔凤双手紧握着手电筒,探照着前方的道路,灯光微微左右扫扫,一步一步的缓慢前进,不远的墙壁上黏着一条异物,尔凤照着那块区域,眯着眼睛打量起来,是一条壁虎的干尸,壁虎的长度达到二十厘米,看见这个尔凤心里越发不安。

即便是个死物,她还是侧着身子躲了过去,尔凤把手电光源打向天花板,每隔十步就能看见一盏电灯,足以证明这个地方之前是有在使用的。

很快又出现了一扇跟前面一模一样的门,只不过这扇门的框架锈迹斑斑。

尔凤实在不想继续往前走,她站在门外鼓足力气喊了一声:“杨晓宇!”希望借此确认杨晓宇真的跑到里面去了吗。

石沉大海没有回音,她打着灯往回望了望,原来出口已经离得那么远了,门外的光明缩成一块方框。

尔凤推了一下生锈的铁门,门轴的结构陈旧硬化,一动就发出锐利的摩擦声。

偏偏这时手电筒闪了两下,接着一暗,尔凤赶紧握住手柄,慌乱地滑动开关,一边回头张望。

数下之后,“咔!”手电筒恢复正常,尔凤的心咚咚直跳,吊着的神经不敢松弛。

门开出正好的范围,足够尔凤侧身进去,尔凤站在原地等待呼吸恢复平缓。

过后,才走进这扇铁门,里面还是一模一样的狭窄通道,尔凤只觉得这通道漫长,但也没做多想,慢慢的继续往前。

一边找寻着杨晓宇的身影。

‘什么,这只壁虎?不是我刚才看见的吗?’

又有一只同等大小的壁虎出现在尔凤面前,她目测了一下距离,从过门到壁虎的位置和上一段的一模一样,尔凤心里生出一阵疑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她试探着再往前走几步,果然意料之中,又出现了一扇门。

尔凤左手将手电筒举远,右手去推门,她潜意识地认为上一次的灯灭是门的噪音惹的祸。

还好灯并没有异常,尔凤不再急着进去,而是把灯伸进门内照了照,她在寻找着什么,而且很明确是在左边,灯光长不到她想要的位置,尔凤便往里挪了两步,定睛一看,瞳孔瞬间扩大。

‘果然!又是那只该死的壁虎!’

她麻利地转身,想要赶紧逃离这个地方,心里想着只要过了这道门就好,过了前面的这道门光明就会重现眼前。

‘怎么回事!我已经过了两道门,怎么还没到!’

尔凤几近疯狂的往回跑,可通道就是不停的在重复,铁门,壁虎,铁门,壁虎....无穷无尽...

‘不!我要回去!我不想死在这里!求求你!让我回去!’

过了不知道几扇门之后,尔凤这才认清现实,她撑着膝盖直喘气,明白自己已经回不去了。

手电筒又雪上加霜的闪了几下。寂静的廊道里没有一点声音,那蜥蜴好像动了一下!又好像没动。

下一秒,天花板上所有的电灯一齐发亮,炸得尔凤张不开眼睛,她挡着光芒逐渐适应,墙皮碎下一小块,掉落到地上,又一块……掉得越来越多,顶破的位置长出一排鼻子,尔凤难以置信的看着。

“这...这是什么....”

鼻子上方开始长出眼睛,慢慢的组成一张完整的脸。

“啊!!!”尔凤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她赶紧掉头跑,却发现每一面墙上都在长出人脸,四面八方都看了一遍,在这窄小的通道里她根本无路可退,出口更是不见踪影。

从人脸开始往外凸伸,一颗颗头颅悬挂在墙上,瞪着铜铃一样的眼睛,麻木空洞的黑色眼珠,死死看着尔凤。

尔凤颤抖着头都不敢动一下,大脑好像死机了,起不到任何作用,她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个接着一个的从墙壁里钻了出来。

尔凤在心里崩溃的大喊:“不要啊,不要!不要过来!!求求你们!不要!”

身后同样凝聚着无数的死亡视线,她往前跑也不是,往后跑也不能。

他们面色蜡青,一身陈旧破烂的村民服饰,肢体动作僵硬迟缓,嘴唇是黑的,指甲盖也是黑的,走起路来踮着脚尖。

轻易就能分辨出这是一群僵尸。

从墙壁里挤出来的僵尸越来越多,将整条廊道全都站满,他们跨着步走到尔凤跟前,尔凤不受控制的涌出泪水,除了肺部在加速运转,其他的部位没有一个是派得上用场的。

走得最靠近尔凤的僵尸,嘎吱嘎吱地张大了嘴,裂得比脸还要开,他的嘴里吐出一股腐烂的尸臭味,令尔凤反胃不已,她捂着嘴蹲到地上,把发冷的自己护紧,小声地唔咽哭泣。

拼命的祈祷着:“求求你了,是谁都好,救救我!!”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