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仙者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首页 > 资讯

0058章 绝学

发布时间:2022-11-25 08:34:43

宋小言早晨练到十一点了,早晨依旧精神抖擞。办公室里看见杨平,他轻声说:“关节镜下剥葡萄皮、缝葡萄皮,夹水晶宝宝,穿针引线,我现在的闭着眼睛也能熟练完成4。”这些都是关节镜的训练方法,在镜下把葡萄皮切下,比较完整不破地剥下去,接着又包上来,伤口缝合出来;办公室里见到杨平,他低声说:“关节镜下剥葡萄皮、缝葡萄皮,夹水晶宝宝,穿针引线,我现在闭着眼睛也能熟练完成。”。

>>>《外科教父》章节目录<<<

《0058章 绝学》精选

宋子墨晚上练到十二点了,早上依然精神抖擞。

办公室里见到杨平,他低声说:“关节镜下剥葡萄皮、缝葡萄皮,夹水晶宝宝,穿针引线,我现在闭着眼睛也能熟练完成。”

这些都是关节镜的训练方法,在镜下把葡萄皮切开,完整不破地剥下来,然后又包上去,缝合起来;水晶宝宝泡水太久,极其易裂,稍用力容易夹碎;穿针引线更是精细操作,把线穿进细针,然后用针带线穿出一串小珠子。这都是高难度的镜下技术。

关节镜是腔镜的一种,微创技术,专门适合做关节的手术,不用开刀,打几个筷子大的洞就完成手术了。

显微镜是手眼直接配合,而关节镜是手眼分离的。

眼睛不是直视操作的区域,而是看着前方的屏幕上视频,靠视频引导手的操作。

一手拿着镜头,一手拿器械,镜头和器械都是通过一个小孔进入关节,镜头对关节里面进行录像,实时传送到屏幕,医生看着屏幕操作器械。

因为手眼分离的,所以学习的过程比较长,很多医生做好多年还不能得心应手。

宋子墨表面冷冷的,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但是内心对手术的热情如火一般,他从未放弃与杨平一较高下。一有机会,就要宣誓他狮子王一样的存在。

查完房,韩主任特意找到张教授,关于李静姝的手法复位。

“张老师,有个事想请您老帮忙?”韩主任站着。

张教授坐在沙发上,科室里唯一的套间病房,里面病房,外面客厅,客厅带有沙发茶几冰箱微波炉等。

“有事就说,什么时候做事也拖泥带水了?”张教授说。

虽然为难,但韩主任还是说了:“有个病人,左侧尺桡骨粉碎性骨折,移位明显,专程来找您手法复位,但是您老——”

张教授摆摆手:“人现在在哪,片子呢,有片子没?先看片子,再把人带来。”

韩主任最了解张教授,根本没说市长的女儿。因为对别人,这几个字会成为影响决策的关键因素,对他,毫无作用。

对他最有用的是“病人”两个字,管她谁的女儿,强调她是病人就行。

“片子带来了。”韩主任使眼色。

宋子墨立刻从袋子里抽出片子,在一旁躬身拿好,让张教授方便看。

张教授仔细读片:“可以手法复位,要麻醉下复位,难度非常大,我要一个助手。”

他的目光扫过,先是杨平,然后越过杨平,看向身旁的宋子墨:“小宋来做助手,其实这种小宋应该也可以吧。”

宋子墨昂起高傲的头,杨平想,高卢鸡就是这样的神态吧。

张教授看完片子,好像很有感触,说:“对于中医的态度,不是吹,就是黑。很少有用科学的态度去看待它。黑中医,欲灭之而后快的,大可不必激动,你看看中医院里,还有几个医生真懂中医,不用喊,这一天已经不远了。对于中医即将灭绝,伤心欲绝的,也可以收起眼泪,振作精神,思考如何利用现代科技挖掘中医的价值。如果一样东西要靠情怀来挽留,那么,这样东西也只剩下情怀了。传统的正骨术对于四肢的长骨,尤其上肢,肱骨和尺桡骨,优势非常大。对于经关节面的骨折,复杂骨折,实话说,不行。这是弓箭和枪炮的关系。弓箭有用没?有用!小范围用!现在特种部队还有备弓弩的,它静音,无枪焰,适合渗透暗杀。但是现代战争,你靠弓弩去打仗?不是脑袋进水,就是被门夹了。”

张教授有感而发,平静中肯。

张老教授继续说:“我以前写过一本书,从解剖、生理、生物力学方面对传统正骨进行了系统分析。”

韩主任笑着说:“这病人就是带着您的书找来的。”

张教授惊讶:“那书现在还能找到?七十年代写的了,现在医生对这些都没兴趣了。在以前,这可是代代相传,传男不传女的绝学,时代不同了,也不能怪医生。手法复位这技术,要练好多年才能上手,十年八年才有小成。练成了,辛辛苦苦,几个人满头大汗,整一次,收费就几十块钱,贵的也一两百,指望它,家里没米过年,你说谁愿意练。而且这东西应用面又窄,以前都是摔跤打架导致的骨折,都是简单骨折,可以手法弄一下。现在动不动就高能量损伤,比如车祸呀,随便一个复杂骨折,你手法再高也枉然。所以我也不主张大家练了,医疗环境也不适合练,搞小儿骨科的可以练练。病人情况怎么样?”

张教授发现自己跑题了,马上把话题拉回来。

韩主任说:“练马术,从马背上摔下来,左手撑地导致的。现在肿胀厉害,过几天消肿,到手术室麻醉下操作?”

“肯定麻醉,以前没条件,正骨弄得病人哇哇叫,身体不好还晕过去呢。”张教授认为那个年代这种做法不人性。

“小杨,你到时有空看看,有兴趣学一下,没兴趣也无妨。”张教授对杨平说,其实,老头并不顽固,反而很开明。

张教授同意,韩主任放心了,带着杨平宋子墨去华侨楼看李静姝。

可能夹板放松后,静脉回流通畅,消肿了不少。

她床头放着一个毛绒绒的熊猫大公仔,暗红色的圆眼镜放在床头柜。

旁边陪着一个穿着打扮考究的妇人,应该是她母亲,市长夫人了。

看到医生来,李夫人立刻起身,庄主任做介绍:“这是我们骨科主任韩教授。”

李夫人微微欠身:“真是麻烦您们了,我们也清楚,这种骨折怎么可能不手术呢,拜托大家,再给她一次机会,我们也刚刚商量过,要是还不行,就手术。”

“张教授目前自己髋部骨折,刚做完手术,在我们科住院呢,刚刚跟他老沟通过,同意消肿后帮复位。”韩主任不卑不亢。

李夫人特难为情:“太为难你们,太为难张教授,这孩子,你看给大家添多少麻烦呀,要不直接手术吧?”

“张老已经答应了,试一次吧!”韩主任也理解病人,女孩子,不想留疤,人之常情,很多女孩子骨折手术,都要求美容缝合,尽量减少疤痕。

“小郑,你准备一下,我们等下去探望张教授,当面致谢,你看什么看,你也要去,人家老教授自己骨折住院了,还麻烦人家。”李太太批评李静姝。

小郑应该是随同李夫人来的女助理,三十岁左右,毕恭毕敬站在一旁。

李静姝被她妈妈说得双脸通红,她最怕这种场景,他实在不想在父母的庇护下生活,可是又没有办法。

高考时,她并没有按照父亲的意愿考人民大学的金融系,而是凭借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大的新闻系。

毕业后,他也没有按照父母的意愿去考公务员,而是去了电视台应聘记者,可是还是逃脱不了父母的庇护,她一进电视台,从领导的态度就可以看出,父母已经背后打了招呼。

批评完李静姝,李夫人又跟韩主任说:“韩教授,你看,我们去探望张教授,什么时候方便?不当面致谢,我心里不安呀。”

韩主任说:“这样吧,等复位后,再去看看,我们让教授先休息好。”

李夫人觉得有道理:“对,你说得对,那麻烦你们了,我这个女儿呀,被我和老李惯坏了,你们千万别介意,多多包涵。”

李静姝在一旁,低头,很不同意妈妈的意见。

出了病房,庄主任说:“夏院长今早已经看过了,你把情况再向他汇报一下?他也是忙得团团转,昨晚跟曹厅聊了一个多小时。”

韩主任点点头。

对宋子墨说:“你和管床医生谈一下,也做好手术的准备,复位不成功,立刻转手术,待消肿达到要求,就立刻安排。”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