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仙者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首页 > 资讯

0074章 教授不是白叫的

发布时间:2022-11-25 08:35:04

生命体征保持平稳,送ICU而已为了更安全的。只要你出现休克及时纠正,血压继续维持正常地,问题就并不大了。田主任和杨平脱掉手术后衣,旁边的医生立马回来帮着解衣服。“骨裂部位较多,高度警惕脂肪栓塞、肺栓塞!”田主任交待陶医生。苗主任脱掉手术后衣,里面的肥皂洗手衣了湿了基本上一半。只要休克纠正,血压维持正常,问题就不大了。。

>>>《外科教父》章节目录<<<

《0074章 教授不是白叫的》精选

生命体征平稳,送ICU只是为了更安全。

只要休克纠正,血压维持正常,问题就不大了。

田主任和杨平脱下手术衣,旁边的医生立刻过来帮忙解衣服。

“骨折部位较多,警惕脂肪栓塞、肺栓塞!”田主任交代陶医生。

苗主任脱下手术衣,里面的洗手衣已经湿了几乎一半。

“没事了。”田主任安慰苗主任。

也是堂堂一个大科主任,石坡的名医,刚才这场面确实大了点,没顶住呀,现在还有点怕。

苗主任嗯了一声:“真是凶险,刚才幸亏有你们。”

手术就要这样,意外虽然是低概率事件,但落到具体的病人身上,就是生死豪赌。

“等下到ICU要注意喉头水肿情况,水肿消退了才能拔管,如果没有消退,就继续留着。即使拔了,床旁也要备气管插管和气管切开包,以防万一。”田主任进一步交代。

他是主刀,有些事情再三强调都不为过。

苗主任记下教授的话,叮嘱陶医生:“小陶,要记住了,等下要跟ICU医生交代清楚,跟紧。”

陶医生应了一声,和几个医生搬来凳子,苗主任、田主任和杨平都坐下。

病人要观察一会,确认没问题才送出去。

“这种情况,我跟韩主任遇到过,我记忆深刻,那个病人比他更严重,连心跳呼吸都突然停了,手术台上行心肺复苏电除颤,最后将病人救过来了。这个还算好,心跳呼吸没有停。过敏性休克判断要快要准,抢救时间只有几分钟,几分钟内抢救正确,救治成功率非常高。”田主任侃侃而谈。

众医生认真聆听,比这个还严重,还凶险,心跳呼吸都停了,人家都见过,还救过来了,难怪刚才能够不慌不忙,沉着应对。

教授就是教授,不是白叫的。

“田教授,刚才你怎么判断是过敏性休克的呀?”麻醉师问道,刚才完全是按照田教授指示抢救,现在还没弄明白。

“是呀,田教授,怎么那么快就做出判断呀?”苗主任也饶有兴趣。

“这种突然的血压下降,首先考虑休克,休克就那么几种,心源性,失血性,创伤性,过敏性,感染性,神经源性,烧伤性。结合这个病人,烧伤性,神经源性,感染性都可以排除;创伤急性期已过,创伤性可以排除;失血性的,手术出血极少,排除;那就剩下心源性和过敏性,心源性,在监护屏上心电图波形会有反应,我看了心电波形,排除;那就是过敏性的了,药物或输血都可以引起。刚刚输液的管道一直走的是生理盐水,而输血这边,恰恰换一袋血后,立刻就出现休克,所以考虑输血过敏性休克了。不管是输血还是药物引起,都是过敏性休克,处理流程差不多。”

田主任解释得清清楚楚,如抽丝剥茧,相当于现场给上了一堂小课。

这个时候不讲几句,人家会认为教授保守,不教真东西。

做手术居然眼睛还观察这么多,监护屏上的数据、护士换了血袋,他都知道。

苗主任笑道:“你这是得韩主任真传了,韩主任做手术总是要求监护屏让他在台上能够清楚看到。”

观摩的医生感觉涨知识了,做手术原来细节这么多,自己以前完全没有这些概念。

“任何急诊抢救,不是快刀斩乱麻,而是快手解乱麻,你要懂得千百种乱麻缠绕打结的方式,才能快速解开,否则只能越解越乱。”田主任总结。

“突然遇到这种情况,脑子是乱的,一般只能简单思考,想不到这么多呀。”看教授平易近人,没有架子,有个医生胆子大点,参与讨论。

大家也少了拘束,距离感减弱,都自发靠田主任近一点,田主任说:“这就是平时训练了,特警解救人质,只凭看过的照片,冲进房间,一房子的人,可以在零点几秒内做出判断,哪是人质,哪是匪徒,快速开枪击毙匪徒,成功解救人质。这就是训练的结果,普通人这时进去肯定是抓瞎,房间里几个人,数数都要数很久,别说辨认人质了。”

大家笑,觉得教授讲话幽默风趣,但是道理浅显易懂。

观察了十多分钟,病人生命体征平稳,可以送出去了。

“我带几位去休息一下?辛苦了。”苗主任说。

“没关系,走,一起跟去ICU看看病人,我跟ICU医生也交代一下,苗主任,麻烦跟家属解释好,术后进ICU,容易引起家属恐慌。”田主任提醒苗主任。

“之前谈过,这么大手术,送ICU去监护一下,安全。”苗主任带大家去更衣室换衣服。

“那就好,我们一起去ICU看看。”

手术室的大门打开,躺着病人的平车推出来,家属立刻围上来,两个老人也被人扶着走过来。

“怎么样,苗主任。”病人哥哥说。

这手术很大,之前不是说要做到晚上,进去出来,才三个多小时,不会难度大,放弃了吧,家属很担心。

“苗主任,这么快?是不是不行呀?”家属焦急。

“手术很成功!你放心,教授做手术又快又好,出血非常少。”

“中途出现极为罕见的意外,过敏性休克,这可凶险,几分钟就致命的呀,但是运气好,遇上的是田教授,田教授见多识广,一眼就判断出来,快速抢救,成功化险为夷,目前病人平安,手术相当漂亮——”

总之,人被教授从鬼门关硬生生拉回来,手术也是完美得不行。

苗主任声情并茂,表情丰富,时不时辅助肢体语言,病人表情跟着变化,心情跌宕起伏,听到最后一句话。立刻牢牢的握住苗主任的手:“恩人,恩人拉,要不是您,恐怕这一关就——”

发现这话不吉利,硬生生的把最后几个字咽回去。

家属想起还有田教授要感谢,田教授才是主角。

立刻又拉住田教授的手:“救命恩人,感激!感激!”

太激动,抓得有点紧,握手动作也有点大。

“这就是省城来的田教授,给老二主刀的教授,可厉害了,老二的心脏有一个小孔,老二都没跟医生说,教授一眼就看出来了。老二的伤实在太严重,刚刚还过敏,差点过去,田教授给从鬼门关把人拽回来了。”病人的哥哥跟着平车,也绘声绘色地给二老和其他家属讲解,语气自豪。

病人的哥哥心情不错,当初这些亲戚,七嘴八舌,有说送省城的,有说送帝都的,都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好像省城帝都的医院都他家开的,想进就就进。现在都可以闭嘴了。

哼,家里主事的还是主事的,洞若观火、高瞻远瞩,岂是你们可以理解的,病人的哥哥这样想。

平车咕噜噜推向ICU。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