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仙者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首页 > 资讯

0041章 魔方复原

发布时间:2022-11-25 08:34:21

消息再传播的速度迅速,整个骨科都明白了,杨平要做一个三千块的肱骨下端被粉碎性骨裂,仅用钢丝钢针。在内脊柱、关节、运动医学那边,好多更年轻医生、深入研究生、实习工作生都提早打探手术时间。小五张林早已爆出话:“一个座位,一顿饭!概不讲价。”更有甚者连办理登记的课本都包括脊柱、关节、运动医学那边,好多年轻医生、研究生、实习生都提前打听手术时间。。

>>>《外科教父》章节目录<<<

《0041章 魔方复原》精选

消息传播的速度很快,整个骨科都知道了,杨平要做一个三千块的肱骨下端粉碎性骨折,只用钢丝钢针。

包括脊柱、关节、运动医学那边,好多年轻医生、研究生、实习生都提前打听手术时间。

小五张林早就放出话:“一个座位,一顿饭!概不还价。”甚至连登记的课本都到护士长那里领好了。

科里签字的印泥也被他们弄走了,说是到时候白纸黑字。

“张老头到时来的吧,他肯定坐前排中间,我在他椅子上涂一层胶水。”张林鬼点子多。

“手术室催了三次,你还在这涂胶水。”护士长姚玲拿病历本轻轻拍他一下。

护士长在科里威望还是比较高,相当于科里的管家婆。

大家把顶替手术的人都找好,撸起袖子准备好好观摩一下。反正科里人多,规培生研究生一大把,排队等着上手术,调配人手那是再简单不过了。

宋子墨、张林、方炎,还有其它几个组的,欧阳主任、白主任两组手底下的人也来了,脊柱、关节、运动医学那边也来了十几个人。

大家都想看看,这台三千块钱的手术怎么做,关键是用钢丝克氏针做,不可能呀。

周四交完班,大家生怕没位置,一大早就坐在主手术室旁边的示教室,就差没捧一盒爆米花了。

穿着洗手衣,隔着口罩,大家相互打招呼。都是一个大骨科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以前轮科的时候还可能在一起共事呢。

医生刚毕业,一般先是轮科,将外科或内科系统的科室轮个遍,一个科室三个月,全面熟悉外科或内科知识,顺带熟悉各科同事。

一些实习生没有位置,就站在后面,关系好的挤在一张椅子上坐。前排自动留出,那是给张老头和主任坐的,主任有可能来,也可能不来。

但是张老头听说要来,他的助手已经放出话了。

“张教授,你好!”脊柱那边的彭医生看见张林,立刻打招呼。

吓得大家小心脏猛跳一下,以为张宗顺教授到了。

张林立刻握手:“幸会幸会,彭教授,亲自来?”

这些年轻医生,私下相互调侃,以教授、主任互称。

隔壁,宋子墨正在消毒,小五抬手,田主任坐在一边,器械护士苏宜璇正在整理器械,杨平已经穿好手术衣,站在一边等。

田主任比较稳重,技术扎实,是那种平时不起眼,但是任何时候都能派上用场的人。

看到那副缠胶布的老花眼镜,大家都不敢吱声了,身子都缩得矮了半截,他真来了。

张宗顺教授,在助手的引导下,进来了,往中间的座位一坐。张林赶快通知韩主任,不久,韩主任也现身了。

就是一台手术,耽误不了什么事情,其它手术可以推一推,所以韩主任也安排好时间了。

韩主任跟张老头握手:“张教授,您怎么亲自来了,我们把录像送过去,给您老打分不就行了。”

“来看看,不是说这种骨折克氏针不能做吗?我就想看看,没钱买机票,怎么去帝都的?”张老说话总是这么辛辣幽默。

韩主任陪在旁边:“快,找个垫子给张老,靠一靠。”

有个学生拿个硅胶的体位垫过来,张老也不客气,垫在腰后:“年轻人,敢上台,先加一分。”

“年轻人经验不足呀,基本功哪有张老那时候的医生扎实呀。”韩主任说。

“你就不要替他谦虚了,这小子,恐怕有点猛料,不榨一下,难估斤两,那台锁骨骨折,他那几根克氏针可不是谁都能打出来的,再说,实在不行,这不是有你兜底吗?”张老慢悠悠地说。

韩主任心里明白,张老心里有数,想考验一下杨平,实在不行,两人可以给他兜底,张老来手术室的目的就是给他兜底。

“等下开台,就当老头不存在,好好做就是--”田园跟杨平打气。

“侧卧位,体位选择不错。”张老头说。

准备开台,术前核对。

刀拍在杨平的手心,标准的执笔式,起刀收刀都到位,皮肤被一次切开,不深一分,也不浅一分。换电刀,血还没有出来,电刀就已经点上去,轻轻一点,出血点被彻底消灭。继续用刀切开深筋膜。

鹰嘴截骨入路,这个入路暴露最方便。微型电锯,一个漂亮的V字,将鹰嘴开,朝上翻开,整个肱骨下端关节面露出来。

吸引器将积血清除,里面的碎骨露出,有带软骨的,不带软骨的,冠状面的,矢状面的,横截面的,各种形状,乱七八糟。

“这怎么做?”比X片上显示的还要糟糕。

大家看着屏幕上的视频,清清楚楚,都懵了。原本还想看看怎么做,这样子手术根本没法做了。

有一个专用词语形容这种:a bag bone!

一袋子骨!

碎骨块像石头,外面的皮肤软组织像一个袋子。

这些碎骨块的拼合极为困难,可以说不可能。

如果是关节外骨折的,比较好处理,不需要去拼合。关节内骨折不一样,任何的不平整,都会将把关节磨坏,一旦磨坏,就长期疼痛,活动障碍。关节内骨折是需要解剖复位的,就是原来是什么样,你要拼回什么样。

如果拼不回去,差一点点,遗留关节炎;差得多点,直接残废。

在系统里的大量训练,让杨平总结了规律,这种骨块拼合,有一定的方法,复位的顺序和克氏针的分布最重要。整个步骤就像复原魔方,一定要有科学的顺序,不是随便可以乱来的。

看似简单的东西,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一个空的蛋壳碎了,有人可以徒手复原,信不信由你,反正杨平信。

骨折一塌糊涂,已经找不出可以体现原貌的大块了,即使最大的骨块,也看不出究竟来自哪里。

就像一栋房子,全塌了,变成一堆烂砖头,你还能分清那块砖头是那个位置的?

韩主任皱眉头,张老头一声不吭。

最强大脑的鬼眼,可以从几千张同样的树叶中找出自己见过的那几张。

大量的训练,让杨平也具备火眼金睛。他小心翼翼的夹持骨块,一块一块的辨认,要是骨块有软组织附着,不论多少,都被绝对保护起来。

血管钳就像夹鸡蛋壳一样,力度掌握极好,既稳当,又不至于夹破。

所有骨块辨认完毕,每一块原本应该在哪里,已经心中有数,按照怎么的顺序构建复原,在脑海中逐渐成形。

如果找不到科学的顺序,这一块复上去,另一块就掉了;这一块对得很好,却挡住了另一块的复位;刚订上这块,那块又被漏了,始终做不到复原。

“把克氏针另一头也剪尖,准备五根这样的。”

小五照做,正常的克氏针只有一头是尖的,另一头是平的,现在要把另一头剪成斜面尖。

“他真想复位,这怎么复位呀?”

“这个就算钢板也好难做的。”

“没做CT。”

“要做CT打死他也不敢上台。”

“这下尴尬了,怎么下台呀。”

大家小心的议论起来,本来想看手术的,现在这局面怎么收拾呀,这根本没法做,所谓最严重的,处理反而简单了。很可能打开,关上。

有人很失望,满腔热情来观摩学习,结果这样。

张老头靠着硅胶垫,取下眼镜,擦了擦。

冲洗术野,克氏针已经剪好,装进动力电钻。

第一个碎骨块靠上去,克氏针牢牢的订在肱骨近端,让克氏针穿出对侧的骨,穿出皮肤,骨块对合严丝缝合。

好眼力,韩主任暗暗叫好,这一块连尝试对合都没做,就一次复位了。

钥匙旋开电钻的夹持头,退出来;反过来夹住露出的另一端,慢慢回抽,一直到尖端平骨面只露出一点点。

第二块靠上去,还是利用原来的克氏针,只是反过来,往回穿;第三块,对上肱骨近端,从对面斜着一根克氏针,与第一根克氏针60度交叉,第四块放中间,连着一起穿上。

第四块不知道为什么放中间,看不出是中间的呀?

大家疑惑,别说第四块,现在钉上去的几块,一块都看不出是哪里的,感觉还是乱的。

第五块隔着一个空缺被刚才的克氏针穿上。

就像魔方的复原,每一步会关连其它的步骤,必须按照既定的方法来,否则就无法复原。同样在没有复原前,别人看到的也是乱的,这一步红色为什么在这里,那一步蓝色为什么在那里。

搞半天有还是乱的,乱七八糟的呀。

不会不管三七二十一,用钢针穿上去就收场吧?大家担心。

宋子墨担心,杨平最近有点飘呀,接受这样的手术。

但是看他认真的样子,好像胸有成竹,不像是瞎搞呀。

难道真的能够把这些骨块原封不动的拼回去?

不会这么牛吧。

当第六块嵌入的时候,两根克氏针往回打,都穿过了第六块;第七块贴上刚才的缺口,又出现一个新缺口,第九正好填满这个缺口,第三根克氏针穿上,不仅将这两块穿好,还穿过了其它骨块。

钢针穿骨块,每一次都是一次到位,即使细小菲薄的骨块,不容许穿第二次的,也被安全的穿过去。

宋子墨已经看出了端倪,心中无法形容的感觉。

外侧髁部分已经成形,魔方拼出了第一层。第十块、十一块、十二块,斜形嵌入,每一块位置精准,第四根细克氏针,一次固定,刚好穿过最结实的皮质部分。

内侧髁部分,雏形初现,魔方拼出了第二层。

第十三块贴上去,第四根再推进,穿过这块,又置入第五根克氏针,不仅穿过这块,还穿过其它几块。

内髁部分形状完整显出,关节面也拼合成功,光滑无缺损。

平滑的关节面成形,没有一丝缝隙,也没有一个台阶。

至此,魔方第三层成功复原。

哇!台下细小的惊呼。

觉得无聊的,开始打起精神;准备提前离开的,打消了念头,目光都聚焦到屏幕上,有人开始后悔,没有看刚才复位的细节,白白浪费了宝贵的学习机会。

两边各来一个标准张力带钢丝捆扎,再各来一个斜形的张力带,组成负责的立体三角形状,就像建筑的钢架结构。

拧紧钢丝,剪断,处理尾部,克氏针剪断,折弯处置尾部。

像魔方复原一样,过程看不懂,但是结局亮了。

真的复原了,克氏针和钢丝,组成一个奇妙的立体稳定结构。

活动一下肘关节,十分稳定。

这骚气的操作!

这时大家才明白,那骨块拼合的顺序,克氏针怎么打,都是计划好的,只有这样才能做到最大的兼顾,相互锁定,最终形成一个整体,步骤乱了一个,少了一个,都无法完成。

不服不行!

奇妙!宋子墨也是头一次看见有人这样用钢丝和克氏针。

这哪是手术,这是利用骨块和钢针钢丝在搭建一个微型自稳建筑呀。

“韩老二呀,你手底下这小子不简单,好好带。”张老头起身。

“怎么,张老,不看完?”韩主任说。

“前列腺不争气,憋不住了。”张老起身。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