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仙者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首页 > 资讯

0034章 急诊出诊

发布时间:2022-11-25 08:34:09

“谢谢您你,今晚七点,二叔烤鱼!”苏宜璇发的微信。杨平将手机翻阅了无数次,接着放到胸口,心里甜滋滋的,激动地睡不着觉。明日是个高兴的日子。虽然时间过得太慢,除了12个小时呢。占时睡不着,杨平再打开微信,到几个群里遛达一圈,爬一会楼。大学的群里,杨平将手机翻看了无数次,然后放在胸口,心里甜滋滋的,兴奋地睡不着觉。。

>>>《外科教父》章节目录<<<

《0034章 急诊出诊》精选

“谢谢你,明晚六点,二叔烤鱼!”苏宜璇发的微信。

杨平将手机翻看了无数次,然后放在胸口,心里甜滋滋的,兴奋地睡不着觉。

明天是个开心的日子。

但是时间过得太慢,还有十几个小时呢。

暂时睡不着,杨平打开微信,到几个群里溜达一圈,爬一会楼。

大学的群里,冒泡的比较少,比较活跃的也就那几个,都是靠绿色通道,毕业进了比较好的三甲医院。

有人在晒跟着主任在国外参加学术会的照片,胸前挂着参会的牌子,挨着国际大佬合影,再那么淡淡的来一句吐槽:当医生不容易,充电还要跨洋。

后面零零星星跟几句捧场的话。

再就是投票砍价的链接,穿插在群里。

晚上太兴奋,睡得有点晚,一大早起来,有点睡眠不足。到医院旁边的早餐店吃了碗三鲜粉,赶到医院还是七点多一点。

张林、小五这些住院医都已经在忙碌了,电脑键盘噼里啪啦响个不停。小五将前一天的病人情况向杨平做了简单的汇报,欠费的、医保超费用的、院感没及时报的,等等,乱七八糟的一堆事。

韩主任这一组,手底下现在实际有有两小组,杨平小五一组,宋子墨张林一组,病人是分开管的,张林管十张床,小五管十张床。

张林一边敲键盘,一边神秘地说:“脊柱那边的出事了?”

“出事了?”小五好奇。

张林点点头:“还记得那个三无人员不?人家四个儿子两个女儿来了。昨天,在科里闹了一通,被保安强行赶走了。”

“他不是没有亲人吗?之前打过电话到他家里,不是说没有亲人?”不仅杨平知道,全科的人知道这个病人,胸椎爆裂骨折的,同平面的脊髓毁损,肚脐以下全瘫了。

张林诡异的一笑:“切,那是因为怕被催钱,住院半年,没一个人来,打电话给他们,都不承认有这个爹。现在倒好,全来了。说好好的人,给治瘫痪了,要赔钱。”

“赔钱?三无人员,工地高处坠落,工头跑路,严重的脊柱骨折伴脊髓损伤,脊髓毁损,到哪都是瘫痪的,世界难题。免费给治疗,免费给提供陪护,免费给一日三餐,住了大半年,现在突然冒出亲人,一来就赔钱?”小五忿忿不平。

张林说:“是呀,昨天医务部的去了,对方提出条件说要陪六百万,不给钱就血洗医院。”

“看来要闹事!这几天要注意了,你上下班要小心了。”张林说。

“我准备买件防刀的衣服,要不要一起拼单?还有大家注意,办公桌不能背对门口,上下班注意可疑人员,尽量穿运动鞋上班。”

“有这么严重吗?”杨平低声说。

张林认真地说:‘听老弟的没错,前不久,南都附二,一个医生被病人砍了几刀,住ICU了。你没看到医院这段时间门诊急诊科有人在门口拿着卷皮在测量吗?”

“不是说大门改造吗?”杨平有点兴趣,对这个问题。

张林的消息灵通:“可靠消息,以后门诊急诊只开一个门,门口设安检通道,这是夏院长亲自抓的,你不知道吧,还要加强安保力量,培训医生自卫能力,医院安保三大政策,马上医院内部网上就会发通知。”

“你怎么知道的?”杨平什么都不知道。

张林神气地说:“这个就不要问了,你知道就行,我只告诉你,不要跟别人说呀。”

然后又跟小五、方炎等好几个,同样的话说一遍。

都广而告之了,还招呼保密。

交班,查房,手术,天天都按这一套来。

自己做了一台断指再植,跟韩主任做了好几台手术。下午五点多才下手术。

韩主任做手术又快又好,感觉想快就能块,想慢就能慢的那种,总是胸有成竹,一切都计划好似的。

正在更衣室聊天的时候,老韩接到电话。挂完说:

“小杨,急诊科刚求助,一家工地出事,有工人的腿被水泥块压在里面,出不来,现在正在救援,估计要现场截肢,你带小五去,到急诊科门口,急诊的车正在等。”

这种事不能耽误,杨平带着小五,急匆匆的赶到急诊科,一辆奔驰救护车在门口等,医生看到杨平,立刻开门:“杨医生,辛苦了!”

急诊科早就派救护车去了,现在这辆只是送杨平去。救护车呼啸着,直奔工地。

工地的入口早有人在等,给每人发一个安全帽。杨平几个人戴着安全帽,跟着带路的工人,往出事的地点走。

这是地铁的隧道工程,要往地下走,可以看见初具雏形的轨道、手扶梯、柱子等。

“有个角落还没有加固,禁止进入的,工人内急,躲到里面拉大便,结果塌了,人上半身刨出来了,一条腿被水泥块压住的。”带路的是负责安全的工地领导。

急诊科的吕医生带一个护士已经守在周围,静脉通道都建立了,补液也跟上了。吕医生汇报说:“右下肢被几百斤的水泥块压着,救援有难度,机器施展不开,只能人工救援,腹部内脏有损伤,刚打了彩超,肝脏破了,腹腔估计有一千毫升的积液;脾脏包膜下有出血,这个出血有扩大的趋势,要尽快回医院剖腹。”

急诊科的家底子比较厚,什么便携式的彩超、X光机、心电图仪应有尽有,大的救护车车上还有全自动化生化分析仪,现场抽血,现场出结果。自从创伤急救中心挂牌,这些医生是三天两头培训,打个彩超就不是难事了。

肝脏破了,这已经够危险了。脾脏包膜下还出血,而且进行性扩大,这是急诊剖腹的指征,不然一旦出血越来越多,尤其脾的包膜一破,当场要命。

病人现在勉强清醒,那是平素体质好,加上补液及时。

赶快把人救出来,送到医院去剖腹,这时间很紧,生死时速。

病人的脸色苍白,表情痛苦,右腿的裤子已经剪开,自大腿下段以下,全被压在里面。救援人员用一种钳子一块一块地咬除水泥块。

杨平说:“这个只能截肢,不然保不住命!”

紧急时刻,一句话尽量把厉害关系说清楚。

吕医生将一张知情同意书,夹在文件板上,和一盒打开的印泥,送过来:“麻烦你在这里签字,要是签字不方便,按一个手模也行。”

没办法,只要清醒的,就要签字,这是流程。

工人脸上不断的冒汗,面部肌肉扭曲,每说一个字都很艰难:“医生,能不能保?帮忙争取,上有老,下有小,缺条腿就塌天了。”

“保不住,也不能保,现在腿和命,你要哪一个?”杨平语气强硬。这个时候说多了没有,轻言细语没用,杀伐果断才有用。

“现在下肢假肢功能很好,以后可以正常走路,干活。”杨平补充。

工人还在犹豫,毕竟活生生的一条腿,上一刻还是好的,现在要截掉,换谁都下不了决定。

“医生,截断了,等下挖出来,送到医院还能接不?”工人竭力争取。

杨平透过水泥块与地面的缝隙,瞄一眼,小腿已经完全压扁,颜色都变成了死灰色。遗憾的说:“希望很渺茫,严重的挤压伤,没有接上去的条件。”

“肌酐已经升高了!”吕医生插话。

那说明肌肉组织大量被挤压压破坏,肌红蛋白入血,经过肾小管,堵塞肾小管,损伤肾小管细胞,形成了急性肾衰竭,这也是致命的。

“请你相信我,立刻截肢!我们都是来救你命的,再犹豫,没了的就不是腿,而是命!”杨平语气平稳,每一字都很清晰。

工人深叹一口,闭着眼睛,咬咬牙:“我相信你,医生,截!”

然后伸出右手食指沾一点印泥,按在知情同意书上。

这个时候没有选择的余地,肝脏破裂,已经在出血,脾脏如果还破,铁定死在现场。

只能截肢,以争取保命。

“小五,准备!”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