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仙者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首页 > 资讯

0069章 石坡之行

发布时间:2022-11-25 08:34:58

周日,朝石坡县出发。宋子墨的宝马坐起来很舒服,杨平坐副驾驶座,田主任坐驾驶座后面的座位,车上备了一点零食和几瓶水。杨平这十天太累了,把座椅打得很斜,躺着睡觉。身体虽然累,但心

>>>《外科教父》章节目录<<<

《0069章 石坡之行》精选

周日,朝石坡县出发。

宋子墨的宝马坐起来很舒服,杨平坐副驾驶座,田主任坐驾驶座后面的座位,车上备了一点零食和几瓶水。

杨平这十天太累了,把座椅打得很斜,躺着睡觉。

身体虽然累,但心里很踏实,这种踏实感让人十分放松。

第一次出来做手术,虽然是助手角色,跟着的也是田主任,技术全面,踏实可靠,但是如果骨盆髋臼的手术没有独立做过,技术还有短板,心里总是不踏实的。

万一,就怕万一,万一需要自己独立动手,虽然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但是当医生这么多年,习惯了什么都准备周详,不带一丝侥幸。

要不是出来做手术,呆在三博医院,心里还没有这么急迫。一听说是出来做手术,那补齐短板就是火烧眉毛的事情了。

就像你开车上高速,总是把油加满心里才踏实,一个道理。

还好,自己这十天拼命冲一把,把积分冲上去,拿下了系统骨盆髋臼骨折的手术培训,现在终于踏实了,创伤骨科没有短板了。

石坡县是南都省的偏远地区,处于三省交界,虽然是县医院,但病源特别丰富,算得上准三甲医院。

这个理由有点意思:正因为偏远,所以病人求医很少有出去的,除非真正的大病,否则基本就近解决。

这几年他们的院长比较给力,搞了一系列的改革,把人才留住了,又抓紧改善硬件条件,这样医院发展进入良性循环,一年一个台阶,将周边县市的病人都吸引过来。

高速公路弯弯曲曲,山区隧道很多,长的隧道居然十多分钟才出来。宋子墨带着偏光墨镜,耳朵上别着蓝牙耳机,车技不错,开得十分平稳。

“杨医生,听说你最近搞科研,要收集手术病例,什么科研呀,怎么没什么动静呀?”田园问杨平。

几个小时的车程,总要找个话题聊聊,不然太索然无味了。

田园想:科里的科研他负责的,这小子一点口风都没透露,搞什么机密计划呢。

“科研?什么科研?”杨平一头雾水。

宋子墨怕杨平说漏,立刻接过话:“其实没什么,就是上次小讲课后,张宗顺教授建议我们收集病例,写一本书-《内固定结构学》,我们就是想把四肢各种骨折手术多做一些,随访不同内固定的生物力学性能。”

杨平扭头看宋子墨,说的什么呢。

宋子墨正开车,想使眼色。妈的!有反光镜,也不好使眼色。

“你要的科研病例,小五张林两个帮你到田主任那边挖了一些。”宋子墨聪明,反应很快。

杨平这才醒悟,立刻说:“对,我以为你说什么科研呢,算不上科研,立项都没立,就是前期的数据准备。”

“说什么挖病人呀,别说这么严重,真有需要,打个招呼就是了,都是兄弟。”田主任跟他们聊得来,没有因为自己是副主任医师,就觉得高他们一等。

“谢谢田哥了!”宋子墨立刻说。

“小五张林两个小鬼找我要手术病人,说你科研需要,具体什么课题,他们支支吾吾说不上来,我怕你们有保密需要,也就没多问,原来这回事呀。”田园拿出一包口香糖,从后面递两块给杨平,杨平自己留一块,递一块给宋子墨。

“石坡县的骨科主任,苗主任,跟韩主任很熟,给我们送了不少病人,所以这次韩主任特别重视。如果我们医院在石坡一带扩大影响力,病源就会上一个台阶。别小看这一带,全是山区,三省交界,三省边界的病人往这里集中,名义上是县医院,实际上承担地区中心医院的角色。这里交通不方便,到省城远,没有高铁火车,病人看病一般不出来,尤其现在有医保,更加不想出来了。”田主任博士毕业就在三博医院工作,一直跟着韩主任,对情况十分了解,他以前经常跟韩主任到这边飞刀。

“这个病人的骨盆骨折挺严重的,比较棘手呀。”宋子墨边开车,边搭话。

田主任提醒:“你专心开车,这一段是山路,弯弯曲曲的,打起精神。”

“我也看了片子,确实很棘手。”杨平说。

“我研究了几个晚上,做了很多预案,韩主任让我带你们出来,就是想保证手术绝对安全,担心他们的人和我配台不熟练。”田园又拿一瓶水递过去,杨平拧开,喝了一口水。

田主任电话响了,是苗主任问到哪里了。

一路上大家聊聊天,很享受,平时哪有这样悠闲的,上班一个月闲聊的话语没有现在车里多。

轿车进入了石坡县的境内,路边的房子让杨平想起自己老家,也是小县城。

杨平爸爸是乡村医生,以前叫赤脚医生,背着药箱到处走的那种。

现在农村经济发展了,生活质量提高,建设了卫生站。加上杨平又考上大学读研,参加工作了,杨平父母现在日子过得还挺舒坦。

“我以前从华西本科毕业,就是在一家县医院上班,搞普外科的。”显然田主任触景生情,也勾起了一些回忆。

对田主任,杨平从张林那里了解得比较多,他为人务实低调,没什么架子,平时和年轻医生打成一片。有些规培生经济拮据,他还会慷慨解囊,私下发一些零花钱。所以规培生都想跟他一组。

他以前本科毕业在县医院搞了三年普外科,再考上华西的研究生,成绩优异,写论文做手术都是好手,被导师推荐硕博连读,读书时在导师的帮助下,把主治医师给考过。

毕业到三博医院上班,工作两年,就顺利升晋副主任医师,这么算来,几乎一步都没耽误,步步踩准了职业晋升的节点。三十几岁,就带组,独当一面。

田主任是陕西人,家里兄弟姐妹多,经济条件差,据说读研究生还穿打补丁的裤子。

后来靠帮人代写论文,挣钱糊口,才读完研究生。

现在带组了,经济上肯定没问题了,房车齐全,家庭和美。他不忘本,经常资助兄弟姐妹,有些兄弟姐妹就是他帮忙安置在G市打工。

他回老家,经常会帮助乡亲们。

曾经听张林说,田主任一个小学老师,从梯子上掉下来,股骨干骨折,没钱治疗,躺在家里熬。

田主任联系以前县医院的同事,将老师接到那个医院,他不仅帮助支付医药费,还亲自回去主刀手术,老师后来完全康复。

“快到了,苗主任让我们把车停他们医院的停车场,他在出口等我们。”田主任提醒宋子墨。

下了高速,宋子墨减速,走了一段水泥国道,车子进入石坡县城。

按照导航,车子停在了石坡县人民医院的的停车场。

苗主任亲自在停车场出口等,他身材中等,有点发福,穿着白衬衣。

他认识田主任,看过田主任做手术,现在看到田主任过来了,心里就踏实了。

苗主任热情地上来挨个握手:“辛苦了,辛苦了,走,先吃个中饭?再休息一下,我们都安排好了。”

田主任看看时间说:“还早,不急,我们先到科里看看病人。”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