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谁悔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仙者 藏珠 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推进城到多元宇宙 冠上珠华 掌珠令 我在八零追糙汉
春满京华 影后的嘴开过光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我的  农门长嫂有空间
首页 > 资讯

0092章 十万火急

发布时间:2022-11-25 08:35:18

苗主任、急诊科邬主任、挑选出的骨干医生护士,统统整齐的队列在急诊门口等。外科门诊也节假日门诊了,病人全部及时分流到中医院,有专人主要负责指引病人去中医院门诊就诊。董院长陪吴县长在急诊大厅等,各位局长都撒落在周围打电话,调制各自主掌的资源,全力以赴配合好紧急抢救。吴县长非常急切外科门诊也停诊了,病人全部分流到中医院,有专人负责指引病人去中医院就诊。。

>>>《外科教父》章节目录<<<

《0092章 十万火急》精选

苗主任、急诊科邬主任、挑选的骨干医生护士,全都列队在急诊门口等。

外科门诊也停诊了,病人全部分流到中医院,有专人负责指引病人去中医院就诊。

董院长陪吴县长在急诊大厅等,各位局长都散落在周围打电话,调配各自掌管的资源,全力配合抢救。

吴县长十分焦急,来回度步,问了几次:“伤员到哪了?”

“快了,派了警车开路,护送到医院门口,应该马上到。”公安局长解释。

“省城医疗队呢?”

“也快了,估计十多分钟,也有警车开路护送。”公安局长说。

“各种血型的,我们库存充足,已经送了很多到医院输血科,我们的送血的车也全部就位,邻县的支援也在路上了。”血站的汇报。

“急救药物?”吴县长有经验。

“全县医院支援抢救,每家医院设立专线,随时接受人员和药物调配,邻县也已经协商,随时支援。”卫生局长回答。

“很好。”也没有什么漏洞了,吴县长时不时看急诊门口。

警车鸣笛从急诊门口开过,救护车随后到达,后门掀起,车上抬下一个担架。

担架的折叠支脚打开,变成一个平车,平车上全是暗红的血,黏糊糊的,上面的人也血糊糊的,侧卧着,蜷缩着身子,被剪烂的衣服已经被血浸透。

一段大碗口粗的木桩从胸腹交界处穿过去,完全贯穿身体,从前面进入,后背出来,前后木桩断面染了很多血,断面是救援人员锯断木头留下的。

场面极为血腥惊悚,要不是经常见惯血腥和生死的医生,看到这场面,难以适应,终生难忘。

苗主任和邬主任带医生立刻迎上,跟着平车跑,咕噜噜,平车碾压地面的声音,急促,争分夺秒。

吴县长、董院长也上来了。

各位局长看到这边的平车推着病人进来了,边打电话边跟着跑。

董院长临床出身的,没什么问题;吴县长看到这场面,立即用手扶着额头,一阵眩晕。

“扶吴县长进办公室休息。”董院长跟秘书说。

吴县长摆摆手:“没事,撑得住。”然后放下抚额头的手。

一秒也不能耽搁,平车推到急诊科的红区,石坡人民医院的急诊管理很规范,红黄绿区域的划分清晰。

红区是负责一级和二级病人的,也就是濒危和危重病人,黄区是急症病人,绿区是非急症病人。

这样分区,目的是让医疗资源的分配有重点和优先。

有医生和救护车医生交接病情,其他医生护士,更换液体,数脉搏,检查尿量,穿刺抽血,接胳膊袖带测血压,连接心电监护的导联。

石坡人民医院不愧是这一带最强的医院,每一个医生护士训练有素,不慌乱,不错愕,不迟滞,相互配合娴熟。

“快!立刻抽血、配血,直接送手术室!”苗主任果断地指挥,他指挥过很多交通事故,比急诊科主任更有经验,但是这种触目惊心的,也被强烈震撼。

“抽不到血!”护士穿刺了几次,都失败了,血压太低,静脉不充盈,都扁了,自然抽不到血。

从静脉输液通道里直接抽,刚刚输注液体,会导致一些检测不准确。

穿刺不行,就静脉切开!

护士把静脉切开包送上来,打开,医生戴上无菌手套,短短两分钟,内踝的大隐静脉部位,皮肤被切开一个小口,大隐静脉被挑出来,直视下穿刺,固定穿刺针,缝合皮肤。

抽血,交叉配血。

刚刚跟着救护车下来的,一个中年男子,没有穿白大褂,一直混在人群中跟着平车,站在旁边:“前后的木桩与平车的间隙,拿枕头过来塞实,减轻重力的下坠。”

他是谁?大家都看着他,应该是伤者的朋友,也没多问,没有时间多问,觉得他说得对,大家对这种特殊的伤者经验不足,难免细节不到位。

立刻拿两个枕头过来。

“我来!”男子手法极为娴熟,轻轻的塞进去,将木桩微微的托起,这样可以减少运转过程中的颠簸;又可以减少重力下坠,导致下面压迫,上面空虚,空虚的部位容易出血。

“谢谢你!”刚才救护车的医生跟他握手。现场要不是他指挥,救援不会这么专业。

“没事!我是懂一点急救知识而已。”男子很谦虚。

已经到医院了,剩下的就是手术了,男子也不添乱了,自己坐在急诊科的塑料椅子上休息,也没有离开,看还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大家很忙,很急,都要抢救,没人在乎他是谁。

抽完血!

“送手术室!紧急手术!”苗主任命令。

在急诊红区呆了短短几分钟,“快!快!快!”,咕噜噜,平车立刻往手术室推去,普外科和胸外科主任早就在手术室待命。

看着平车离去,苗主任拿出手机,额头上是汗,着急。

“田教授,胸腹贯穿伤的病人已经到了,非常严重,我们已经送病人进手术室,做术前准备!”

“好的,我们马上到,还有几分钟,可以看见医院大楼了!”

苗主任、董院长、吴县长、几个局长一起到急诊科门口去等。

警笛呜呜,警车出现,装载医疗队的大巴随后出现,停在急诊门口台阶下的停车场,大巴的门打开,田主任第一个跳下来。

苗主任、董院长、吴县长立刻迎上去。

“田教授,来的正好!”苗主任走得太快,董院长和吴县长没跟上,吴县长下台阶时差一点摔倒,好在秘书及时扶住了。

“第一个伤员,胸腹树木贯穿伤的,已经送手术室了,其它七个正在路上,也很快就到。”苗主任简单介绍情况。

大家从大巴上一个一个下来,在附近的空地上,自觉地排好了队,三博医院平时有大事件急救训练,这个时候排上用场了。

女同事,有披肩头发的,早就在车上扎好了;戴有戒指、项链、耳环的,全部取下来了;梁胖子下车没有去抽烟。

田主任迅速安排:“杨平、宋子墨、苏宜璇、梁静、张林、小五,跟我去手术室,抢救胸腹贯穿伤的,其余人在急诊科待命,接受石坡人民医院的调遣,剩下的同事,谁的职称最高?高级职称的举手!”

妇产科的陈小乔、泌尿外科的王汉生举手。

“王主任,我马上去手术室,剩下的同事,交给你指挥,等下如果你也去手术室,就交给陈主任指挥,大家都熟悉程序,反正,在场推举一个职称最高的指挥,一切行动听指挥!”

“明白!”回答响亮整齐。

简短交代后,田园回头跟苗主任说:“这支部队就交给你们指挥了,我们赶快去手术室。”

非常时期,哪有什么寒暄,一切多余的东西都免掉,苗主任立刻陪着田园一行赶往手术室。

什么介绍吴县长和一波局长,免了,不是免了,是根本就忘记了。

到手术室,换衣,戴口罩帽子,毫不延迟,快速进入手术间。

病人侧卧在手术床上,陶医生扶着病人。

这种伤员体位很难摆,只能侧卧位。

这种侧卧体位,难以维持稳定,手术视野极差,麻醉师插管也很困难。

一个医生专门负责将头摆成后仰的姿势,以让气道打开,好让麻醉师插管。

但是麻醉师试了几次,都失败了。

这种急救确实非常少见,看位置,木桩直接穿过膈肌,周围全是重要脏器,心脏、肺、肝胆胰脾等等,随便一个都是致死的,也是运气,能活着上手术台。

普外科和胸外科主任看到这样,感觉手术无从下手。

越是有经验的越害怕,无知无畏的胆子最大,如果拔掉木桩,病人暴血而亡,几秒钟抢救结束了。

也顾不得客套了,田园命令:“胖子你上!”胖子立刻戴手套。

苗主任申明:“这是省城来田主任,专程支援我们,大家一定听从田主任的指挥。”

田主任?上次在这做过手术,大家都知道,很厉害。

听到省城来的强力支援,普外科和胸外科主任放心了。

梁胖子的业务水平跟烟瘾成正比,他轻轻地把喉镜置入,气管导管插进去,导丝一抽,成功,套囊打气,固定气管导管,接麻醉机。

“我们同时做,这样可以节约时间?”杨平观察了这个伤者。

在系统空间里,他做过无数这样的多发创伤,系统模拟的,比这更严重的都很多,他有足够的信心。

田园看着杨平:“你做过这种手术?”

杨平点头:“相信我,没问题的,你处理后面,我处理前面,我们同时手术。”

“不行,前面难度太大,这个部位,心脏、肺、和肝胆胰脾都在周围,木头正好从他们的中间穿过,挤压拉扯这些脏器,有些脏器肯定已经有损伤,只是受到压迫,暂时没有致命性爆血。”

“相信我!”杨平再次请求。

田园犹豫,看之前的骨盆手术,杨平确实比自己更胜一筹,只是这个手术?

太危险,难度太大,稍有不慎,病人会爆血死在手术台上,可以说是最危险的外伤了。

想起他做粘连的骨盆手术,熟练极致的解剖,出神入化的分离,狙击手般精准的止血。

他行!稍作思考,田园做出决定。

“刷手!”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