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仙者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首页 > 资讯

0047章 桌子还留着

发布时间:2022-11-25 08:34:30

“股动脉断了,周围有三块大的玻璃。”宋小言转头看阅片灯上的CT。杨平在找第二块,说:“智商很不错,能也可以看出有三块。”宋小言说:“你别嘚瑟,血管脆化的新生的婴儿小白鼠剪耳续接,我了快了很多,迅速也可以赶上了你。”宋小言边说,手上的拉钩随时随刻调整后。确实,他很杨平在找第二块,说:“智商不错,能看出有三块。”。

>>>《外科教父》章节目录<<<

《0047章 桌子还留着》精选

“股动脉断了,周围有三块大的玻璃。”宋子墨扭头看阅片灯上的CT。

杨平在找第二块,说:“智商不错,能看出有三块。”

宋子墨说:“你别嘚瑟,血管脆化的初生小白鼠断尾续接,我已经快了很多,很快可以赶上你。”

宋子墨边说,手上的拉钩随时调整。的确,他很聪明,可以预料杨平下一步要看哪里,提前做了调整,让杨平总是拥有最佳的视野。

其实别看拉钩,拉好是一种技术,让术者不觉得拉钩的存在,任何时候可以获得最好手术视野。

“灯,照进去?”巡回护士问道。

宋子墨说:“不用。”

这个时候,靠的是定位能力,空间想象力,手上血管钳的感觉,术前依据影像做出精准空间定位,术中按照定位去找,金属碰到玻璃与碰到软组织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个时候,器械就是医生手指的延伸。

“你脸上全是痘痘,看那么近,等下血一喷--”小五递过一个面屏。

吓得张林立刻跟手术台拉开了距离,不由自主的想起实习的时候一个故事。以前实习的时候,一个同学在急诊科,抢救外伤病人,血就喷到脸上,这个同学恰好脸上布满青春痘,事后抢救完才知道是个艾滋病人。

立刻上报职业暴露,然后就是抽血检查,服用艾滋病阻断的药物,连续服药4个星期,隔一段时间抽血检查,要持续半年。就半年时间,那个同学的体重从80多公斤降到80多斤。后来确认没事才恢复正常生活。

想着想着,张林又回退了几步,戴上了小五递来的面屏。

第二块探到了,但是不敢拔,因为毗邻血管神经,一拔,就会损伤周围的血管神经。

“灯!”宋子墨作为助手,绝对是完美的。

他不用杨平提醒,一手拉钩,一手握住手术灯上的无菌手柄,灯光以最好的角度照射进去。

吸引器伸进去,将血液吸走,杨平想移动拉钩,手刚刚碰到,宋子墨轻轻的松开,杨平将拉钩重新置入。

手一伸,剪刀已经到手里了,用组织剪将玻璃周围的组织锐性分离,完整的暴露出玻璃。

果然玻璃旁边是一根动脉分支,杨平小心翼翼的将玻璃取出来,还是那绿色的啤酒瓶子碎片。

“这是有多大的仇恨,腹股沟都扎得稀烂,啤酒瓶玻璃都断几块在里面。”张林感叹。

小五说:“在夜总会争女人,两帮人大胆出手。”

张林更正:“不是两帮人,听说他一个打十个。”

究竟怎么回事,是警察的事情,医生只管治病救人。

苏宜璇制止他们说话:“保持安静。”

别的护士还可以顶几句,可苏宜璇,他们不敢,小五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张林也不敢再说了。

“还有一块了,这块进盆腔了。”宋子墨又调整了灯光。

这个部位局部解剖已经烂熟于心,闭上眼睛,脑海都能建立一个立体图像。之前抢救髂外动脉断裂的病人,几百次尝试获得的解剖知识,连变异都弄得请清楚楚了。

顺着血管神经逆行往上解剖,盆腔的腹膜后间隙,第三块显露出来,轻松取出,检查周围,腹膜没有破。

大量的生理盐水冲洗术区,再一次仔细探查,股动脉股静脉都断了,股神经还好,只是外膜割开一个小口,里面的神经束,没有问题。

“针线!”

苏宜璇将针线放在弯盘里,递送过来,这样以弯盘做中转,误伤的可能性最小。杨平拿起针线,右手持针器,左手长无齿镊。

这种血管吻合对他来说,简直不要太简单。

短短一分多钟,修剪血管,吻合动脉,结扎静脉。

松开髂外动静脉的血管夹,没有出血。

然后又是冲洗,分层缝合,引流管置入。

最后敷料贴漂亮地贴上去。

杨平视野右上角出现窗口和字幕:“完成一例高度危险的手术,无职业暴露,奖励6000分。”

整个过程非常的顺利,尤其几块玻璃的取出,让宋子墨佩服的五体投地。

说到取异物,这是小活,可是能够把小活做绝,那相当不容易。

多少医生为了一个小小的异物,C形臂X光机,踩得脚底发麻,也找不到异物。看着屏幕的影像,它就在那里,但是就是取不到,逗你玩的,你又奈何。

科里的金博士,因为一个异物没取出来,闭关修炼,研究了医院所有异物的X片、彩超、CT、核磁共振,画了几百张图。几年后,每次有取不到的异物,找老金,他总能轻松的取出来。

不是说笑话,一个大主任,可以把颈椎手术做得轻轻松松,但是有时候取不出一个小异物。很多切个长长的口子,翻来翻去,最后还是徒劳的关上。

异物,有时就是这么诡异。宋子墨为了取异物,也是耗费大量时间请教老金,研究影像学的空间定位,最后青胜蓝,超过老金。

而这几块玻璃,杨平轻而易举的取出来。

宋子墨对杨平更加刮目相看,他弄不明白,杨平的天花板究竟在哪。

病人送ICU,所有的衣服无菌单都要专门的渠道销毁,器械也是特殊的消毒流程。

“田主任那边怎么样?”杨平想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小五张林也不知道,他们这是感染性手术,不能随意串门的,要是被别的手术间巡回发现,会被轰出来。

既然没有叫人过来传话,那就是不需要帮忙了。田主任技术全面,什么手术都能轻松拿下,杨平也没必要过去问了,毕竟刚刚做完艾滋病的。

宋子墨带小五张林送病人,已经通知创伤ICU放隔离病房,按照体液血液隔离规范。

杨平在更衣室的洗浴间冲完凉,坐着休息一会。

今天这个部位的解剖自己十分熟悉,上次练习钢丝钢针技术又获得了一定的空间定位能力,这才让手术如此轻松。要是换个部位不一定能如此顺利拿下。

有机会一定要在系统里训练取异物和空间定位能力。

打开窗口,查看积分已经有一万四千分,距离购买骨盆骨折的训练,更近一步了。

拿下骨盆骨折,创伤骨科技术才算完善。

关闭系统窗口,小五打来电话。

“老大,火锅还留着呢,我们刚在科室冲完凉,外科大楼门口集合。”

肚子饿得咕噜响,肚皮快贴脊柱了。杨平想,要是现实中跟系统里一样,可以不吃不喝不睡,该多好。

但,那是不可能的。

几个人又到羊肉火锅店,还正热闹,桌子真留着的。

火已经关了,食材还摆在那。

服务员看到他们过来,赶紧帮忙打火。

服务员说:“我跟老板说,你们是三博医院的医生。老板说,这桌子留到天亮也要留。”

这老板豪气,要在古代,那是柴进一样好汉。

大家坐下,汤都没滚,哗啦啦往里面下食材。

张林直接把生白菜往嘴里塞,嚼得津津有味。

什么叫饥不择食,这就是。

“告诉你们老板,哥几个谢谢他了,以后闪到腰,不用挂号,直接找我。”张林说。

这时,老板过来了,四十多岁,瘦峭,操着潮汕口音:“这桌免单,免单,谢谢你们帮接好我儿子的手。”

“你儿子?”杨平说,接了那么多手,真不知道谁是你儿子。

老板指着头发:“就那个黄毛,兔崽子跟我赌气,去宏达厂打工,把手压断了。”

就他,早说嘛。

小五和张林已经倒满了啤酒。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