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仙者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首页 > 资讯

0090章 偶遇

发布时间:2022-11-25 08:35:17

这几天短暂休息时间,杨平全部用在了研究关节镜和运动医学。早晨刚躺下,准备好把手机放枕头,qq群里发了一条消息,北桥上山下乡群的。这一次上山下乡医疗队的,几天前就重新组建了一个群,杨平被拉到群里。“再度温馨浪漫提示:明日早晨九点,医院二号广场集合起来出发到达,落伍不候!”通晚上刚躺下,准备把手机放枕头,微信群里发了一条消息,南桥下乡群的。。

>>>《外科教父》章节目录<<<

《0090章 偶遇》精选

这几天休息时间,杨平全部用在了研究关节镜和运动医学。

晚上刚躺下,准备把手机放枕头,微信群里发了一条消息,南桥下乡群的。

这次下乡医疗队的,几天前就组建了一个群,杨平被拉到群里。

“再次温馨提示:明天早上八点,医院一号广场集合出发,过时不候!”

通知是张林发的,这个医疗队,由田主任带队,田主任让他和小五负责组织联络。

一号广场,就是急诊楼和门诊楼之间的那个小广场。

医院下乡医疗队是分批的,属于慈善活动,到山区给一些困难的病人免费看病做手术,帮助基层医院提高医疗技术。

这次轮到骨科、妇产科、泌尿外科,加上几个手术室的,宋子墨、唐菲、杨平、苏宜璇、小五、张林,麻醉师梁胖子,还有手术室另一个护士。加上妇产科、泌尿外科的,规培生、实习生,也有几十号人呢。

第二天,七点四十五分,五十五座的旅游大巴就在一号广场等,现在八点多了,还有人没来。

苏宜璇早早就过来等了,看到杨平就挥手打招呼,她背着一个运动包,穿一身白色和淡紫色搭配的运动服,头发扎成马尾,杨平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她时,就是这个样子。

张林站在大巴车门口,清点零零散散的人,小五拿着一个本子,一个挨一个打电话催促。

有人提着包,有人嘴里咬着馒头、还有人边整理头发边跑。

“点一下名!”田主任跟张林说。

“点名了,叫到名字的举手应一声!梁静、麻小花、苏宜璇--骨科、手术室、泌尿外科全到齐了,妇产科的怎么差这么多,小五,催一下。”张林一看,差的全是妇产科的。

“一帮女的出门,哪有利索的。”梁胖子摸出一根烟,要点上。

“胖子,给点面子,这里别抽烟,要抽,到一边去。”张林赶快阻止。

胖子没办法,只好走远一点,到下风的地方,蹲下,点起烟抽起来,等下上车,空凋大巴不让抽,赶快抽几口,止止烟瘾。

陆陆续续,妇产科的又来了几个,有个在包里翻来翻去,说口红没带,又要回去拿口红。

气得张林冒烟了:“姐姐!快点呀,说好八点出发,现在八点半了,要过去赶中饭的呀。”

又一个迟到的,穿着高跟鞋,一跳一跳的跑过来,还拉个大拉杆箱。

“山区呀,姐姐,下乡,不是逛街,不是说了不要穿高跟鞋,穿运动鞋吗?”张林没办法了。

“旅行箱里有运动鞋!”这位美女不以为然,掏出镜子,又补了一下妆,就往车上爬。

“行李行李,放这里,你那么大个箱子,等下车上往哪里塞呀。”梁胖子抽完烟,站在大巴行李舱旁边,帮忙安排行李。

这美女把箱子交给梁胖子,又往车上爬。

“先别上,点名排队,叫名字再上,座位有安排的,不是乱坐的。”张林拦住她。

“这不随便坐吗,还安排,又不是坐飞机,我晕车,要靠窗。”美女不服。

“等下找熟人自己调,先听安排,等下高速上,要保持大巴的重心,像胖子那种体型,怎么可能全部坐一边呀,不懂科学!大家记住了,等下听点名,点到谁的名字,是几号座位,就坐哪个座位,不要乱坐,大家要体现出素质。”张林扯着嘶哑的嗓子喊。

最后一个终于出现了,捧着一杯豆浆,边喝,边往这边赶,看着的人都提醒吊胆,心怕她噎着。

“齐了,齐了,听点名,陈小乔、周灿--3,4号,上车!--宋子墨、唐菲,13、14号,上车,--杨平,苏宜璇,17号,18号,上车,再次重申纪律,不要乱坐,安全第一,坐错的,等下我查出来,拉也要拉回原座位。”张林开始点名,安排大家上车。

好不容易,把人凑齐了,在车上,小五张林两人又各点一遍人头,没有遗漏,大巴才出发。

苏宜璇包里装了很多零食,她拿出一些,用一个小袋子装好,让杨平把包放行李架,估计包里一半是零食。

放好包,杨平坐下,第一次坐这么近,有点激动呀。

小苏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气,沁人心脾,近距离看她,脸上的皮肤真的吹弹可破,白里透红。

“帮我拿着,我休息一下。”小苏靠椅背上眯着眼睛。

“不许偷吃,等下我醒来才开,昨晚给实习生备课,熬夜了。”小苏闭着眼睛。

杨平心疼:“怎么不告诉我,我帮你做PPT呀。”

“你最近很忙,张林说你要备考博士。”小苏说。

“你休息吧,等下到服务区我叫你。”杨平看她真的有点疲惫。

张林这个大嘴,什么事一到他嘴里,全国人民都知道。

杨平把零食一包一包叠好,抱在手里,什么奶糖、生姜、巧克力等等,女孩子都喜欢吃零食吗?

自己也累了,也想休息一下,又怕零食等下掉了,所以半眯半睡的。

平时在医院,几点一线的生活,对下乡都有新奇感,很多人在车上叽叽喳喳聊起来。

四个多小时的路程,中途要休息一下,顺便上洗手间。

大巴走了大约一半的路程,在服务区停下来,杨平推了推小苏:“下车了呢,进服务区了。”

小苏揉揉眼睛:“走,我们下去,你帮我拿着零食,跟着我,不亏待你,等下分你一半。”

大家按次序下车,妇产科的同事一下车,很活跃,有的躲在车边补妆,有的一起说说笑笑。

“朱主任!”田园刚下车就看见了熟人了,旁边大巴的。

朱主任看见有人喊他,回头,立刻两个人握手,寒暄起来。

“你们这是旅游?”田园看他的大巴,旁边围着一堆人,打着一个旗子,旗子折起来了,什么人寿保险。

“朱主任,你这是?”田园有点奇怪。

朱主任笑道:“我早就不在省医了,现在保险公司干,刚考上精算师。”

“不简单呀,朱主任,我们是下乡,医疗支援。”田园解释。

那边有人喊朱主任上车,车子要出发了,田主任说:“你忙,你忙!”

待朱主任的大巴离开,田主任跟身旁的张林说:“这是省医的朱主任,就是两年前,结肠事件的当事医生,多好的一个人。”

“就是被那个王八羔子的假新闻抹黑的医生?”张林问。

“是呀,他也不到四十吧,正是黄金时期,太可惜了,他很爱钻研技术,对医学充满热情。刚他说离开了省医,在一家保险公司任职,考上了精算师。”田园还望着朱主任大巴的方向。

“精算师很厉害的呀,据说年薪百万,很难考的,保险公司金字塔顶端的人。”小五说。

“是嘛?金子在哪里都能发光,朱主任这种人,只要不自暴自弃,换一条路,照样可以走得很好。”田园感慨。

大家三五成群,围着桌子坐着休息的,上洗手间的,喝水的,散步的,逛特产商店的,梁胖子拉张林一起去抽烟。

小苏上洗手间去了,杨平提着零食坐在休闲桌旁等,等了好几分钟,小苏才出来,一坐下来:“帮把巧克力打开,一人一半。”

杨平把巧克力包装袋打开,里面也是独立包装的小巧克力块,小苏津津有味的吃起来,好像一点也不怕胖。

杨平这次轻松多了,和小苏聊得不错,小苏兴趣很广泛,全国的大学生运动会,参加过游泳比赛,获得过银牌。

“你喜欢什么运动?”小苏问道。

“跑步!”

这个回答没毛病,长跑,虽然没有参加过什么大学生运动会,但是校运会那是独孤求败的存在。

“要是市里搞医疗届的运动会,你把长跑项目拿下,我把水里项目拿下,咱们联手把水陆项目承包了”。

两个人说说笑笑,很开心,稍作休整,继续赶路。

可能累了,聊天的少了,大家昏昏沉沉,都靠椅子睡觉。

小苏确实很累,又靠在椅子上休息,杨平帮她拿着零食。

不知道走了多久,大巴慢慢停下来了,前面是长长的车龙。

“怎么回事!”田园就坐在司机后面的座位,刚睡着了,一停车就醒来。

“堵车了,这条路平时很少堵车,春节国庆的时候才堵车。”司机回答。

手机震动,田园摸出手机,苗主任的电话。

这次去的是南桥县,石坡的邻县,韩主任跟苗主任提了一下,他很热情,坚决要抽空到南桥来,说大家不熟悉情况,他可以陪着安顿下来。

“田教授!你们有没有堵车?”苗主任语气着急。

“你怎么知道?我们刚刚堵在路上呢。”田主任说。

“麻烦了!”

“怎么了?”

苗主任说:“你前面出车祸,装载木头的大货车追尾前车,一个胸腹被树木贯穿的伤员,要送到我们医院来,救护车正在路上了,转诊其它地方来不及,我们经验不足,需要你们支援。”

“胸腹贯通伤?我们现在堵在路上,过不去。”田主任看前面,这一时半会,疏通不了。

胸腹贯通伤,还是树木,这是大抢救呀,手术不仅复杂,而且现场救援要有非常专业的人指导,否则伤者没有机会到医院。

自己去支援没问题,可是堵在路上怎么过去呀?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