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重生年代文空间在手
首页 > 资讯

第十三章 立命

发布时间:2022-09-23 12:40:50

霍海达比对分析了一下他们两个人的脸庞说:“我会觉得你挺像他妈的。”“嗯?”“也不是也不是,我的意思你们俩真他妈像。”霍海达挠后脑勺,就需要考虑这句话所以怎么说来着。“踢踢踏”几声踏地,除了铁片刮着地板的摩擦声。尔凤照灯过去的,抬头一看那疯医生怪笑着,龇牙咧嘴“嗯?”。

>>>《失异行》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立命》精选

霍海达比对了一下他们两个人的脸庞说:“我觉得你挺像他妈的。”

“嗯?”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你们俩真他妈像。”霍海达挠挠后脑勺,开始考虑这句话应该怎么说来着。

“踏踏”两声踏地,还有铁片刮着地板的摩擦声。

尔凤照灯过去,只见那疯医生阴笑着,龇牙咧嘴的说:“发现你们了,哈哈。”手上的碎骨斧磨得锃亮。

霍海达第一反应叫出:“挖槽”。

还未等他第一个字说完,尔凤抱紧怀里的杨晓宇先行一步。

上次的经验告诉她,霍海达是不可靠的,就应该依他自己所说的,各祝对方生死由命吧。

“哇呀呀!!!”

霍海达还想吐槽些什么的,却只吐出阿吧阿吧的哑语。

毕竟后面追着跑的疯子可不是闹着玩的。

“你们都需要治疗,治疗,哈哈哈哈。”语气中含着的慷慨激昂宛若朗读诗句。

“我去你码的,你才需要治疗”。

人在极度恐惧之下,难免有些行为失常,霍海达明明慌得要死,嘴上又按耐不住百句回怼。

医生挂着那副阴森恐怖的面容,紧追不舍地笑问着:“你们要去哪?”

“我去你码的,你问你码呢”。

“哈哈哈”,这是一声居高临下的蔑笑。

“哈你码比,离老子远点。”

“追你码追,滚开啊,草,我服了你,我....”

所以你可以看见一副这样的景象,在一栋残垣断壁的旧楼内,黑漆漆的环境中,一个女人抱着孩子打着手电筒在跑,怀里的孩子兴致激昂地嚷着“加油,加油”,后面跟着个男人,男人跑起来跟野猴一样,肢体大开大合很不协调,嘴上还不停的骂骂咧咧在问候别人的祖宗,最末的是个提着重斧,浑身是血的医生。

“我草你码的,可以了,够了吧,还追。”

尔凤和霍海达的速度都慢了很多,尔凤因为抱着杨晓宇累得喘不过气,霍海达是被后面的医生追得腿软。

‘糟了!前面没路了!’

尔凤赶紧急转弯,随便开了一扇门,跑了进去,霍海达一心惦记着后面的医生,毫无察觉的“哐当”一下,磕在了铁门上,一阵眩晕整上脑袋,疯医生一斧子丢了过来,擦过霍海达的脸砸在了铁门上。

霍海达抓着门要关上,疯医生立马捡起斧子一砍。

“哐!”又失手砸在了门上。

霍海达门关得及时,没被疯医生砍到,现在医生正在外面疯狂砍门。

剧烈运动以后突然停机,人就难再跑动起来了。霍海达就呆坐在门内,他吓得脸色发白,看着门被砸出一小个一小个窟窿。

尔凤抱着杨晓宇,躲到了床下,杨晓宇欢天喜地的追问着:“姐姐,姐姐,他是不是要找到我们了。嘻嘻”。

“嘘,不要...说话,我们不要说话。”尔凤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明,这并不是一场捉迷藏。

“哐。哐。哐。哐。哐。哐。哐。哐.....”

二十下?可能不止.....五十下,尔凤又感觉没有那么多。

“哐当”一声铁斧落地的声音,接着又在地上磨了起来,越拖越远。

尔凤自己从床下爬了出来,她颤颤巍巍的打着一格微灯,寻找霍海达的身影。

四面八方都没有找到人,门面的造型虽然有些扭曲了,但还不算是出现破损,尔凤纳闷着霍海达难道没进来吗?不可能呀,那是谁在最后把门关上的?

杨晓宇也随后爬了出来,止不住的嘻嘻笑。

“耶,我们赢了,耶”。

“嘘!”

尔凤牵着杨晓宇,走向了右边的那扇帘子门。

“海达?”

杨晓宇也帮着喊了:“海达哥哥”。

声音大的跟在菜市场找人一样,尔凤又对着他“嘘”了一下。

这边就像是个小型仓库,里面无论是纸箱还是器械都堆了一地。

只能挤着中间那一小条缝隙通过,杨晓宇轻轻松松就走了过去,尔凤被纸箱硌得胸疼,好不容易过来了。

“晓宇?”尔凤无论怎么照都看不见晓宇了。

杨晓宇被医生抓走的想法,在尔凤脑中挥之不去,她的神经隐隐作痛,乱七八糟的想法绕在心头。

尔凤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在这些纸箱的缝隙间翻看寻找。

不远处有一道目光瞄着她的身影,然后越靠越近,最后狠狠的打在她的背上。

“啊~!”尔凤叫着跌倒在地。

“哈哈哈!”

霍海达跟杨晓宇讪笑着击掌庆祝,这是霍海达对尔凤的惩罚,谁叫这个狠心的女人,刚才对他不管不顾的,他就是要吓吓她,心里才舒坦。

尔凤咬牙切齿,冷着说:“霍海达,如果你下次再这样吓我,我就拿刀从你的肚子捅过去。”

霍海达模仿着尔凤受到惊吓之后的样子:“呜呜呜,别走,别走,也不知道是谁刚刚这样说的。”

尔凤拉走杨晓宇,当场跟霍海达割袍断义。

“不是吧,又生气了,咱们刚才还同生共死呢!”

“我可不承认,是你自己死命要跟着我们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